看看十库kksk.org

庄雪禅原创《崛起》献给祖 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4:51






    书名:《崛起》

    作者:庄雪禅/原创;
    长度:约百万字。可根据网络/实体需要,增减长度;
    进度:完结;
    状态:暂未签约;
    联系:QQ:3187 99 5020;也可发站内短信;
    邮箱:zhuangxuechan@sina.com;


    简介:

    这是一部半历史半架空的超现实魔幻作品。以唐朝武则天时代为背景,讲述少年乞丐轩辕勃,因缘际遇,成为唐门门主,代替李隆基,一步步成为大唐皇帝,击败狼族八部,最终带领龙族人走向崛起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天元大陆。由于龙族人口的迅猛增加,大陆各地豺狼森林面积不断萎缩,给丛林狼族的生存带来严重威胁。狼王狄髡在水牢里复出,整合狼族八部,率领“白黑金黄绿”五大狼种(狼毛颜色),疯狂遏制围攻龙族人类。

    狼族在骚动,人类要崛起。摩擦不断,纷争再起。

    狼王亮出獠牙,逼迫人类退耕还林。谈判未果。龙族和狼族的大决战,势不可免。

    英雄辈出,江山美人。王权争霸,逐鹿天下。

    狼族叫嚣着,要将龙族人类,打入石器时代。

    村庄被白狼灭绝,城池被狼爪撕碎。

    大唐帝国,联合牛头族,迎战狼族铁骑。他们能取得胜利吗?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4:53



    首语:
    谨以此书献给可歌可泣的伟大时代,献给蒸蒸日上的祖 亲,献给战争岁月里以血肉之躯铸就万里长城的英雄儿女,献给亿万个默默无闻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辛勤劳作的人们。
    庄雪禅




    注:《崛起》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时的献礼之作。同样是献给祖 亲的作品,但与其他网文作者,写警察/国企等写实风格迥异。本书故事纯然虚构,不含任何时政,唯一相同的是,龙族崛起的时代精神。以虚构的故事,远离现实,体现大国崛起的时代精神,才是作者创作《崛起》之本意。读者诸君,不可不察。
    | 1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4:57


    首语:谨以此书献给可歌可泣的伟大时代,献给蒸蒸日上的祖 亲,献给战争岁月里以血肉之躯铸就万里长城的英雄儿女,献给亿万个默默无闻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辛勤劳作的人们。 庄雪禅

    注:《崛起》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时的献礼之作。同样是献给祖 亲的作品,但与其他网文作者,写警察/国企等写实风格迥异。本书故事纯然虚构,不含任何时政,唯一相同的是,龙族崛起的时代精神。以虚构的故事,远离现实,体现大国崛起的时代精神,才是作者创作《崛起》之本意。读者诸君,不可不察。

    ////////////////////////////////////////////////////////////////////
    ////////////////////////////////////////////////////////////////////


    《崛起》正文:


    大周国天授六年。西蜀神木城。

    一部豪华四轮马车,载着燕国使者慕容山,沿王府街由北向南,往高升客栈行去。王府街甚是宽阔,可以并行四辆大马车。乃是当年凌烟阁功臣,唐门门主唐俭主持修筑,已逾五十年,经过两次拓建延展后,成为神木城的主干道。街道两边是茶楼酒肆,米店酱店布匹店杂货店,还有钓金沽乐的赌场妓院。

    远处菜市场门口,几个乡下愁眉苦脸的农夫领着骨瘦如柴的弱孩等待有钱的主顾。孺童目光呆滞,赤足寒衣,约莫七八岁年纪,稚头俱各插立狗尾草标,捏着爹爹的衣角,兮兮可怜地道:“爹爹,嘎子饿。”

    鬓开千叶黄,身罩墨魁斗篷的贵族夫人,带着独耳管家,并几个昆仑奴婢,前来选购祭祀日的圣果和牲口。他们对头竖草标的孺童赏鉴议论,捏骨品相,查看犬牙智齿,又令蹦跳试其康健,而后讨价还价。

    唐门内阁长老李林甫,哼着“羽林郎”小曲,提着金丝楠木鸟笼,登阶爽净优雅的百戏茶楼。此间每日都有铁嘴艺人,演说鼓书,也有北方“孤竹国”和“令支国”的女戏子,咿咿呀呀唱亡国悲调。茶楼旁边是“赢再来”赌馆和最有气派的高升客栈。对面是本城有名的销金窟“梨香居”和“怡春院”。贫家女姑为谋生计,消磨青春于酒海肉林,贱卖她们美艳芬芳、酥软嫩滑的玉体。

    贴有封条的神木王府门前,栽植两株源自昆仑谷的雄雌神树。

    缺月梧桐树下,有个天竺苦头陀,红褐肌肤,花白胡须,涂饰五色怪异脸谱,穿一袭沾满鸟粪秽渍的黄旧僧袍。他常闭昏眼,盘膝打坐,面情如死,与世无争。竹竿似的右臂高高举起,握着一根三尺长的惨白邪骨。身前还放着雾岭巨人的硕大颅骸。每有慈悲路客投施散钱零食,拿骨者便会转动手指,令邪骨在指间飞快旋转,以示感激。

    拿骨者上师左侧,百年神树凤栖琅玕伞盖下,还有个看相算卦的阴阳摊子。麻衣相师张嘉贞端坐矮凳,气定神闲,手摇折扇,等待南来北往的主顾。他那举世无双的“阴阳眼”扫过长街,看到路边躺缩着几个衣不蔽体的流浪汉,一动不动,不是冻死,就是饿毙了。来自丰都鬼城的拘魂师,用招魂幡收取街头游荡的魂魄,飘飘荡荡向东而去。也只有阴阳师张嘉贞,方能看到鬼差拘魂的诡异画面。见得多了,也就变得坦然麻木。


    | 2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4:59

    卖糖葫芦的康巴老者,头戴幽灰毡帽,身穿七彩花带围腰的栗色康袍,高声沿街叫卖,一口打箭炉地方腔,“敏甜敏甜的冰芝糖葫芦哎~,一文钱两串冰芝糖葫芦哎~”,漫步至人气较多的 “逍遥大世界”附近方立定。

    旁边矗着个小叫化,身材纤细,浓眉大眼,正目不转睛羡望红艳醉人的冰芝糖葫芦。

    小叫化眼角爬着大块乌青,耳根撕裂,滴着鲜血。脸上纵横几道新鲜醒目的鞭痕。衣衫破破烂烂,沾满污秽粪溺,全然遮不住单薄身躯。头脸肩膀手臂和背部布满累累伤痕。新血痂覆盖着旧血痂。无法想象其遭受过的地狱般的虐待。他像绝壁岩缝里的雏松,饱尝凌厉风雪的摧残后,竟然还倔强地活着!

    路人见之,无不侧目远离,生怕沾染污秽之气。

    小叫化五脏庙咕咕乱叫,死盯着散发致命诱惑的冰芝糖葫芦,忍不住吞口水,狠狠发誓道:“待来日中了武举,我轩辕勃要吃一百根最大最甜的糖葫芦。”

    轩辕勃下定决心,强逼自己从糖葫芦上挪开目光,转向北面形容恐怖的血衣怪客。


    | 3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5:01
    武魂殿猎命师唐乂,被诗骨陈拾遗封绰号,叫“杀僧不留佛”。此时,满身满脸血污,手持四尺长无锋锈铁钝剑,拖着暗黑城墨家铸造师鱼保家特制的沉重脚镣,像死尸般毫无表情地走过街口。他身后跟着六名皂衣衙役,抬着几具被幽冥地狼咬得破碎不堪的残骸。

    唐乂陡然立住,望向路边两具冻死的滚街汉尸体,手中血锈斑驳的铁剑,隔着十步远左挥右带,将两具亡体,抛送身后的担架,竟未曾回头。

    新来的苍溪殿卒夏振羽,有些不满,止住鸭脚步,胆怯问询道:“唐班头,路边的饿殍,也归咱们武魂殿管麽?”

    阆中殿卒胡子华,看到破衣黔首眼皮动了,嘴巴微张,苦发呻吟,起慈悲心道:“这位板盾蛮尚未断气,奄奄一息,要不要弃舍,待明日丧魂失魄方拖走。”

    唐班头回转头,眼睛一瞪,射出两道冷幽幽的精光。

    殿卒望着他的满脸污血,和地狱般的眼神,还有脸上一撇一捺两道伤疤,吓得不轻,兀自傻傻发愣。

    | 4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5:03
    轩辕勃捡起丐花用的打狗棍,至卖草履的涪陵大嫂摊位前,学唐乂招式,左挥右带,将两只蟋蟀草履挑了起来。

    涪陵大嫂忙于给草履补蟋蟀,便休停指间活计,举首怒视,没好气斥道:“臭花子,滚远些罢!”

    轩辕勃陪着笑脸,手中木棍,一挥一带,又将蟋蟀草履送还原位。准头竟分毫不差。
    涪陵大嫂惊喜赞道:“泥娃好俊的功夫!”

    轩辕勃淡淡一笑:“落在眼中,记在心里。”

    唐乂微微侧身,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小乞丐,腹语传音嘲笑道:“你有绝顶的天赋悟性。倘或生在世家,必然可成大器。可惜是个乞丐,谁来栽培你?模仿大剑师,管个屁用?”

    尸架上的板盾蛮尚不曾断气,吃疼后,回光返照,费力挣扎,乃致担架上的头颅,并脚手残臂,纷纷滚落。


    | 5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5:05
    年长些的驼背武者郝东西,知道唐班头杀人不眨眼,忙喝道,“多做活,少废话。死的活的,都他娘的抬走!”

    殿卒连忙弯腰,抓起滚落在路边的头颅和手脚,放于担架,抬着死人的残体,并即将死去的板盾蛮,提迈小鸭腿,碎步小跑跟在“杀僧不留佛”唐乂身后。

    唐班头自始至终一声不吭,只是用舌头舔了舔唇边的血迹。他赤着一双黑黑多毛的大脚板,拖动沾满血迹污泥的脚镣,经过客来客往的高升客栈,经过猜拳行令的千里香酒楼,经过寂灭无闻的神木王府,经过依红偎翠的“梨香居”,向城南的永睡坟场远远地去了。
    | 6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5:06

    轩辕勃目望血衣怪客走远,方转过头,继续盯着诱死人不偿命的糖葫芦,忍不住向前两步。这时,朦胧派老处女范真真,挺着传说中的丰硕香软豆腐包,波涛汹涌,姗姗走来买糖葫芦。看到乞儿蹲在旁边,用手指沾吃落在地面的几粒芝麻,便露出嫌恶的神色。

    “小丐花,挪远点,勿要影响俺的生意。”康巴汉子有些不满他离得太近。这些浪儿乞丐,有时会跟随客人索要,甚至抢劫,十分难缠。

    “轩辕勃不是乞丐,”他蓦地立腰,瞪着眼睛,大声而严肃地说道:“我是贵族!真正的贵族!”言毕,伸出舌头,舔吃手背上红须褐腹的剑颚香蚁。


    | 7楼 | | | | |
    作者:zhuangxuechan 时间:2019-09-03 15:07
    剑颚蚁体大多肉,富含地狱毒素,能使人痛不欲生,求死不能。在天元大陆只有武者,为了修炼,提升魂力,才敢品尝。轩辕勃为填饱肚子,不得不忍受万蚁噬心般的痛苦。

    地狱毒素从口舌中散发,借着神经管道,涌遍全身。轩辕勃如遭闪电,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伸出舌头,发出一声悠长惨叫:啊——

    行色匆匆的路人,因而驻足,惊讶地望着境遇悲惨,表情古怪的小丐花。

    “呆子!为了吃不及豆粒大的剑颚蚁肉,竟忍受地狱毒素的攻击!朝四暮三郎尚且难以忍受,又何况是你?”范真真想到梦中情人,一别多年,至今杳如黄鹤,不禁黯然神伤。

    “甚麽?他吃了剑颚蚁!那只是武者修炼时才肯吃的妖物。当真不怕死哈!”摆地摊的西门鞋拖,吃惊地望着小乞丐,又转头盯视美貌白皙的朦胧派老处女。

    | 8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huangxuechan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3天 / 跨度216天】
    • 开贴:2019-09-03 14:51
    • 更新:2020-04-06 16:20
    • 阅读:7359 回复:2621 楼主:290
    • 字数:约59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