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丝路长歌之:三联神传奇(原创无限流小说)

  • 首页
  • 上一页
  • 1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22 10:35
    李宏摇头,将自己壶中的玉楼春一饮而尽。



    正当他打算离开野马河谷之时,地平线的尽头再次传来棘奴的声音:“焉支山下,泽索谷边。月圆之夜,黄金草原。”



    李宏将这句话反复念了几遍,大笑一声,飘然离去。



    同时发出大笑之声的可不止李宏。



    此刻,谢艾和骆一刀率领的千余名都尉府官兵,正站在疏勒河南岸,与北岸的慕容姐弟及黑甲军隔河相望。



    由于船队早已经消失在疏勒河奔流向西的天际线外,所以谢艾等人并未察觉船队行踪。



    慕容霸仰天长笑道:“闻名不如见面,谢都尉果然豪杰气概。凉州张氏,志大才疏,心胸狭隘,不过一乱世枭雄,根本容不下英雄。而我辽东慕容,如猛虎下山,苍龙出海,实为天命所归。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谢都尉如肯归顺我大燕,荡平四海,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谢艾沉声道:“辽东燕国,与我凉国同为东晋藩属。你慕容鲜卑狼子野心,路人皆知。谢艾虽不才,为虎作伥,却是不敢。”



    慕容萱娇朗声道:“谢大哥此言差矣。司马睿远藩窃国,实乃伪朔。德不配位 ,必有灾殃。况且东晋偏安一隅,士族争权,罔顾人民死活。天下本是天下人的天下,唯有德者居之。我慕容家本是黄帝后裔,早先落入荒北。如今东山再起,德名远播,胡汉归心,岂是司马小儿可比?”



    谢艾道:“在下生于河西,长于凉地,今生只为汉臣。慕容姑娘无须多言。”



    慕容霸正色道:“谢都尉,我敬你是条汉子,也不勉强。你若要与大燕为敌,我慕容霸在北山等你。” | 3498楼 | | | |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22 15:38
    补充一张图片



    | 3506楼 | | | |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22 15:43
    丝路长歌028 遇盗红柳峡
    谢艾朗声道:“波斯虎狼之辈,与天竺逆贼丹陀罗勾结,觊觎我西域已久。你慕容家既然自诩黄帝苗裔,便不该与外番串联,图谋凉土。”



    慕容霸道:“凉国世为东晋藩臣,如今张骏自恃强横,不守臣节,意图自立。我慕容家不过替东晋略施警告,有何不可?”



    谢艾道:“我凉国仍奉东晋为正朔,何来不臣之说?倒是你慕容鲜卑屡次南下劫掠,边境生灵涂炭。”



    慕容萱娇朗声道:“后赵石虎,残暴不仁,视汉人如刍狗,随意杀戮。百姓苦不堪言,多次主动越境逃入我大燕。我慕容出兵,乃是为了保护这些无辜的百姓免遭屠戮,何来劫掠之言?你若不信,尽可来我辽东,一问便知。”



    谢艾道:“任你姐弟巧舌如簧,终究难掩慕容问鼎天下野心。你我各为其主,闲话少说。待我凉军渡河,与你们在战场分个高低如何?”



    慕容霸双目精光闪烁,想要接话,被其姐眼光阻止。



    “谢都尉,凉国与燕国向无仇怨,况且今番我们远来是客,初次见面便兵戎相见,恐怕不合时宜。倘若你的左都尉府精锐损失殆尽,岂不让有的人捡了便宜?不如就此别过,他日再决雌雄。”慕容萱娇一边朗声说话,一边装作无意看了骆一刀几眼。



    “你们这是侵我国土,岂能说走就走?来人,寻渡船!”谢艾心知对方在调拨自己和骆一刀的关系,看到骆一刀的脸色有些难看,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早有手下提前寻找渡船去了,此刻恰好赶回,在谢艾耳边低语了几句,听得谢艾脸色大变。






    慕容萱娇笑道:“谢都尉,附近三十里的渡船早就被我们收光了,所以你就不要做无谓之功了。就让这汩汩奔流的疏勒河,为我们唱响一曲离歌吧。”



    面对滔滔河水,目送着黑甲军的有序撤离,谢艾和都尉府官兵,除了叹息,还能做什么呢?
    黑甲军在慕容姐弟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退回了北山。

    | 3507楼 | | | |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23 09:53
    宁静的夏天



    来自 | | 3521楼 | | | |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23 13:11
    慕容霸的话语还回响在谢艾耳边:“我在北山等你,随时候教!”



    话虽然放出来了,谢艾却很清楚现实。北山峡谷密布,易守难攻,只要黑甲军粮草水源充足,便是凉国千军万马,也难以攻破天险。除非,能让黑甲军起内乱,然后里应外合,方才有取胜的把握。



    然而看到慕容霸治军有方,黑甲军撤退有序,他知道,那几乎只能是一个梦了。此番出兵,无功而返,回去轻则少不了挨上司责骂,重则有可能被停职。以后再想大规模调兵,估计是难上加难了。



    嘘唏岂独谢都尉,七步自有相怜人。



    就在谢艾自怜自艾的时候,东边百余里地处的疏勒河边,咱们的楼兰郡主依莲姑娘,停止了涣足,略带幽怨地瞧着我和娜莎。



    阳光刚好照着我和娜莎的侧脸,我俩面带微笑,交谈甚欢。



    “卡姆兰,你说子衿会不会喜欢上娜莎?”见到我在朝娜莎合十鞠躬,依莲突然用玉足轻轻踢起一道浪花。



    卡姆兰柔声道:“子衿看似洒脱不羁,其实极度缺爱,并且极为执着。你瞧他眼圈泛红,想来也是内心柔软而重情的人。此刻他向娜莎致敬,应该是受到了点拨,发自内心的感恩,而不是心动。他曾对你许诺,要替你找回手帕,说明你在他心里的分量,非同一般。我瞧他在感情方面,是慢热而深沉型的。一旦动情,那么他将为此守护终生。”



    楼楼插花,请各位观众为卡姆兰童鞋手动点赞!她的这段分析相当到位。 | 3525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22天 / 跨度235天】
    • 开贴:2019-10-14 16:54
    • 更新:2020-06-06 13:17
    • 阅读:20375 回复:4621 楼主:739
    • 字数:约369千字
    • 图片:47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