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直隶回合:北洋视角下的1900——1928京幾战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09-13 16:44
    序言

    顾名思义,本书将试图透过一个过去往往为人不屑一顾的黯淡视角——北洋集团,剖析1928年北京更名为北平之前,作为首都的二十九年间,在她周边发生的战事。

    在皇权霸业更迭的历史长河里,撕裂每个大一统王朝背影的,或是群雄逐鹿的乱世割据,如秦、汉、隋、唐、元,或是异族之愤的血火征服,如西晋、宋、明,可以说唯有枭雄的铿锵刀剑能成为开启新篇的钥匙。历朝历代鲜见宣统退位这等不痛不痒的政权交接,更无掌门人袁世凯死后,北洋一帮不成器的二代、三代弟子互踩互啄,争得头破血流也选不出一个强有力继业者的尴尬场面。

    正因被这群中国历史上最孱弱的武夫抢着当了主角,围绕着北京二十九年的征战演变成一出出令观众恹恹欲睡的平庸戏码。从肇始的袁世凯到末代的张作霖,北洋政权历任元首有着名目繁多的称谓:大总统、代理总统、临时执政、大元帅,中间还差点儿跑出来两位皇帝。名分上的混乱既是时局动荡的折射,也体现出当权者的不自信。他们无一例外陷入声讨的旋涡,欲求自保而不可得。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江山易主过于轻松,曾任前清文武大员的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继承了故主的闭塞、衰弱与不思进取,徒有空洞的“声望”,却不具备与之相匹配的实力,由此注定了他们在中枢的碌碌无为。

    即便是崛起于“新朝”,手握重兵的实力派曹锟、吴佩孚、张作霖、冯玉祥、阎锡山,对中央政权的争夺同样短视而肤浅,乃至丑态百出,不但不能承担起革故鼎新的使命,往往还要让位于狭隘的封疆裂土欲望。他们外表上的强大看似源自热火朝天的办厂、开矿、筑路、练兵、整军,实则是邯郸学步简单粗暴的堆砌,客观评价这些活儿还不如他们的祖师爷袁世凯玩得漂亮。更有张宗昌这等暴发户,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这些工作一样也没做,凭空捡了十余万人马。。。故而北洋时代往往是一支军队组建伊始,军纪风气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堕落,战力有如滤镜下飘忽不定的颜值,赢得一两场战事便忘乎所以原形毕露了。

    无本之木的疯狂生长必然导致根基不稳,军阀们要想站住脚,唯有依附外来列强,方能勉强维持旗下武装集团的话语权。最典型的例子包括段祺瑞用日元建立的“参战军”,冯玉祥用卢布重组的“国民军”。这种受制于人的格局决定了他们的忍气吞声,出入东交民巷六国饭店的朱尔典、芮恩施、芳泽谦吉等公使,可以在觥筹交错间左右北洋时代的纷争。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京、津两城暴风雨下的平静往往得益于列强制定的条约、规则与禁令。

    基于以上原因,北洋集团内部的裂变及其与南方革命党人的碰撞注定不会有多少血性。贫血正是软弱的大时代缩影,如果说专制与共和的纷争是二十九年间的主旋律,那么以战争的视角透视清末民初的喧嚣的确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从小站练兵的七千三百人到最后的八十万安国军,从1900年8月5日的镇压阳信县义和团之战,到1928年9月23日结束的张学良剿灭张宗昌滦县之战,北洋军事集团的演变五彩纷呈,其脉络大致如下:为解决大清末世危机而生的武卫五军经过庚子国难的洗劫,唯有袁世凯的小站新军脱颖而出,再从中孵化出奠定清末民初的战争基石——北洋六镇。1916年袁世凯“驾崩”,皖、直、奉三大主流武装集团相继成为北京的主人。

    最先登场的皖系因根基脆弱,坍塌得也是最快。坐着升降机的段祺瑞虽先后六度入主中枢,但真正掌控北京不过四年(1916——1920),直皖战争后一蹶不振,人才凋零的皖系余脉延续于卢永祥,两次江浙战争后彻底退出了舞台。

    直皖战争后取而代之的直系始于冯国璋与长江三督,第一次直奉战争的胜利使之在曹锟、吴佩孚手中达到全盛。第二次直奉战争时分裂于冯玉祥,惨败于张作霖。之后虽有吴佩孚、孙传芳续命但沉疴难愈,1927年8月底的龙潭之役则可以视作它的谢幕。

    与直、皖相比,血统不那么纯正的奉系下完了北洋这盘大棋的残局。张作霖和他的七位结拜兄弟发迹于白山黑水之间,第二次直奉战争击败吴佩孚挥师入关后盛极一时,随即止步于江南,又因郭松龄之变的内讧而元气大伤。最终被国民革命军逐出北京的胡子大帅倒在了离家一步之遥的皇姑屯,宣告了奉系草莽传奇的终结。

    掺杂在三大派系中的还有些曾短暂控制帝都的非主流,它们是张勋的定武(辫子)军、冯玉祥的国民军、张宗昌的直鲁联军、阎锡山的晋绥军。由此推及整个中国,盘踞一到两个省的桂军、湘军、粤军、滇军、川军、陕军、豫军、鄂军、闽军、苏军、浙军。。。直至最后的赢家国民革命军,都将在本书中出场亮相。各路诸侯所占笔墨或浓或淡,但共同点是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眼花缭乱中,鲜有机会欣赏到杀人盈野血流成河的惨烈大战。

    这些厮杀的另一个标签是,大帅们在孱弱的躯壳外披上一层光鲜的外衣,给世人造成北洋虽无义战,但却推崇“君子战”的印象。每次大战将至山雨欲来,对阵双方不急于整束甲兵,而是先滴滴答答的来一段序曲——电报战,拿出汉贼不两立的气势,骈四俪六地舌战一番,既占据道义制高点,又能秀一把“儒将”风采。等到较量手上功夫时,某一方觉得撑不住了,只需洒脱地发个通电下野,收拾细软躲进天津、上海的租界,买座花园当寓公便可安度余生。赢家则捻须一笑不为已甚,更大气的还会摆上一桌酒为对手饯行,例如张作霖便曾礼送手下败将孟恩远出东北。这条颇具古风的“人性化”规矩直到今天仍圈粉无数,表面上是北洋源出同门袍泽之情的诠释,实则是大帅们对于日后相见不自信的体现。谁也不知道风水会如何转,若破坏游戏规则,在战场外对政敌或被俘的对手赶尽杀绝,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甚至不得善终,徐树铮、孙传芳、张宗昌三人的横死便验证了这点。

    无需粉饰,这肯定不是一段值得铭功勒石的光辉岁月,透视清末民初幽晦动荡的漩涡,很难说清北洋武夫们日渐被人遗忘的征战杀伐是蒙尘的遗珠抑或砂砾。笔者所做的仅仅是以最大的耐心将它们一粒粒拾起,既不涂抹吴佩孚策马砍杀的武功,也不遮掩张作霖北人南相的狡黠。除了全景式还原二十九年间以京畿为中心的主流战事,包括庚子国难时表现判若云泥的武卫五军不同的结局、北洋六镇转战南北二十年的轨迹、对大清痴心不改的张勋复辟、直皖战争、两次直奉战争、国奉战争、晋奉战争、北伐战争等等,还将展示大量虽属枝节但同样不可或缺的史实:张宗昌剽悍的诗意人生、孙传芳吓倒雷峰塔的大起大落、徐树铮、杨宇霆联手作案坑蒙自家主公、孙中山客死铁狮子胡同、比冯玉祥更喜欢跳槽的北洋“倒戈三杰”、奉军两大顶梁柱郭松龄、姜登选的生死对决、傅作义梅开二度的守城艺术。。。

    总之,在清末民初的一潭死水中,尽量品读出一些波澜壮阔的味道。 人打赏 19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09-13 16:48
    一、新兵小袁

    1901年11月7日,亦即我大清光绪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坐落于嵩山北麓,黄河以南不起眼的开封府治下小县荥阳(今属郑州市),城郭方圆不过数里,虽地处中原,颓废的城垣早已褪尽了古城的神采。

    话说荥阳这个地方,自古就喜欢在荒郊野外守株待兔等美女的传统,有《诗经·郑风》为证: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这天一大早,年过半百的知县赵景彬率领三班六房、全县举人秀才、有头有脸的乡绅贤达出城,集合在驿道上,顶着寒气渐浓的秋风,开始了惴惴不安的翘首以盼。虽说是庚子国难余波未尽的萧条年月,但赵知县堆满皱纹风干的脸上却透着一丝小兴奋,不时正一正素金顶戴,理一理鸂鶒补服,再不失威严的咳嗽两声,给没见过大世面的自己和身边的人打打气。

    这位县太爷本是浙江归安人氏,累试不第只能靠着入幕当师爷挤进官场,两年前才到荥阳走马上任,水土不服的仕途可谓黯淡无光,能否迎来转机就看今天的表现了,要迎候的佳人虽比他还要大上足足十五岁,却是曾经“清扬婉兮”的慈禧皇太后。

    赵家世代精通医术,赵景彬深得真传擅长号脉,但对能否准确揣摩上意“适我愿兮”实在没有什么把握。半个月前他接到通知,荥阳县衙将成为离家出走一年多的慈禧皇太后、光绪皇帝回銮北京的行宫。尽管在朝廷密密麻麻的日程表里只安排了短短一夜时间,赵景彬仍费尽心思来极力掩饰县城内外的衰败景象,县衙正门上的“中州名邑”四字擦了又擦,整个大堂修葺粉刷一新。他还打破“为官不修衙”的传统,在后花园内垒起了奇形异态的假山,几泓碧水中鱼戏虾游,抢栽了一片秋日里依然青翠欲滴的小竹林,摆上了几十盆浓馥芳香的菊花。

    慈禧和光绪的车驾驻跸荥阳县城时,天色已近黄昏。在郊外傻站了一整天的赵知县略感失望,尽管老佛爷对行宫内体贴入微的布置赞赏有加,但却无意关心一个七品官员的升迁,他等来的仅仅是一个月后从荥阳调到南阳继续当知县的任命,在官场上依然籍籍无名。赵景彬自此绝意仕途,钻研起祖传医术,终成民初上海三大名医之一,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这位倒霉的县令之所以时运不济,很大程度上是受累于一起突发事件。车驾安顿停当后,老佛爷想活动活动筋骨,优游哉哉地踱到行宫后花园里赏花观鱼,一封急电不识趣地呈送上来,将她的好心情搅得粉碎——京城奏报李鸿章已于当日午后辞世。

    这下可真是梁倾柱折了,无论时议后评如何痛加挞伐,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大清这条满是破洞晃晃悠悠的小船去年之所以没有在庚子国难中沉没,还能勉强浮在二十世纪的水面上,全凭李鸿章掌舵时仅存的几分方向感。乍闻噩耗的慈禧不由得潸然泪下,伤心之余,她被迫尽快为大清物色好下一位任劳任怨干活利落的裱糊匠。

    与随驾的荣禄紧急磋商后,慈禧不等拖到第二天便降下谕旨:“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着袁世凯署理。”

    这道谕旨意味着,李鸿章憔悴而落寞的身影消失在长河中,一颗比他更为耀眼的新星横空出世,一个资历威望远远不如,但杀伐决断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角色登场了。

    所谓成大事者,就是当攀爬通往权力险峰有进无退的小径时,哪怕遇上泥石流,也能将卷落的碎石踩在脚下,化作扶摇直上的阶梯。刚刚消停下来的庚子国变中,从落难而逃的帝后到一人摊了一两银子的草根百姓,大清上上下下都输了个体无完肤,唯有袁世凯这位山东巡抚兼武卫右军总统领毫发无损,且在朝廷和洋人两边都是满满的加分,一跃成为朝堂内外最大的赢家。

    一个人一生中躲过一劫不算什么,只要这辈子的句号别划得太早。但之前无论是甲午战争的溃不成军,还是戊戌变法的昙花一现,在这些大清头破血流的磕磕碰碰中,袁世凯次次都赚得盆满钵满。换言之,在朝廷断崖式坍塌向无底深渊的同时,他却坐着火箭蹿向一个个更高的平台。这种教科书式的成功绝非用运气能解释的,只能说此人洞察时局的眼光和翻云覆雨的权术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了。打开袁世凯的青春修炼手册,我们也许能发现他将借势上位大法玩得这么麻溜的端倪。 | 1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09-13 16:50
    袁世凯,字慰亭,1859年9月16日生于河南项城袁寨一户风光无限的官宦人家。虽然其生父袁保中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土老财,但袁氏家族在十九世纪的项城却是烜赫一时,门庭内高官层出不穷,袁世凯的叔祖袁甲三官至漕运总督,嗣父袁保庆、叔父袁保恒都曾做过二品大员。

    袁世凯五岁过继给膝下无子的袁保庆,八岁离家跟着养父辗转于山东、江苏各处任所,后定居于南京。在养父的教育下,小袁早年也曾抱起经史子集啃过两天,也曾立誓“不能搏一举人,不能瞑目”。可惜这些大部头着实不对袁大头的胃口,很快他便逃出学堂,游走于喧嚣的江宁市井,沉溺于驰马舞剑不能自拔。此时小袁不过十二、三岁,少年“游侠儿”的经历很大程度上铸就了他日后敢作敢当率性而为的狠劲儿。

    1874年5月,袁保庆病故于江宁盐法道任上,他生前在淮军中的两位至交刘铭传、吴长庆赶到南京操办丧事,并将十五岁的袁世凯送回项城。

    项城虽不能与南京的繁华相比,酒肆马场也是一应俱全。回到家乡的小袁继续泡在里面,苦练豪饮、纵马、舞剑这些无关功名,但混社会却吃得开的技能。没了养父的庇护,他想实现中举的愿望更是遥遥无期。据说时任河南学政瞿鸿禨因与袁家有隙,从中作梗堵死了小袁的功名路,阴差阳错的是三十年后两人竟成为不共戴天的政坛对头。

    袁世凯并非腹中空空的草包,时人曾评价其为“上中美材”,尤其对兵书战策有着狂热的喜好,每每倾囊搜罗购买。与人谈兵论剑,侃侃道来言之有物,其诗文虽不谙平仄不讲对仗,却也有股子远胜同龄人的英气,小袁十四岁时曾登雨花台赋七律一首,题为《怀古》,尽管文笔稚嫩,字里行间的粗糙中亦颇能见其抱负:
    我今独上雨花台,万古英雄付劫灰;
    谓是孙策破刘处,相传梅锅屯兵来。
    大江滚滚向东去,寸心郁郁何时开;
    只等毛羽一丰满,飞下九天拯鸿哀。

    老天关上你一扇门,为的是让你能更轻松的去扒开另一扇窗。科举之路被堵死看似袁世凯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却洗尽了他身上本就不多的书卷气。小袁同学一怒之下把过去的诗文烧了个干干净净并撂下狠话:“大丈夫当效命疆场,安内攘外,乌能龌龊久困笔砚间,自误光阴耶?” (《容庵弟子记》)

    1881年10月,功名无望的袁世凯也懒得纠结自己是美材还是学渣了,他及时调头,跑到登州投到有过一面之缘的,时任提督的吴长庆帐下,当了个无品无秩的营务处帮办,开始了半文半武的军旅生涯。

    仅仅过了几个月,袁世凯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露脸的机会。1882年7月23日,大海对面的朝鲜发生壬午军乱,国王李熙之父兴宣大院君李昰应利用军队哗变夺权,王妃闵妃(就是被韩剧拍滥了的那位明成皇后)一党与大院君有隙,请求清廷出兵平乱,吴长庆的六营淮军领受了这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光荣任务。

    8月10日,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亲临朝鲜仁川,为运送吴部登陆考察地形,袁世凯以打前站的身份随同前往。大海不作美,一行人刚刚上岸便逢退潮,乘坐的小船搁浅在沙滩上。丁汝昌造反的太平军出身,身上犹有几分苦哈哈本色,脱去军靴赤脚步行,倒也不觉得有多辛苦。小袁二话没说卷起裤管跟了上去,他那双细皮嫩肉的少爷脚丫可就惨啦,踩在碎石淤泥上,没走出一里路便磨得鲜血淋漓。时值盛夏,袁也不抱怨,擦擦额头的汗水,咬紧牙一声不哼地跟着丁大人。这份硬气颇出丁的意料,不禁笑道:“纨绔少年亦能若是耶?”回头免不了在吴长庆面前夸小伙子几句。 | 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优游之风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83天】
    • 开贴:2019-09-13 16:44
    • 更新:2019-12-06 16:28
    • 阅读:25539 回复:561 楼主:182
    • 字数:约127千字
    • 图片:5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