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直隶回合:北洋视角下的1900——1928京幾战事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1 19:55
    与一马平川无遮无拦的城东北不同,天津东南方向沟渠交错,“地面上到处都是六英寸到八英尺深的大大小小的池塘和水坑”,好似一个天然的迷魂阵。清军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此处复杂的地形,将仅存的两支精兵——建制尚算完整的练军何永盛部和武毅军姚良才、胡殿甲残部不足3000人部署在南门方向。

    这些坑坑洼洼害惨了人生地不熟的美军,他们穿着厚重的皮鞋走在联军行军序列最左侧,士兵们沿着卫津河不紧不慢地向前推进,却迷迷糊糊进入了一片无法通过的泥沼。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寻路绕行,清军密集的弹雨夹杂着榴霰弹扫射过来了。狼狈不堪的美军士兵们只能散开躲进沟渠,“许多人只好稍微抬起头来躺着,还有一些人在齐肩的水中站着,”狼狈的模样就像一群肥头大耳泡在污水淤泥里的土拨鼠,乱蹦乱跳毫无还手之力。

    清军第一次玩这种“打地鼠”秀枪法游戏,对准沟渠泥潭里此起彼伏的鬼子脑袋乒乒砰砰招呼着。没多久美军伤亡急剧上升至120人,第九团团长里斯库姆中弹身亡。可喜可贺的是这上校哥们儿没白死,后来居上的他抢在撞线天津之前超越毙命大沽口的日军服部中佐一个身位,为美军勇夺阵亡者最高军衔的头奖。 | 296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2 08:01
    日军和英军、法军虽然没掉进坑里,但也是步履蹒跚,迟迟不能突破清军七拐八弯的层层防线。苦战至天黑,栗屋大佐率领的日军第十一联队好不容易以伤亡近四百人的代价摸到了城墙边儿,又因炮火支援没跟上被清军击退,天津城外的这场阻击战竟然持续到14日凌晨。

    联军中娇贵的西洋鬼子没有耐心继续耗下去,边叫苦道吃不消了,边收拾东西准备回租界睡一觉,待天明再做计较。东洋鬼子跳出来了,一脸媚笑说各位大哥别急着走啊,你们累了就歇会儿,脏活累活统统交给俺们就是。原来第五师团赴中国参战前,陆军大臣桂太郎曾向福岛安正千叮咛万嘱咐:“此行是向列强支付保险费。务必战死沙场!你率领的小部队就算全军覆没,也给日本立下伟大的功绩。”正因为有此“觉悟”,福岛才能打肿了脸充胖子。正好此时城内汉奸也送出来情报,说清军已是强弩之末,再无余力支撑到天明。各路联军于是决定稍事休整便发起总攻,当然打头阵的必须是日军,同时请求租界加大炮火支援的力度。 | 297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2 08:03



    福岛安正 | 298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2 13:56
    14日凌晨2时,联军集中全部重炮向城外清军阵地以及南门城墙覆盖射击,密集的炮火持续一个小时,将这块巴掌大的地盘翻来覆去犁了一遍又一遍,抹平了城外所有清军工事,削掉的城垛长达150米。随后日军发起冲锋,城头幸存的清军没有放弃抵抗,耗尽最后的气力和弹药拼死阻挡着敌人。3时20分,日军在通风报信的带路党指点下,冒着弹雨千辛万苦地将两个装上了药棉的铁桶推至摇摇欲坠的城墙薄弱处,点燃导火索,一声巨响后天津南门终告失陷,武毅军右路统领姚良才战死。

    跟随着哇哇乱叫的日军,潮水般的英军、法军或从城门涌入,或从城墙翻入城内,英军第一支入城的部队居然是恬不知耻的华勇营。北面的俄军也趁清军混乱之际破城而入,“全城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从南门到北门的大街两旁的房屋已全部烧毁”。7月14日清晨6时,最后的巷战结束,拥有二十六万人口的天津在抵抗了二十六个小时后宣告沦陷。 | 299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2 21:07



    激战后的天津城墙




    被攻破的天津南门 | 302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3 13:43
    平心而论,包括裕禄、宋庆在内的清军文武大员守城时的表现虽不及殉节的罗荣光、聂士成,但也算是尽到了守土之责的底线。直至南门告破大势已去,二人才匆匆上马逃离,在亲兵的护卫下冲出西门奔北仓与马玉崑会合,日军一部追至韩家沟时为毅军所阻,只得悻悻而返。

    义和团的张德成、曹福田几位首领则比他们闪得更早更快。张德成带着从裕禄那儿赚来的大笔银子跑到王家口一名盐商家中,他是老江湖了,却忘了“财不露白”的规矩,端着大神做派边炫耀边吆喝主人摆酒设宴,活脱脱一幅过气网红的模样。王盐商心想送上门的肥羊不宰白不宰,于是召集村民,“乃共谋刺之,共捕德成,余匪尽逃。德成叩头乞饶,众曰:‘试其能避刀剑否?’共斫之,成血糜焉。”

    惯于见机行事的曹福田则要低调得多,扔下弟兄们悄悄换了身衣服溜出天津,逃到静海县蜃伏下来。人不作死自然能活得久些,他安安静静潜伏到第二年才被群众揪出来送官,“磔之于静海县”。 | 303楼 | | | | |
    作者:优游之风 时间:2019-12-03 16:41
    联军在天津攻坚战中伤亡882人,较之他们收入囊中的这座特大号战利品,如此轻微的代价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按说进入大清京幾门户应该做足隆重的仪式感,比如擦亮皮鞋换上礼服,白手套的仪仗队鼓乐开路,搞个盛大的入城式什么的,但憋了一个月的欲火不得发泄,烧得鬼子们迫不及待,一分钟也没有耽搁便举起刀叉开始享受饕餮盛宴,繁华的天津城顷刻沉沦为人间地狱。

    联军士兵们肆无忌惮地射杀着仓皇奔逃的平民,从街道到城头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最悲惨的一幕发生在难民人潮试图从北门夺路逃生时:“见北门拥挤不得出,(联军)连放排枪,每一排必倒毙数十人。又连放开花炮,其弹于人丛中冲出城门外,死者益众,而争逃者亦益多。有被弹死者,有失足被践死者,有因争道用刀乱斫,被斫而死者,有被斫仆地践踏而死者。前者仆,后者继又仆,又践又死,层层堆积,继长增高。自城内鼓楼迄北门外水阁,积尸数里,高数尺;洋人入城后,清街三日尚未净。” | 30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优游之风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77天 / 跨度83天】
    • 开贴:2019-09-13 16:44
    • 更新:2019-12-06 16:28
    • 阅读:25539 回复:561 楼主:182
    • 字数:约127千字
    • 图片:5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