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香江群音——香港那些歌手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gj0478 时间:2019-08-11 18:00
    香江群音·序

    话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陆这边的“表叔”、“阿灿”一听到“香港”二字便两眼发光,“心向往之”。
    不可否认,那时的民众,都有一定的“香港情结”,而这种情结,主要来自香港影视剧的熏陶、渲染。比如拿我来说,八十年代初生活在农村,当时全村仅有一户“土豪”拥有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土豪”倒也与民同乐,夏天时常把电视机搬在院中,供大家瞻仰,还蒙条红色纱巾,冒充彩电。全村老少蜂拥而聚,小小院落水泄不通,挤不下的,只能爬树上房。
    当年,电视台领导十分与时俱进,《射雕》、《上海滩》、《霍元甲》三大神剧基本实现了同步引进,让久经革命文化洗礼的群众大开眼界——啧啧,原来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天地,江湖恩仇,时代风云,洒脱自由,情深意重,英雄不再高大上,他可能是个傻子(靖哥哥),是个混黑道的(许文强),还可能是个鸦片瘾君子(霍大侠)。而这个天地的建造者就是“香港”。
    毫不夸张地说,这些电视剧给人们编织了一个绮丽、迷幻的梦,让大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当然,节目结束,人们还得回到现实,首当其冲就是找个无人处,把憋了很长时间的一道尿,畅快淋漓地解放出来。很可惜,某户人家的土房后面,成了完成这个使命的地方,没想到,久而久之,土房竟然被众人的尿沖塌了一角!
    就在土房房主发誓要找见祸首,将其“凶器”没收了的时候,我告别农村,来到了城镇。几年后,我走入了另一处让我对香港更加痴迷的场所——录像厅。
    在这个混杂着汗味、烟味和臭脚丫子味,不时能看到有人很享受地搓着身上的污泥,然后拿在鼻子底下闻一闻,再在空中弹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的地方,我认识了香港的维多利亚港、狮子山、中银大厦等地标;蛋挞、叉烧包、烧鹅等食物;还有小马哥、宁采臣、刀仔、黎耀辉这种丰神俊朗的男子,也有曼玉、楚红、祖贤、淑贞这种绝世风华的美女;除了乱世儿女情深意切、英雄好汉万人往矣令人感动外,雨夜屠夫、屯门色魔、三合大圈、吕乐跛豪的阴暗面同样暴露无遗。
    总之,我对香港的了解大多都是通过港剧、港片,虽然这种了解有可能是美(丑)化、虚假的,和现实有一定差距,比如港片中黑道横行,古惑仔意气风发,但实际几百人甚至几十人“晒马”、血拼的场面根本不可能出现。不过港佬对内地那种又爱又恨的情感却一直贯彻始终,像上面提到的“表叔”、“阿灿”称呼,以及经常大呼小叫的“大陆公安”,“97末日”,表现了部分人的傲慢、无知。
    虽然如此,但无法阻挡我对香港的喜爱,因为这其中参杂着一份很深的情怀在内,是我少年和青年时期最快乐、最美好的回忆,如果没有香港为华人贡献众多影视、明星、文化、歌曲,我想世界将会多么的寂寞。
    “1997快点儿到吧 八百伴衣服究竟怎么样
    1997快些到吧 我就可以去香港
    1997快些到吧 让我站在红勘体育馆
    1997快些到吧 和他去看午夜场”
    这首艾敬的《我的1997》,真是说出了当年多少人的心声啊。


    通过香港影视剧的传播,不仅让我们认识了香港,更认识了香港的明星以及一首首粤语歌曲。
    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对港乐的前世今生并不了解,只能以自己的经历说说我听粤语歌曲的过程。
    和许多我这个年龄段的人一样,我最开始接触的粤语歌曲,不外乎《铁血丹心》、《两忘烟水里》、《梦里几番哀》、《上海滩》、《万里长城永不倒》等等电视剧主题曲。对于一个北方小屁孩来说,只要电视里传出这些听不懂的“鸟语”,就特别兴奋,因为它预示着一场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
    这也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了我为什么直到现在仍喜欢粤语歌曲,一听到粤语歌曲就感觉亲切、舒服,通俗地讲,我就是巴普洛夫的那只狗,而粤语歌曲则代表了可以带来精彩、刺激,满足我精神需求的铃声和红灯。对,它有个科学用语,叫做“条件反射”。
    香港的造星运动是影视歌全面发展,海陆空集体出动,因此,一个明星不仅要演电视、拍电影,还要出唱片,即使五音不全,跑调能跑他姥姥家的人,也会有一两首“代表作”。典型的如成龙大哥,嗓音干瘪,演绎浮夸,就这也挡不住出了两三张专辑,混成了“歌手”。
    这个情况,从另一方面来看,为推动粤语歌曲的普及起了极大作用,比如某一明星的“追星族”(那时还没有“粉丝”这个词),但凡和偶像有任何关系的事物,都会予以热烈捧场,偶像出新歌了,没听过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死忠”?由此及彼,从这个人听到了那个人,从一首歌听成了两首歌,逐渐成为粤语歌曲的发烧友。
    我也经历了这个阶段,我那时的偶像之一是刘德华,自从通过电视、电影迷上了他的风采后,便密切关注和收集他的任何动向,歌曲自然是重要一节。那听了老刘,就一定要听其他三位“天王”;听了天王,就一定要听前辈谭、梅、张;听了谭、梅、张……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听的?
    说实话,我虽然喜欢粤语歌曲并听了多年,但因为对粤语的理解程度,一直停留在“扑街”、“冚家铲”等几句粗口上,所以一句听不懂。当年,《再向虎山行》有一首插曲,开头两句是“老包,喂,老包”,我始终搞不明白这个“老包”到底是何许人也,多年以后对照歌词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家唱的是“留步,喂,留步”。
    但是,语言问题并不妨碍粤语歌曲的欣赏,相对于国语歌曲,粤语歌曲有着独特的韵味。首先它在音乐上更加丰富、时尚,不要忘了,早期有很大一批粤语歌曲用的都是东瀛曲调,而日本正是亚洲音乐的龙头老大;其次,粤语发音十分适合唱歌,粤语共有9声,比普通话的4声多了一倍,因此,粤语歌曲可谓抑扬顿挫,百转千回,绝对是种美的享受;最后,粤语是中国现存拥有最多古汉语元素的方言,不少粤语歌曲的歌词古色古香,炳炳烺烺,即使去掉曲子,也是一篇绝佳的好文章。这就要感谢香港有一批好的填词人了,他们的文学休养绝不在知名作家之下。
    不可否认,现在的粤语歌曲已是江河日下,听者寥寥了,“港乐完了”的声音倒不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一种文化的推广或者曰“占领”、“入侵”,必定是两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造成的,遥想当年,香港和内地,就是一个现代都市和一个封闭村落,港台文化自然无往不利,引领潮流,而如今,内地早就繁花似锦,娱乐丰富,粤语歌曲式微,沦落为小众,也在情理之中。我认为,粤语歌曲要想重现往日辉煌,恐怕是不可能了。
    这样也好,就让尘归尘,土归土,回忆的去回忆,离开的便离开,只要曾经喜欢,失去了也无遗憾。
    正如谢安琪的《年度之歌》,唱的正是落幕场景,结合粤语歌曲的由兴到衰,听来不免唏嘘: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 给天天的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 突然间说过就过
    ……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 你记不清楚 我看著你离座
    很高兴因你灿烂过 高峰过总会有下坡”
    是呀,“谁又妄想一曲一世,让人忠心到底”?
    人打赏 4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gj0478 时间:2019-08-11 19:45
    香江群音之歌神传说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他谦虚,但受万人景仰;他可以把文雅辞藻运用得出神入化,也可将市井俚语转化成一首首动听曲调。他究竟是庄严的宗师?还是浮滑的浪子?没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每个人都给他一个称号:歌——神。

    歌神的大名,不叫史提芬周,而是SAM HUI,许冠杰!

    事情还得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说起,那时,香港这个地方的音乐主要以外国歌曲为主,什么披头士了,猫王了,鲍勃·迪伦了,总之听、唱本土粤语歌曲是很“Low”的,大概情景是:“哇靠,你听粤曲?”“你才听粤曲,你全家都听粤曲。”

    看见没,粤语歌曲的地位就是这么低,直接导致人才凋零,创作低迷,仅有的几首,也是从粤剧中衍生出来的小调,要想流行,简直做梦。

    彼时,有一家在50年代从广州移居香港的家庭,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家中四个小子,分别是“文武英杰”。老幺许冠杰自幼对音乐很感兴趣,从16岁起,便陆续组建了多支乐队。当然,受风气影响,演唱的都为英文歌曲。

    摇滚青年许冠杰穿着喇叭裤,留着长头发,时常抱着吉他在电梯口“LOVE YOU、LOVE ME”的哀嚎,不仅经常受到大厦管理员的驱赶,还被有国乐背景的父亲看不顺眼,逼起剪掉长发。我想,他那时憋着一口气:“哪天给你们瞧瞧俺的本事。”

    这一机会在1971年来了。那年许冠杰和大哥许冠文在TVB主持一档节目,某天大哥向小弟炫耀自己写的一篇外出旅游返港后的心得体会,小弟一看如获至宝:“哎呦,不错呦。”大哥一巴掌扇过去:“好好说话”小弟立即重新赞叹:“猴赛雷!”

    大哥给小弟看这篇东西是有目的的,希望他谱上曲,在节目中演唱——你不是玩乐队的嘛,那好,拉出来溜溜。

    许冠杰不辱使命,低头走了七步后,曲子成型了!而这首歌,就是鼎鼎大名的《铁塔凌云》。

    《铁塔凌云》一经面世,香港人为之疯狂,仿佛一下子都找到了初恋的感觉——那么新奇,那么甜蜜,那么与众不同。反正火的不得了,由此成了香港名副其实的第一首粤语流行歌曲。

    之后,许冠杰一发不可收拾,又相继创作和演唱了多首粤语歌曲,均获得了成功。最厉害的是,他将粤语方言俚语写入歌中,反映香港市民日常生活及当时的社会现状,既风趣幽默,又针砭时弊,赢得了普通市民的热烈欢迎。

    1974年,许冠杰推出首张粤语专辑《鬼马双星》,后来评论界普遍认为,正是这张专辑揭开了香港当代流行乐坛的序幕。至此,在许冠杰的带动下,粤语歌曲开始大行其道,香港歌坛开始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所以,许冠杰的伟大,在于开一代之风气,是粤语流行歌曲的鼻祖。换句话说,我们今天能够听到那么多好听的粤语流行歌曲,见识到那么多的香港歌坛巨星,都是拜许冠杰所赐。

    否则,粤语歌曲可能一直停留在民歌小调上,少人问津,或者还得等个一二十年,出来个张冠杰、李冠杰什么的,才能发扬光大。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怀着感恩、崇敬之情,对许冠杰说声谢谢呢?



    那位问了,许冠杰的牛叉,仅仅体现在粤语流行歌曲之父的身份上吗?他“歌神”的称谓又是怎么来的?

    好,就说说这两个问题。

    许冠杰,创造了多项香港第一:他是第一个开个人演唱会的香港歌手,当然,那是七十年代中,音乐圣殿红磡体育馆还没有建成,所以演唱会的地点在香港大会堂。

    等到1983年红磡体育馆建成,许冠杰当仁不让地又是首位在此开演唱会的人,其后,红磡成为检阅一个歌手歌坛地位的场地,你说你是天王巨星,但是没有在红磡开过演唱会,那也白搭。

    许冠杰的《鬼马双星》是第一首英国BBC电台及香港英文台播放的中文歌。同名专辑在东南亚总销量达15万张,破纪录是“晒晒水”啦。据说,当年想买到这张专辑,腹肌一定得六块才行,为啥?要抢嘛,身体不行你能扛过其他人?好多未婚少女为此都被挤的怀孕了,哭着喊着要许冠杰负责,许冠杰只能唱着:“我时常清风两袖,吊儿郎当最自由。”连说“sorry,sorry”。

    此外,许冠杰不仅歌唱的好,演电影也不在话下。1974年,由许家兄弟合演的《鬼马双星》(没错,歌曲《鬼马双星》正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取得了625万港币的票房,打破了香港电影的票房纪录。

    1982年,新艺城开拍《最佳拍档》,以片酬200万港元的天价邀请许冠杰主演,人们都认为是疯了,要知道,当时的二百万,在香港大约可买十套一百平方米的房子。但是新艺城的几位老板觉得这个价钱很合理,这可是许冠杰呀!果然,《最佳拍档》狂收2800万,又一项纪录诞生了。

    对于这些,许冠杰早就在歌里唱的很明白了:“我地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为钱币做奴隶。”

    许冠杰在香港是巨星中的巨星,绝对的No.1: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一次为Sam(许冠杰),我们乐坛的大哥大,乐坛的的歌神,再一次的致敬!”当1992年,许冠杰隐退时,一个曾看过他演唱会,并一直保留着票根的“粉丝”这样评价他,这个“粉丝”叫谭咏麟。而许冠杰“歌神”的名号据说也是这样来的。

    “和Sam合作是我毕生音乐事业中的一个突破性的时刻,也是最值得我兴奋的时刻!因为阿Sam是我最钟意的艺人!”说这句话的人在1988年和许冠杰合唱过一首《沉默是金》,他的名字叫张国荣。

    “在我心目中许冠杰才是真正的歌神,以后我与Sam同台的时候请大家不要叫我‘歌神’,这样我会很尴尬,在我的心目中许冠杰才是永远的歌神。”第二代歌神张学友对于第一代歌神,毕恭毕敬。

    “我们一般都不唱别人的歌的。但是这次唱别人的歌,是向大哥Sam歌神致敬!”beyond翻唱《半斤八两》时如是说。

    还有,周华健、王杰、刘德华、陈百强这些“后生仔”都曾表达过对许冠杰的敬仰,不少人直言是许冠杰开启了他们的音乐之路。

    在功绩面前,许冠杰倒是看的挺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许冠杰是歌坛甚至香港的标志和精神。当香港人面对九七显露恐慌时,是他大力唱出“香港是我家,怎舍得失去她,实在极不愿,移民外国做递菜斟茶”安抚人心;当香港经受SARS,又相继失去张国荣、梅艳芳时,是他在2004年告别舞台十多年后,重披战袍,一连开了38场演唱会,给大家打气……

    许冠杰是洒脱、豁达之人,也唯此在所有令狐冲的扮演者中,虽然年龄最大(1990年拍《笑傲江湖》时42岁),却最符合人物神韵。如今,70多岁的他,依然宝刀不老,时不时穿着最爱的豹纹和歌迷们聚聚,带着大家回忆一番当年的风采,继续笑傲江湖。

    这,既是一种传奇,更是一种境界。

    不说了,人生在世,正如歌神所唱:“其实开心好简单,最紧要好玩。” | 1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gj0478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96天 / 跨度199天】
    • 开贴:2019-08-11 18:00
    • 更新:2020-02-27 11:25
    • 阅读:20596 回复:385 楼主:144
    • 字数:约268千字
    • 图片:24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