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地球,风水轮转!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2 07:23
    追思历史,自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靖康之辱,远望蒙古西征的滚滚征尘,看到茫茫雪原上,莫斯科公国崛起于金帐汗国的裂痕,再到源于前苏联操弄,蒙古国使用俄文字母拼写忽必烈用来敕令环球的语言。。。。。。。
    从英吉利击溃西班牙无敌舰队,开始淫威普照四海,再到余威消散的日不落帝国,事事不落的嗅着前北美殖民地的脚汗,插足世界。
    “大地像陶轮般翻转起来。”《伊普味陈辞》如此形容古埃及历史事件。然而在悠远时空中, 世界历史是否也如风水轮一般流转?
    早在在100多年前,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就写下了答案,“世界的历史由东方向西方发展,因为欧洲是世界历史的绝对终点,就像亚洲是世界历史的起点一样”正是在这里(东方),那外在的,物理世界太阳升起,然后落在了西方“。
    如果黑格尔如同他伟大的哲学一般长寿,也许会如此续写,两次世界大战的硝烟遮天蔽日,大失所望之余,世界文明的阳光继续西行聚焦于美利坚大地,然而东方古国的迅猛崛起,似乎正在吸引文明的阳光渐渐偏转,回归东方。
    这样的起伏绵延也正如黑格尔的精辟论述,“每个民族的出现,成长,繁盛,衰落和消亡,其背后都体现着精神的运作,而在不同民族之间,也同样存在着继承,发展的关系。”
    如普遍精神的最先进载体,注定历史性承接轮替,那么大洋彼岸是否会因为不再遥遥领先,而莫名心虚,继而为了平衡心理,集体高估了与众不同的国家品质,自欺欺人的强加于世,以佐证鹤立鸡群的伟大壮丽?假如果真如此,如乾隆王朝一般,自我迷醉的心态是何等的似曾相识?
    在在斗转星移的蓝色星球上,从亚历山大,秦始皇, 凯撒,到成吉思汗,朱元璋,永远彪悍,永远只是幻想。
    当下最强悍的国家可以威风凛凛的制裁一切,拒绝一切,其中必然也包括自己的未来,就像乾隆因跪拜之争,龙颜不悦,不肖一顾的回绝英国特使马嘎尔尼的时候,做梦也想不到,不到区区50年,帝国豪门就被英国重炮击的粉碎,
    东方荣光竟然顷刻淹没于瓦特蒸汽机的水雾,也许维多利亚女王与中国皇帝一样,以前在做梦的时候,也没有想到。。。。。。。。。。。
    尽管开战之前,女王好似对不满十岁的慈禧隔空咆哮:“who has China, has the nineteenth century.(谁搞到中国,谁就搞定19世纪)但是最灿亮的英伦时光,无论如何也熬不过20世纪。
    历史终究难逃地理的宿命,尽管北温带永远是孕育世界文明的沃土,但是北温带上没有一片国土是永远的权利中心,就像周而复始的阳光从来就不曾在一地久留,就像普遍精神承载于文化,思想,信仰,。。。。。以不规则周期,环球游荡,累进成长。
    人打赏 16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3 14:15

    网络时代,西方民主或许因此步入泥潭


    对于文化与信仰迥异的非西方民族而言,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显然不是实现民主的唯一恰当方式,在那些不堪的亚洲民主国家,政变,暴乱,当代“朋党”之祸,恰恰证明这样的说法绝非虚言。
    在我们的美丽新世界,每一个人都如同渺小水滴一般,生活在如海汪洋之中。荀子讲水能载舟,易能覆舟,墨子主张兼爱,孟子认为,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众所周知,《孟子》是在历朝历代被多次删改的经典,但“民为重”这一句从未被删去过,这也充分说明,即便是封建王朝也不彻底抹杀民主。
    孙中山讲,不是西方理论,而是孟子此言启蒙了他的民主思想。也就是说民主的原始理念若隐若现,在中国自古有之,而绝对不是彻头彻尾的舶来品。
    毫无疑问,现代西方民主推动了西方世界的历史性进步,切割了飘摇的王权,摆脱了昏聩的神权。但是即便是在西方,民主也从未完美无缺,所谓完美不过是隔空想象而已。
    西方民主自诞生于古希腊,民主首秀不是为文明,而是为战争,当时在古希腊许多城邦中,没有职业军队,只有“民兵”,他们有时用“投票”的方式决策战争,这就是古希腊民主的雏形。
    在古代雅典,奴隶制民主只是少数人的游戏,拥有选举权的人,只占人口总数十分之一(女性,儿童,奴隶没有选举权),也许我们认为这只是两千年前的老黄历,然而历史几乎一贯如此,根据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所罗列的数据(参见《社会分工论》),以1893的法国大选为例,在3800 万人口中,只有1000万人口有选举权,这其中又只有700万人参选,最后459.2万人的选票取得了多数胜利,这样的民主比例并不比古代雅典进步太多。(未完待续)
    | 26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3 16:17

    苍天呀!能考诉我怎么修改一下开头那一段吗?想改成这样的:

    追思历史,上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靖康之辱。
    那年女真饥荒四起,浮尸遍野,宋徽宗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恳请接济的完颜阿骨打,不想两年之后,竟成亡国遗恨。深陷苦寒之地,徽宗用最高贵的瘦金体,写下最屈辱的词句。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车辙马迹,大金国也难敌铁骑碾压。远望蒙古西征的滚滚征尘,看到茫茫雪原上,莫斯科公国崛起于金帐汗国的裂痕,再到源于前苏联操弄,蒙古国使用俄文字母拼写忽必烈用来敕令环球的语言。。。。。。
    | 29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08:16
    再续一段,网络时代,西方民主或许因此步入泥潭

    西方民主制度的确有值得借鉴的其长处,但也必有其短。普及选举权可以完善其弊端吗? 我看未必,如果我连升学就业都一片茫然,那么我何以斟酌推敲,投票解决政治经济难题?如果我连相亲都未必能赢,那么我又如何能选定一位好总统,为国家赢得未来?
    | 53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08:16
    回看名垂青史的民选政治家,与近年的当选人物相对比,我们就会发现,马英九,马卡龙,奥巴马,贾斯廷?特鲁多。。。。。。。。口才了得,颜值飙升是普遍趋势。
    那么我们是否要恭喜广大选民的政治觉悟,终于达到了9流导演的艺术高度?
    当今世上,如果林肯与里根同台竞选,那么总统山上就注定少了一尊伟大的雕像,因为许多雌性荷尔蒙会为前好莱坞演员里根狂飙,而无动于衷于美标鞋拔子脸,而许多男性选民会急切盼望端庄秀美的里根。南希,而不是强悍的林肯夫人入主白宫成为第一夫人,在潜意识中弥补残缺的爱情。
    | 54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08:18
    事实上,自从自老辣的尼克松与肯尼迪大帅哥公开电视辩论起,西方的民主政治,就开始从神*坛缓缓滑向泥潭。 | 55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08:19
    事到如今,与执政能力无关的干扰信息,花边新闻,蜂拥而入选民脑海,全民普选终于迅速成就推特治国,“网红”当政,小鲜肉上位。对于我们而言,吸引眼球的信息压倒一切本质内涵,虽然前者与实际能力毫不相干,如此这般,我们知道越多,反而了解越少,也正因如此,在社交媒体时代,浸泡在泛滥信息之中的民意,似乎使得西方的选举制度正在渐渐颠覆这种制度本身。 | 56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08:50
    @longcaocao 2018-09-14 08:27:35
    建议楼主把精力少放在肤浅的西方文学上,黑格尔比起我们的古代圣人大家差距很多,多看看我们的诸子百家,我觉得诸子百家的博大精深胜过白皮文化一百倍,国学的经史子集充满大智慧,大道理,而白皮的思想文化比起中华文化真的不值得一提。还有楼主也许影视剧看多了,只关注辫子戏,对历史侧重满清,恰恰满清是中华历史上对中华文化思想打压摧残最重的一个朝代,比元朝危害更大的多,元朝才90多年,时间短,没有剃发易服,而满......
    -----------------------------
    谢谢您的阅读,与建议。
    我只能说您的想象力惊人,
    1,什么辫子戏,我从来不看电视剧,
    2.我才疏学浅,但古典经典也看过不少,文章中也会提到一些,不过现在还没写到。

    3. 东西方文化各有千秋,不学习别人的优势,妄自尊大,怎么更好的提高自己?


    中国的古典思想是当时世界的顶级智慧,而我们现在不是,所以难以深刻理解,借助西方哲学,倒是有助于理解。就像西方文艺复兴伊始,也从阿拉伯世界的经典文化中受益。

    我不知道读过多少遍《道德经》,区区5千多字,还是一知半解,您能要全读透了,我诚心诚意,拜您为师。 | 59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13:19
    @longcaocao 2018-09-14 09:44:52
    正因为白种人的西洋画都是照片效果的逼真油画,没有任何艺术内涵,在古代没有摄影技术时候还将就着看,等到照相术发明后,真的很乏味。所以白种人后来开始崇拜印象派,抽象派的画作,比如梵高,莫奈,达利,毕加索走俏。而中国画一直都是抽象派的祖宗.中国的大画家抽象艺术画法,是正常人大智慧的创作,白皮画作抽象画法是精神不正常的人创作,梵高,
    -----------------------------
    朋友谢谢您一再留言,不过恕我直言,我个人很喜欢梵高,那是不幸的命运,伟大的灵魂。

    人类的过往本是一片漆黑,就是有颗颗繁星,才让今人能回看璀璨夜空,这样的星星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都值得敬仰与尊重。

    您说的对,中国的抽象画,早就出现了,最早是苏东坡所倡导“写意”,所以有“书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这样的佳句就不足为奇。
    我不懂艺术,只能说个人的感觉,清逸的东方意境是享受,但是面对西方大师的真迹,也能感到美的触目惊心。

    也许艺术的最大魔力在于,只要放下成见,连我这样只会看热闹的外行,都不得不折服。

    | 79楼 | | | |
    作者:冬薪 时间:2018-09-14 14:22
    续 网络时代,西方民主或许因此步入泥潭


    几年一度的大选也间或穿插了”综艺节目”一般的公投,以此决定重大政治问题似乎非常民主,,就好比厨师让一群毫无烹调经验的吃客投票决定,油下锅之后要不要放葱花,等到“葱花公投“结束,油锅里的火苗已经窜到天花板,然后二次公投决定当务之十万火急,是先等待消防救援,还是先集体开闸“放水”。。。。。。。
    即便没有火烧眉毛,公投也如同掷色子豪赌国家前途命运,,有序精准统计,并绝对服从无序翻转的海量个体民意如同聚众赌博一般,其随机性的可怕之处在于瓢泼大雨就足以影响投票率,一场球赛偶然失利,或许就足以让情绪极端的人投票支持战争。
    再者假若让一群小学生投票决定暑假的长短,那么结果可能是莫名惊诧的465天假期,因为只要有人讲出足够蛊惑童心的故事,就会有超过半数的小朋友,不但拥护全年放假,而且希望从明年多借100天来放假。
    也许成人不会如此幼稚,但希腊选民似乎以实际行动证明,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与我们一样,总是情不自禁的如此贪恋眼前享受,于是乎欣然接受了选举政客别有用心的“合法贿赂”,不顾国情天量举债,以大幅提高的福利水平。
    债台崩塌之后,爱琴海依然湛蓝,但是忧郁的蓝色眼神之中,短暂幸福早已沉没于无望的海底。历史竟然如此诡异,在西方民主的原始起点,在那么温和宜居的土地上,千年古迹俯瞰破败的城市,竟倚楼垂泪,只堪憔悴。
    毋庸置疑,民主的最高目标是实现,民意最合理的那一部分意愿,而不是无条件遵从多数意见,贯彻包括肤浅,短视,狭隘,贪婪的在内的一切所谓民意。
    在《社会契约论》中,卢梭指出,“共意”(Will of All)绝不等同于“公意”(General Will ),“公意“是长久有益于社会群体的东西,而“共意”往往违背“公意”,仅仅是亿万个体私欲的累计叠加。如果用“共意”取代“公意”,也许那只是为了眼前利益,共同书写现代希腊悲剧。

    | 82楼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冬薪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86天 / 跨度560天】
    • 开贴:2018-09-12 07:23
    • 更新:2020-03-25 14:11
    • 阅读:117892 回复:3721 楼主:257
    • 字数:约92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