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重返黎明——手无寸铁的平民如何对抗百万感染者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7 11:05
    本文实体书《重返黎明》全四册已出版,当当、淘宝搜索“重返黎明”即可购买。




    1、车祸

    六个月前。

    我把一张餐巾纸蒙在嘴上蹲下身子,不停闪烁的汽车尾灯照在我的脸上,在一明一灭的黄光中间,我看到他满身泥土,像一只破口袋一样摔在地上,车轮从他的腿部一直压过去,停在他的头颈之间,卡罗拉的车身虽然算不上重,但是一吨多的力量还是把他的脖子撕裂了一半,一个巨大的伤口出现在他的锁骨上方,就像是海鲜排挡上某种大张着嘴的不知名怪鱼,几根不知道是血管还是气管的东西伸在外面,像是被磨断的电缆线。他的头颅被撕开的瞬间大概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大半个轮胎,包括他自己的脸和胸部,到处都是血迹,现在已经凝结成让人倒胃口的暗红色,他的眼睛瞪的滚圆,嘴也大张着,一群苍蝇在他的眼珠子上爬来爬去,在他灰暗的舌头上进进出出,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撑着膝盖站起来,大腿肌肉传来一阵酸疼,整个脑仁像是被人掏出来摔在墙上又重新塞回去一般,只要轻轻的晃一晃就木木的疼。昨晚的纵情作乐让我的身体有点发虚,一阵酒味从胃部一直涌到喉咙口,留下恶心的灼痛,我打了个嗝,泛上来浓浓的酸臭味。该死,再也不喝酒了!我在心里第一千八百一十一次痛下决心。

    “我不知道……他从栏杆上突然跳下来,我根本看不到他……”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不住的抹着脸,向她前面的交警说着什么。

    “当时你车速多少?”交警一边往事故认定书上写字,一边问。

    “我……我不知道……大概……四、五十码吧……”中年妇女一边抽泣一边回答,脸上的浓妆被眼泪弄的一塌糊涂,手脚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往路的两头眺望了一下,因为发生了这起车祸,这条单向四车道的马路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所有的车都慢慢的绕过我们,一些司机摇下车窗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等看到那个巨大的伤口以后,又惊呼一声,马上别过脸去,脸上露出惊恐和恶心的表情。

    事故发生在早高峰时间,这条路是钱潮市的南北主干道,虽然路很宽阔,限速八十码,但车流汹涌,就算是舒马赫来,在早晚高峰也未必能开的上六十,基本上的时间,大家都是以二三十码的速度走走停停,以这样的速度撞到人,原本不大会出现死亡事故,有很多甚至连擦伤都不会留下,但低速车辆碰撞行人,最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行人没有被车头撞开,而是被卷入了车轮底下。

    这是一条全封闭的道路,两边都用铁栏杆拦住,过街都是天桥或者地道,本不应该有行人出现,这起车祸,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机动车的责任,但新交通法规定,无论车辆是否担责,为了照顾弱势群体,机动车都要承担一笔不菲的赔偿金。我不禁对这名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抱以同情起来。

    “您的保单……”我走上前去对中年妇女说道,同时把半包我用剩下的纸巾递给她。

    “谢谢……保单在车上,我去拿……”她接过纸巾抽出一张,轻轻擦了擦眼角,被眼泪韵湿的眼影和睫毛膏擦出两条黑色的痕迹,原本雪白红润的脸现在露出一块一块暗黄的底色,细密的鱼尾纹也在眼角显露出来。这女人年纪比我预计的要大不少。

    “啊……”女人走到自己车前面,看到躺在车轮下面的身体,不禁一声惊呼,转身一头扎到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我不敢……”

    我尴尬的看了看交警,只见他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我,还耸了耸肩,我摇摇头,只好轻声安慰了女人几句,然后说:“在哪里?我帮你去拿。”

    “在副驾驶座前面的箱子里……”女人似乎也觉察到了尴尬,离开我的肩膀,一边抽泣着说。

    我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朝车子走过去,幸好那人是被压在左后轮下面,我想。我坐上副驾驶座,车里的收音机还开着,音响里传出歌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我把收音机关了,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透过挡风玻璃,我看到交警正对着步话机说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合,就像是晚上看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小,仅有模糊的声音隐约传来。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7 11:19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7 14:15
    @减肥的不是猪 2019-10-17 12:34:50
    恭喜恭喜
    -----------------------------
    恭喜个屁 | | 7楼 | | | |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7 14:14
    @lnbnxh 2019-10-17 11:31:56
    恭喜楼主梅开二度
    -----------------------------
    挑衅? | | 8楼 | | | |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8 08:34
    4、爆发

    我挥舞着双手大喊,医生万分惊讶的冲过来,我们合力抬起车子,“他”突然从轮子下面窜出来,一口咬在离他最近的医生脖子上,并且猛力一扯,医生的脖子就像是一只卤鸡腿一样被扯下一大块,鲜血从断掉的血管里像是滋水枪一样喷出几米远,我们大喊着放手,交警尖叫,他的手被压在了车轮下,“他”嚼完嘴里的血肉,又扑向挣扎的交警,我吓得大喊,“他”慢慢的转过身来,脖子上的伤口大张着,头颅因为缺少一边肌肉的支撑而歪向另一边,脸上和胸前都是淋漓的鲜血,嘴里一张一合大嚼着血肉,一截气管从嘴里露出来,又吸进去,“他”用一双已经没有黑色瞳仁的灰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浑身被冷汗浸的湿透,心脏跳的像机关枪那么快,在我耳边声如擂鼓,三个月过去了,第一次见到丧尸的这一幕还是屡屡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在一片漆黑中喘了一阵气,慢慢让自己的心跳平缓下来,我看了看手表,凌晨四点,手表上IWC三个字母闪着微微的光。现在要得到这样的奢侈品比以前要容易的多,只要你杀死一个生前足够有钱的丧尸就行了。

    地上的湿气透过薄薄的毯子不断的往上冒,让我刚收干冷汗的脊背一片冰凉,虽然才是初秋,但日子似乎比以前要冷得多,不知道紧接着来的冬天要如何渡过。还有吃的,最要紧的还是吃的,距离上次我们获得像样的食物已经有好几天了,附近能找到的食物越来越少,我们不得不去更远的地方搜寻,这也意味着被丧尸或者同类袭击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一阵胡思乱想之后,我更睡不着了,下腹部的坠胀感也越来越强,我索性披衣而起,借着窗外射进来微弱的月光,小心的迈过横七竖八的几条腿,推门走到院子里。

    下水道在灾难一开始就停止工作了,所有的室内马桶都失去了功能,不仅不能冲走污物,还会不时的往外面反涌,当然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水来冲马桶,大多时候,水是最宝贵的东西,我们不得不用泥土把马桶完全堵死。

    我走到院墙下面,我们在那里挖了个深坑,架上两块木板,又在周围围了一圈篱笆,做了一扇简易的门用来当厕所。我看了看门上挂着的木条子,是“没人”的那面朝外面,但我还是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稍等了片刻,直到确定里面没人才推门而入。

    明明尿意旺盛却久久尿不出来,终于尿出来了,也是像漏水的水龙头一样,滴滴答答,冲出没多远便绵软无力的滴落下来,我感到尿道一阵灼痛。

    因为缺少饮水,加上个人卫生极为糟糕,洗澡更是一种奢望,也没有换洗内衣裤,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尿路感染。这是我们的同伴李医生说的,她说如果不加以治疗,炎症可能会顺路而上,引起前列腺炎、膀胱炎、肾炎……

    但这只是小事,非常小的小事,在这个随时会被丧尸咬死,会被同类打死,会被野狗咬死,会随时因为一点小伤而得败血症死掉的时代,这点小病小痛简直就不能叫事,我们唯一要考虑的是今天,下一顿饭在哪里,下一秒钟怎么活下去,而不是某种在三年以后可能会引起麻烦的隐忧。

    终于滴完了,我抖了抖放水工具,打开柴门往大门口走去,一路上我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菜苗,冯伯播下的胡萝卜、油菜、大白菜、蚕豆刚刚出芽,这是我们今后自给自足的希望,绝对不容破坏,如果我不小心踩到几颗,只怕是要被赶出去喂丧尸了。 | | 9楼 | | | |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19-10-18 08:35
    “谁!”黑暗中传来三毛的一声低呼。

    “我!”我赶紧回应。

    再走了两步,我看见三毛竖着那把95式突击抢对着我,直到确定是我一个人,才慢慢把枪放下。

    “睡不着?”等我走到他身边,三毛问。

    “嗯……”我把身上的单衣紧了紧,在他对面的石墩子上坐下。

    三毛叹了口气,重新抱着枪依在门边,不时凑近铁门的观察孔看看外面。

    我们沉默了一会。三毛从他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支烟,转过身很小心的用身子和墙挡住风点着了火,抽了起来。

    我闻着烟味,忍了片刻,终于没忍住,也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壳已经稀烂的“利群”,从里面拿出抽小半根抽剩下的烟头。

    “嘿……”我冲三毛点头:“借个火!”

    “你自己的呢?”三毛不满的说道。

    “没带,等会还你。”我说。

    三毛很不情愿的把打火机递过来,我也用跟他一样小心的姿势点着火,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霉味的烟雾冲进气管直达肺部,让我的胸口轻轻的一麻,脑子也感到一阵微醺,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其实我几年之前就戒烟了,但在丧尸危机之后,为了获得短暂的逃避时间,我又复吸了,毕竟当初戒烟是为了身体,对现在这种状况而言,一个三十年以后才会引起的威胁变得那么的可笑。

    也许大家都这么想,在这个让人绝望的时代,最贵重的可供交换物资的东西,不是食物,不是卫生用品,甚至不是武器和药物,而是烟酒和毒品!也许是这些东西能让人暂时忘记那些可怕的东西,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看见有人用把自己灌个烂醉,然后呼喊着跳出去要跟丧尸单挑,当然最终的命运就是被丧尸咬中,自己也变成丧尸。也许酒精能给人直面丧尸的勇气,或者是让自己去死的勇气……太多的人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在丧尸爆发的一开始,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死者,不是死于丧尸,也不是死于饥饿,而是自己结束了生命,但是即便如此丧尸也没放过他们,这些尸体,只要没伤到头部,在他们死后的几天之内,又会重新复活,变成他们最恐惧最不想面对的丧尸……

    “你听说了吗?说千山湖那边,还有军队在抵抗……”三毛眼睛看着外面,幽幽的说道。

    “嗯……”我低声嘟哝。

    “还有海上,听说现在东海群岛上有几个小岛还是安全的,现在很多人都往那边走,听说部队打算把海南岛清理出来,作为以后反攻的基地,还有几个钻井平台,那里安全又有燃料……”

    “唔……”我又心不在焉的吐了口气。

    “你不想出去吗?”三毛沉默了一会以后,又说道:“这里呆不了一辈子,总要出去的……”

    “可是怎么出去呢?我们连往外走几里路都困难……”我把烟头抽的只剩下过滤嘴,直到闻到一股恶心的焦糊味,才把它扔到地上踩灭。

    三毛叹了口气,把脸重新转向了外面。 | | 1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二碗虎骨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5天 / 跨度231天】
    • 开贴:2019-10-17 11:05
    • 更新:2020-06-04 16:42
    • 阅读:91452 回复:1014 楼主:287
    • 字数:约490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