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重返黎明——手无寸铁的平民如何对抗百万感染者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20-02-14 09:41
    94、除夕夜

    歪歪扭扭几个大字写得了,三毛和猴子都喊了声好,三土皱着眉头看半天,又摇摇头说:“这平仄不大对啊……”

    猴子和三毛大笑:“什么对不对的,意境好就行!”

    杨宇凡和大力这时才回过味来,跟着坏坏的笑起来。

    “这意境嘛……倒是还不错……”三土摇头晃脑的说:“好男儿钢枪紧握是没错,可为什么要女同志两面夹击呢?”

    “对啊,凭啥要我俩两面夹击?”张依玲一手叉着腰笑骂。

    众人又是大笑,也不说破。拿了早饭故意剩的一点稀粥,胡乱给贴在了门脸上。

    此时三土才反应过来,无奈的笑着指着贴的歪七扭八的对联说:“字也写的斜,贴也贴的斜,你们啊,还真是有些邪性!”

    “斜就斜呗……”三毛满不在乎的说:“反正这世上正的东西已经活不下去了,比的还不就是谁更邪!”

    众人都高声附和,同时喊了一声好。

    接下去便是今天的重头戏——准备年夜饭。还是我当主厨,这几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加上爱吃,空的时候总爱自己琢磨些吃食,这段时间掌厨下来,大家都说跟冯伯陈姨手艺不相上下,只是不如他们老两口那么节约,大手大脚不知道算计。

    今天的主菜自然是那二十多斤猪肉。当然,我再败家也不可能把这么多肉在这一天全给做了。我先把猪腿大骨拆了,跟昨天换的几片姜、一个洋葱一起架锅炖上。先是大火,等水开,便关小了炉子的风门,只留一些微微炭火,在炉子里慢慢的煨。

    火小锅大,这一锅骨汤足足煨了二个多小时,汤色开始微微发白。我又把剥出来的五花腩也扔进去一起煮,继续煮半个小时之后,把半副猪肝也扔进汤里。

    剩下的肉,我把它都切成条,在肉皮上用缝衣针扎了一些小眼,然后跟排骨一起,用盐搓了,一层层码在一个陶盆里,上面用一块小钢锭压住,这样腌上十几天,便可以拿出来,挂在太阳底下暴晒,晒至颜色微黄,便是香死人不偿命的腊肉了,不仅好吃,而且只要保存得当,一两年都不会变质。

    骨汤煮到一半,已是午后,午饭自然就跟年夜饭一块了,但这时却有一件大事,便是检验猴子的热水袋的时候到了。

    众人都一窝蜂的拥到五楼“浴室”。猴子自己却害怕起来,不敢去检验水的热度,央求着让我代劳,我走上前,拿起花洒放到手上打开开关,水喷洒出来,一开始自然是管道内积存的凉水,但几秒钟之后,水温便慢慢的上来,虽然没到烫人的程度,但比体温要高上一些,洗澡却是足够了。

    我回过身,朝众人点点头。大家齐齐的发出一声欢呼,张依玲更是跳起来,抱着猴子,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随即自己又难为情起来,咯咯笑着跑开了,惹得猴子一阵脸红。

    之后我们商量了洗澡的次序,因为水包的储水量有限,我们没有暖气,也只能在中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才能洗,所以一天最多只能洗四个人,所以我们定下来,今天洗澡的是张依玲、萧洁、小凯西加杨宇凡,剩下的人明天再洗。

    然后我下楼继续做年夜饭,肉和猪肝又煮了近一个小时,筷子已经能轻松的扎透,再没有血水渗出,便捞出来,肉汤里加上切成条的豆腐继续煮。豆腐煮至空心呈蜂窝状,又分盛出来,加上些自制的腌菜再略煮片刻,放一旁代用。

    豆腐煮好,肉汤也不闲着,继续煮切成块的土豆,等土豆绵软,又扔进一些发好的木耳、黄花菜、香菇,还有切成丝的大白菜,最后煮进一些红薯粉条。此时汤色已经接近奶白色,上面浮了厚厚一层亮亮的油,往常像这样的油看了只会让人倒胃口,觉得恶心,但对现在常年清汤寡水的我们来说,却不啻于山珍海味。

    等汤煮好,大炖锅放到一边,三毛便开始准备主食。三毛虽然是我的发小,从小在江南长大,但父母却是北方人,家里一直保留着北方的饮食习惯,他最拿手的,便是煎饼。

    由于没有鏊子,也没有平底锅,三毛一大早便把一支铁锨洗的铮光瓦亮,此时放在炉子上烧,俨然便是一只平底锅。

    面糊是由面粉和玉米面和成的,不干不稀。等铁锨烧热,三毛舀了一瓢面糊,哧啦一声倒在铁锨上,然后用锅铲面糊均匀的摊开,不出一分钟,面饼的四周也开始变硬,泛白,自动从铁锨上剥离,一股浓浓的面香味直冲鼻子,一张煎饼便算做好了。

    三毛一口气把一大盆面糊全烙完,足足做了二十多张煎饼。我也没闲着,把已经凉下来的肉和猪肝切成薄片,堆了满满两盘,又用一些辣椒面、芝麻、小葱、蒜泥,泼上一勺滚油,然后调入耗油、生抽、白糖、香醋,做了一碗蘸汁。豆腐也盛出来,洒上些葱丝便成了。

    又快速焯了一些青菜,生切了几根胡萝卜,用香油、蒜泥、生抽和醋拌在一起,张依玲说这也算拌沙拉了,红红绿绿的煞是好看。

    大力已经打开了我们商量好今晚喝的那瓶芝华士12年,摆在桌子中央,张依玲和萧洁也早已放好碗筷,才三四点钟,大家便都迫不及待,萧洁和杨宇凡带着小凯西一直在屋里闹腾,各自拿着碗筷,互相追着敲,惹得三土责怪了一句,说“像叫花子!”

    终于煎饼烙好了,大盆的菜也上了桌——白切肉、白切猪肝、肉汤滚豆腐、大杂烩汤、拌沙拉,种类虽然不多,但胜在量大,也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

    吃饭的当口,值班的人只能抓阄,这次运气不好的是猴子,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就范,张依玲给他盛了满满两大盒的菜肉,给他放哨的时候吃。

    于是剩下的人都就了座,众人都拿着筷子眼巴巴的看着我,我笑了笑说了声:“开吃!”,大家便喊了一声好,都急急的伸筷子,往两盆肉上招呼。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没有说话的声音,大家都是埋头大嚼,等两盘肉差不多见了底,才各自慢下来,说话声也渐渐多起来,声音也大起来。 | | 536楼 | | | | |
    作者:二碗虎骨酒 时间:2020-02-14 14:34
    @花猫最会抓耗子 2020-02-14 10:19:11


    -----------------------------
    号没了 | | 53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二碗虎骨酒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98天 / 跨度133天】
    • 开贴:2019-10-17 11:05
    • 更新:2020-02-28 10:51
    • 阅读:18311 回复:629 楼主:185
    • 字数:约297千字
    • 图片: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