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细品《红楼梦》中的茄子——华夏英魂传与中华大历史》——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19-11-24 16:43
    本书为何名为细品《红楼梦》中的茄子?茄子就来自刘姥姥品尝的茄子菜,刘姥姥被凤姐喂了几口奇妙的菜肴,死活品不出什么味道来,被凤姐点破才知道只是家常普通的茄子,经过种种复杂的工序,才一点茄子味都没有了。而红楼梦作者写这个故事,就是把刘姥姥比喻成普通读者,读红楼梦如同品菜,吃到了“茄子”也就是中国文化历史里本来大家都知道的人物故事,然而在红楼梦作者的改造转化之下,又吃不出这是茄子,以为是个闺阁故事了。所以这本书就是让茄子回归茄子,在中华传统家国之情的大背景下,体会它独特的韵味和情感。

    醉心于竹林玄学的他,为何可以在惊风骇浪不断的司马氏一朝,在剑拔弩张的权臣中间,虽然作为寒门出身无依无靠,却最终能够处事妥帖谨慎不偏不倚获得众人首肯,大发盛世危言也让上下心悦诚服?身为丞相之孙的他,本是一风流多情才华横溢之翩翩少年,为何认为自己与漂泊红颜命运相仿,又为何终其一生不顾官职低微滔滔不绝写下无数治国强军之议论,又是怎样的势力让他立志与其不共戴天,天才的敏感和正不容邪的锋锐又怎样集为一身,让他虽然成为宵小攻击的对象,也因其人格之高洁,勇气之贞烈,灵性之超群成为了晚唐帝国末期的鲁迅,残阳天中最后一缕壮丽奇绝的彩霞?热爱生命,深情独具,精神徜徉于古来圣贤高人之间的他,本苦心学习立志于在兵祸战乱中拯救苍生,为何在救下一座城的百万生灵之后,反而留下了生前身后的骂名;世事消磨后身心俱疲,苍老憔悴的他为何选择苟活,青春不再,名利皆空,众人耻笑,他人生最后的追求抱负又是什么?自幼理智而冷静,智慧而通润,习惯大气之哲思,天然有一种精湛之气的他,在十六岁时断然拒绝鸾殿保送而声名远扬,为何又能毅然跋山涉水,千里远行而志不少亏,他曾经看到过怎样一个波澜壮阔的宏大世界;他又如何身处霸道无知的异族统治者之间,忍受种种无理要求,还能苦口婆心百般劝导;是什么样的情感,让他历经千辛万苦后,在无人理解的孤独之中完成拯救亿万生灵,保护千古华夏文脉之永垂不朽之壮举?《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三个字中又隐含着怎样的密码?是什么样的共同情感,让这些生于中华历史上“末世”的英魂们在真实到滴血的历史中,用他们的整个生命留下了旁人看来是奇节奇行,却为华夏文明做出了不朽贡献的选择?《细品红楼梦中的茄子》此书会带领你通过《红楼梦》中隐藏的谜语,进入中国文化史这本大书中,与这些中国历史上最美好优秀的精神一起,游览实为中国人文地图的大观园,共同品味他们的人生命运,并随着中国文明史一起,体会华夏文化在各个大历史阶段经历的风风雨雨,悲伤与欣慰,惆怅和清欢,迷茫与新生,方能理解不同于西方“中国传统历史后来再没有新生事物”的陈论,中华文明虽经历多次挫折,然而一直是在一代代在典籍中被浇灌,又将毕生血泪还给典籍留给后世的新生命之间不断前进,开拓,向上成长的;甚至中华文明也并没有失败过:虽然在现实中遭受过挫败,然而就像宝黛虽然最终心事未圆,却已经坚定了彼此的感情因而获得了最根本的胜利一样,它在一代代儿女的心中早已互相辉映并通过书籍沉淀下来,成为了精神上永恒不灭的宝玉。

    本书主要解释论证了以下发现:《红楼梦》中的大观园女儿们其原型是中国文化历史上的名人或神祗;大观园是一幅抽象的中国文化地理地图;贾宝玉是华夏精神文明的人格化表现;《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围绕贾宝玉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对中国文化史上大事件的抽象暗喻。也就是说,《红楼梦》中的主要情节,是中华文明里的诸位英魂,伴随着随时间不断发展成熟的华夏精神,共同经历中国历史上的种种跌宕起伏的大事件;并在其中既继承了前世人生的宿命,又在主导历史兴衰的几种抽象力量的起伏斗争中,或被动或主动地在生命与暴力,情感与压迫,人文精神与法家思想之间做出选择;同时,她们前世之间跨越时空通过典籍书画的神交之情,或受时代命运所限而留下颇多遗憾的浪漫友谊,也在《红楼梦》这一华夏千秋之梦的奇幻时空中得到了充分发展,宣泄,与升华。所以,《红楼梦》中不仅可以看到华夏上古田园牧歌之酣梦,魏晋灵动活泼之池塘幽梦,盛唐宏大包容的华丽壮美之梦,五代及宋宴游品茶赏画的闲适之梦,以及诗意隽永的中华蕴秀山河,更有着杰出文人在各时代汹涌浪潮下饱含着血泪的家国之情怀,此情又通过书籍墨宝交相辉映,构成了数千年绵延不断之情天孽海,古今同一的中国之梦。


    人打赏 4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19-11-28 09:29
    庄周晓梦迷蝴蝶——诗歌、神话、梦幻共同打造的仙境《红楼梦》欲至幽境需先入千古大梦中一探究竟




    成语“庄周梦蝶”的起源是这样一个故事:很久以前,徜徉在大江大湖之间放飞想象的隐士庄子,在睡眠中梦到自己幻化为一只优然飞舞,欢悦自在的蝴蝶,便感觉心满意足,飘飘然游荡在天地中,忘记了自己原来是庄子;直到不多久他一觉醒来之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那个实实在在躺在床上的庄子,不由得又感觉踏实而愉悦。由于梦境是如此的真切让人全身心沉浸其中,庄子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庄子在梦中化为蝴蝶,还是蝴蝶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变为庄子呢?庄周和蝴蝶同样作为宇宙间的灵性生命,在意识上或许可以通达无隙地自由转换,可庄周又明明白白不是蝴蝶。大约这就是生命之间虽然彼此分化,而不同的自我意识又可以互相沟通转化的道理吧!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庄子在《齐物论》里,讲自己于梦中化为蝴蝶这个故事,并且把它放在最后一篇压轴的位置,自然是有其深意的。如果说,道家经典《庄子》中的第一章《逍遥游》是在讨论宇宙之浩大无际,世界之辽阔无边,和生命之参差多态,进一步在相形之下显出人类存在和世俗欲望的渺小和无意义的话;《齐物论》全书讨论的则是,人的思想和精神实际上是可以冲破个体肉身的狭小存在,而能畅游宇宙天地、古往今来、甚至和各种神仙精灵、珍稀生物等等在灵性里合一的。 为了佐证这一点,庄子举梦境为例。他说:有的人在梦中快乐地喝酒畅饮,醒来时才发现身处的现实世界鄙陋不堪而伤心地哭泣;和有的人在梦中伤心哭泣,醒来之后却快快活活地在田间打猎相比,区别究竟在哪里呢?自然从物质的角度来看,梦中的金银永远成不了实打实的钱财;然而从精神上看,在梦中,我们的意识同样可以真真切切,有悲有喜地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真实到有的人从梦境中醒来都伤心惆怅不肯回到现实,而在宁静的夜晚或者悠远的梦境中,亦或是走到了人生边上,梦中的情感和体悟难道不是经常比真实深切而深邃么?更何况,谁又能保证,我们所认为的现实难道不会是一个更大的梦境?这就是庄周梦蝶在讨论的主题:对人来说,现实和梦境究竟哪一个才更接近自我意识的本源呢?在白日冷峻会刺痛的现实里,我们面对的外部世界虽然是真实的,但内心的意识流动却经常受到外界突发事件的阻扰与打断;而梦中的世界虽然飘渺若幻,可人的内心意识却有机会顺畅流转,更容易表达真实的自我。

    与庄周梦蝶的故事同样,讨论人生亦是一场梦境的,还有美国著名小说家爱伦坡的诗《梦中梦》:
    再吻一次你的额头,
    到了再见的时候,
    我不得不说-
    你是对的,我的生活
    不过是一场梦。
    但是,如果希望已经飞走
    无论在夜里,或在白天,
    无论在幻想,或在虚无中,
    那么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我站在
    怒涛彭湃的海岸边,
    我的手中
    攥着金黄的沙粒-
    留不住啊!它们快速地
    穿过我的手指而去,
    我哭了-我哭了!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牢牢地抓住它们?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从这无情的波涛中救出一个?
    难道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相比于庄子梦中的大气磅礴和生命之间灵性的自如互通,爱伦坡强调的是人生的虚无与转瞬即逝,个体意识存在的须臾脆弱,时光一去不复返,万事皆如幻似梦,就如孔夫子的感叹“逝者如斯夫”。而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既然以“梦”为题目,开篇更是“作者自云”曾经经历过一番梦幻以后,方有此书,其中自然也处处流动着梦境幻化无定的影子。宝玉在看到黛玉葬花“飞燕泣残红”之后绝倒,情不自禁而哭了起来时,他悲泣的部分原因不也是和爱伦坡一样,感受到了美景之下,娴静时光却悄然如春水汩汩流淌而去一般无可追寻的永恒之悲哀么?

    同样,绛珠仙草下世幻化成世外仙姝林黛玉,和补天石化为美玉无瑕贾宝玉,就犹如庄周化蝶一样颇有梦中物我两适,通灵转化的畅意。而且,《红楼梦》作者还提到:“更于篇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也就是说,无论是《红楼梦》题目中的“梦”字,还是《红楼梦》内容中处处可见的梦境之痕迹,都和《红楼梦》数百年来尚未被解释的主题本身,有着难分难解的关系;而这一点也是《红楼梦》作者本来就希望读者能够警醒、觉察到的地方:《红楼梦》的本质,就是一场梦!正如《红楼梦》中那位贯穿天界与人间,此生与前世,带领宝玉游觅“太虚幻境”的仙姑正好也名叫警幻一样:宝玉所游玩的“太虚幻境”,固然是一个如梦若幻的仙境,那么我们读者通过《红楼梦》作者之笔触所经历的精彩鲜活又栩栩如生之《红楼梦》世界,何尝又不是一场梦幻呢?这是我们读《红楼梦》时必须要注意的一个地方。
    而作者无论是在开篇,还是通过警幻的名字反复提醒此书本旨乃梦幻的意图,大概恰恰就是希望读者做个清明梦,虽然置身于这浮华世界,美景胜地中,却不至于仅仅像初游太虚幻境的宝玉一样痴迷于美食佳景歌舞的声色表象之中,而是要“悟”,参透这梦境下隐藏着的真相,真情和真心,究竟为何! 《红楼梦》如果真是作者耗尽多年笔墨血泪,却努力在勾勒一个梦境,那么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或许,在其文本表面叙事之下,是否就如作者多次暗示的一样,又隐藏着和表面大相径庭的,荒唐言之下的其中味,假语存之下的真事隐呢?
    | 27楼 | | | | |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19-11-28 09:59
    欢迎感兴趣的同学加入qq群 731691059 或者加微信号 n40387896 讨论 | 28楼 | | | | |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19-11-28 11:59
    人类各个文明在历史上产生的文学艺术作品中,都有过不少描述梦境或者是一个如梦般幻境的经典段落、章节、甚至是整本小说:如《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就讲述了英国小女孩爱丽丝午后一个奇怪的梦,而梦中许多片段又是英国文化、历史诸侧面的糅合;《浮士德》《天路历程》这样的传世鸿篇则是作者如梦幻一般的精神于历史长河或者人生百态之中,与西方杰出英才的不朽灵魂或者人类精神的不同层次或形态相遇而交流求索升华历程的写照。 但可以说,《红楼梦》是一部历史上无论古今东西第一部,作者整本书都是在有意识地,甚至特意地加入了许多人类梦境的普遍特点而去刻意描写一个梦的长篇小说和旷世名著。正如甲戌本的《凡例》最后有一首诗云:
    浮生着甚苦奔忙?
    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
    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
    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
    十年辛苦不寻常。

    对甲戌本《凡例》以及这首诗究竟是否为原作者所写这个话题,后世的学者一直存有不同意见。不过,从“同幻渺”,“古今一梦”来看,它确实是抓住了《红楼梦》以“幻“以”梦“为主旨的本质;而”浮生着甚苦奔忙? 盛席华筵终散场” 又有一种大梦初醒之后的豁然顿悟:在梦境之外或者人生之外,怅然远观纷扰俗世,看到一场场繁华闹剧的终结后,难免会油然而生一种沧桑和虚无之感,先是体会到世人辛劳奋斗的无谓和荒谬,紧接着在这无数生命的虚耗之上又多了一层大彻悟之下的大悲悯。而这一点,又和《红楼梦》开篇时如《好了歌》一般处处可见的,对众生汲汲追求世俗财富和功名利禄的现象既感到虚无好笑,又在超越之后感到了更大的悲悯之情的情感历程保持一致。

    而在虚无之中,或还有一丝可以追求牵挂之物,那就是“情”:人与人之间,代际与代际之间,甚至不同时代之间跨越时空而贯彻始终的情感。凡例诗末尾“古今之梦”又点出了《红楼梦》主题乃是对跨越古往今来之时间长河的历史事件的抽象总结这一本质;就如同“太虚幻境”中的对联所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

    也提到了《红楼梦》中描述的感情乃沟通旷古与当下,穿越千年而不绝如缕的“古今之情”。就像贾雨村来到了智通寺门口时看到的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一样,也说的是人类亘古以来从未改变过的人性之缺点:贪婪和恐惧。可见《红楼梦》之梦幻所外延的广度,是贯穿整个历史文化之轴的;而其高度,又是远超尘凡世俗之上而以超逸之心境思考人性种种侧面与得失的。

    实际上,《红楼梦》的开篇第一回叙事,就应该是作者对自己创作思路的诗化和拟人化叙述:开局的两位主人公,一位名叫甄士隐,本是个过着诗酒放诞神仙一般生活的老隐士。
    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狭窄,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著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嫡妻封氏。性情贤淑,深明礼义。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种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物。

    他的象征意义即为“真事隐”也就是《红楼梦》如梦境一般的表面故事下,隐藏着的“真事”和真情。甄士隐的旧文人风骨,善良与爱才之心都代表了《红楼梦》背后隐藏着的华夏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而甄士隐的岳父名“封肃”也就是风俗,甄家又住在“十里”街“仁清”巷;也就是说,《红楼梦》背后的真相是不离事理人情之外的实实在在的符合常理的真实故事。“甄士隐”是《红楼梦》在人间层面第一个出现的故事人物,也就是说,《红楼梦》的创作是以“真事”为背景原型的。然而“真事”终究是被“隐去”了,只留下了假语作为敷衍故事串联情节的工具。于是“甄士隐”很快就遇上了“贾雨村”,也就是“假语存”。


    这士隐正在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的--走来。这贾雨村原系湖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

    贾雨村也就是假语存,所以姓贾名化,也就是假话,可见他的象征意义是《红楼梦》表面文本的假语。所以不同于甄士隐住在仁清巷里,处于风俗人情之中,贾雨村是住在葫芦庙里面,这葫芦庙让人想起了,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机关这样的俗语,也就是说在《红楼梦》里由荒唐言、假语组成的表面之下,存在着掩藏了真相的一个个葫芦机关。

    而贾雨村生于末世,父母祖宗已尽,只剩得他一身一口,也就是说,不同于《红楼梦》中指代的真事尚且受到世道风俗的实际限制,这假语村言只有他自己一人,毫无根基牵挂,也就是说可以无所顾忌,天马行空了;于是宁府才可以有九道门,贾元春作为妃嫔竟然可以省亲,更不要说半夜省亲。而贾雨村也是诗书仕宦之族,每日卖文作字为生,这个是自然的,不然《红楼梦》中这许多假语从何而来?更妙的还在最后一句,这甄士隐常与贾雨村交接:这又不禁让人想起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红楼梦》文本中真实历史文化意象与为了圆满剧情敷衍故事的假语村言的交织,作者的真心真情与迎合世俗的假意之交错,构成了《红楼梦》让人感到既神秘又困惑,既明白又糊涂,似悟而非悟,让人顿生探究之欲的神秘魅力。

    而接下来又发生了一段妙事,就是贾雨村看到了甄家的一个丫鬟,这个丫鬟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秀,虽无十分姿色,却也有动人之处,注意这个丫鬟叫娇杏,她又代表什么呢?这娇杏其实就是交心,即作者将自己最真诚淳朴的情感思想交给了读者。
    所以娇杏外表长得并不是非常美丽,并无十分颜色,就像真情实意在表面上看并没有多么华丽一样,然而却因为她清秀的面容和高雅的气质而具有动人的吸引力,这也是真心真情在感性上所具有的撼动人心的感染力量;而贾雨村一方面敞巾旧服,衣衫褴褛,就像编出来敷衍的假话,难免会有潦草搪塞之处,没有真正发生的事情那样细致合理经得起推敲,所以可以说是“村”言;另一方面,贾雨村又长得十分健康雄壮,因为他作为一个大写的假话,那么自然可以无拘无束,大张大合,视荣辱挫折为无物,就像后面他遇到官场起伏,被弹劾以后也在表面上“嬉笑如常”坦然面对一样;此外,《红楼梦》中看起来平淡温和的假语之中本来就暗藏机关,就像贾雨村同僚对他的评价一样“貌似谦恭,实则狡猾” ,也就是“看起来很老实,其实心里坏得很”,这样的人一定也是不缺乏幽默感的。所以当这贾雨村与娇杏四目相对时,两个人就都被震动了:这假语村言不禁被发自于真心的真情的魅力折服了;而这片真心却也在假语的粗犷外表之下,发现并赞叹于他健壮的身躯,强大的耐挫折堪打磨的生命力和憨厚有礼中又透着狡黠的气质,于是二者的结合就构成了《红楼梦》的主体文本。虽然《红楼梦》表面文字中满是假话,但作者的心是真的,可堪动人,也就引起了读者追寻探索之欲;虽然这假语村言难免有潦草粗犷之处不堪推敲,但亦有生动有趣之处可堪玩味或供一笑。这也就是《红楼梦》文本和思想之核心。虽然作者没那么老实直接,不肯一下子就开门见山直抒胸臆把欢跃跳动着的红彤彤血淋淋的心捧出来直接给你看,而是下了很多葫芦机关,很多假是非,但是想到作者的心是善良真挚的,只是因为真心必然不容于当时的浊世,而需要这假语村言而作为保护,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也就可以接受了。而真正感受到了作者真心之动人的魅力的人,自然会愿意打通这些迷魂阵,去了解作者的真实意味和情感了。这也符合《红楼梦》作者自己对这本书的总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而《红楼梦》中这真事真心与假语的互相交织的复杂关系,在甄士隐和贾雨村设宴共度中秋这一幕,得到了更加诗情画意,如梦似幻般的诠释:

    宴饮的引子,是贾雨村见过娇杏”交心“之后,她的倩影便进入了他的心中而再不能忘怀。于是,趁着这中秋佳节,这外表荒疏粗犷的糙汉子贾雨村,竟然也赋诗一首,以抒发他伤时感怀的内心世界了。

    原来雨村自那日见了甄家丫鬟,曾回顾他两次,自谓是个知己,便时刻放在心上。今又正值中秋,不免对月有怀,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这首诗的大意是:没有明晰(这些情鬼精魂们)三生的愿望,只是频频为此发愁;苦闷情绪上来时不由得皱起眉头,离去时也忍不住多次回头;常常看着自己在风中摇曳的孤独倒影,不知道谁能与我共饮呢?月光如果也了解我的心情,就先到美人(交心)的楼上照耀,让我看到她的美好玉影吧!


    细品之下,这首诗又可以看作是《红楼梦》作者的内心独白。在《红楼梦》假语村言的表面之下,却隐藏着作者暗流涌动,将发而未发的沉郁隽永之情感。而这情感的起因却是一段“三生”之愿:三生本来是佛教用语,指人的今生、前生和来生。所以“三生”这里又联系到了《红楼梦》的一个根本设定,在一僧一道的谈天中也捎带了出来,那就是书中作为主人公的青年男女们,不但一半比宝玉大,一半比宝玉小,而且不但宝玉是赤霞宫神瑛侍者,黛玉更是灵河岸上三生石畔一棵绛珠仙草,宝黛之情缘的来历则是为了报答前世的灌溉之德,《红楼梦》中的其余少年男女们,前世本来也是一批“风流冤家”“情鬼”等旧精魂们,其在红尘世界中历世的目的,也是因宝黛之情缘而起的;也就是说,整个《红楼梦》故事中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究其起源,竟然都是有一个茫茫渺渺的前世三生之背景的:

    只听道人问道:“你携了此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如今现有一段风流公案正该了结,--这一干风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机会,就将此物夹带于中,使他去经历经历。”那道人道:“原来近日风流冤家又将造劫历世。但不知起于何处?落于何方?”那僧道:“此事说来好笑。只因当年这个石头,娲皇未用,自己却也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游玩。一日,来到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中,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他却常在西方灵河岸上行走,看见那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棵绛珠仙草,十分娇娜可爱,遂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甘露滋养,遂脱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仅仅修成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餐‘秘情果’,渴饮‘灌愁水’。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甚至五内郁结著一段缠绵不尽之意,常说:‘自己受了他雨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若下世为人,我也同去走一遭,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还得过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都要下凡,造历幻缘。那绛珠仙草也在其中。今日这石正该下世,我来特地将他仍带到警幻仙子案前,给他挂了号,同这些情鬼下凡,一了此案。”那道人道:“果是好笑,从来不闻有还泪之说。趁此你我何不也下世度脱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

    那么,如果《红楼梦》中描绘的现实世界,本来其实是一场大梦的话,相对于红楼梦的现实,那个若隐若现的前世,会不会才是红楼梦人物和主题真正的现实来历呢?这个在《红楼梦》中以太虚幻境作为集中意象出现的前世背景,究竟指向何方?《红楼梦》中这些英魂的最终归宿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迪。

    士隐听得明白,心下犹豫,意欲问他来历,只听道人说道:“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各干营生去罢。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那僧道:“最妙,最妙。”说毕,二人一去,再不见个踪影了。士隐心中此时自忖:“这两人必有来历,很该问他一问,--如今后悔却已晚了!”

    北邙山,又名北芒、邙山,位于古都洛阳市北,黄河南岸,自秦汉以来,就是古代中国历朝历代无数帝王将相才子奇人的坟墓所在地。秦相吕不韦墓、汉光武帝刘秀、西晋司马氏、南朝陈后主、南唐李后主,以及唐朝诗人杜甫、大书法家颜真卿等历代帝王和诸名人之墓至今还在山上供人凭吊。唐代诗人王建有诗云:“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白居易则书道“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他的《浩歌行》又道:“贤愚贵贱同归尽,北邙冢墓高嵯峨。古来如此非独我,未死有酒且高歌。” 陶潜《拟古九首》亦云“ 古时功名士,慷慨争此场。一旦百岁后,相与还北邙”。在古代中国“你方唱罢他登场”的历史舞台上,北邙山可以说是历朝历代风云人物的集体归处,而《红楼梦》里诸精魂此世人生命运的收场之所,竟然也是北邙山,这似乎在暗示我们,她们的原型就是中国历史文化里的著名人物。
    | 3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darkingwing123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48天 / 跨度54天】
    • 开贴:2019-11-24 16:43
    • 更新:2020-01-18 08:35
    • 阅读:1257577 回复:917 楼主:168
    • 字数:约269千字
    • 图片:3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