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细品《红楼梦》中的茄子——华夏英魂传与中华大历史》——长篇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5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20-01-15 05:11
    《论诗三十首》的出炉,也标志着元好问思想的进一步成熟,从单方面地吸收学习古人思想,到可以用自己的思想体系评价古人诗风为人之是非优劣,可以说,历经数十年在古代先贤精神世界中的浸染,元好问此时已经有了一颗直通天地古今的,情感老熟而深邃灵魂了。书中的古人世界和他们的所思所想,既是元好问获得因共情产生的喜悦和安慰之情的源泉,也是他在看不惯世事时殷勤发问的对象,甚至更是他交托生命意义的所在。先贤名士的灵魂、既滋养了他的灵性,又通过他的生命和作品得到存续;而他的生命价值之意义和一生情感之寄托, 也通过著书立说与这万古之精魂的传承联系在了一起。在国家的危难,世事的艰辛面前,元好问将自己的人生终极价值与意义升华到了中华文明精神传承的高度,虽然我在这里妄加评论古人,但是长远来看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到时候,后人又会怎么来论断我呢“老来留得诗千首,却被何人论短长?”。

    此外,元好问亦有作大量的评画诗,甚至其中有首诗对惜春原型巨然的一幅画《松吟万壑图》给出了极高评价。在诗中元好问将古人巨然亲切地称为“阿师”,并称他定有如王维一般的名家巨手,才能把千沟万壑、气象万千的大千世界,以方外之人的博大心胸和世外风骨,截取出最有代表性的一小段留在画布上供后人欣赏。

    胸中刺鲠无九泽,画里风烟才一沤。阿师定有维摩手,断取江山着笔头。
    石林苍苍崖寺古,银河浩浩松声秋。方外赏音谁具眼,莫将轻比李营丘。


    读到此处,不禁让人想起李纨在稻香村邀请大家一起来欣赏巨然惜春画的画这一幕。


    | 734楼 | | | | |
    作者:darkingwing123 时间:2020-01-16 15:01
    而另一方面,虽然元好问从政的这几年里,也在出任县令时对地方吏治有所建树。但是整个金国在强大蒙古之前的颓势依然无从改变,再加上南宋对金国的百年仇恨未解,在尚未意识到蒙古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潜在对手的时候,始终坚持联蒙灭金的路线;而金国自从秀容城被屠,为了逃避蒙古的锋芒迁都南京之后,对蒙古就一直处于被动防守又节节败退的下风,直到元好问四十多岁时,蒙古包围了汴京城,金国皇帝弃城而逃,人心惶惶。




    这时候,容我们再回《红楼梦》的设定之中思考下。现在,我们知道李纨的前世或者说原型正是元好问了;那么,对于前八十回里多处暗示贾家未来要经历的白骨如山“青枫林下鬼吟哦”的举世大劫,也是李纨将因在其中的所作所为而被人诟病笑话的重大事件,它在中国历史中的意象指代,自然也就指向了元灭金宋这一被很多人认为是让中华文明一度彻底断代的“崖山之后无中华”的重大悲剧性事件。不过,《红楼梦》的作者写战乱,写大劫,并非是为了是非利益,而更是在一个更高远的角度,讨论战争暴力对人类文明的危害的。基于作者对中华文明历程的理解,话题本身的敏感性,以及《红楼梦》作者企图远离现实争端以唤醒读者的自性和空性的目的等原因,贾家大劫的历史背景的背景被放在宋金元之交,其中有靖康之耻的影子,也有金国首都被蒙古攻破一事的意象。所以《红楼梦》中大观园里诸多女儿的前世原型,虽然早至魏晋,但集中在北宋,特别是迎春前世张继先,去世于靖康耻之前数年,也可以侧面反映作者对《红楼梦》里暗示的举世大劫在中国历史上定位的态度了。




    汴京被蒙古围城一事,恰恰发生在靖康之耻一百年后,一百年前城内的嚎哭悲泣,种种超过人承受能力的惨状悲像,在一百年后又重演了;据说,封建时代的军事重镇,里面的居民是少有延续数代的,因为每一次围城战之后城内基本都是十室九空,它就像一张无情地大嘴,定期吞噬一代代进城寻找机会的人,当他们意识到危险时,往往已经无法出城了。而现在,汴京就被每次城破后必定屠城的蒙古军队包围了,而元好问,这时就正带着自己的家眷,在汴京任职。




    蒙古的围城持续了两年,在这两年里,元好问自己的家庭同样被愁云惨雾笼罩着,继元好问的妻子去世一年多后,女儿阿秀因为想念母亲而日夜啼哭悲泣不止,最后也郁郁而终。我们读《红楼梦》的时候,可能常常难以相信,书中年轻人的生命是那样如春草一样脆弱,经不起一点风霜;而黛玉对去世父母的思念,又是那样强烈、连绵不绝、摧心断肝,但这可能确实是古人生活的常态。元好问在给女儿的碑文中写道:


    孝女阿秀,奉直大夫、尚书省令史秀容元好问第三女也。兴定己卯,生于登封。年十三,予为南阳令,其母张病殁,孝女日夜哭泣,哀痛之声人不忍闻。明年,得疾于汴梁。病已急,哭且不止。或以为言:“亲一也,母亡而父存,汝不幸而死,为弃父矣。”曰:“女从母为顺,宁从母死耳。”竟以开兴壬辰三月朔死。死之二日,权厝报恩寺殿阶之东南十五步。铭曰:
    失乳而啼,襁褓之常。知所以悲,非乳可忘。木病本根,枝叶乃伤。爱生于心,血出肺肠。母在与在,母亡与亡。孝女之哀,千载涕滂。白水南东,维母之藏。羁魂摇摇,望女大梁。会以汝归,以慰所望。


    中年丧妻之后又接着丧女,自然是人生极悲之事;不过,元好问怕是并没有精力让自己被悲伤压倒,因为他作为汴京城命官,恐怕天天眼见得汴京城内处处都是惨象,耳听得时时都作悲声。而且,更大的悲惨就在眼前:皇帝放下汴京逃亡之后,汴京眼看就要守不住了。而城内粮食供应缺乏,疾病四起,更有乱民集结成红巾军,四处抢掠杀人吃人。二十年后,难道自己又要再次目睹一次全城被屠的尸山血海的惨状么?上一次,元好问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天真青年,只能在一边旁观悲剧的整个过程;这一次,他已经是可以影响汴京前途命运的核心官员,也许,全城老小的性命,就在他的言行之中被决定了。元好问此时一定想起了二十年前亲眼目睹的大劫,十年前自己在诸考生面前所发的誓言,还有自己亲手写下的诗句“沧海横流剩此身”。于是,他决定一定要做点事情,尽力改变那似乎已经注定要吞噬汴京城的黑暗悲惨命运。
    | 75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darkingwing123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56天 / 跨度85天】
    • 开贴:2019-11-24 16:43
    • 更新:2020-02-18 13:32
    • 阅读:1294144 回复:974 楼主:180
    • 字数:约282千字
    • 图片:3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