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大变局——大唐帝国的后半生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2 10:54
    @黄龙12011 2020-05-22 08:40:43
    哥舒翰如不被李隆基推上前台可能不会死,和韩信一样,成也李,败也李。
    -----------------------------
    是的,哥舒翰后来的下场确实令人唏嘘 | 1613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2 13:36
    @北京李云龙 2020-05-22 10:28:50
    哥舒翰年轻时是个纨绔子弟,从军后依然旧习不改,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只要一有空,他就要么大碗喝酒,要么大胸美女,要么一边大碗喝酒一边大胸美女。
    葡萄美酒夜光杯,喝了一杯又一杯;桑拿足疗KTV,依红偎翠再双飞……
    哈哈哈哈,咱老李一有空,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大胸美女家里有……
    桑拿还不如在家泡着浴缸喝着茶,足疗还不如光脚在书桌下面装的棱角条上摩擦脚底板……
    至于ktv,很多年不去了,去了也......
    -----------------------------
    很爽嘛 | 1614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3 12:24
    @平原_明月 2020-05-23 10:20:33

    上面是少年时代的张议潮亲手抄写的《谢死表闻》,墨迹有点模糊了,仔细看大概能看出来内容,中间挺身刃下 死节军前几个字还挺清楚的。
    封常清倘若真的挺身刃下,死节军前,像前面被安禄山所杀的崔无诐那样,总能得个像样的谥号,惠及子孙。
    封常清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做将军,很容易像来济,带点赌气性质的不披甲上阵,死于敌军刀箭下。给自己搏个......
    -----------------------------
    说得真好。封常清确实值得敬佩。 | 1616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4 11:44
    @zhaolei72 2020-05-24 09:25:01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
    张睢阳齿,颜常山舌。不久也会写到的 | 1619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4 15:32
    @ty_十年915 2020-05-24 09:11:15
    继续啊
    -----------------------------
    明天上午继续 | 1620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4 19:29
    @奇正2019 2020-05-24 15:52:35
    长安马上要守不住了,老哥也是被坑了
    -----------------------------
    是啊,被杨国忠和皇帝坑了 | 1622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5 06:30
    感谢大家的支持,下面继续更新 | 1623楼 | | | | |
    作者:云淡心远 时间:2020-05-25 06:56
    NO.64

    无奈,哥舒翰只能拖着病体、躺着担架、硬着头皮上了前线。

    令他稍感欣慰的是,这次李隆基给他配备的军力还是比较强的——跟他一起出征的,不再是刚招募的新兵,而是那些从河西、陇右、朔方等地调回来的边军以及部分附属部落的蕃兵共八万人,其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加上之前高仙芝、封常清的旧部,此时唐军在潼关的总兵力达到了近二十万,声势复震。

    然而此时的哥舒翰毕竟是个重病人,连抬起自己手脚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力气去处理那些繁杂的军务?

    他只能把军中的日常事务都委托给了行军司马田良丘。

    田良丘不敢专断,又把权利一分为二——哥舒翰的爱将王思礼主管骑兵,之前统率过高仙芝余部的李成光则主掌步兵。

    一般来说,层层转包的工程容易出问题,这次当然也是这样。

    王思礼和李成光资历相近,地位相当,性格也相似——一个“往死里”,一个“里程光”,光听名字就知道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谁也不服谁,谁也看不上谁,常常互相拆台,老是互相对着干——一个要加酸另一个必定会加碱,一个往前迈另一个必定往后拽,一个猛踩油门另一个必定猛踩刹车,一个吃蒙脱石散另一个必定吃果导大黄巴豆番泻叶……

    就这样,通过不遗余力的不断扯皮,王思礼和李承光完美地证明了一个数学上的新定理——1+1=0。

    可惜那个时候没有诺贝尔数学奖(当然除了某J姓明星等少数人,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现在也没有),两人不仅不可能得到任何奖项,还搞得唐军上下无所适从,什么都干不了。

    他们既无事可做,又无爱可做,既没有斗志,也没有凝聚力,军心越来越涣散,士气越来越低落,几乎成了一盘散沙。

    这对叛军来说,显然是夺取潼关的绝佳机会。

    但安禄山却并没有采取行动。

    因为这段时间,他也遇到了两个很大的麻烦。

    一个来自北路。

    当初安禄山从范阳南下的时候,曾派他的党羽大同军使高秀岩从驻地(今山西朔州)出兵西进,攻击振武军(今内蒙古和林格尔)。

    他之所以会要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牵制朔方(治所今宁夏灵武)与河东(治所今山西太原)方向的唐军,另一方面也企图从北面威胁关中。

    但高秀岩却让安禄山失望了。

    不过,这似乎也怪不了他,要怪只能怪他遇到的敌人太强。

    因为他的对手是后来名震天下的郭子仪。

    郭子仪出身于官宦家庭,其父郭敬之曾先后在绥、渭、桂、寿、泗五州担任过刺史。

    作为官二代,明明可以靠家世吃饭,但郭子仪却偏偏要凭实力——年轻时他赴京城参加了武举考试,以高等的成绩一举登第,随后被任命为左卫长史(这是史书的说法,《郭氏家庙》则说是左卫长上),从此进入了军界。

    史载郭子仪身高六尺余(唐代的一尺相当于现在的30.7厘米,也就是说他的身高在1.84米以上),相貌堂堂,同时又身手敏捷,膂力过人,天生是当武将的好材料。

    从军后,郭子仪先是在禁军任职,接着又被派到地方,在各地辗转担任地方将领,一步一个脚印,几年一个台阶,历任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别将、兴德府(今陕西渭南华州区)果毅、桂州(今广西桂林)都督府长史、北庭(治所今新疆吉木萨尔)副都护、安西(治所今新疆库车)副都护、朔方节度副使等职,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

    然而,这些年他到底有过哪些具体的事迹,由于史书的缺载,我们不得而知。

    但这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

    我们可能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吃过哪些具体的食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正是这些食品构成了我们现在的身体。

    我们也许不了解郭子仪参与过哪些具体的战事,但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正是这些历练造就了后来的郭子仪。 | 162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淡心远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66天 / 跨度194天】
    • 开贴:2019-11-25 07:31
    • 更新:2020-06-06 17:51
    • 阅读:115547 回复:3104 楼主:559
    • 字数:约207千字
    • 图片:6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