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论语注解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含英 时间:2020-01-11 10:34
    七.二七
    【原文】
    子曰:“盖有不知而作(1)之者,我无是也。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之次(2)也。”
    【注释】
    (1)作:作业、行事,从事某种活动。类似于“行”的意思。
    (2)次:其次,其后。
    【解读】
    孔子强调行动与做事,要求先做再说(第二.一三章所记录的“先行其言,而后从之”),但并不会为了行动而行动,而是要搞明白了以后再采取行动。而要搞明白、弄清楚,有两个途径:一是要“闻”,从他人的经验中汲取精华;再是要自己去“见”,把观察到东西记下来,随着内容和时间的累积就会逐步明白其中的道理。
    【译文】
    孔子说:“大概有自己不知道却要行事的人,我不这样。多听,选择其中好的加以接受;多观察,(把观察所得)记在心里,明白其中道理,就是其后的事情了。”
    【辨析】
    对“次”字通常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认为是对第一六.九章的“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的省略为“知之次也”。论语本身并一篇系统性的文章,而只是零散的记录,不同篇章之间没有并定的联系,以此处的四个字来指代“学而知之者,次也。”一句话,并无依据。另一种解释认为是“次序”的意思,却与本章的语义和常理不符合。按照这种解释,难道是要先去“闻”再去“见”?那么要“闻”到什么程度再去“见”?到了“见”的阶段就不需要再“闻”?实际上,孔子的意思是要求多闻多见,因为“闻”与“见”通常是同时进行,这也是常理。
    | 257楼 | | | | |
    作者:含英 时间:2020-01-11 16:54
    六.二八
    【原文】
    子见南子(1),子路不说。夫子矢(2)之曰:“予(3)所否(4)者,天厌之(5)!天厌之!”
    【注释】
    (1)南子:宋国的美女,卫灵公夫人,传说行为淫乱,名声不好。当时卫灵公年老昏庸,实际由南子把持着卫国的政治。孔子到卫国时,她召见孔子,孔子本不愿见,但因礼仪不得不见 。
    (2)矢:正告。
    (3)予:我。
    (4)否:动词,否定。
    (5)之:代词,代前面的“所否者”所指的事物。
    【解读】
    孔子自认为自己的德行是上天赋予的(第七.二二章之“天生德于予” ),自己的行为也是符合天意,而自己所否定的,都是上天所厌弃的。更进一步讲,孔子自认为自己是天顺应意的执行者,可能有人不理解或是误解,但是他无比的坚信自己。
    至于“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具体什么情形记录不详,这不是重点,其起作用是为了引出后面的内容。后面的内容是主体。
    【译文】
    孔子去和南子相见,子路不高兴。孔子发誓道:“我所否定的,上天(也)厌弃的!天上天也会延期!”
    【辨析】
    从语法的角度讲,“天厌之”中“之”指的是前面“予所否者”,也就是说,“予所否者”是“天厌”的宾语,可转化为“天厌予所否者”;具体到“否”和“厌”而言,两者是相同的意思表达。
    通常有两者解释,都没有遵循上述的句式和意思表达。一种是认为“否”为“不是、不对”的意思,“予所否者,天厌之”的意思是“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上天会厌弃我”,造成“天厌之”中“之”无法指代前面“予所否者”中的“者”。另一种是认为“否”为“逆境”的意思,“予所否者,天厌之”的意思是“我所处的逆境,上天也会厌弃它”,这就造成了“否”所表达和“厌”所表达的语意形成了冲突,从大的方面而言,人身处的逆境正是上天的安排。
    从字义、句式出发,是理解原文的基础。
    | 258楼 | | | | |
    作者:含英 时间:2020-01-13 22:00
    七.一四
    【原文】
    冉有曰:“夫子为(1)卫君(2)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注释】
    (1)为:音wèi,帮助,支持。
    (2)卫君:指当时卫国的国君出公辄(音zhé)。辄是卫灵公之孙,太子蒯聩之子。太子蒯聩得罪了卫灵公的夫人南子,逃在晋国。灵公死后,国人立辄为君。晋国的赵简子又把蒯聩送回,藉以侵略卫国。卫国抵御晋兵,自然也拒绝了蒯聩的回国。蒯聩和辄两父子争夺国君的位置,和伯夷、叔齐两兄弟的互相推让,终于都抛弃了君位相比,恰恰成一对照。下文子贡借伯夷、叔齐的事发问,就是试探孔子对出公辄的态度。孔子赞美伯夷、叔齐,自然就是不赞成出公辄了。
    【解读】
    (一)本章比较充分地体现了孔子及弟子们之间的交流的委婉、含蓄、简洁。冉有想了解孔子的态度却不直接问孔子,而向子贡来寻求帮助。子贡也不直问孔子而是借问一个类似的历史事件来试探孔子的态度。孔子通过回复子贡的询问来表达自己主张、启发弟子,却也能言简意赅。
    (二)本章对卫国当时的情况记录并不详细,重点是孔子所讲的“求仁而得仁”,它可与第七.二九章所讲的“我欲仁,斯仁至矣”结合起来理解。孔子认为仁是最重要的品行,但它是源自于我们内在品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技术难度,关键是要有坚定的追求,要有“求”和“欲”;有了坚定的追求,即使江山也能舍弃,也会无怨无悔。
    【译文】
    冉有问道:“老师要支持卫君吗?”子贡回答说:“好,我去问问他。”
    子贡进到孔子屋里,问道:“伯夷、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孔子说:“是古代的贤人。”子贡说:“(他们后来)怨悔吗?”孔子说:“(他们)求仁便得到了仁,又怨悔什么呢?”
    子贡走出来,对冉有说:“老师不支持卫君。”
    | 259楼 | | | | |
    作者:含英 时间:2020-01-14 20:46
    七.一五
    【原文】
    子曰:“饭(1)疏食(2)饮水(3),曲肱(4)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注释】
    (1)饭:食,吃。
    (2)疏食:粗粮。古代以稻梁为细粮,以稷为粗粮。见程瑶田《通艺録?九谷考》。(乙)糙米。
    (3)水:冷水。热水为“汤”。
    (4)肱:音gōng,胳膊。
    【解读】
    “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与第六.一一章所记录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基本相近,可以参互理解。所谓乐在其中,并不是指的乐在衣食起居的简陋,而是因为沉寂在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上,即使物质生活简陋也能感到快乐。当然,追求富贵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富贵与道义比起来则不足为道了。()。
    【译文】
    孔子说:“吃粗粮喝冷水,枕着蜷起的胳膊,其中也有着乐趣啊。通过不正当的方式而取得的富和贵,对我而言就如同浮云一样。”
    | 26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5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含英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7天 / 跨度728天】
    • 开贴:2018-01-18 11:32
    • 更新:2020-01-16 21:03
    • 阅读:1975 回复:317 楼主:210
    • 字数:约124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