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嘿,这里是大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0:47
    这里是大宋-在危城
    武侠还是历史?都不是。穿越?不太像,但的确是。管他呢!好看就行了。别来套路啊!最烦的就是套路,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历史只是一个背景,更多的是写人和人性,思考一个人在古代乱世中的生存状况。生存是严肃的话题,比如你过得如何?现在就不要讨论这个了,我们要的是放松心情。
    有个叫周道的,他试图来娱乐我们,但我们是不会笑的,希望他有好下场。
    本书纯属虚构但不会雷同。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0:49
    本书由慢手老张原创。第1节有些长,第2节画风突变… 来自 | | 1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0:50
    开篇先占个空位 来自 | | 2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0:54
    1 引子 两个金人
    宋,淳祐十一年(公元1251年)春,梓州东关以西,密林狭谷中的山间小道。
    ?青山绿水有鸟鸣,从空中俯视,透过繁茂的枝叶,间歇中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驮队沿着小路在林中穿行。
    ? 这是一支商队,大多由脚夫推着一种木质的独轮车,车上驮着草编的大袋子,堆在车上一边一个,看样子像是粮食。此车当地人叫"鸡公车",适合走山道,由一个人推行,车轮发出难听的吱嘎吱嘎的声响一直传得老远。车呈纵队排成一线,如公鸡和母鸡合在一起打鸣。
    ? 冯一是早就习惯了,干这行的手脚上都是茧子,耳朵里也有。他没有推车,打着甩手,腰间挂了把牛尾刀,他正和另一个略高些的汉子前后脚地走着。他们这两人同脚夫不同,他们是镖师,拉得长长的商队中如这种扮相的有二三十人。高个脸颊青瘦微黑,但看着精壮,他也空着个手,走得随意,自己的长矛则搁在身后脚夫的推车上。
    "他咋说的?"高个问。"他说回去就兑现。"冯一答。"老子不信,他王葵就不是这种人。"高个撇了撇嘴道。"你还说对了,我再问他,他说是先兑现一个月的。""哼,我就晓得。"高个笑了,"这老狗就是打算压着咱们的月钱不给。""就算给了一个月,还压着俩月。"冯一叹了口气。高个儿停下了脚步,"要不我找他问问。"说着话他快走两步把车上的长矛顺在手中。"算了,算了!"冯一赶紧拉住他,"你这个脾气。不要生事,他们都是一伙的。""他再赖,老子就废了他。""唉!不值,算了!还得在这儿吃饭。""其他人都没压,就压我两个?趟子钱也比别人少,老子咽不了这口气。""唉!你是咋了,在我这儿逞能?就靠咱两个?""两个咋了,还不够?"高个反问。"肯定不够。"冯一盯着他"惹了事,你单脚利手的一个人,跑了就算了。我咋办?婆娘和娃咋办?"
    ? ?他俩停在道边说话,不断有人路过,朝这边望过来。"算了,不说了。"高个抬手,示意这个话题已经结束。 来自 | | 3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02
    | 5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06
    ? 又走了不知多久,"你看是不是要下雨?"冯一又聊了起来。"嗯?"高个愣了下。"我说要下雨,你看那个天?"冯一的声音大了些。"嘘!"高个忽然将手指放在唇边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噤个屁的声!鸡公车一路"吱嘎"地响个不停。高个不管,他从车板上摘下矛,在路边站定,然后猫下腰,向一旁的山坡冲上几步后,仰头望着密林,眯起眼细细看仔细听。冯一看出不对,也站在旁边躬身察看,他一贯相信,乌古伦这家伙的耳朵是最灵的。
    ? "怎么了?"冯一问。"不对劲儿。"乌古伦皱眉,头也不回。鸡公车的大队仍旧无知无觉地朝前走着。乌古伦顺手拾起地上两个鸡蛋大的石块,逐一往密林的高处扔去。在车轮刺耳的噪音中甚至没有听见石块的撞击和落地的声音,更无飞鸟惊起,石入山林无声无息,归于沉寂。"有埋伏!操家伙!"乌古伦突然暴起大吼!一时俱惊!
    ? ? 冯一一震,持刀细观,突然被人一把拉住躲在粮车下,是乌古伦!他二人堪堪将头低下,便听闻一片轻微的弓弦之声,"嘣嘣嘣嘣!"箭矢疾射而至,"啊!啊啊!"惨呼声四起!
    ? 只两轮,路旁密林中的盗匪便举刀持矛蜂拥而下,"杀!"。一边是坡一边是崖,避无可避。乌古伦、冯一操起家伙纵身迎了上去。
    ? ?老手就是老手,二人向前疾冲几步不约而同地各自找林木半避,让过猛冲而下的长矛,而不是呆在崖边的原地,失了腾挪的空间。
    ? ?冯一猛地错身紧贴树后,一人持矛擦着他身侧堪堪冲过,"啊!…",尚不及回身,只隔着三步,另一匪挺矛奔着他的后腰大喊着斜刺里冲下!躲不开了!冯一奋力拧身,刀口猛收,手中的牛尾刀如活了般,刀把向上刀尖朝下护住肘部,朝外一挡,"当!"地一声推开矛尖!交错间,手肘顺势横折,"嗤…!",薄薄的刀锋横着自那人腰腹划过,"嘶!"的一声。"啊!…呃!…"叫声未歇,那匪收不住脚,踉跄着冲了下去,狠撞在粮车上瘫软在地。激斗在继续。 来自 | | 6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11
    ? 乌古伦的脚边已倒下两人。一壮匪喘着粗气,口中哇哇叫着,地上倒着的是他的同伴,此时他已看出眼前这个看似木讷的瘦高家伙的凶悍。这匪长得墩实,一圈地络腮胡,他将矛攥得紧紧的,指着对方。这才刚交上手,他的热汗便不停地流,迷了眼。四周一片地纷乱嘈杂,正在各自打杀,而这些他都看不见,他眼里只有面前的这个家伙,他试探着,想等援手。
    ? 乌古伦不知道也不管对方想的啥,他没有停,逼了上去,双方都执矛。
    ? 近了!乌古伦径直走向络腮胡,面对面,相距不及三步,他只盯着络腮胡的手臂!络腮胡鼓圆了眼,青筋暴起大喝一声"啊!"似乎使上全身之力猛刺这近在咫尺的头颅!乌古伦动了,他只是偏了偏头,脚下没有停,手也没有停!"嗖!"矛尖贴脸颊而过,轻轻擦中了乌古伦的耳廓!他当面迎上那人,右手执矛只轻轻一送,"噗!"这个声音只有络腮胡自己听得见,他的喊叫戛然而止。他略微低头,眼珠快要突出眼眶,只见到下颌之下是一支放大的乌红杂揉的枪尖!? 枪尖随即抽去,鲜血自喉咙处喷溅而出!络腮胡扔了矛,立在原地,两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脖颈,半边胡子都染红了,血自指缝间还有嘴里不可抑制地汩汩流出,口中发出"嗬嗬!"地非人一般的声音。
    ? ?乌古伦拔出长矛便走了,继续他的打斗,不再看络腮胡一眼,也没有碰他一下。 来自 | | 7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19
    ? ? 个人的勇武算不得什么,只过了一会儿,商队一方濒临崩溃。首先是脚夫,道路的两端和坡上被山匪堵截,另一面是山崖,他们蜂拥奔向来路,和道上的独轮车挤作一团。脚夫们被刚开始的两轮乱箭惊得掉了魂,脚夫嘛,是这个样儿!只不多的几个人手中抓了扁担或什么的。眼见山匪杀上跑无可跑,脚夫们急得惊抓乱叫,一些人被逼得举起扁担反身加入了混战。"丢刀!趴下!趴下!"有人高吼,不知是谁?谁丢刀?"丢刀!趴下!快!"这回弄清了,是山匪吼,有人洪声大喝"快趴下!没你们的事!我们要钱不要命!你们当脚夫的拼的哪门子命!""嗖!嗖!""啊!"又有几箭射来!脚夫们扔了扁担赶紧猫身趴下。乱七八糟的这么多人挤不下,只能坐着或蹲着高举了手,还有人重叠着压在一起,总之一个狼狈劲儿。
    ? ?人数最多的脚夫一停手,镖师们和少数几个商队的伙计立时便吃不住了,紧跟着被撂倒几个,现在他们被一拥而上的山匪们围攻。
    ? ? "还打什么打,歇了吧?丢刀!"又是刚才的声音在喊话。王葵费力的架开一刀,疾退半步,趁机扫了一眼,周围全是山匪!正持矛举刀,还有人在拉弓搭箭。而自己的弟兄挤在狭长的山道上,越缩越短。"罢了?丢刀!"他叹道"弟兄们,歇了吧!"说罢,他缓慢地举起双手盯着对方,刀还在手中举着,"呛"地一声,刀落了地,弹了两下不动了。他是镖局的东家,他说不打了,其他人也不愿找死,叮呤哐啷的兵器丢落一地。"啊!"一声惨呼,一杆长矛戳在一个镖师的腿上,持矛的山匪上前一脚将镖师踹翻在地,"叫你丢刀,还磨蹭!都蹲着!"人为刀俎,都蹲下了。兵器被人捡走。
    ? ?"哪个是王葵?"还是那个声音,冯一蹲在地上抬眼偷瞄,又是个络腮胡,圆脸敦实,看不出岁数。再粗略扫了眼周围,能看见的山匪,近百人,持刀矛将他们圈在当中,三面是敌一面临崖。 来自 | | 8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33
    ?"我!"王葵起身。"没叫你起来,蹲着。"王葵又蹲下。"嗯。"那人点点头,却不再答话了,而是转头与其他山匪说起话来。王葵两手抱头蹲在那儿,满心的恐惧和窝囊!隔了一会儿,他在这么些手下面前挂不住,愤然问道"敢问是哪条道上的兄弟,对我们福禄镖行下这么大死手!我们这趟走的不是啥红货,只有粮食,不知是惹了哪路?仇家?"
    听王葵问话,那人转头看他"没仇。我们初来乍到,也没见过面。"王葵心头一阵恼怒,"没见过面你们就下黑手,不仗义啊!不讲江湖规矩!""啥规矩?"听对方说得轻巧,王葵激愤了!劫道的居然问他啥规矩,这规矩本来就是他们定的!
    他抬头与络腮胡对视,大声道"这条道上的各个山头我们都拜完了的!份子钱每年按规矩交够!""交给谁?"王葵听了一诧,"李老大!这儿都归七寨家管,不信你问他!""七家寨的,你交给了他管我啥事儿?""管…?你们哪儿的?名号不报一个,一上来就打,还懂不懂规矩?""规矩,规矩个屁!我说的就是规矩。"络腮胡笑道。
    ? ?"你…!"王葵一手抱头蹲在地上,另一手指着他,瞠目结舌有些可笑。络腮胡一抬手示意他闭嘴,"你给七家寨交多少就按那个数交给我就行了,日后这条道我就放你过,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对了,我姓姚,叫姚铃。"终于到正题了! 来自 | | 9楼 | | | | |
    作者:慢手老张 时间:2019-12-13 11:43
    ? "那七家寨那边…咋办?"王葵瞪着眼珠子问。"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那姚…寨主?今日之事咋办?你是存心给我们个下马威吧?"王葵满心的怨愤却只敢试探着小心地问。"嗯,就算是吧,咋的,你不服?"姚铃盯着王葵看。
    ? ?"人为刀俎,人为刀俎!?鱼肉!哪儿他娘的有天理?我就是鱼肉!"王葵满腔悲愤,差点儿喊出来。
    他倒了口气,平静了下,"我认栽!没啥不服的。"他语气显得平缓,"只是,我若再碰上七家寨的,他们也找我收钱该咋办?我不能两头给啊?""不给!是我就不给!你要是愿意给,那是你的事儿。"姚铃说的神态果决却又轻描淡写。"可…!""不说了,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他打断了王葵,"这次我这么大的损失,粮食我就收下了!还有兵器,我也正需要,算是你给陪我的。"他不理王葵的死人样子,舔了舔嘴唇一幅不舍的神态,"人嘛!按理说得拿钱来赎,不过呢,念在我们是初次交道,日后还长,有生意要做,就卖你个面子,人你都带回去!"他倒是大方,也开始讲"理"了。"至于,这些推车嘛,先让脚夫把货给我推上山,然后连人带车你都领回去,以后也用得着。"他指着王葵笑骂"看你个死样子!死了爹一样,你该高兴才是嘛!你看,让你接着做买卖,另外你还捡了条命,运气好!"王葵张了张口,啥也说不出来。
    ? "咋的,没啥说的吧?我说的这些你都听清楚想明白了?"姚铃问。王葵点头。"认帐了?说清楚了!""认帐。"王葵颓然应道。"嗯,那就好,我也不怕你们日后赖帐。"姚铃拍了拍手上的土,"好吧!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开始干活!"他双手插着后腰朗声说道。 来自 | | 1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慢手老张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2天 / 跨度72天】
    • 开贴:2019-12-13 10:47
    • 更新:2020-02-23 10:52
    • 阅读:6180 回复:1121 楼主:257
    • 字数:约257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经济我的感悟8图 两强相遇 2015-02-06 14:54 242/563 137/1159
    八卦『中国好歌曲』这么拯救无生命力的华语音乐的节目都没人8么?这不符合ty冷高大风格啊52图 peachaa 2014-04-22 19:26 631/367 38/101
    舞文爱情复合师——拯救那些跳跃在针尖上的爱情8图 谯羽3 2014-12-14 22:50 1092/138 23/58
    情感和上司大叔的婚后酸甜苦辣生活35图 树友树洞 2017-01-03 12:03 3920/383 62/369
    贴图行摄尼泊尔——朝学暮游午听风1361图 风不静月尚寒77 2018-05-30 21:26 426/381 43/45
    其它笑话治愈系 不定时更新中(转载)17图 豁了命的撞南墙2 2013-12-10 07:02 658/659 93/254
    八卦亲历贵圈那些事儿——外围、上位、潜规则16图 风水鬼事 2014-05-13 13:29 509/710 25/23
    股票涨停是可以提前一天预测的!122图 好运涨停 2019-04-28 00:12 2370/368 116/430
    情感当我从车上翻出避孕套时,我就知道这段婚姻要结束了47图 盛夏的蓦然t 2016-07-03 13:55 965/171 46/168
    舞文长篇小说《谁是你今生的守候》9图 梧桐城市20152 2018-11-02 09:35 -401/1023 35/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