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 首页
  • 上一页
  • 13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3-25 20:34
    楼主今天有点事,所以更新的比较晚,各位看官多多见谅;另外,帖子里咱们还是尽量不要因为题外话而发生口角,也不要发太多与帖子本身无关的内容,以免影响其他看官的阅读,希望相关看官理解一下,谢谢合作;谢谢支持 | | 3782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3-26 19:28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 | 3807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3-26 19:46
    (二十)“步枪打直升机”和“空中死神”
    “阿布,什么情况啊?”周洲与杜若身子轻,再加上这车后排座位的空间本来就很大,所以刚才徐布的突然转向,把这二位女士直接给甩了起来,再加上车后的爆炸,这才等坐定之后,周洲伸手拉住后座车顶旁边的把手并如此问。
    “有一架武装直升机盯上我们了,大约在距离我们3公里左右的位置,飞行高度500米左右,刚才它发射了一枚机载导弹差点击中我们,只不过我在车载告警装置的帮助下躲开了。”徐布说。
    我往那个刚才冒着红光的液晶屏幕上一看,还真就看到了上面显示出了一系列的信息,其中包括对方的运动速度,与我们的相对速度,以及飞行高度等数据,而且还能通过轮廓判断出这是一架轻型直升机。
    “你这车上装车载对空雷达了?!”我看罢这些信息问。
    “没有,只是装了一个按照歼击机上的EOTS系统(这EOTS系统的全称是光电瞄准系统【EOTS——Electro-Optical Targeting System】是一种被动式红外探测手段,该装置具有高度解析成像、自动跟踪、红外搜索和跟踪、雷达指示、测距与雷达点跟踪等能力)简化功能的同类车载设备,具备红外被动探测能力与跟踪能力,比机载型号去掉了瞄准、高度解析成像、雷达指示功能;而虽然不具备雷达的主动探测能力,但在使用时特征更小,更不容易被发现;虽然我们现在已经被发现了。”徐布说。
    徐布话音未落,告警声再次响起,他这次没有猛打方向盘,而是在这高低不平的土埂上硬是来了一次暴力漂移,后车轮在横向的摩擦之下甩起来无数尘土,而紧随其后的一道白烟就从头顶掠过,在车前爆炸,这次爆炸因为距离太近,所以冲击波打过来把车头都给顶的向上一抬,不过随即又落了下来。
    只是令人惊奇的是,这么剧烈的爆炸,居然没有震碎车玻璃,甚至连一条裂纹都没有,他这车的质量也太过硬了。
    随后屏幕上那架直升机与车子的距离开始快速拉近,这明显是它开始加速了。
    “看来它没有导弹了,要贴上来用机枪或者是机炮之类的武器打,就带两枚导弹的话,这应该是一架轻型武装直升机,防护力不会太高,我去车斗拿反器材狙击步枪,看看能不能把它干下来。”我说。
    说罢我就想打开车门,然后贴着车边蹭过去,而徐布看出了我的动作,就摁了一下方向盘旁边的一个按钮,然后指了一下头顶说:
    “项兄,你可以从天窗爬过去,这样速度会快一点。”
    我一听心想你早说啊,我这一只脚都快迈出去了,不过从天窗过去肯定是比开门出去要安全的多,所以我就点了一下头,便站起身从天窗上钻了出去,值得庆幸的是可能是没有遭受袭击的原因,直到我爬到车斗里,这期间整辆车也没有过大的摆动。
    来到车斗里的我先把机枪方向,将M99型反器材狙击步枪拿起来在手里做了一下简单的验枪检查,然后我车斗里一趴,将两脚支架撑开正好架在车斗后面可开关的挡板上,眼睛对在光学瞄准镜里向外面没怎么仔细找,头一眼就看到空中一个黑影正在快速逼近,而且高度还在不断降低,简单的分辨了一下这是一架UH-1M型轻型多用途直升机,两边有两个空空如也的挂架,看来刚才打过来的那两枚导弹就是从这里发射出去的,至于导弹的型号,我在后来重返这里后找到了一些导弹爆炸后的残骸,可以判断这是两枚AGM-114型“海尔法”反坦克/空地导弹,打我们的时候则用的是空气燃料战斗部,要不然打不出这么大的爆炸范围和如此强劲的冲击波。
    话说这UH-1M直升机并不是什么新型号,但一个佣兵组织能够随时出动轻型武装直升机在外国作战,这已然是十分厉害了,起码它的部署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比很大一部分小国、穷国的正规军都要强。
    而UH-1系列直升机作为轻型多用途直升机,机头下面不像直-10、米-28这样的专用武装直升机装有机载机炮,这一架也没有在两侧挂在机载机枪,而是使用的舱门机枪,所以导弹打完了,那它的“前向”火力也就打完了,再想攻击我们就得飞到我们的侧后方去用装在侧面的舱门机枪去打,这也是它没了导弹后已经追到这么近了但仍没有开火的原因,不是它不想开火,只是舱门机枪的角度限制了它的打击范围。
    而我知道,在它飞到舱门机枪可以打到我们之前的这段时间,是我攻击它的最佳时机,否则等它飞过来了,那跟它对射起来我们这边可是占绝对劣势,因为除了导弹挂机之外,我还通过探出舱门的那一截又黑又长的枪管,特别是上面遍布前后的散热孔特点,立即便判断出了它的舱门机枪型号:那是一挺AN-M3型12.7毫米航空机枪,这枪最初是作为机载武器装备在美军战后(二战)第一代喷气式歼击机F-86上的,设计方面和早前把我们堵在木屋里打的两辆装甲“悍马”中的那辆机枪车上装备的双联装HB-M2型12.7毫米重机枪是“本家”,两者的结构基本一致,不过前者为了适应作为机载武器对射速的要求,它的射速是后者的两倍,达到了每分钟1200-1350发,一挺的射速就比双联装的HB-M2还高,要知道用这个射速往外发射12.7毫米的全尺寸机枪弹对于人体、汽车、土木工事等一类软、半硬目标的毁伤力来说可是非常恐怖的。
    正是因为看好了这种高速发射大口径子弹的强大火力,后来这种枪就被美军广泛的应用在了各种直升机的舱门口,和各种口径的转管机枪形成了舱门机枪的主力。
    言归正传,我可不想跟这玩意儿对射,那样99.9%的可能是我被打成一堆碎肉。
    所以抓住这个机会,我挪动枪口对准目标展开了射击,主要攻击对方的油箱、尾桨以及主螺旋桨主轴这些要害部位,但是射击效果并不好,第一枪打偏了没有打中油箱,第二枪打的太靠左,也没有击中理想位置,第三枪则直接因为车子开过一个土坑时颠簸了一下导致打的太高了而什么都没打着。
    和很多不靠谱的军事小说中写的不一样,这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虽然名头很响,也号称能够对付直升机,但实际上真要操作起来可没那么容易,而在严谨的资料中也明确说明了用12.7毫米级别的反器材狙击步枪打直升机那是打的停在停机坪上的直升机,而不是飞起来的,打停着的可以瞄准了要害四平八稳的打,可要打飞起来的,且不说那直升机本身还不还击躲不躲,就说其即便不是突出防护的武装直升机,但那也一个一个设计坚固的军用飞行平台,是一大堆高强度金属组合起来的器物,不是纸糊的,用同口径全自动的高射机枪打都得靠运气,这让打一枪扣一下扳机的半自动大口径狙击步枪去打,那纯粹是用弹弓打鹰——没谱的事儿。
    我虽然当过狙击手,可要说给我一支反器材狙击步枪就能随便把军用级的直升机给打下来,那纯属胡扯,我毕竟不是神剧中的兰博,那里的兰博不高兴了直接拿弓箭都能把直升机各位射下来(《第一滴血2、3》中的电影桥段)。
    而我这三枪打完没有取得理想效果这会儿,这架直升机也就飞到了一个合适上面机枪射手开火的角度,我甚至在瞄准镜中看到了那个坐在机舱侧面的机枪手正在摆动机枪枪口使其对准我们的动作。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想这一枪要再打不中,那下一秒钟该死的就是我了。
    想罢我用了一个射击圈最基础但也是最经典的射击法之一:有意瞄准,无意击发。在扣动扳机的瞬间主观放空自己,让全身的肌肉都处于一种蓄势待发但又十分放松的状态,然后在目标被套入瞄准镜十字准星的那一瞬间,将扳机抠了下去。
    随后只听“砰——”的一声枪响,这次我在400米左右的距离上的“动对动”(既射击位置与目标都在移动的条件)的条件下完成了击杀。
    而我这次攻击的目标既不是油箱、尾桨,也不是螺旋桨的主轴,而是打的那个机枪射手。
    这一枪直接命中了他露出在枪体上方的那个脑袋,虽然他戴着具有防弹功能的航空头盔,但这头盔在M99的威力面前如同无物,在子弹击中的刹那,他的脑袋就化作了一团飞溅的头盔碎片和颅骨碎片以及其中的内容物而向着斜上方崩了一机舱。
    这次的成功命中等于废了对方的攻击力,因为直升机上的舱门射手一般就一个人,打死了就没了,不可能再拉一个飞行员来干这事,所以我确认那人被我击毙后,这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也不敢懈怠,继续瞄准它的要害开打,这次我只打一个地方,就是打它的尾桨,因为这个目标比较大,又是在整个直升机的最末端,提前量也相对好估算一些。
    长话短说,这家伙没了机枪射手就想跑,结果被我把弹匣里剩下的6发子弹全部打出去,其中2发击中尾梁外,另外4发全部命中尾桨后因为尾桨上两片桨叶都被打断而失衡,随后便大头朝下开始转圈,最终彻底失控摔在了地上,不过因为高度不算高,地面又是乡间的土质地面,所以并没有爆炸,只是摔的变了形,如果这架直升机上的抗震设备用的良心的话,那机上的两名驾驶员就还有可能活,否则的话被颠死也是有可能的,至于到底怎么样,就看他俩的“造化”了。
    而我见直升机的威胁彻底解除之后,这又顺着原路爬回了副驾驶,顺便还把原本在后斗上的两箱机枪子弹给一起拿了回去。
    “项兄果然好枪法,这样都能把直升机给打下来,高手!”徐布目不斜视的对我说。
    “大徐,你夸人的表情真实诚,一看就没有假。”我说。
    “那当然,我从不开玩笑。”徐布口气很认真的说。
    “对了,你这车的品质也太棒了,什么型号?改天我也买一辆出去钓鱼用。”我说。
    “这是我自己改装的,发动机、悬挂、轮胎我都换了,发动机用的750马力高速柴油机,用坦克发动机经过缩缸改的;悬挂是独立悬挂,基本上人用腿能走的路,这辆车就都能跑,全时四驱驱动也有利于发挥这种悬挂系统的优势;轮胎则是选用的1200毫米超大直径产品。
    我以前开着它拿过四次不同国家举办的越野拉力赛冠军。”徐步说,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几乎从来没有变化的表情上罕见的露出了一抹自豪之色,这是我由衷的赞叹他功夫好时都不曾有过的表情,可见这辆车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重,而这也是我发现的除了功夫以外,他第二个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的话题;而在以后聊多了,还会有第三个话题,这个待到下文再说。
    “阿布,你还擅长改装车这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啊,行,你藏的够深的。”周洲说,看来徐布喜欢改装车的事情连周洲都不清楚。
    “周董,您以前没提过相关的事情,所以我也就没说。”徐布说。
    “我平时担心你除了练武以外什么爱好都没有再憋出病来,现在看你还有些业余爱好,感觉也挺好的。
    对了,你枪法是真好,跟你在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次,我发现就没有你打不掉的东西。”周洲说,她前半段是对徐布说的,而后半段则明显就是给我说的了,说完还笑的很开心,而我听罢后回头一撇嘴,说:
    “说你心大一点都没错,刚才我要是没打中那个操作机枪的,咱们几个现在这会儿就都已经被打成‘漏勺’了。”
    “啊?机枪?什么机枪?”周洲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我。
    我一想刚才那架直升机距离我们400多米,我是通过M99上的光学瞄准经才看的很清楚的,她坐在车里凭借肉眼肯定看不见,而她能知道直升机被我打下来了肯定是通过驾驶室中间的那个液晶屏幕上由车载被动红外探测装置提供的画面信息看到的;既然没看到那也就没必要说的太细致了,要不然搞的我好想在故意卖弄一样,那样岂不就成了李嘉豪的做派了?所以我想到这里就给周洲随便解释了一下,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而我们此行开始只是为了逃命,后来在路上商量了一下,决定过境去柬埔寨,到金边去乘飞机,再到马来西亚去找冉氏兄弟,结果车子在行驶到柬泰边境时还遭遇了大堵车,在边境线上堆了一大长溜的汽车等待接受两边边防部队的检查后放行,泰国这边检查的是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品出境,柬埔寨那边检查的是有没有携带什么违禁品入境,周洲乍一看有点慌,她说:
    “等一会儿检查到我们了要是搜到车上的枪怎么办?不能再像缅甸那次一样直接杀过去吧?”
    “在缅甸动手宰他们那时迫不得已,现在没必要的情况下去招惹这两个国家的边防军那就是找刺激了。”我说。
    “那总得有个办法吧?”周洲说。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这边的武装系统的情况,泰国也好,柬埔寨也罢,这些地方的军人收入都非常低,同时管理也很混乱,这就导致了他们的贪腐现象很严重,利用职权揩点好处是他们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所以,只要好处给的够了,别说是车上有枪,就是有炮他们也会装看不见的。”我说。
    “哦,如果能用钱来解决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不过我现在身上的现金不知道够不够,信用卡还有扫码能行吗?”周洲说。
    “最好还是现金,周董,这事你别管了,我来吧。”徐布说。
    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来一沓钱,看着起码得有2万左右,这估计是他从木屋里带出来的,随后徐布说这些钱分成四份,分别用来打点泰国边境线这边的两个人,和柬埔寨边境线那边的两个人。
    而徐布刚把这话说完,但话音还未落下的时候,一道黄白色的条状光柱斜着从天而降,一下子就击中了排队的车队中距离我们五六辆车的一个位置,接着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被击中的位置一辆汽车的半个车头都飞起来了,车里的人肯定是死定了,而距离爆炸点较近的其它车辆,也基本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与此同时,空中传来了一阵沉重而又持续的发动机轰鸣声。
    这种声音、这种场面让我有一个极为不妙预感,带着这个预感,我几乎没经过什么思考,本能的打开车门下车跑到车斗上将M99上的瞄准镜摘下来当望远镜用,抬头朝着刚才光柱飞过来的方向一看,果然在一层较为低矮的云层之中,看到一个硕大的黑影飞了出来。
    那种机身侧面林立着各种武器身管的造型,让我一眼就辨认出了它的身份——这是一架AC-130“空中炮艇”型重型强击机!
    这玩意儿是美军在C-130“大力神”型中型运输机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武装型号,专门用于清扫地面的各类小、散、慢目标,特别适合用于支援特种部队的敌后渗透作战,以及在敌方防空火力不强的情况下高效打击复杂地形上的游击队一类非正规武装,因为对待上述目标有着高效的杀伤效率,所以它得了一个江湖诨号,叫做“空中死神”;而我们的车要是被这么个东西给盯上,那绝无活路可言。
    原因它不仅攻击力强大,更是因为我们手中的武器拿它是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之前对付斜距只有400多米的直升机,我拿着一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虽然也站在劣势一方,但还尚有一战之力,可面对这个大家伙,除非我有防空导弹,否则想用手中的枪械威胁乃至是干掉它,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话再说回来,我看清楚了这致命的火力是从什么地方打出来的之后,立马就拉开车门返回车内,对徐布说:
    “大徐,赶紧往后倒!往哪里跑都行就是别往大道上跑!”
    徐布那是何许人物,其实不用我说他也会这么做的,所以见他动作几乎与我的话是同步的,手往后一拉,把车挂上倒挡一脚油门下去,这车就像前面有个巨大无比的力量蹬了车头一脚一样,整个车身向后“呼”的一下弹了出去,随即车尾“咣”的一声撞在了后面一辆也是来排队的车上,只是这辆车很久也很破,车顶上顶着一大堆生活用品,车身也脏兮兮的,看车型应该是一辆甲壳虫。
    车里挤着一个女人,应该是车主的老婆,以及三个这对夫妻的孩子。
    只是区区甲壳虫那里是徐布这辆改装后的超级“大皮卡”的对手,虽然是倒车撞上去的,但也把这辆小车直接给撞的车头一瘪,整个车身都横了过来,这也就给向外打方向倒车提供了空间。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些心里还感觉有点过意不去,因为开这么破的车,上面又放着一堆好似破烂的生活用品,这车的主人肯定不是个有钱人,现在这么再给他把车撞成这样,无疑对他是个不小的打击,只是眼下是生死存亡之刻,我即便有心想赔偿他一点那也没工夫,所以只当没看见。
    更何况这个车主能不能从这一次无差别的攻击中逃出去都还是个问题。


    (未完待续) | | 381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3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9天 / 跨度112天】
    • 开贴:2019-12-13 14:08
    • 更新:2020-04-03 20:15
    • 阅读:10413047 回复:6365 楼主:290
    • 字数:约944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作为作品量减少、进入演员期的小花,来围观今年的刘亦菲254图 额娘1994 2018-01-02 17:35 1050/105 39/136
    其它瘦了身的剪力墙,身子骨还结实吗136图 凉坳 2014-06-23 20:57 37/249 64/73
    八卦2019年的发布的几个古装剧(有网剧)214图 和硕柔静郡主 2019-01-24 14:28 404/215 5/9
    煮酒铁流滚滚---晚清路政往事 沙梨熊47 2011-02-27 17:54 537/2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