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 首页
  • 上一页
  • 2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6-30 19:25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 | 6164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6-30 19:44
    (十六)孙天涯的丑事
    孙天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仍然缩着,见我们下车了以为我们要投降,就说:
    “几位,这帮人可不会优待俘虏的。”
    “谁优待谁你自己出来看看!”我说。
    他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缓了半晌这才从车里出来,然后也看到了峡谷上面跟空中的情况,当即就眼睛一亮,说:
    “这都是你们的人?”
    “废话,难道是你的啊?”我说。
    “厉害啊,竟然能反客为主!”孙天涯说。
    “是啊,要是不能反客为主,那你也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说。
    此时通过武力震慑与喊话相结合,根本不用那个酋长发话,他手底下这几百名民兵就全都主动放下了武器,随后后面又赶过来了100多名看守矿区而聘请来的国外退伍士兵来了一看形势不对,就连犹豫都没犹豫,也加入到了对我们投降的“队伍”来。
    “项兄弟,援军已经到位,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冉业成的声音从柔性显示终端中传出。
    “冉老哥放心,局势已经控制住了,我们这就往回返。”我说。
    “好,一路平安。”冉业成说。
    “嗯。”我应了一声后,暂时结束了通话。
    再说眼前,我拎着枪大踏步的走到这个酋长面前,跳上他所在的那辆“猛禽”大皮卡的车头,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天窗里给拎了出来。
    别看他挺着啤酒肚,起码有180斤左右的体重,但以我现在练了“金顶纯阳功”后的力量,即便是力量相对较弱的右臂,也能轻松的把他单臂举过头顶。
    我右手拎着他,左手将枪口抵在他的下巴上,并对他说:
    “你作为一方之主,为一己私利迫害了多少人你自己心里明白,我要不是看在把你要给40多个儿女当父亲的份儿上,现在就弄死你,那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还有你手下的这群人,我要想让他们死,那就是我一句话的事,但是你应该庆幸我们今天来只是为了找人,而不是难为你,否则你跟你的手下,现在尸体都已经凉了。”
    说完,柔性显示终端将我的中文翻译成了他能听得懂的土语,在听完之后他满脸大汗,用一个那一对大白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惊恐表情点了点头,随后我手一甩,将其扔到了车下,摔的他半天没站起来,缩在地上狂咳不止。
    做完这一切,我把放在战术背心里一直没用的通用耳麦拿了出来,戴在脸上调整到公共频道对在场的所有自己人说:
    “兄弟们收工了,今天凡是参与此次行动的,每人按照‘红色任务’结算一天的薪水。”
    这话一说,公共频道里就传来一阵小小的欢呼声,而我说的这个“红色任务”则是我在集团内部定下的一个任务标准,其中最简单的任务是“绿色”,代表绝对安全,这种任务一般是外派出去教别人打打枪,做做基本战术动作这种最基本的业务,这种任务简单而薪酬也最低,按照一天100美元算;然后是“黄色”,代表有交火风险,这种一般是外派去的地方都是不太太平但总体稳定的地区或者是国家,薪酬是一天300美元;再然后就是“红色任务”,这类任务是有高度交火风险,说白了就是作战任务,接了活儿就是奔着开打去的,薪酬是1000美元一天;而比红色更高一级的则是“紫色任务”,这种任务与“红色任务”不同的是不仅要打仗,而且敌方会拥有大量的重武器,而不是只有枪械之类的轻武器,换句话说那就是跟军队级别的对手对抗,该级别的薪酬是3000美元一天。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高级别,最高级别是“黑色任务”,这个任务下要对抗的敌人是非人类文明的高等生物武装,设置它的意义那自不用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再和“暗黑殿”爆发正面对抗时而准备的,同时也是纪念我从柬埔寨到越南这一路上当年还是保镖公司时那些为了我们几人与“暗黑殿”派来的力量交战中牺牲的保镖们。
    这个级别下的任务如果参加了还能存活下来,那就不以日薪为结算单位了,而是可以直接入集团的干股,每年都能享受固定百分比的收益分红,集团的财产里也将有其一部分。
    只是紫色与黑色任务在确立以来并没有真正执行过,最高级的就是红色,而这次虽然有交火的可能但并没有真打起来,按理说只属于“黄色任务”,但我给高了一级,定在了红色上,让日薪提高了3倍多,所以作为援军来参加此次行动的众人才会这么高兴。
    只是来的时候可以直接用飞机空降,但撤回去的时候就得又费一番周章,毕竟人可以从飞机上往下跳,不可能再跳回去,这附近没有机场,这时候如果我们有尤家那个实力的话,还真可以考虑临时建一个野战机场,但毕竟还达不到那个程度,所以飞机在完成空降后就直接飞走了,返回了位于马达加斯加的前置机场,不过即便没有飞机,那也不能开“11路”回去,我与冉业成在行动前商量出来的办法就是一旦动用这支后备力量,那就在威慑或者是战斗结束后征用这个酋长的车,他作为钻石矿的矿主,旗下最不缺的就是运送矿石的车队,我随后便让他把自己的车队叫过来,最少能坐满400人的车,按照一辆矿车的车斗里能载20人算,他叫来了20辆,然后再加上这些追兵开的车也算是被我们给“临时征用”了,把另外的200人也载上,这就正好。
    在这个要求上他自然是照我说的做一点怨言都不敢有,因为他知道此时他跟他这班手下的命都捏在我们的手里,他不在乎这些民兵的命无所谓,但他一定在乎自己的命。
    临走前,我计算了一下这次行动的总费用,刨去600多万美元的人工费,其余什么动用3架安-70的运行费、少接了一大票空中物流订单的损失、2架大型“察打一体无人机”运过来乃至投入使用的费用、马达加斯加厂区那边各种调动而产生的费用、把这600人再送回去的费用等等等等,至于那架湾流G550的使用费就属于小头可以忽略不计了,最终算下来的大约是6700万美元。
    这还没算我们三个来这个破地方所冒着的巨大风险,这要用钱来衡量,那就好算了。
    虽然之前“复兴社”来的高官莱恩瑟说过,有关于寻找第二块残片所产生的费用尽可以去找他们报销,但我就是想让这个酋长“出点血”,毕竟钱是一方面,牵扯精力又是另一个方面。
    所以基于此,我向这个酋长提了最后一个要求,就是作为“劳务费”,给了他一个瑞士银行的账号,让他向里面打入了1亿美元的资金。
    1亿美元对于他来说那都是小意思,因为据我们的调查,这家伙的净资产近百亿美元的级别,非洲虽然整体很落后也很穷,但像他这种控制了自然资源后再通过压榨劳动力赚得盆满钵满,为富不仁的土财主有的是,他们不为世人所知,但却拥有惊人的财富,其中厉害的一些甚至比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著名的富豪还要有钱,像这个酋长,便属于这种土财主里中等偏上水平的,还算不上最有钱的那种。
    又所以,对于他剥削劳工,设置刑场,滥用私刑这些事情,我给他要1亿美元只是客气的,不客气的话就是要上10亿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不想杀他,也没工夫跟他扯皮,那1亿就1亿吧,把此次行动产生的费用给弥补上就行,至于多出来的那些,算是我们的“辛苦费”。
    他把钱打入我指定的账户后,众人这会儿也都坐上车了,其中把他们的枪械都收缴了也放在了车上,我们当然不是稀罕他们这些破烂,而是不给他们再追上来搞事情的机会,虽然我料他们也不敢,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至于后来我把此事是为了寻找第二块残片的证据以及行动纪录包括产生的费用都列成清单给了“复兴社”之后,他们也一如既往的干脆、阔绰,二话没说就把钱给我们打了过来进行了报销,而酋长给我们的那1亿美元,则就完全算是净赚的这些自不用细说,那都是我在给酋长要钱时便早就盘算好的“常规操作”。
    话再说回到现在,长话短说,这个杂牌车队一路先开到了我、徐布、冉景成原先确定的撤离地点,在这里直升机早就等待我们多时了,因为要把重要人物孙天涯带回去,所以我们得先走,而且是越快越好,便先搭乘直升机离开,向马达加斯加那边飞,而车队的其余人则继续向前开,一直开到南莫边境(南非-莫桑比克),然后进入莫桑比克境内,知道开到距离两国边境很近的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那里有一个“马普托港”,有我们事先准备好的1艘滚装游轮,负责把600人全部接走,送回马达加斯加。
    而携带武器入境、登船这一系列事情所需要打通的节点,在行动前便已经打理好了。
    在回到马达加斯加后,600人就可以再次乘坐来时那2架目前正停在当地机场待命的安-70型运输机从哪里来再回到哪里去了。
    而我们外加孙天涯则在落地后从直升机上转乘也同样于当地机场待命的湾流G550,这架飞机在我们跳伞后就离开了南非直飞马达加斯加的机场,加满油后在那里等我们回来。
    现在我们乘上它,立即起飞往马来西亚的集团总部赶。
    飞行途中,孙天涯对于这一切的发生还没怎么缓过神来,过了好半天这才说:
    “你们,你们还有军队啊?”
    “不是军队,那都是我们集团军事资源分公司旗下的员工,他们负责的事项与军事训练有关,战斗力也很强,不输于任何国家的正规军,但并不是军人,或者说有的曾经是,但现在已经不是了。”我说。
    “好吧,我上次看到不是国家的组织还有这种武装的还是一个大家族呢。”孙天涯说。
    “大家族?姓什么?”我说,他一说到有大规模武装的大家族,我头一个就想起了尤家。
    “姓尤,那个家族好厉害的。”孙天涯说到这里时一脸的敬畏。
    我一听心说嘿,还真是尤家,便说:
    “你还跟尤家打过交道?”
    这话我说的带着七分蔑视,话中的意思就是你说的这个尤家若跟我知道的那个真的是一个的话,那就凭你这个经常卖假货的“倒爷”,能跟人家堂堂富可敌国的军工复合体有什么交集?
    “我给他们家出售过一尊用‘年糕料’制成的玉石雕刻,用在尤家大小姐的一处闺房里了。”孙天涯说。
    “‘年糕料’用来装饰闺房?那可是比羊脂玉更好的玉料,这倒也符合尤家财大气粗的风格。”我说。
    “那是,那块料是一整块,足有半人多高,500多公斤,挖出来的时候带着原石有四五十吨这么重,就中间这一点是一块整个儿的‘年糕料’,那是我赌石赌来的,自己用吧感觉消受不起,往外卖价格是不错,但太贵了有价无市卖不出去,最后还是尤家来买的,一口价,4.5亿人民币成交。
    那次买卖做成之后我连续三年基本什么都没干,就是满世界的浪,想想真是痛快。”孙天涯说。
    “幸好你给尤家没卖假货,要不然你的下场会比被这个酋长抓住惨一万倍。”我说。
    “那是,我事先也是了解过这个买家的,毕竟这么贵的东西要是对方是个骗子拿我寻开心也不行不是?所以调查过后别的我不知道,但很清楚这家人有多厉害,要不然也不会知道他们家有武装。
    我要得罪这样的主顾,那就是嫌自己命长了。”孙天涯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有种揍他的冲动,心说你他妈的就是欺软怕硬,你知道尤家得罪不起不敢卖假货,就敢把卖给周洲假的防毒面具,然后险些害死我们几个,你无非就是仗着周洲的家底比不了尤家,特别是当时事业还在低谷期,即便知道被骗了也无力追究,所以就欺负人罢了。
    要赶上是现在,我非把你收拾到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但事实是我们还得让他帮忙找书,所以还不能发作,起码暂时不行,所以我听完他的话也没有立即接话,而是深吸了几口气把怒火压住,然后这才说:
    “对了,说起那个酋长抓你这事,你仅仅是用一堆假货把他给骗了?”
    “那也不能说是假的,只能说是跟我推销时讲的有点出入而已,这点夸张不过分吧?”孙天涯说。
    “那些零碎我不知道,但你造了一个时间不出3个月的东西骗他说是3000年前的‘人王鼎’,这还叫不过分的夸张?”我说。
    孙天涯听我这么说知道我了解他的地,就脸色不好看的想辩解两句却又因为理屈词穷而无话可说,不过我挑起这个话题想问的并不是这个,所以我接着说:
    “你说实话,这个酋长为什么这么恨你?我不相信仅仅是你卖给了他一些假古董这么简单,要是就因为这点原因他就想把你‘点天灯’,那只能说是个变态。”
    “对啊,他就是个变态,就是因为我卖的东西跟说的不一样,他就要用这种极刑对付我。”孙天涯说。
    “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我说,我还真学过一点读心术,当初学这个是为了在战场上抓住“舌头”(俘虏)审讯情报用的,虽然孙天涯是个没皮没脸的奸商,瞪眼胡说脸不红心不跳,但他的左手有一个动作让我捕捉到了,那就是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从救下他到刚刚,我没发现他有这个习惯,那么这就说明这是他一个平时并不做的动作,而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用读心术的理论来解释的话,正好恰恰说明了一个人在说谎。
    虽然酋长到底为什么这么恨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我就是想看他说不说实话,再说直白一点就是想为难一下他,要是他还跟我耍花活的话,我就挑明了防毒面具的事然后揍他一顿。
    他看着我目不转睛的瞪着他,有点害怕了,我这眼神虽然没有尤琦那般犀利,但杀气还是很足的,再配上满脸是疤的凶相,乃至他知道现在他的命运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最终孙天涯屈服了,他说:
    “好吧,说来也不怕几位笑话,他恨我的原因是因为他的一个小情妇被我勾搭走了。”
    “哼,我看他那些老婆绝大多数都是黑人,那情妇估计也是吧?没看出来孙掌柜你还好这口?”我说。
    “不不不,他包养的小情妇是个日本娘们儿,做珠宝生意的一个小贵妇,30多岁风韵犹存,他俩是因为这娘们儿去南非进口原钻认识的,后来酋长请这个日本娘们过来玩,又提出要求留她过夜,她也没拒绝,两人也就这么勾搭到一块儿去了,我则是前几个月卖给了她一副字画,认识之后一来二去也上床了。
    我不知道这个酋长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刚发现我的货是假的时候他只是想把我关几天就算了,没想到最后把这事给翻出来了,我也是之后才知道这个小娘们儿还跟酋长有一腿的,我他妈的就是倒霉,这么巧合的事情都能碰上。”孙天涯说。
    “不对,你肯定早就知道他俩的关系,你这宗卖给他假货的生意,就是你的日本情妇给牵的线吧?然后你跟她之间应该发生了什么矛盾,她想对付你,这才把假货已经和你关系的消透露给了酋长,然后这家伙就想把你点了,对不对?
    还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矛盾应该是骗了酋长的钱后,你俩分赃不均导致的,你独吞或者是吞掉了大半定金,这女人不忿,便用这种杀敌一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让你也不好过。
    是也不是?”我说。
    “你...你怎么知道的?来之前调查的吗?”孙天涯像是一个被人戳中了要害一样,挤出一张苦瓜脸说。
    “我们是调查你了,但没查的这么详细,这些都是通过你交代的细节推理出来的,既然说对了,那我不得不说,你被点了天灯,那一点都不冤。”我说。
    “厉害了项兄,第一次发现你还有当侦探的潜质。”几乎从不说闲话的徐布从旁边插嘴说。
    “哈哈,我就是随便一说。”我说。


    (未完待续) | | 6168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02天 / 跨度207天】
    • 开贴:2019-12-13 14:08
    • 更新:2020-07-07 19:58
    • 阅读:10594448 回复:9998 楼主:510
    • 字数:约1648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贴图陪老父亲回乡村老家扫墓881图 gggvfhpuff163 2020-05-26 07:25 590/402 106/909
    其它……笑迎大萧条:我把中国房市看穿了,写了1万字4图 万佛洞8 2013-02-01 14:24 3671/244 121/176
    鬼话泰国佛牌:在泰五年为你深度解析关于佛牌的故事。深扒飞头降、养小鬼等!36图 黑瞳叔本尊 2019-02-25 15:37 575/845 29/45
    国观失联客机与乌克兰危机的随思144图 雪花与火花5 2020-01-09 23:07 -1427/12853 523/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