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 首页
  • 上一页
  • 28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8-01 19:54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 | 6820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8-01 20:14
    (四十八)最不可能的希望
    “开——”独角仙在这一众“暗黑殿”的人马做好射击准备之后随即再次开口,而说“开”后面那就是“火”字,说完那就真完了,结果没等它说出第二个字来,最先出现的老冤家汪怀聪打断了它,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独角仙的跟前说:
    “统领,能不能留下那名女子。”
    说完就回身指了一下周洲,而独角仙对汪怀聪打断自己的话非常恼火,它对于汪怀聪的要求没有理会,而是先扬起手来给了他一记耳光,这一下打的可是不轻,我看到汪怀聪的脸被打的一歪,嘴角一道鲜血就流了下来,打完之后独角仙这才说:
    “以后有话提前说,再有下一次,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是是是,是属下冒昧,统领能留下那名女子交给我处理吗?”汪怀聪这么又酸又狂的人挨了这么重的一记耳光,却连一个瘪屁也不敢放,只能连连称是,然后又怯生生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要求,这个架势很明显是汪怀聪很怕独角仙。
    “他俩是什么关系?汪怀聪怎么这么怂?是出于实力差距吗?”我说。
    “上下级的关系,汪怀聪是独角仙的部下。”塞姆拓说。
    “原来如此,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在你们冷血人那里看来也一样。”我说。
    而独角仙那边在汪怀聪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要求后,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周洲,然后说:
    “这个叫项骜,几次击败你,还险些将你斩杀,也罢,那是有尤家的帮忙;你想要他的女人?去拿吧,给你3分钟的时间,把她带过来,但如果过了时间你还没把她带过来,我会下令开火,一个不留,现在开始计时。”
    “多谢统领,属下一定在3分钟内带人回来!”汪怀聪说。
    “快去,你现在还剩2分57秒。”独角仙说。
    汪怀聪不再回话,他回身冲我们这边就过来了。
    “C你妈的汪怀聪,今天你想碰周洲,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我听完这俩王八蛋的对话,差点没给气炸了,枪里虽然早就没有子弹了,但我把雪枫刀先收回刀鞘,然后将那柄之前战斗抢来的长矛挺在了身前,做好死拼的准备,并如此大骂。
    “你个人渣,过来我就拍死你!”徐布也站了出来,站在了我的左边。
    “还有我!想动小洲,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人正是李嘉豪,他站在了我的右边。
    我们三个这就把周洲护在了身后,而其他人如冉景成、纪成娇、塞姆拓、包括陈老大等,也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还是像刚刚遭遇士兵鲛奴时那样,把非战斗人员给围在了里面。
    除了我们这些主力,其余残存的集团战士各个掏出了刺刀装在枪上,陈老大的手下也都拔出了腰间明晃晃的切鱼刀,准备做最后的抵抗。
    “捅弄死你个怪物!啊!!!”一名集团战士举着刺刀看着逼近过来的汪怀聪脚下一用力,跑起来冲过去用刺刀对准他的咽喉便刺了过去,而汪怀聪见状不慌不忙,伸出那条长大的左臂用上面的大手一把截住捅过来的刺刀连带着后面的枪,接着一用力就听“吱嘎”一阵部件扭曲的声音,在接受强度测试时被吨余重物压住而不会发生形变的第二代埋头弹枪族在他的这只六指异形大手里竟然仅此一下就给捏瘪了!
    随后他往旁边一甩,将枪甩飞,接着以他习练“阴阳合欢功”练出来的诡异速度,向前弹出一步,然后用右掌横着一削,把能在零距离抵挡住中口径全威力步枪穿甲弹的头盔顶部硬是给打掉了,让这名战士的头顶露了出来,紧接着又将那只大手由上向下抡成一道迅影,根本不给那名战士任何反应时间,就用手掌像刚才捏住枪体时那样,捏住了这名战士的头。
    我一看心说完了,原本以为以他这么大的手力,估计是一攥之下将人的头给捏爆了,但是他并没有,可虽然没有却使出了更加恐怖的手段。
    就看见从他的手心里钻出来了无数如同头发一样的丝状物,也可以说是一种细须,而这些细须像触手会向前爬动,用了不到一秒钟,就把这名战士的头全给盖住了,随后这些头发样的细须随后竟然穿透了这名战士的头骨!
    他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接着便在肉眼可的速度上,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枯骨!
    那面皮的干瘪程度就像是一层蜡皮包在了骨头上一样。
    完成了这一切,汪怀聪一松手,已是一具干尸的那名战士摔落在地,没有了头部的阻挡,我看见了那些如头发一样的触手是哪里冒出来的了——
    在他那只大手的手心里,有一个苹果大小的洞,像一张嘴巴一样一张一合,那些头发样细须都是从那里面钻出来的,在扔掉干尸后,这些细须就全部缩回了这个洞里,然后这个洞就向内一闭,只留下了一条缝隙。
    这都是什么阴邪的手段?汪怀聪这个杂碎身上果然没有光明正大的东西!
    我心里如是想。
    这个想法在脑袋里刚刚一闪而过,见到自己的战友惨死当场,又有2名集团战士冲了出去,同时还有2名陈老大的手下也自发的跟着一起上,我一看赶紧发喊:
    “别过去!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但喊出来也晚了,汪怀聪先是如同之前凭空出现一样,直接凭空消失,就地便这么“没了”,这次我是彻底确定他会某种可以让自己实现光学隐形的本事了,而冲过去的四人发现原本就站在眼前的目标突然没了,一时间不知所措,但下一秒就有一名集团战士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举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抛向了空中接近天花板的高度,在落下来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凌空从中间断开,上半身与下半身一分为二摔到了两边,鲜血与内脏洒了一地。
    然后紧接着的就是陈老大的一名手下头在完全看不见是遭到什么方式袭击的情况下被打爆了,一个脑袋被打的只剩下了一个腔子,其余部分全打没了,只剩下脖子的无头尸体随即倒地。
    另一名集团战士当胸被击中应该是一拳,厚重的护甲没能保护住他,他被打中后并没有飞出去,而是原地以中拳点为圆心,就像是一张脆木板一样向后“咔”的一折,同时七窍流血,这是击打时穿透力强大到一种恐怖的程度才能打出来的效果,比如在打沙袋时并不是把沙袋打的晃动幅度越大说明力量越大,而是让沙袋在被打中的地上弯折越严重,才说明力量越大,前者打在人身上最多只能造成皮外伤,而后者打上,那就是严重的内伤了。
    而这名集团战士嘴里的鲜血因为躯干承受的压力太大,喷出去了好几米远,结果鲜血喷到了对面正处于隐形状态的汪怀聪身上,红色的鲜血在半空中顺着一个人形流淌了下去,划出了一个局部的轮廓。
    中拳的战士也在随后当场身亡。
    得手之后汪怀聪随即现形,用正常的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把目光放在了最后一名陈老大的手下身上,这人一看前面三个死的都这么惨,有些动摇,陈老大也在身后喊:
    “快回来!”
    他矛盾了片刻后转身就像跑回队伍当中,但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就看见离他有5米左右距离的汪怀聪,将巨大的左边怪手一抬,再次张开手心里的那个好似嘴巴的开口,接着里面的细须从其中如同暗器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弹出,这速度让我感觉比步枪子弹出膛的初速还要快,它们直奔前面这个转身要跑的陈老大手下后背,然后好像一根根钢丝一样,轻而易举的击穿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身上穿出了起码上百个针孔大小,前后通透的孔。
    不过这还不算完,这些已经穿过去的细须部分,别看细,在汪怀聪的控制下还忽的向四种乍开了一圈大约1厘米长,很细但很尖锐,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的倒刺!
    每一根细须上都有一圈这样的倒刺,全部乍开后汪怀聪就将这些细须往回一收,速度同弹出去时一样的快,这些倒刺在抽出去的时候,割开了皮肉,把伤口扩大上百倍,把原本只有针孔大小的伤口变成了一个个花瓣形的放射形大伤口,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这100多个这样的伤口鲜血如柱,这名陈老大的手下都没来及惨叫一声,就双脚一软瘫在地上,并迅速死于失血过多和内脏的破裂。
    “杂鱼没什么好打的,项骜,你把周洲放过来,我可以答应你留下你们当中一人的一条活命,对了,那个做中药的姑娘也不错,我也要了,那就给你两个活命的指标吧,除你之外,怎么样?”汪怀聪杀掉这四个人只用了不到半分钟,他抖了抖手上的鲜血对我说,然后将那些倒刺收回,但没把细须缩回到手中,而是像一条条蛇一样在空中微微扭动。
    没等我说话,听见他连杜若都一起调戏的陈老大先急了,他往前迈出一步,挡在杜若的身前,拿着钢叉大骂说:
    “放你妈的狗臭屁,信不信我把你剁碎了当鱼食!”
    “陈平芝,当代海盗王,久仰久仰,你说你不好好的在岛上当你的土皇帝,在这里掺和项骜的事情,怎么样?这次把自己搭进去了吧?”汪怀聪说。
    “既然知道你陈爷的名字,就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上找茬的人,还没有能活着出去的。”陈老大说。
    “在你的地盘上又怎么样?看看眼前的形势,你连自保都难,死到临头还嘴不老实,算了,跟你们口舌也没有意义,还有2分钟的时间,够我抢人的了!”汪怀聪话罢,舞动双手朝着陈老大就杀了过去,看他的意思是想先干掉陈老大,然后在拐一个弯,正好能把杜若与周洲都掳走,而他敢这么干应该不是真认为自己的实力涨到可以同时对付我、徐布、冉景成还有塞姆拓、纪成娇、陈老大这么些主力的程度,而是依仗自己能隐形的“新功能”,我正想到这里,这家伙还真就隐形了,身子向前移动了2米左右就再次凭空消失于无形,原本拿着钢叉准备玩儿命的陈老大见状也有点慌了,这也难怪,任谁身经百战突然碰上一个看不见的对手,也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则心里一紧,这次陈老大怕是要遭了毒手,以汪怀聪的速度,这点距离那绝对是转眼就到,想去把陈老大跟杜若一起来走,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甚至看到此时看不见的汪怀聪带起来的一阵疾风吹动了陈老大头顶的头发,攻击的方向看风的走势估计是从上往下,就像他对付第一个集团战士那样,而不出意外,下一刻,他那只六根指头的怪手就会落到陈老大的头上,到时候陈老大可就死定了。
    这一切只是我通过汪怀聪的速度与陈老大头发的摆动所判断出来的,实际上我也根本不知道汪怀聪此时的身位在什么地方,想要出手去打,却都没有目标。
    不过说是只要不出意外,陈老大今天就得死在汪怀聪的手里,但这个“意外”还真就出了——
    一道奇异的光从侧面闪出,直接照到了陈老大的身前,原本“空无一物”的位置上,汪怀聪突然没来由的现形了,我看到那只怪手这会儿距离陈老大只有不足5厘米的间隔,而没来由现形的汪怀聪好像中了邪一样,没有继续近在咫尺的攻势,而是收回怪手疯狂舞动起来,嘴里还一会儿“啊”一会儿“呀”的怪叫起来,好像再跟一个他也看不见的对手过招,当然,这个对手我们也看不见。
    “还看什么看?!快跑哇!”一个声音从奇异光线的方向传来,我回头望去,看见李嘉豪正扯着嗓子喊,同时他手里还拎着那台“幻觉制造机”。
    原来是他用这玩意儿攻击了正准备攻击陈老大的汪怀聪,被幻觉骚扰的汪怀聪不受控制的现形,然后跟不存在的对手“打了起来”。
    接着他又提醒我们快跑,可是这里又不是只有汪怀聪一个人,妈的四面八方三千多敌人,往哪里跑?怕不是刚迈出去一步就得被打碎了。
    看到汪怀聪乱了阵脚,陈老大还来了个“浑水摸鱼”,冲过去用手中钢叉对准汪怀聪的胸口就刺,被幻觉纠缠的汪怀聪根本没意识到有叉子过来插自己,这一下捅了个结实,三股叉在他的当胸一下就插了进去,插出了三个并排的窟窿,只是等陈老大把钢叉拔出来的时候,留在汪怀聪身上的只是三个黑窟窿,没有一点血流出来,不仅没有血,还从里面爬出来好多那种细须。
    细须在修复这些伤口,每次在伤口的四周爬动一圈,这伤口就小一圈,几个来回下来就能恢复如初。
    我见陈老大出手了,自己也不能闲着,将手中的长矛掷了出去,正中汪怀聪的腹部,长矛轻松将其刺穿并斜着把他钉在了地上。
    李嘉豪看见汪怀聪被钉在地上了,当即就把“幻觉制造机”从他的身上拿开放到了地上,同时将自己的枪从身上摘了下来,向我扔出,并对我喊:
    “我的枪里还有子弹,打对面那些士兵鲛奴剩下的燃烧弹!”
    汪怀聪眼前的幻觉当即消失,可他也发现自己被一根长矛给固定在了原地,虽然不能杀死他,但他想要立即脱身也不容易。
    而李嘉豪的这话太关键了,闻听此言我接过枪对准对面一堆对方在一起的“燃烧弹”就打,扳机扣到底,将剩余的十几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这些子弹还有爆炸效果,它们连打带炸的击碎了大量燃烧弹的“海翡翠”的外壳,后两发引燃了里面的“鲛奴油”,看着射击效果,李嘉豪往这枪里填充的就居然是“穿爆燃弹”。
    回头想来,他所做的这一些衔接的也太好了,先是用“幻觉制造机”拖住汪怀聪,见我扔出长矛钉住他,让他暂时无法脱身后这才腾出手来把枪给我,让我打爆燃烧弹,这每一步都像是设计好、演练过的一样完美。
    话再说回来,大量外壳被打破的燃烧弹流出的“鲛奴油”就在最多一两秒的时间内全部燃烧起来,大火迅速蔓延,还把其它没有被打碎的燃烧弹给烧裂了,并也引燃了它们,然后就在片刻之间,于我们的正前方形成了一片火海。
    除此之外,在蔓延的过程中还烧着了大量其它的易燃物,最终分分钟下,这层训练场超过三分之一接近一半的面积都被火焰给笼罩了。
    而遭到火势最猛的地方,正好就是独角仙和深鲛人及其人马的所在位置,这下它们当即大乱,看到我们几个想借机逃跑,那个独角仙终于下令了,它口气愤怒的咆哮着说:
    “开火!开火!打死他们!”
    “跟我来!”李嘉豪喊,然后率先第一个跑了出去,而他跑的方向,就是斜后方在“暗黑殿”这3000多人马全部出现摆好阵势后,由颜悦瑶带头迅速运动过去把守的位置,那边有她的1000多人马,它们又不是瞎子,往那里跑,能行吗?
    可即便再不靠谱,眼下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我叫上所有人,还是“老规矩”,把周洲扶上老特,然后“呼啦啦”跟在李嘉豪的身后就跑,还真别说,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小子居然跑的这么快!快到什么程度呢?快到他两条腿甩起来的频率就跟直升机的螺旋桨似的,根本看不清!要是再点着了,那就成风火轮了,我以前以为这种画面只会出现在《猫和老鼠》这样的动画片里,没想到现在居然看到了真的。
    当时我便立即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跑出来的速度,但现在没时间去追究这件事,所以即便好奇也只能先压下。
    而后面一阵被一片火海烧的大乱的独角仙和那个像“鲤鱼精”一样的深鲛人正指挥各自的兵力对着我们开火,只是火力密度相比他它们的总人数来说并不大,因为它们的大部分人手这会儿顾不上开枪打我们,而是在躲避火焰向自己的蔓延,但即便如此,这也是总数2000多的兵力,即便只有十分之一开火那也有200多,所以打过来的火力仍然很致命,我身后不断地有集团战士还有陈老大的手下被打倒在地,我想救他们,但此时真的没有那个能力。
    再说眼前,我们迎着颜悦瑶的人马跑,跑着跑着,刚才速度还非常快的李嘉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减速,看起来不像是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迫减速,而是有什么原因主动减速,他本来得益于第一个开始跑外加上速度奇快,所以他是跑在整个队伍的第一位,我是在第二,他速度一减就跟我拉平了,随后对我说:
    “老项,你在前面跑!我们能不能跑出去就看你的了!”
    我闻听此言有点纳闷儿,心说怎么就看我的了?瞧这意思是我打头跑就能跑出去?这是什么道理,刚想要问,李嘉豪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没等我开口,就接着说:
    “你先别问,等跑出去了我再告诉你是什么!”
    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只好不问,先闷头跑再说。
    此时我们已经跑到距离颜悦瑶队伍50米左右的位置了,她的人都用枪口指着我们,但并没有听从独角仙的命令而开火在,只是排成一排在静静的等,正当我想不通她为什么不下开火命令的时候,就听她那银铃一样的声音响起:
    “给我打!”
    听见这三个字,我心一凉,心想李嘉豪你这个鳖孙,你引我们到这里来不也一样是挨枪子儿的吗?被颜悦瑶的人打死跟被独角仙的人打死有什么区别?难道是你看她漂亮?临了还想来个“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还是说你看周洲跟我好,就伺机报复?骗我到前面来最先被打成蜂窝?
    伴随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颜悦瑶人马的火力已经组成了一张火网,伴随着轰隆的枪炮声,呼啸而来。
    只是几秒钟后,枪炮声仍在继续,可跑在最前面的我并没有被打中哪怕是一发弹药,身边的人也是如此,抬头一看,才发现其中的缘由,原来颜悦瑶的人马虽然火力猛烈,却都抬高枪口,打到我们头顶上去了。
    而且颜悦瑶人马的站位还很有意思,好像是特意给我们让出来了一个之前那些手持冷兵器的士兵鲛奴上来的长方形出入口,我也不管这里面有什么原因了,先跟李嘉豪在前面一路跑到这个出入口就带人往里跳,以求脱身。
    在跳进去之前,我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高处指挥自己这批人马的颜悦瑶,发现她也在看我,我俩的眼神一对,她竟然嘴巴一动,好像是说了什么,从口型上看,她说的是:
    “我等你呦。”


    (未完待续) | | 682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8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36天 / 跨度241天】
    • 开贴:2019-12-13 14:08
    • 更新:2020-08-10 17:12
    • 阅读:10654288 回复:10960 楼主:608
    • 字数:约1971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