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狂澜》——探险、夺宝、激战,看一个小人物终成一代枭雄的热血传奇

  • 首页
  • 上一页
  • 8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4 00:38
    楼主在这里说一句:看到很多看官说这是打怪升级,这个楼主感觉有点冤枉,因为故事往后的发展真不是这么回事,往后随着条件的改善,装备会不断升级,经过磨练的人能力会更强这是肯定的;但是,这里不会像《内参记者》系列那样在后面会出现各种神仙、神兽,这就是一部小人物凭借肉体凡胎涉险闯关,并最终击破惊天阴谋的故事,怪力乱神的事情有,但绝不涉及到诸如到后来主角满身术法神通,手持逆天神器大战上古妖兽这种玄幻、修仙一类的元素。
    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狂澜》系列的主基调是相对更加偏写实的,楼主也尽量写得严谨一些,一切高于生活的内容也基本都会有个相应的解释,而这个风格也将贯穿整个故事的始终。
    最后,谢谢诸君长期以来的不离不弃与支持、抬爱,谢谢! | | 2405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4 19:14
    楼主来更新了,让各位看官久等了 | | 2439楼 | | | | |
    作者:有骨难画 时间:2020-02-14 19:14
    (二十八)机关原理
    而冉业成的疑问问完了,我还有几句话一直想说,便接过了话头:
    “对了,这只大手是怎么从巨型雕像上被弄下来的?怎么就砸的这么准?还有那个在右脚上的关键线索是什么找到了吗?”
    “这个是杨姐说这巨型雕像的手腕处相对较细,我受到启发,便问景成有没有把握破坏掉,他说可以试试,我就临时进行了一番计算,计算的结果就是如果巨型雕像的左手掉落后大概会是个什么姿态,掉落地点等,算完了景成又将所有人的登山绳集中在一起,徒手爬上巨型雕像,然后先用巨铲一侧的锯齿切割巨型雕像的手腕,原本我像是切割到尽量向前的位置再用登山绳固定的,但时间紧迫,实在是来不及了,就在景成锯开手腕的五分之四多的时候,便登山绳拧在一起挂于雕像大手的食、中、无名这三根指头上,接着向后用力拉扯,凭借力量把剩余不到五分之一的连接拉断,并握紧登山绳防止其提前掉落。
    在这期间那只大雪怪正在顶住机关强行向这里突破,接着跳进来后追击项兄弟你,最后被你用枪阻击后正好站在了计算出来的雕像大手的落点上,我立即提示景成松手,大手随即掉落,并将其砸死。
    不过我这样决定的代价也的确是太大了,之前景成在与大雪怪的恶战中已经被打出重度内伤,在没有得到休息的情况下又发全力去勒断雕像大手的手腕,最终用力过猛崩裂了本来就受到重创的脏器伤口,这才有了后面的性命之忧。”冉业成说,说完周洲在一旁指着冉业成还拿在手里的本子补充了一句,说:
    “当时冉先生在这个本子上计算的石头大手的落点,我看他写了几乎整整两页纸。”
    冉业成被这么一说就下意识的把本子打开了,正好翻到最新的这一页,我怕打眼一看,上面的确是左右两面都被写得满满当当,其中还有很多线形图,这对于我这种“理科盲”来说那基本就跟天书一样,完全看不懂;不过看不懂并不妨碍我再次体会一把冉业成在这方面有多么的牛X,我向他输了一下大拇指表示钦佩,而他只是笑了笑。
    随后胡元华接着这个话题也开口说:
    “是啊,说到这里也得说项老弟的功劳也是决定性的,要没有你牵制住这只大雪怪,并吸引它进入圈套,那后面的所有计划就都无从谈起。”
    “这事能成都是这么多人协同的结果,少了谁也不行。”我说,同时又抬头看了看那巨型石像上已经没了的左手,发现其手腕断口的位置的确绝大部分都十分平整,的确是锯齿锯开的,而最后面一小部分则是参差不齐的,像是用蛮力强行掰断的,另外就是地上还有一层白色的粉末,我之前没注意到这个细节,现在一看,方发现这些粉末应该就是在锯齿切割时撒下来的石末。
    可这个巨型石像的手腕由于其体量巨大的原因,所以非常非常的粗,即便是锯开了五分之四多,那剩下五分之三的厚度也是一个十分惊人的量,而冉景成凭借数条登山绳将其硬生生的给勒断,那所发出的力道真的能让某些液压机械都要为之汗颜。
    “脚趾上的线索提示我与杨姐刚才已经找到了,这个巨型石像的右脚大拇脚指的指甲同它的右眼一样,也是活动的,掀开后里面有一套用‘金蛛丝’制成的‘密码锁’,一共8根,要按照顺序拨动才能进行下一步;只是这里没人知道正确答案,杨姐还在继续试。”周洲说,在说完后就指了一下巨型雕像的脚下,而杨雪俪没站在我们这些人前,而是背背金刚伞,正在专心的站在那个巨大脚趾的跟前在摆弄着什么。
    这边该做的该说的都办完了,所以我们也随即围到了她的身边,我伸头往里一看,发现正如周洲所说,这个巨型雕像的右脚大拇脚指的指甲盖还真是一个可以活动的部分,将其掀开后里面是空心的,露出来一个看起来好像没有珠子的算盘一样的结构,那竖着一共不多不多少8根每根都由“金蛛丝”缠绕而成的竖线平均排列在跟前。
    “建造这里的那帮人还挺会玩儿的啊,弄的这玩意的原理听起来就像是手机屏保的解锁密码一样,咱们算算一共有多少种可能,挨个试一遍不就行了?还用得着搞的这么紧张?”李嘉豪说。
    “设置这个解锁装置的人没这么傻,此物有自己的‘容错机制’,只能错三次,如果错了第四次的话,以我的判断,那它就会触发雕像里的一个‘销毁装置’,这个装置的原理就是通过机扩碰撞打火石,让打火石引燃整个巨型雕像,这雕像的表面敷了这么多的白磷,就是干这个用的。”杨雪俪头也不回的说。
    “那引燃了能有什么后果?”李嘉豪说。
    “我估计这门道都在此雕像的体内,它的主体应该是空的,我们下一步的关键就在里面,假设火焰燃起把整个雕像都点燃的话,应该体内也会遭到波及,到时候内部遭到烧毁,我们也就是失去了进行下一步的机会,从而无法找到‘中生代公司’委托的那个东西以及它在情报中所承诺的大批财宝。
    当然,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个雕像的体量巨大,不是那些大大小小的白磷球可以比拟的,它的外表覆盖的白磷总量十分巨大,假设全部充分燃烧的话,这座神庙里势必会充满白磷燃烧时产生的剧毒烟雾,刚才你也看到了,仅仅是一只手上的白磷就烧出这么多毒烟,要是这整个巨型雕像全烧起来,那得有多少是可想而知的。而到时候毒烟的浓度会压倒这里的氧气含量,真要那样,我们即便是有防毒面具也无法抵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我们进来的那个神庙大门应该在机扩的控制下被关上了,所以即使是远离这个雕像,躲进之前咱们闯过一遍的机关房之中,也只是延缓时间而已,毒烟早晚会渗入其中,毕竟那些木门的气密性并不好,如果好的话我们又要面临缺氧的问题。”冉业成说。
    “好见识,说的没错;这两种手段都是为了防盗之用,防止我们进入到这里的建设者最不想让外人找到的‘核心’部位。
    从我的角度,其实就能看见里面的打火石,我想过用外力破坏它行不行,但还是放弃了,我认为用外力破坏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直接引发‘销毁装置’的启动,造成整个巨型雕像被点燃。”杨雪俪说,同时仍然是没有回头,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不过她动作没停是在空中比划,好像是在做“预演”一样,并没有触碰到“金蛛丝”本身。
    “嘿!这帮孙子可是够损的啊,那这么说一共相当于有四次机会对吧?”李嘉豪说。
    “是的,不过眼下只剩一次了,因为前面三次我都试错了。”杨雪俪说,这话虽然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她说的十分镇定,丝毫听不出有任何的惊慌。
    “你说的倒轻巧啊,你一会儿要是再弄错了,把哥几个都给呛死的呛死,憋死的憋死,都一起做伴儿当鬼去啊?”李嘉豪说。
    “李公子,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周洲瞪着眼对李嘉豪说,一脸的嫌弃和气愤。
    “不碍事,童言无忌。”杨雪俪面无表情的说,她这话把李嘉豪也给气的不轻,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好嘎巴嘎巴嘴,啥也没说。
    而接下来大约5、6分钟的时间里,我们这帮站在杨雪俪周围的人谁也不说话,都静静的看着她,等待她这最后一次机会的关键动作。
    最后杨雪俪突然目光一聚,把手往前一伸,没有去碰眼前的那些“金蛛丝”,而是从中间的一个空隙里穿过去从里面抓住来一根更粗的“金蛛丝”,这根的粗细与滑车机关的房间里拖拽滑车的绳索基本相当,而杨雪俪将其攥在手中拉到外面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用力一拽,这个动作让我们站在四周的这些“旁观者”看的都想之前胡元华开门时一样,全是心头一紧,不过在拽完的大约1秒钟后,从这个巨型雕像的脚下,特别是这个被翻开的大拇脚指里传来了一阵机扩运转的声音,这声音持续的时间很短,在结束后这个巨型雕像的双脚之间忽然匀速裂开了一条缝,这条缝接下来不断的扩大,从缝隙中也照射出一缕与这里一样的矿石光,在大约半分钟后,缝隙扩大到了极限而停止,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宽度2米左右,长度3.5米左右的长方形地下入口。
    众人凑到跟前往里一看,发现那是一条向下延伸的尝尝楼梯,仅仅是在视线内能看到的深度就大约有三层楼的深度,在目所能及的尽头,则是一条向左转的拐弯。
    “哥几个就别在这里伸头探脑的看了,下去看不比在这里看的清楚?走走走,我这次打头阵。”李嘉豪说,随后就迈步往下走,我想劝他一句,但这小子的动作很快,我话还没说出口,他就走下去十几阶楼梯了,我见状只能跟了上去,而其他人则紧随其后,也鱼贯而入的走了下来。
    “胡掌柜,这里面不会再有机关了吧?”周洲说。
    “应该不会,这明显是个给这里的建造者自己留下的出入口,再布置机关那就是给自己下绊子了。”胡元华说。
    他这话让我们所有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在之前的一场场恶战中早就疲劳不已,能撑到现在完全是靠精神力量在支撑,倘若再碰上类似的一套机关,那估计就真的应付不聊了。
    而这一路上的确如胡元华推测的那样,的确没有任何机关,主要是连可以释放机关的那些可疑结构也都没有,发现两边的墙壁与脚下的地面都是实打实的,这我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
    不过走了不多久,眼前又出现了一道木门,我看胡元华都钻进了手,估计是这门后面有没有机关他也没把握,不过这里只有一道门,不像之前在机关房里那样是搞好几扇门供人选择,选错了就是九死一生的凶险,所以除了开门以外,我们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而这次开门的是我,在我旁边的策应的是徐布,冉景成则殿后,而等我提高警惕到屏住呼吸的程度把木门轻轻打开时,门后硬如我们眼帘中的根本不是因为布置机关而设计诡异的机关,而是一个堪称“别有洞天”的巨大空间,而且这个空间不仅是大,四周更是塞满了各种或大或小、或串联或并联在一起的机械结构,只是罕见金属构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木质+石质的。
    同时,这扇门在打开后首先吹出来的就是一阵热浪,走进其中更是感觉里面的温度比外面高了最少8-10摄氏度左右,在外面感觉有点冻手冻脚的气温,到了这里却变得闷热了起来。
    冉业成看着这些机械结构,那两眼都快放出光来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又用手在地上摸了摸,然后好像有了重大科研发现的科学家一样,兴奋的说:
    “我知道这里的所有机关都是靠什么驱动的了!”
    “什么?”我率先接过他的这句话,因为我对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
    “靠的是地热能!你们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些机械有传动结构、飞轮结构、齿轮结构、曲杆连接结构以及还有部分液压结构,这些结构中传动结构相当于一个‘中转站’;飞轮结构相当于‘力量倍增器’,能让做功的能量通过它后产生巨大的运作惯性,可以让较小的能量维持较长的运作时间或驱动较大的机械;齿轮结构就不用说了,是这种大型机械的必备部分;而曲杆连接结构则是带动飞轮用的,最神奇的还是这个液压结构,没想到这里的这支文明居然在1000年前就掌握了液体体积不可压缩的物理常识,真是了不起!
    不过最厉害的还是能把这些结构组合成一个能靠地热能驱动的体系,我越来越想知道这到底是谁设计的这里了,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旷世天才!”冉业成说。
    “地热能?科学家你确定吗?这里可是在喜马拉雅山脉的腹地,高寒气候冰天雪地的,上哪儿有这么大的地热能去驱动这么一套机械?”李嘉豪说。
    “李公子,没事就多看看书,别把精力都放在怎么撩妹上;就拿西藏为例,西藏的地热能就是全国最丰富的地方也是最活跃的地方,地热蕴藏量居全国之首,现在探明的大型地热点就有700多处,遍布整个藏区,其中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具备开发价值的则有342处,拉萨市的用电就有超过30%是地热能提供的,除了发电以外,取暖、医疗、温室种植也都有广泛应用。
    一些较大的地热开发点,峰值发电量可以超过10万千瓦。
    而这里是尼泊尔,与西藏的海拔、地形、地貌以及整个地理环境都十分相似,此地拥有丰富的地热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另外,难道不没有感觉到这里的气温比外面高的多吗?尤其是地面温度高的最多。”周洲说,我现在发现她对李嘉豪说话的时候是越来越不客气了,估计是因为对李嘉豪各种乖张表现越来越不满的原因。
    李嘉豪一听是周洲说自己,他有的辩驳也咽回去了,更何况这话本身就能说的他无言以对,所以他讪讪的笑了笑,很尴尬的说:
    “小洲你懂的真多。”
    “这里的这些木、石机械组合在一起,相当于构成了一部很原始但足够驱动众多机关且可靠耐用的‘汽轮机’,或者说这里的这些机械以地热能为动力已经具备了‘汽轮机’的所有关键特征。
    只是用木、石作为材料,显然这里曾经的拥有者虽然对机械与物理的造诣很高,但对材料学的应用水平还很低,这大大限制了这套装置的作用与效能。”冉业成说。
    “我感觉这里就像是早期大型舰船的轮机房,林林总总的大型机械结构都林立的戳在外面,看起来有点‘暴力美学’的味道。”我说。
    “如果把这座神殿比作是一艘第二次工业革命前后的大船的话,那这里的确就应该是它的‘轮机房’,也就是动力的所在。”冉业成说。
    接下来我们一边走一边听着冉业成的解说,看着四周这些庞然的结构都是咋舌不已,特别是这里越走就感觉越大,顺着中间的小道穿行在其中,甚至有种置身于奇幻小说场景中的错觉。
    “其实相比于动力,我更想知道的是另一个之前提过的问题,就是那些机关为什么能好像能‘感应’到我们的存在,只会在有人闯入的时候才会启动,按照以往我见过的机关来说的话,触发机关都要触动一些设计者留下来的特殊部位才行,比如墙上、地下的某个活动凸起或砖块等等,但我们这一路走来好像根本就主动、被动触发这种结构的事情发生,全部倒是站到距离机关的一定范围内或者是进入装有机关的房间内就会遭到机关的‘自动’攻击,它们仿佛就像人一样,有‘生命’,有‘意识’,具备判断能力。
    这个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我想了一路也没想通是怎么做到的,我自问见过的机关设计不计其数,但能拥有此等功能的,真是闻所未闻。”杨雪俪说。
    “我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这里也能找的到。”冉业成说。
    再往里走,我们在这个神庙“动力间”里找到了一处于高出横向布满传动杆的结构,其四周还有杆秤状的物体,有托盘,有秤钩,也有作为秤砣的配重,除此之外,它们的大小并不一样,最大的比最小的要大出几十倍都不止,那要是真是一杆称的话,称一头牛都够用了,而最小的则跟真的杆秤相似,称重范围也就在10-15公斤上下;在这个结构跟前,冉业成停下脚步驻足良久,观察了半天也没说话,而是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之前他计算石头大手落地公式的那个本子,在上面又是一阵写写画画,最后沉思了片刻后,转身对杨雪俪说:
    “杨姐,我也许可以回答你的那个疑问了。”
    “哦?冉先生有何高见?”杨雪俪说。
    “你的疑问是为什么那些机关好像会‘自动感应’到闯入者的存在而发动攻击,看了这个其实答案很简单,这里的建造者利用的是‘压力原理’实现的机关何时待机何时启动,说白了就是那些机关启动与否都被一套这样的类似杆秤的装置所控制,当它接受到的压力足够大的时候,就会倾斜,用末端去触发机关的开关;而这种杆秤状的装置,本质上就是一种简易的‘压力感应器’。
    而这个压力的来源,就是闯入者的体重。
    你看这些杆秤状的‘压力感应器’,它们有大有小,这就是根据压力或者说是闯入者的体重大小而触动不同级别的机关而设计的,如果只有一人闯入,那可能会启动最低级别的机关加以应付,如果压力很大,也就是总重量很大,那就说明闯入者的人数众多,就会启动更高级的机关进行攻击,而我们这么多人,又有‘万里烟云特’、三头牦牛,这么多装备,还有比常人重的多的我弟弟景成,总重看来已经达到了这里的最高等级,所以才会触发这里的最高等级机关对我们进行猛烈打击。
    我估计感应体重带来的压力的地方,就在每个机关房间的门口开始,并向前延伸到一个较大的范围内,只要进去踩在上面,机关就会被启动,到时候门一关,那便只剩下要么闯过去,要么死在里面这两种结果可选了。
    至于在神庙门口我们遭到雕像机关阵的攻击,那即使没有项兄弟、‘万里烟云特’以及景成,我们这一群人的体重总量还依然是很大的,足以触发最高级别的机关打击,后来那只大雪怪追过来时,它的体重至少要超过10个正常壮年人,所以也同样触发了机关的全力攻击模式。”冉业成说。
    “这样的话那建造这里的人对机械的应用简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很多设计之精妙不次于当代工业革命的成果。”杨雪俪说。
    “是啊,所以我对这位‘机械大师’非常感兴趣,不能与他在同一时代交流一番,真是一大憾事。”冉业成说。
    随后众人就随走随看随说,在见识到了这个“机械城”一般的所在的宏伟与精密并存之后,来到了一处回廊之中,这个回廊是旋转向上的楼梯,站在中间往上看能看到这回廊的高度着实不低,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头。


    (未完待续) | | 244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有骨难画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6天 / 跨度76天】
    • 开贴:2019-12-13 14:08
    • 更新:2020-02-27 20:13
    • 阅读:10337077 回复:4675 楼主:203
    • 字数:约672千字
    • 图片:5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八卦作为作品量减少、进入演员期的小花,来围观今年的刘亦菲254图 额娘1994 2018-01-02 17:35 1050/105 39/136
    其它瘦了身的剪力墙,身子骨还结实吗136图 凉坳 2014-06-23 20:57 37/249 64/73
    八卦2019年的发布的几个古装剧(有网剧)214图 和硕柔静郡主 2019-01-24 14:28 404/215 5/9
    煮酒铁流滚滚---晚清路政往事 沙梨熊47 2011-02-27 17:54 537/2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