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素衣厉鬼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06 19:59
    有人看木~ | | 913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07 12:07
    笔仙 后半部分忘记发了~ | | 921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07 12:07
    更完 | | 922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07 12:08
    笔仙 后半部分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吓得脸色煞白,瑟瑟发抖,
    什么话都没有了。
    送走笔仙的方式有很多,
    但我明显感觉得这个笔仙不怀好意,
    连个孩子都祸害。
    为了惩罚它这种不负责任的欺骗,
    我直接折断了笔,把宣纸揉成一团,
    将笔和纸用红线捆住,
    取来一只瓷碗,
    直接烧掉。
    通常情况下,送走笔仙往往是一种以下敬上的姿态,
    “请”它离开,
    而我直接用“让”它离开的方式,
    虽然可能暴力了一点,
    不过这也是需要它尝到自己犯下的恶果。
    送走笔仙事情并没有完,
    找到的那几叠花花绿绿的冥币显然是一个死咒。
    而这些冥币恰恰是留给男孩死后自己用的。
    听师傅说过,笔仙给活人留纸钱,
    这说明活人身上已经有劫,
    所谓的劫,就是给活人下了死咒了,
    若不及时解咒,
    活人将暴毙而亡 。
    我让女子从厨房拿来一只碗,
    碗底粘上那半截白蜡烛,点燃,
    将碗倒扣在她儿子头顶,并且让她儿子作跪姿状,
    我教了他两句口诀,让他在心里反复默念。
    十来分钟后,我吹灭蜡烛,
    然后取下碗,正放在面前,
    将那些冥币放在碗里烧尽。
    现在死咒已解。
    做完这一切后,我把她儿子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显然已经吓傻了。
    一切只因思念自己的父亲,
    本来都在情理之中,
    怪他听信了旁门左道,采用了凶险之术,
    以致于差点害了自己。
    我告诉他以后绝不可以玩此类危险的游戏,
    我能体会他失去父爱的这种痛苦,
    但人死不能复生,
    他应该尽快从悲伤中走出来。
    现在他已失去父亲,母亲也下了岗,
    他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要承担起这份责任来,
    以后还要娶妻生子、成家立业、要赡养母亲,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不是把自己关在屋里,
    而是要勇敢地走出去,
    找一份工作,好好做事,
    这才是他对于父亲的最好回报。
    我不知道这番话他有没有听进去,对他有没有用,
    但我看到说完后他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所以我更相信男孩的本质是好的,
    就如他母亲所说,只是性格内向了些。
    之后,我收了酬金,作别回了家。
    | | 923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12 13:26
    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灵婴


    自古以来,巫术就一直盛传至今,
    虽然如今科技发达,但是巫术仍然在当今社会上占据一定的位置。
    巫术到底是真是假,每个人的看法不一,
    相信它的人就会相信,不信的人也照样生活。
    曾经我问过师傅,南洋巫术-降头术到底存不存在?
    师傅说巫术是有用的,不过方法得用对,
    不然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但他还是训诫我千万别碰这些阴险的玩意儿,损人不利己,
    他说有德之士从不会用巫术去害人,什么仇不能当面解决的。
    而且这个巫术还必须有深仇大恨才能做,不然对自己的反噬会更大。
    说到南洋巫术,就不能不谈灵婴。
    灵婴指的是那些流产的胎儿,甚至连小孩都算不上,
    但他同样有生命、有灵魂。
    其实灵婴很少,
    一旦出现便是十分凶狠的那种,
    因为他们往往怨念极重。
    没人超度, 魂魄无依,无法往生。
    灵婴纠缠作祟的对象通常都是小孩,
    他们会循着血缘的磁场密码找到亲人,
    轻则生病或遭遇意外,
    重则甚至失去生命。
    1988年3月,表妹的一个小学同学找到了我,
    男子28岁,萧山浦阳镇人。
    男子说他结婚已有四年,如今女儿也两岁多了,
    今天是为他的老婆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
    前段时间他老婆连续两晚都梦到了同一个孩子。
    第一次在梦里,他老婆看到床上坐着个三岁左右大的孩子,
    在哇哇大哭着。
    孩子的头发很长、很浓密,低着头,
    看不清他的容貌。
    当他老婆打算走过去看看孩子时,
    孩子突然消失不见了。
    第二次在梦里,还是那个孩子,还是坐在床上,
    照样看不清容貌。
    但这一次孩子边哭边说着“妈妈抱抱,妈妈抱抱……”
    他老婆当即就走到了床边,蹲下身去拨开孩子的头发,
    却发现孩子根本没有脸,
    头发里面还是头发。
    他老婆当时就一惊,醒了过来。
    男子说这以后他老婆就再没梦到那个孩子了,
    家里也平安,没发生什么事。
    只是做了这样的梦,
    他老婆觉得不太好,心神不定的,
    总怕会出什么事情。
    因为他们那里有个说法,
    说梦到小孩,无论梦里小孩是哭是笑,
    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男子说就在两天前,他从外面干活回到家里后,
    老婆告诉了他一件奇怪的事情,
    弄得他也害怕了起来,
    这才多方打听找到我的。
    他说那天老婆告诉他,
    女儿本来在床上独自好好地玩着,
    突然大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向她伸出了双手,说:
    “妈妈抱抱、妈妈抱抱……”
    熟悉的声音一下子让她想起了梦中的孩子,
    低着头,浓密的头发,没有脸。
    顿时吓得她全身都哆嗦了起来。
    听完整件事情后,我不置可否,
    说句自夸的大话,
    我们这一行就类似于医生的职业,
    当病人描述自己的症状时,
    通常带着强烈的主观意识,
    而这一切在医生的眼里,
    不过是疾病诊断的参考罢了。
    但我还是问了男子一句,
    我问他女儿会说话了吗?
    他说会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什么的,
    但不会走路。
    我说那好,就随你去看看。
    男子家离我不算太远。
    进屋时他老婆正料理着家务,
    说女儿刚刚入睡。
    男子带我去了楼上,
    进房后我四周看了看,
    未发现什么。
    接着走到了床前。
    小女孩酣睡着,
    红扑扑的脸蛋十分健康。
    我再看了看她的指甲,也正常。
    这时,熟睡中的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
    死死地盯着我看。
    也几乎在她睁开眼的一瞬间,
    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两个灵魂,
    除她本身外,
    另一个并不清晰,
    但我确定是灵婴,
    因为我看到了血红色的眼睛。
    所有鬼魂中,只有灵婴的眼睛是血色或纯绿的。
    | | 924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12 13:27
    有人看木~ | | 925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12 15:54
    谢谢~ | | 926楼 | | | | |
    作者:心凌1979 时间:2020-02-12 15:54
    我试探性地上前,
    这时一种压迫感袭来,
    这是灵婴向我发出了警告。
    为免节外生枝,
    我叫上男子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来到楼下后,
    我在堂屋的四周拉红线,
    先让房间形成了一个阵。
    然后,我让男子去准备一碗公鸡血来,
    告诉他家里没有买也要去买来。
    因为婴灵害怕鸡血,
    而且对鸡非常反感,
    尤其是公鸡。
    拉好红线后,我再将那些能够反光的东西都用布遮起来。
    因为婴灵也怕光,
    这时候遮起来为了使它不害怕。
    在男子去杀鸡的时候,我把他老婆叫到了堂屋。
    我直接问她以前是不是流产过或堕过胎?
    才开始她有些好意思回答,
    但后来还是承认这个孩子之前就流产过一次,
    因为感觉夫妻俩还年轻,家里也困难,
    才没有生下来。
    我说按照灵婴会循着血缘找亲人的规律,
    出现在你梦里的那个孩子,就是被你流产掉的婴儿,
    因为他不甘心被你狠心抛弃,
    所以,现在回来缠上你的女儿了。
    听我这样一说,
    她一半自责,一半害怕,
    竟然呜呜哭泣了起来。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知道没有资格去指责她,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对于生命是不是缺少了尊重与敬畏呢?
    虽然他没有被生下来,但他同样是生命,
    有血有肉有灵魂,
    难道作为父母亲,就可以轻易扼杀掉孩子生存下来的权利了吗?
    在整理这则案例时,我特意上网查询了下,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300万人次,
    这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数字。
    更让人担忧的是,人工流产问题已经呈现出低龄化趋势。
    国家人口计生委数据显示,
    我国每年人工流产总数中,25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
    大学生甚至成为人工流产的“主力军”。
    面对以上这些恐怖数字,我只想对那些所谓的屌丝们说一声,
    你们可以不负责任,但请对孩子负责。

    等男子取了鸡血回来后,
    我让他老婆去把孩子抱到楼下来。
    我剪了一段缚灵的红绳,
    让她把孩子的两个大脚拇趾绑在一起。
    几分钟后,她抱着女儿来到了堂屋,
    我看到孩子并没有醒过来。
    本来我是可以让他们夫妻两个按住孩子的,
    但又怕等下驱鬼孩子挣扎时会吓到了他们。
    于是,就用红绳把小女孩牢牢实实的固定在了她的婴儿车里,
    做好这些后,孩子依然没有苏醒。
    这时,我蘸了点鸡血。
    在孩子的手心、眉心、人中、脚心,
    人体的四个气血最连通心脉的地方各点了一下,
    从口袋里取出坟土,撒了一点在孩子的头顶,
    这除了是因为坟土有灵力以外,
    还是为了让灵魂在出体以后,
    第一时间能够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因为灵魂离开肉体是从头顶开始,
    一般情况下,
    他们会知道这是在给他们带路。
    婴灵带路的方法相对繁琐,
    因为你面对的不是一个经历过成长的灵魂,
    他甚至连孩子都算不上。
    就像是一个婴儿,
    哪怕他睁大了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你,
    你却永远猜不透它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手心里倒了点酒,
    将鸡血混入手心。
    然后走到孩子的身后,
    用混合有酒与鸡血的这只手按住了孩子的头项,
    我用力大喊了一声。
    这是逼迫灵婴出体。
    他开始用力挣脱起来,
    由于两只脚拇趾被拴住,
    他是挣脱不开的。
    整个婴儿车剧烈地摇晃着,快要散架了。
    我一只手紧紧抓着婴儿车,一只手牢牢按住孩子的头顶,
    直到手心里的酒,由开始的温热到后来的越来越烫。
    此刻,我无法看到孩子的面貌,
    但我相信灵婴血色的眼睛必定十分的狞狰。
    十来分钟后,
    孩子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大哭。
    我知道灵婴已经离开了。
    我站了起来,看着一旁呆如木鸡般的夫妻两个,
    告诉他们事情已经结束了,孩子没事了。
    男子的老婆悲喜交加,笑中带泪地上来握我的手,
    连声说谢谢。
    我告诉她尽管孩子心生不满,但还是顾念着对她的感情,
    若是把他最为凶狠的一面给暴露出来,
    恐怕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我让她在这三个月里,早晚各一次分别给孩子忏悔与祈福,
    忏悔以清除她所造下的恶业;
    祈福助孩子尽早往生,早日转世轮回。
    我要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之后,我收了酬金作别回家。
    | | 92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心凌197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5天 / 跨度57天】
    • 开贴:2020-01-01 21:27
    • 更新:2020-02-27 22:19
    • 阅读:14582508 回复:1016 楼主:133
    • 字数:约139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