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陆狗儿异闻录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chiling2202 时间:2020-01-18 10:38
    第八十九章 周县师兄
    二人恭敬领命后,道人见二人安坐,便看向狗子道:“云溪是钟老哥门下,我是识得的,但不知,你是?”
    狗子站起恭敬道:“禀张师伯,弟子乃是青微峰木枯真人门下新收的徒弟,叫陆瑾。”
    那道人点点头道:“原来是木枯老怪的徒弟,恩,他青微峰不是不大愿意管这凡间闲事么?怎么这一次竟然派了个徒弟下来?”
    那张真人上下打量了狗子几眼,查觉出他的修为,在心里也是纳罕,但木枯家的事他也不欲多问,便同二人说起这次的事由来。
    张真人捋着胡子道:“这事呢,是我二弟子,恩,是在终南收的弟子,报我知晓的,我是不能出终南的,再说这种事情,也不用我出去,随便叫内门的小辈来就办了,你们这个二师兄,还算有点道行,可惜也还是吃了些亏,我便想着叫内门的人过来解决,具体是个什么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二人去周县找他吧,到了那里,他定给你二人说个清楚明白。”
    又哈哈笑道:“既来了终南,你二人大可游历几天,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
    狗子听了一脸的不可思议,师傅叫找外门掌教,见到外门掌教,居然让我去找他二弟子?那,这事儿倒底是个什么事?还不急,让我二人在此游历一番?
    狗子心下腹诽,修仙虽讲究个随性而为,可是这位张真人,是不是太随性了些?能找到内门解决,这事怕也不小,要是酿成什么大祸,那。。。。。。。。。。。。
    想到这里,狗子也不耽搁,他对张真人深施一礼道:“张师伯,既然让我二人出来解决此事,我二人就此动身吧,等事情解决,再来拜见师伯,到那时再游历也不迟。”
    张真人见二人这就要走,不由有点意外,他看向狗子道:“也罢,你们既然急切,我也不留,周县离此也不算远,你二人下山去租个马车,走个三天也就到了,到了周县,你二人看着施为便是。”
    又从身旁拿起个包袱道:“你二人在山上修行,想必没有黄白之物,这也是惯例了,这里一包金银,你二人拿去花用,如果不够,再来终南拿便是。”
    狗子听了恭敬的接过,便同云溪下了终南。
    直到坐上去周县的马车,狗子才有点恍惚,却听到同行的云溪道:“张师伯在我无忧峰是有名的随性而为。”
    狗子看了他一眼,心道,我算领教了,打开那包袱后,只看到里面大大小小的金锭足有十多个,狗子瞪目,心想你不能给我银票么,这我怎么花用?
    想了想又觉有些好笑,这些真人在外门坐镇,也不知道多受拘束。
    他二人在马车上一连坐了三天,才算到了周县,那县城着实是不小,方方正正的城墙高耸在那里,显示此地乃是兵家必争之地,果不其然,别的城只是城顶有兵丁把守,这里城门处还有站岗之人,倒也不见设卡盘查,狗子与云溪进了城后,便去寻张真人的弟子,那弟子此时正在这城中西北角的静音观养伤,此观倒也好找,不一会,二人便来到了观前,这观就在城门边不远处,院子不大,只得三进,前殿供奉着三清神位,后面便是道士们日常做息之所,二人道明来意,便有知客的道士领二人去了后院。
    二人进得后院,便觉查出此院中似下了什么禁制,不由心下暗惊,互相对望一眼后,才双双进了师兄养+伤的云室。进得门来,只见一个枯瘦的道人此时正盘坐在云床之上,这道人脸现青色,浑身黑气旋绕,一副阴气入体的样子,二人见了都不由大惊。
    狗子忙上前,对着这道人浑身三十六大窃穴打出了一道道阳火之力,云溪也不含乎,拿出阵旗,就在此处布了个聚阳之阵,阵起之时,屋中似都明亮了三分,那道士浑身黑气似冰霜遇火,慢慢便消散了大半,道人脸上的黑气也慢慢聚拢,最后都凝于此道人眉心。
    狗子知这时候二人己帮不上忙,全看道人道心坚不坚,阴气侵入泥丸,此人脑中必幻像频生,如果道心不坚,恐怕会坠入心魔诡境。
    过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那道人眉间黑气才突的喷涌而出,化作了一张狰狞鬼面,冲着屋内三人咆哮一番后,才慢慢虚淡了。那道人也慢慢睁开了双眼,狗子心道,经此一役,这道人虽说是亏了些根本,可造化却是不小,那黑雾幻化的鬼脸明显是个魔头,经这样的东西淬炼一回道心,他以后的修行,必能圆通不少。
    那道人虽然己经将附身鬼魅除去,却仍是十分虚弱,刚刚将魔头逼出体外,便软倒在云床之上。
    云溪见了,忙上前将道人放平,又塞了枚丹药在道人口中,那道人直到又过了一刻,这才缓缓平复下来。看见地上的两人,忙挣扎着要起身,却被狗子按住了,那道人连道失礼,狗子却温和的道:“师兄不必多礼,咱们都是终南一门,何必如此客气。”
    那道人略点了点头叹道:“我被那鬼魅所伤,神志尚清之时,挣扎着传讯回师门,便想着,内门定不会不管此事,没想到师门确实是想着我等弟子,派来了内门师兄,贫道心下十分感动。”
    狗子却问:“师兄何必如此,咱们都是终南门人,师兄有难,哪能不出手相救,我观师兄修为己是不俗,但不知,为何落到这般田地?”
    那道人长叹一声道:“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 | 240楼 | | | | |
    作者:chiling2202 时间:2020-01-18 10:42
    第九十章 玉蟾
    话说,这周县本是个军事重镇,所以除了县令以外,真正在这里称王称霸的却是县城三里外龙盘大营中的贺参将,此人虽只是个参将,可是这里驻军以他为最大,这人最是擅长逢迎,本身本事了了,却能坐到如今的位子,可见一斑。
    此人不仅自己擅逢迎,还养了一班江湖奇人,这班人干什么的都有,其中便有那么一位专门会看风水,您别以为他是要给人看什么阳宅阴宅,贺将军逢迎上官时,总能送些稀罕物,便是全仗此人,原来,此人会的是分金定穴的本事,那贺将军也算的上不大不小的一个官盗,这三秦大地自古便是帝王将相争相表演之所,所以地下面大墓着实是不少,那贺将军就凭此人,着实是得了好些个好东西。
    但偶尔此人也有失算的时候,然而就在五个月前,此地来了个反穿皮袄的老爷子,那老爷子形容邋遢,年五十许岁,一部花白的山羊胡都打了结了,行人遇到无不避之不及,但是贺将军手下那班蛇鼠之辈却有识货之人,一眼便看出这老爷子身上的皮袄不凡,又上去与他一番攀谈,这才发现,此人竟然是传说中的憋宝人。
    要说这憋宝人,也算是江湖中少见的行当,他们这帮人见识远非常人能及,常常混迹于深山市井之间,专寻那别人识不得的奇珍异宝,关于憋宝人的传说,简直是数不胜数,这里也不啰嗦。单说这老爷子,此人姓胜,要说胜这个姓可是少见,干这一行当那可是有年头了,他这是家传的手艺,在他手上过的宝贝真是数不胜数。
    那识货之人见到胜老爷子果是奇人,心知贺将军必对此人感兴趣,便急急去报了贺将军,那贺将军听说此人,果然大感兴趣。他也知江湖人的性子,有不少奇人视名利如粪土,最重一个礼数,但亲自上门去见这胜老爷子,老爷子见将军如此礼遇,也觉心中舒坦,但进了江军的大门。
    后将军与他攀谈,才知胜老来此所为何事,原来,他打听到此处出了一样奇宝,那物名叫玉蟾,此物通体如玉般莹润,只一对眼睛是红色的,乍一看去,仿似玉雕一般。
    这东西却不吃什么东西,只喝水便能活,只不过肤色如玉,极为乍眼,且它又没什么防身的手段,所以极易被野物吃掉,但只要能让它长大,长过八十岁,这东西便能生出一种异能,要说这异能也无甚特殊,它能嗅到深埋地底的金铁之物,且喜欢闪闪发光的物事,只要让它得了这些物事,它便能将其吞入腹中。
    这些物事入了玉蟾的腹中,便会慢慢的融入它的皮肤,让它的皮肤真如玉石般坚硬,自此,这东西便没有了天敌,不管何物,都伤它不得,若得了它,便可驯化了,这物灵性的很,用它寻墓最是方便,这东西身体坚硬,不惧刀剑水火,又不怕毒气酸雾,且打洞极是历害,只要让它嗅到地底深藏的宝贝,它都能钻个洞进去给你衔出来。
    贺将军听了这物事,心中简直大喜,若是他得了这东西,那岂不是可盗尽天下宝藏?便大拍胸脯:“只要您老吩咐一声,咱们大营的将士任你调遣,只要您老能将这宝贝给捉来,咱们便算是发了。”
    那胜老却微微一笑道:“将军,这东西一向胆小,您若弄这么些人去捉,它早挖洞跑了,我既到此,自有手段捉住它,您就等着我的消息吧。”
    即后,胜老休息了差不多两三天,又吩咐叫人准备一百个铜板,都叫打磨的闪闪发光,这才带着这些物事进山去了,这一走,便是差不多半个月,那贺将军对胜老只是半信半疑,叫过自家风水先生问了过后才知道,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奇物,便也起了好奇心,想见识一番。
    半月以后,胜老回来时,虽一脸风尘之色,却也掩不住面上喜悦之情,大将军一见他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将胜老邀进了里间。
    又叫人摆上酒席,说要给胜老接风,胜老也不客气,略梳洗了梳洗,便坐在席前大嚼起来。
    酒过半酣,贺将军试探着问:“胜老,您得手了没有哇?”
    胜老此时己有三分酒意,得意的道:“我老胜出手,哪有不得手的。”说罢伸手将一直摆在脚边的一个大黑包袱打开,那包袱内装了个大大的陶罐,罐中有少半罐的水,里面还放了几块石头,就见到那石头上居然趴着个圆盘大小玉色蟾蜍,那蟾蜍通体玉色,一双眼却似上好的红宝石般,此时见到光亮,扑通一声又跳到了水中。
    贺将军哪曾见过这样的奇物,不由啧啧称奇,胜老却不肯让他多看,又掩了这陶罐,重新系好包袱。
    贺将军嘻嘻笑道:“胜老,某家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您老不愧是主人,此等奇物居然也能让您老寻来,实在是好手段呐。”
    胜老却并不谦虚,一口饮尽贺将军给他倒的酒,得意笑道:“此乃我家传的手艺,如今这世上,能如我胜家这寻宝的手段之人,怕是凤毛麟角哇。”
    贺将军连连赔笑,又叫人把他手底下的风水先生找来,这风水先生姓周,乃是个四十多岁的文士,只不过此人长了一张极是猥琐的脸,看着就让人生厌。
    胜老只看了那人一眼,便不再理他,只顾喝酒,那贺将军却拉过了此人,对着胜老介绍道:“此人乃是周先生,是我这里一等一的风水先生,您二位还要多多交流才是啊”
    胜老却淡淡的道:“原来是周先生,失敬失敬。”
    那周先生城府也深,见胜老如此怠慢,脸上却并不露半分声色,只笑着陪酒。酒喝到后来,胜老才大约明白了贺将军为何对他礼遇有加,原来这贺将军竟然爱干那挖坟掘墓的事儿,此处天高皇帝远,兼且此人也是个能人,干了多回,竟然没人发现。
    胜老倒也并不烦感这类人,他们江湖上盗墓贼可是不少,还有自己的门派,不过官盗,胜老心想,你也不怕遭了现世报?
    | | 24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chiling2202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81天 / 跨度98天】
    • 开贴:2019-11-22 13:33
    • 更新:2020-02-29 02:45
    • 阅读:30278 回复:661 楼主:200
    • 字数:约34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