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前男友到处骂我**,今天没忍住找他撕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7 11:03
    前两年,我谈了个男朋友。?他是我初恋,长得人模狗样的衣品不错,总之他随意往那里一站就挺有回头率,再加上他嘴甜得跟刷过蜜似得,我当时就一情场菜鸟,没多久就沦陷得跟火星撞地球那样,答应了跟他住在一起的请求。?我以为我跟他能有一辈子,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快乐了一阵子。




    前两年,我谈了个男朋友。?他是我初恋,长得人模狗样的衣品不错,总之他随意往那里一站就挺有回头率,再加上他嘴甜得跟刷过蜜似得,我当时就一情场菜鸟,没多久就沦陷得跟火星撞地球那样,答应了跟他住在一起的请求。?我以为我跟他能有一辈子,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快乐了一阵子。



    前两年,我谈了个男朋友。?他是我初恋,长得人模狗样的衣品不错,总之他随意往那里一站就挺有回头率,再加上他嘴甜得跟刷过蜜似得,我当时就一情场菜鸟,没多久就沦陷得跟火星撞地球那样,答应了跟他住在一起的请求。?我以为我跟他能有一辈子,但事实上我们只是快乐了一阵子。





    人打赏 5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7 14:25
    我一直认为我与李岩的相遇,是一场宿命的开始。
    那一年我23岁,初入户外圈,对一切热门路线有着打鸡血般的炙灼热情,我通过网上约伴的方式找到了几个驴友,约好一同穿越狼塔古道。
    整个队伍里就我一个女的,临出发之前我们在乌鲁木齐一家餐馆喝了顿痛快的啤酒,酒酣意热之际领队再三申明,要一同进去一同出来。 来自 | | 3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7 15:43
    我那会儿算是勇气可嘉,然而我忽略了户外中各种复杂多变的人性,在小冰湖营地到白杨沟达坂路段,我彻底落单了。
    捏着没信号的手机和被水泡坏的对讲机这俩彻底废掉的通讯工具,再看看天快黑了,雪越下越大,我止不住的懵逼。
    早上在羊圈营地时,常与我走在一起的队友山猫为了减轻我负担提出他帮我背帐篷我帮他拿锅碗瓢盆,我难挡他好意就换了。
    这天气那么恶劣,入夜之后能见度更低,而且这边处处沼泽,我继续赶路指不定中招,可我若是停住扎营,我这没有遮风挡雪的帐篷可用,我就算再有本事找到一块背向的礁石,我估计不被冻死也得让雪给活埋了。 来自 | | 4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7 20:57
    揣着已经成团的惊惶,我蹬上垭口,这时风更急雪更猛,我的心态慢慢崩掉,我气恼的坐下来打算听天由命,这时我忽然睨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盏灯在这雪夜里摇曳,我浑身的血液往脑上冲,我顷刻恢复到打鸡血般的状态朝着灯光所向挪去。
    原来,这是与我一样的旅者在此处扎营了。
    这个人搭帐的地方,是一个牧民临时搭建起来的遮雨棚,虽然顶上有盖,但四面八方都是空荡荡的,这边风夹雪的不断往我身上拍,我的腿脚早已经被冻僵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用手碰了碰那帐篷口,试探性的:“你好?”
    那里面静寂一阵,帐篷拉链缓缓被扯开,不一阵有个男人探出头来:“怎么?” 来自 | | 6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7 21:28
    微滞,我暗自懊恼自己明明不是特别严重的外貌控患者,却偏偏被这个长得还挺靠岸的男人弄得晃了心神,我连忙别开视线不再看他亮若繁星的眼,我浅着嗓子:“你好啊,是这样的,我的帐篷被队友带走了,天这么冷风那么大,我想你能不能借点空间给我避避….”
    这个年纪与我相仿一脸高冷的男人,他还是寥寥数个字:“我拒绝。”
    我一下子急眼了:“先生,我是真没办法了才想请你帮忙,大家能在这里碰到也是缘分,我肯定不会让你白白帮我…”
    眉梢蹙上,这男人睥睨着我:“你那里有吃的么?”
    手急急忙忙插入身后背包摸索着,我连声说:“有,有,有牛肉干和面包,还有饼干,都有。” 来自 | | 8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15:38
    钻进了帐篷里,虽然我还是冷得牙关打颤,但毕竟比在外面被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往身上飘强多了,我抓紧时间把压在背包中间位置的干粮往外掏,给那个帅哥递了去。
    从几个吃的东西里面,这人最后选了牛肉干,他用牙齿咬着袋子撕开往嘴里塞,他扬了扬下巴,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脑子还是被寒意包裹着,思维也有些迟钝,我贴着帐篷边边哆嗦着:“橙爷。”
    “爷?称爷之前建议把胸收一收。”
    目光顿住,在我脸上淡扫,这个男人轻描淡写的口吻:“我叫李岩。李子的李,岩石的岩。”
    按理说,李岩报出自己名字之前的那话,多少有些耍流氓的意思了,可我也不知道是看在他毕竟收留我躲避风雪的份上,还是对着他那张哪怕被疲惫侵扰却像磁石般吸引夺目的脸孔多了宽容,我竟然还能顺着他的思维,把自己的名字给报了:“陈十,陈旧的陈,十分的十。” 来自 | | 12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16:16
    面无表情,李岩转而说了其他的:“你最好保持安静,不然我会把你一整个扔出去。”
    暗自嘀咕这男人虽然长得好看,但这奇葩性格真是让人吃不消,我怕他一个不爽起来赶我,我忙表态:“你放心,我很安静的….”
    凝神盯住我,他斯条慢理打断我:“你现在就很鼓噪。”
    他声音尽管很低,那里面竟是蕴含着一股压力,直将我逼到角落,我嘴巴张合几次,愣是没敢再吱一个字。
    缓慢往睡袋里面挪了进去,李岩伸手拨弄着把灯关了,他窸窸窣窣的不知在做什么,片刻后归于寂寂。
    刚刚在马不停蹄赶路,我整个人活动起来,尚且不能完全抵御住肆意的寒,这会儿我躺着不动,寒意更是刺骨入侵,我小幅度搓着手脚,还半臂环抱着背包取暖,可这些带着湿漉的暖意,无疑是杯水车薪,我的手越来越僵硬,我还被冻得禁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我怕李岩当真将我撂起来扔出去,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对不起….”
    用长达三分钟的沉默来使我煎熬得无所适从,李岩用毫无情绪起伏的语气:“我这是双人睡袋。”
    我顿时懵住:“啊?啥意思?” 来自 | | 13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20:49
    “不懂?那你继续冷着。”
    声音夹着冰雹似的撂完这话,李岩窸窸窣窣转身背对着我。
    凌乱了一小会,我猛的吞咽完口水,我怕这怪咖别下一秒就反悔,我咬咬牙壮着胆子掀起被压得有些起皱的睡袋边边,拘谨着将身体滑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暖烘烘,让我的彷徨暂时得到好生放置,我一时激动嘴快:“李先生你是个好人,我….”
    分外嫌弃的不断朝边缘挪,李岩冷着嗓:“你吵我就扔你出去的规则仍然有效。”
    好吧,我脑子抽什么抽,这帅哥分明高冷,我这热脸贴什么冷屁股。
    特别没劲,我死死抿着嘴憋气沉默,像八爪鱼似的黏在睡袋边缘,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来自 | | 14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21:20
    这跟男驴友躺双人睡袋的事我也是头一遭经历,我多少有些放不开,我在对暖和的贪图与内心拉锯中煎熬辗转,睡意也被压迫得无处可依,身边那个酷哥的鼻鼾声都匀称响了好几个回合,我的眼睛涩得发疼,这才慢慢的有些迷迷糊糊。
    也就是在此时,忽然有个细碎的响动从身后传来,我被惊了惊,随之而来的是一条重重的手臂压在我的身上,那手掌还似有若无的从我的胸前掠过。
    我擦,这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帅哥是想耍流氓?
    心提到了嗓子眼,我正要抓起李岩的手扔过去并赏个五指饼给他尝尝,李岩的手掌潦草的拖回到我的锁骨处停留了数秒,他咕哝梦呓了一声,手随即软绵绵从我身上滑下去,他窸窸窣窣的翻了个身,鼾声更匀。
    他不过是睡梦中无意碰到我而已。 来自 | | 15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21:48
    暗自庆幸我手慢没酿成尴尬局面之后,我竟不自觉回想不久前那短暂的接触,心里有异样感觉,我愣是数星星数绵羊的好几圈,才勉强入睡。
    翌日一大早,李岩还是沿着一贯的高冷模式,他没有丁点搭理我的意思,他只管把帐篷拆皮剥骨收起来捆到背包后面,就此没有任何停滞背起就走。
    看他手法娴熟,我认定他肯定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驴,我落单都落出阴影了,我连忙追上他的步伐。
    在马鞍山营地,从牧民那里拿到山猫留给我的帐篷,我总算寻回了对这趟旅途的小小信心。
    尽管全程与我没交流,也尽管他走得比我轻松,接下来十天行程,李岩却是与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们相隔着十几米的地方相互扎营,遥遥相望。 来自 | | 16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22:02
    我好几次想要主动搭讪好歹给他说句道谢,但我看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总是带着寡淡的倨傲,我继续憋住没吱声。
    最后一天淌过头屯河,我终于与失散许久的队友碰面。
    回到乌市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山猫说我一个姑娘家的还是多花些钱买个治安齐全,他愣是要给我带到附近一家档次较高的酒店,我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只得捂着干瘪得羞涩的口袋硬着头皮跟着山猫去。
    没想到,我会在酒店的大厅,碰上李岩那个酷哥。
    见我要看不看的偷瞄李岩,山猫以为我是和他有啥暧昧关系,他一副懂了懂了的表情,找个借口脚底抹油溜了。
    我也觉得我就挺莫名其妙的,我这平常还算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在这个冷傲的李岩面前,我瞬间变成了个不太好意思的小学生那样,竟是不太好意思打招呼。 来自 | | 17楼 | | | | |
    作者:鸡腿鱼 时间:2019-12-28 22:27
    万万想不到,李岩居然朝我走近:“你有没有带身份证?”
    在充足的光线下我这么直面他,我手心有些冒汗:“有。”
    轻描淡写的口吻,李岩说:“那好,你出身份证,我出钱,开个房。我洗个澡就会走,归你住。就这么说定了。”
    他长得真挺踏马好看的,我居然鬼迷心窍点头。
    从我手里捞去身份证,李岩只是漫不经心一瞥,他随即递给前台说:“把最贵的那个房间给我。”
    洗好出来,李岩沉默着盘腿而坐,开始捣腾他的背包。
    他还在这里,我也不好意思跑去洗澡,我只能在不远处也坐下来。 来自 | | 18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鸡腿鱼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52天 / 跨度61天】
    • 开贴:2019-12-27 11:03
    • 更新:2020-02-26 23:59
    • 阅读:29218 回复:562 楼主:308
    • 字数:约10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