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桩事先张扬的跳楼案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2 21:55
    晚上好!谢谢 来自 | | 450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3 10:31
    谢谢!上午好 来自 | | 452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3 17:15
    下午好。报告一下,此篇我已初步完成,21万字。此后边修改边发,谢谢支持的朋友 来自 | | 453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4 07:38
    早上好啊! 来自 | | 454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4 12:11
    中午好 来自 | | 455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4 22:43
    晚上好 来自 | | 456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5 15:42
    今天要更新了,谢谢 来自 | | 457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5 16:55
    (九六)

    李强宝顺利和方湘协议离婚了。
    在财产分配上,方湘只分到了一辆旧女式摩托车,当然还有八万元的补偿金。方湘搬去和父母同住,住房上并没有问题,而且对父母刚刚没了一个大女儿,也乐意接纳她。
    王佳夏在情人离婚的当天就兴高采烈的从市里回到县城,并在几天之后偷偷的与情人领了结婚证。而方湘跟郭四现在去相会也不用小心谨慎的了。
    这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直到方湘有一天看到李强宝和王佳夏手挽着手走过“芳芳时装店”,王佳夏身上穿着孕妇装。然后方湘在当日听到传言:李强宝的离婚,原因是他让王佳夏怀上了男孩,而方湘出轨这件事情并不真实。
    原来这真是李东导演的一场阴谋,方湘自己完全被算计了。
    社会观念就是这样,男方出轨导致离婚,这是他的本事,不但他家的名声没有变差,反而变强。
    可是,方湘这个女人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她会自损名声,到处去跟人家说其实是我出轨在先?她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她为此郁闷不已,很难象以前一样在店里笑脸迎客。
    所以她又出去打牌了。
    现在她手上有八万元现金,她已不屑于打小牌了,没有刺激性。她请芬姐帮她组织了几个喜欢打大牌的人,天天打,有时一天可赢两千,有时一天会输两千多。
    李强宝在几个月后第二次做父亲,从此他断绝了与前妻方湘的一切关系。
    得知王佳夏生了个男孩的那天,方湘打电话给郭四,叫他买一瓶白酒到某个餐馆一起聚一下。
    听了情人一顿诉苦和诉恨之后,郭四劝她:“你不要去打牌了,要打也不要打那么大,听说你输了不少钱。”
    “没事的,我有钱。” 方湘不以为然。
    “你应该相信我,久赌必输,这句话没错的,再这样下去,你那几万块钱迟早会输光的。”
    “你赌了那么多年都没输光,怕什么?”
    “你跟我怎么能比呢?我是职业的,我有办法赢钱。”
    “那你教我啊!” 方湘笑着说。
    “胡说八道,这碗饭不是你能吃的,我永远都只会劝你不赌,你应该听我的话,除非你一点都不信任我。”郭四很严肃的说。
    “我当然信任你,可是,你能理解我的苦闷吗?”
    “我当然能理解,那些整天赌钱的女人,大部分都是因为无聊和苦闷,我见多了。”
    “那你教我,教我怎么能不苦闷?” 方湘又笑了。
    “这个,你以为我是心理学家啊!” 郭四也笑了。
    “难道我不知道赌钱是不应该的吗?如果不是心里闷得慌,谁愿意去输钱给人家?”
    “那你打小一点的啊,每天输赢一两百玩玩就好了,小赌怡情嘛。”
    “你这是废话嘛,你赌了十几年了,你见过有人会越赌越小的吗?百分之百都是越赌越大的吧?”
    “我当然知道,干脆你就不赌了,你也打了几年牌了,估计会有赌瘾了,但你也是断断续续的,赌瘾现在还不大,趁早戒赌才好,不然以后赌瘾大了就戒不了的。” 郭四的脸上写满了忧虑。 | 458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6 08:31
    早上好! 来自 | | 459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7 11:33
    到底有没有十个八个读者呢?有点迷茫啊 来自 | | 460楼 | | | | |
    作者:沈野枫 时间:2020-03-28 03:19
    (九七)相亲(上)

    方湘只好口头上答应郭四,心里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喝完酒两人自然是找地方同睡,但男人却没有陪女人到天亮,而是交足两次功课之后先走了。并不是他害怕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如狼似虎顶不住,实在是最近遇到了难得的大生意,他必须到场。
    临走时他没有说什么惜别的情话,而是:“答应我,以后不赌了,真的不能再赌了。”
    得到满足的女人微笑的点点头,她心里很清楚这个男人是真心的为她好。
    第二天上午接到芬姐的电话,方湘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赌约。
    正正经经的在店里工作,虽然心里还是有点郁闷,但想到情人的真心规劝,方湘还是忍住了赌博的诱惑。上午没什么生意,但下午卖了十几件连衣裙,赚了好几百块钱,让方湘苦闷的心终于迎来了喜悦。
    傍晚时母亲打来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吃饭。她有点奇怪,母亲很少过问她吃饭这件小事情的,她说:“李新欣还没吃呢,你和爸不用等我啊,反正我也吃不了多少。”
    “你快叫李新欣回家吃吧,叫她抓紧点时间,你七点钟回来。”
    “妈,你有什么事情?今天是爸的生日吗?”
    “不是,你别问了,按时回来就行。”母亲回答。
    方湘在七点十几分回到家门口,母亲一见她就埋怨她迟到了。
    她疑惑的看了一眼客厅,马上就明白了,原来家里来了个两个客人。
    其中一位是父母厂里的珍姨,有名的业余媒婆;另一位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戴眼镜的男人,教师模样。
    珍姨一见方湘就爽朗的笑:“哎哟,老板娘回来了,怎么越长越年轻了!”
    方湘客气的说:“珍姨,好久不见了,别叫我老板娘了,我就一个体户罢了。”
    珍姨转头对男人说:“苏老师,你猜这位小方几岁了?”
    男人站起来笑呵呵的说:“一看就知道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啊,小方,我叫苏仁学,在县一中教书,冒昧拜访,不好意思啊!”
    方湘说着欢迎的客气话,但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心里不禁想起多年前那个职业学校的老师苏仁理。那个苏老师是她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那年她17岁。
    当方湘进房间换衣服,父母在厨房准备的时候,苏仁学悄悄的埋怨媒婆珍姨:“白跑一趟了,我看我没有什么机会呢,年龄相差太大了,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教师?”
    珍姨又是爽朗的笑,然后压低声音说:“不会白跑的,你不来的话怎么会相信一个三十六岁的人长成这样呢?”
    男人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饭桌上男人显得非常兴奋,珍姨热情的介绍苏老师是高级教师,收入很高,有独栋的房子,儿子在市里读高中,成绩非常好,清华北大是很有可能上的。
    男人连说过奖过奖,并当场赞美方湘年轻漂亮。珍姨趁机说:刚才苏老师已经跟我说了,非常满意!
    方湘的父母听了也很高兴,当场向珍姨致谢。
    “苏老师,我以前有个老师名叫苏仁理,你认识吗?” 方湘插了个话。
    “哦,仁理啊,他是我的堂兄,准确来说,家父跟他的父亲是堂兄弟,我跟仁理很少见面。”男人回答。 | 46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沈野枫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55天 / 跨度164天】
    • 开贴:2019-10-28 01:30
    • 更新:2020-04-09 16:06
    • 阅读:5422 回复:491 楼主:334
    • 字数:约17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