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起》隐藏在潼江深处的古城,消失的民族,一张报纸改变了平凡的十七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19-12-13 00:23
    大家好我是狐狸,在陆陆续续生病一年之后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天涯,带来了另一个新故事。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我高中时代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花。

    两个人都学习成绩很好,而且长得一模一样,就算是认识了很久的人,光凭样貌也很难在一时分辨出来。但两个人的性格却完全不一样,姐姐是班长,很aggressive的一个人,永远要做第一,目标明确,无论是魄力和决策力都是一等一,当然也因为这样的性格有很多非议,挺多同学不爽她的。

    妹妹呢,虽然成绩也很棒,但却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可能是觉得姐姐太优秀了,有点自卑,平常说话都比别人声音小一些。

    她两都因为各自性格的关系,没有什么朋友。当然啦,因为我读的是艺专,每个艺术生都很swag很cool,所以没有朋友也挺正常。

    原本我跟她俩也没有什么交集,因为我一直是个差生,永远在我们班垫底十名徘徊,知道有一次我被分到跟妹妹同桌。

    一开始她对我挺抗拒的,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一天到晚学习,我一天到晚都在书桌底下看漫画,所以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跟我说话。

    但我这个人特别没脸没皮,为了抄作业,每天都带小零食贿赂她,过了没多久,她就跟我成了朋友。

    说真的,我当时真的感受到她赤诚的友谊,也许是从小到大她最好的朋友只有姐姐,几乎没有跟别人走得太近过,所以她对我真的是相当没得说,那种友好连我自己都有点被惊到。

    我问她,你跟我做朋友,不嫌弃我学习不好吗?

    妹妹忽然露出一个苦笑:“学习好又有什么用呢。有些事,整定的(注定的)。”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过了大约一学期,有一次她就跟我说,不如你来我家玩。

    我能看出她有些紧张,长期的相处中我只发现姐妹俩都属于很朴素的人,但她从来没有跟谁提起过家里的事。当时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

    但她又提出来,让我到她家里住一晚上,因为她家在郊区,一去一回不方便。

    最开始我不是很想接受,虽然我们都是家在本地,但我从小就没有去什么朋友家住过,觉得毕竟没有熟到那种程度,会有些不方便。

    但她的眼神非常非常真诚,我都不好意思回绝,就同意了。

    那天最初的记忆很模糊,大约是我们放了学,我就跟着她一直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去了一个城市边缘我都没听过的地方。在公车上妹妹一直对我很热情,聊东聊西,但姐姐对我非常非常冷淡。

    我能感觉到姐姐非常讨厌妹妹这个决定,她有几次甚至希望我能回家,不要跟她们去。但是妹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服姐姐。

    我也是个心很大的人,我当时只单纯地觉得姐姐不喜欢我,因为我是个差生,她怕我把妹妹带坏了。

    到了她家,意料之中的朴素,但她的父母亲都相当热情,也许是女儿第一次带同学回来,准备了一大桌子饭菜,弄得我特别不好意思。

    就在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内屋传来一个非常古怪诡异的呻吟声。两姐妹的母亲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告诉我她们的哥哥也要出来吃饭,让我不要怕。

    我从来没听妹妹说过她们还有哥哥,但我确实见到了一个男人——一个至少三十多岁的男人,流着口水,瘫坐在地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怪声。

    原来她们的哥哥天生是个脑瘫患者。

    其实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没多大的事,但当时我真的没有心理准备,当他哥哥被母亲抱着坐到餐桌旁的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我从小到大没这么进距离的接触过脑瘫病人,而且年纪太轻,连脸上的恐惧都不会掩饰。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在那一瞬间,深深伤害了妹妹。

    吃饭的时候陆续听她们的妈妈说,因为有这样的哥哥,所以他们的父母在高龄再次接受人工受孕,生了双胞胎姐妹。

    她们俩是为了以后接替父母照顾哥哥而存在的。

    当天晚上默默吃完饭,我一直尬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姐妹俩的爸爸倒是很健谈,他为了缓和气氛,就跟我聊起来,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家竟然不是汉族,而是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少数民族(sorry我现在忘了是什么),所以他们的姓氏百家姓里是没有的。

    并且她们的爸爸告诉我,他们家族,每一代都是研究易经的。

    然后妹妹就半开玩笑的跟我说,她爸爸能看到人的过去,和未来。

    我说真的吗?那可以帮我看看吗?

    然后他爸爸就看了我的手相,他看的方法很奇怪,是让我把手放在距离比较远的地方,眯着眼睛看。也绝对不碰我的手。

    他就跟我说了一句话,你今后会很有钱,但你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一笔一划挣的,一步一个脚印。没有偏财。

    当时我觉得他说的是画画,我还在心里纳闷,为什么是一笔一划?难道我写毛笔字挣钱?可是我的字很丑啊!

    更多的他就不肯说了,过了很多年我想起来他说得还算有道理,我现在就靠写字挣钱,之前的小说版权卖了很多钱,可是每一分钱就是靠我敲键盘一个一个字敲出来的。

    聊到晚上,我就该睡觉了,两姐妹睡在一个很狭窄的房间里,上下铺,因为我来了,就把下铺让给了我。

    我一晚没睡好,因为墙壁很薄,她们的哥哥一直不定期的会在隔壁发出些奇怪的声音。然后我发现,到了半夜,两姐妹就要轮流起来代替妈妈照顾哥哥。

    我迷迷糊糊听到两姐妹在外面的对话,姐姐一直数落妹妹,不应该把我带回来,家里的事不应该让我知道等等。

    “她和我们的生活从根本上就不一样,你知道我们生下来是为什么吧?”我听到姐姐说:“我们活着,就是为了照顾哥哥的。我们俩的命,是整定的(注定的)。”

    我还迷迷糊糊听到很多话,但现在也忘记了。

    第二天,我一早爬起来和她们坐公共汽车回了学校。从那天开始,妹妹却有意无意跟我疏远了。

    她本想摊开她的生活,让我走进去,但是我做的也不好,我让她失望了,她又关上了那扇门。

    到现在我还是很后悔,虽然我已经老到懂得有些人注定只能跟你的生命擦肩而过,但我对当年我流露出的那个表情,内疚至今。

    偶尔我也会想,她们俩过得好不好,这么出色的姐妹花,是否遵循了自己的命运,接替了家里照顾哥哥的使命。

    她们俩还画画吗?

    这段很平凡的经历,在我的回忆中一直挥之不去,所以有了以下的故事。

    老实说,我不相信命数,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东西,我希望她们能够在直面命运的同时,又不屈服于它。

    冲破它。

    我命由我,不由天。
    人打赏 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19-12-13 00:24
    (以下是故事分界线)
    ——————————————————————————————————




    雨水细密,若有若无,落在脸颊上。

    刘凡抬头看了看天,灰蒙蒙的,云层低压压蔓延到远方。

    这是个坐落在四川和云南边界的无名小城,依山而立,也秉承了山中的气候,这个季节日照很短,到了下午就开始烟雨蒙蒙。

    县中心的水泥建筑还是占了大半,却都透着残破,低低矮矮、毫无章法地簇拥在一起,楼面上攒着灰和裂纹,隔着层层防盗网和临时棚屋,里面黑漆漆的,和大城市的喧哗完全沾不上边。

    路面也不算干净,主干道上铺了沥青,其他大部分仍是土路,弯弯斜斜靠着砖墙,墙根下面偶尔蹲着一两个卖菜的老人,不时抬头,看着刘凡的眼神也带着好奇。

    他们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外乡人。

    刘凡身上的校服已经几天没换了,加上淋了雨,闻起来就像是隔夜的咸菜。

    活了十七年,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独自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到一个她从来没听过的、完全陌生的地方来。

    但讽刺的是,这个地方对她却并不陌生,这里的每一栋楼,每一条路,都在十七年前的某一天,目睹过她的存在。

    老保安的话还回荡在她耳边。

    “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做到那种事……”

    “那根本已经不能算人了吧……”

    即使多年之后谈起,老人的眼睛里仍流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恐惧。

    他的描述,究竟全然一个没见过世面乡下汉子的疯言醉语,还是仅存目击者不能忘却的离奇真相?

    想到这儿,刘凡的手下意识地伸进挎包里摸了摸。

    一本黄冈高考真题练习,三张没做完的卷子,几本练习册,练习册中间夹着几张皱皱巴巴的毛爷爷,是她这趟旅程剩下的花销,纸钞的触感让她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就在她准备把手伸出来的时候,书包里的另一样东西鬼使神差划过她的手背。她就像被电到一样,不由自主地咬了咬牙。

    该死,我明明已经把它收到挎包最底层了。

    别怕,她在心里鼓励自己,那不过是一张报纸而已。

    和挎包里那些书本和练习册比起来,它显得那么无关紧要,轻的只要往地上一扔,就会随着雨水和泥泞化为乌有……

    可无论她做什么,也无法抹去它的存在。

    如果不是它,她现在应该坐在几千公里以外的教室里。

    她应该做着高考冲刺的模拟试卷,听着班主任关于踏入重点大学就能改变人生的完美理论,和她身边每一个同学一样,为了多考一分复习到深夜……

    她应该还过着她普普通通的生活,为了刘海多剪了一寸而烦恼不已,用午饭省下的钱买少女漫画和日式贴纸,偶尔一杯珍珠奶茶就能让她开心一个下午……

    然而这一切,都被这片报纸上的一段新闻改变了。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
    | | 1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19-12-13 00:25
    ——————————————————————————

    2008年4月12日早上9点。

    “爸?”

    刘凡从卧室里跳出来,挠了挠睡成鸡窝的头发,一边把牙刷塞进嘴里,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门厅。

    不出意外,里面一只鬼影都没有。

    两种可能:要么一大早出门看人打牌了,要么昨晚在酒馆又喝断片儿了没回来。

    刘凡的内心波澜不惊,主要是她对他也没抱过什么指望。

    哪怕今天是她的生日。

    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起来。

    “刘凡!!!!你在哪?!!!我已经到了!!”

    林小茹的声音要是被国家拿来重点改造一下,搞不好能研发成高分贝杀人武器。

    “大姐,就算把我震成聋子,高考也不加分。”刘凡边拿远话筒边说:“这就出门。”

    ————————————————————————————
    | | 2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19-12-13 00:25
    刘凡在互联网上搜过自己的名字,超过400万检索结果,同名同姓在中国就有超过15万个,使用频率的排名只比“张伟”、“王芳”、“李娜”略后几位。

    她的前半生,就淹没在这400万条检索结果里。只用寥寥数句话就能概括:

    成长在一个普通的沿海城市。就读一所普通的学校。成绩平平,样貌平平,平庸的就像4月12日这个日期一样,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乏善可陈,历史上和她同月同日生日的伟人,最近的也在600年前的印度。而他的名字偏偏又长有难读,她从来没记住过。

    今天是周六,可是作为一个高考在即的学渣并没有过周末的资格,只有去图书馆复习刷题才是常态。

    小茹占的座儿在自习室最里面的角落里,还没等刘凡走近,她就憋着她的大嗓门夸张地挤出一句话。

    “凡凡生~日~快~乐~”

    刘凡心里一暖,可能全天下也就她还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今天凡凡大寿,一会刷完题我们去吃牛扒!吃完卡拉ok!我拿了我哥的会员卡,里面还存了好多饮料……”小茹絮絮叨叨地说。

    “卡拉OK?就我俩??”

    “没有啦~还有流川枫……”小茹挤眉弄眼往刘凡身后看去,果不其然,一个愣头愣脑的大个子正拎着书包超她俩走过来。 | | 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foxfoxbee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70天 / 跨度204天】
    • 开贴:2019-12-13 00:23
    • 更新:2020-07-04 18:29
    • 阅读:1348800 回复:7198 楼主:419
    • 字数:约316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