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风起》隐藏在潼江深处的古城,消失的民族,一张报纸改变了平凡的十七岁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20-02-14 23:13
    约定的日子到了,星宿们完成了使命,纷纷回到故乡,角宿最后一次站在城市的边缘,看华灯初上,街灯盏盏点亮,笼罩着温暖静谧的光,五彩斑斓。

    他并未觉得有多温暖。

    他的温暖,来自心底最隐秘的角落。

    马上就要见到她了,她是否还赤脚站在庭院当中,等着自己如同等着那只白色的鸟儿呢?

    回去的那天,角宿想起穆里夕央求自己的事情,特意去潼江的苗寨转了一圈,但他其实心里并不明白,他又不认识什么苗族女孩,凭什么一见到,就知道是谁呢?

    几日都一无所获,直到一日清晨,路过水苗的寨子,忽然听到潼江旁有个苗女在唱歌。

    那段旋律轻快调皮,却让人柔肠寸断。虽然音色不同,但角宿还是迅速辨认了出来。

    那是穆里夕经常唱起的歌。

    她说她在风里听见的歌。

    “你是谁?”角宿问那个苗女。

    对方未察觉身后有人,一转脸竟是来不及擦去的泪痕。

    “你为什么在这儿哭?”

    苗女外向淳朴,久居村寨,并没有防备之心,正愁没人倾吐心事,几句话便透露自己的眼泪是为心上人而流。

    “阿爸不同意我和阿郎在一起,说他家太穷,给不起迎亲礼,”苗女抽抽噎噎地说:“阿郎为了挣钱,去大城市打工了,我只可日复一日地困在这里。今年我已经过了嫁娶之年,阿爸为了面子,要逼着将我许给别人。”

    角宿忽然明白,为什么穆里夕想把自己的耳环给她。

    巣金错自古奇货可居,一枚更抵万金,如果她有了耳环,便能轻松为情郎凑齐聘礼了。

    “迎亲礼需要多少钱?”

    “我和阿郎算过,阿爸的要求,至少要几百元。”

    那个年代,几百块钱对于内陆的山村来说,已经是天价。

    “你看……这些够吗?”

    角宿从包袱里掏出几枚金毫,是当时从潼风堡出来时带的,以供衣食住行,备不时之需。

    “这是……你真的要给我?!”苗女惊讶的合不拢嘴:“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的不是我。”
    | | 409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20-02-14 23:14
    “不是你……难道是风神吗?!是她吗?她让你来帮我实现愿望吗……”苗女顿时感激涕零:“我真的没听错,我听见她在风里说,我和阿郎会在一起的……有了这个,我就能去城里找他了!”

    角宿转身要走,苗女三两步追过来。??“阿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你每日都在这唱歌吗?”角宿问道。

    “嗯,这是阿郎给我捎回来的磁带,他说现在这些歌在城里可流行了,后来他进了城,我便每日坐在这,唱着歌等他回来。”

    角宿犹豫了一下:“你能再唱一次给我听吗?”

    苗女眼里有一丝羞涩,清咳一声,仍是唱了起来。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角宿心念一动。

    出来一年,他早已能听懂现代社会的语言。那些原本听不懂的歌词,忽然想画一般立体,浮现在他眼前。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 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 在梦里

    梦里 梦里见过你

    甜蜜 笑得多甜蜜

    是你 是你 梦见的就是你

    每年归来的鸟儿,带着最早的那阵春风,越过高墙,来到那个赤脚站在冬雪里的女孩面前。

    她的眼睛里住着另一对眼睛,耳朵里藏着另一双耳朵。

    不但能知道千里之外的事情,还能看到他遮面下的表情。

    能看到他的心。

    你的笑容,在心里,我早已熟悉。

    她说这首歌,她只唱给他听。

    梦里见到的,原来是你啊。
    | | 410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20-02-14 23:22
    情人节快乐呀各位小宝贝~~

    又到了狐狸碎碎念时间,首先谢谢大家一直给我留言顶帖支持我。

    风起是我继《没有名字的人》之后,写的第三个长篇故事(暂时断更的《伪造天堂》为中篇)。

    如果说《没有名字的人》是教会我原来故事是可以一气呵成的,那么《风起》则教会我原来不是所有故事都可以一气呵成的。

    狐狸不是特别了解中国的历史,也是第一次尝试用第三人称视来写故事,加之其他林林总总的原因,只能慢慢写慢慢改。虽然我发的慢,但其实我有十几万字的存稿,为什么不发呢?因为觉得不满意,所以还要重复来回来去的调整。

    我想带给大家更复杂,更宏大,更棒棒的故事,所以也希望大家在催更的同时,也给狐狸一点时间,把文字润色的更漂亮,章节修饰的更通顺。

    话说很奇怪的一点,我上一本书我老公是完全看不进去的,但是他竟然成了《风起》的读者,基本上我身边每天催更的就是他了,有时候我在书房里,他没事就会进来看一眼,我偷懒睡觉的时候他也使劲拉我起来,非要我加更。不过他看的比你们都快,因为掌握第一手资料(在我的手提电脑里),所以他都快看到第一本的大结局了。(不过他不是很喜欢这个结局,最近一直问我能不能改改)

    好吧,今天的碎碎念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给我留言,每一条我都会看的,争取一一回复。 | | 411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20-02-17 20:02

    烟雾缭绕,沙帐飘扬。穆里夕由众人搀扶着站在高处,身穿缀满古老风族纹饰的华丽长袍,脖子上挂着金银交错的绞丝项圈,长发以数十根金簪束成巨大的发髻。繁复沉重的冠冕遮挡之下,却难以看到曾经熟悉的脸。

    角宿站在祠堂中间,他与她不过十步之遥,可那一瞬间,他却感觉与她相隔银河。

    他又来到了那个院子,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皑皑高墙,只有这里没有变过。

    “阿角哥哥,你回来了。”穆里夕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挥了挥手,其他人便下去了。空旷的庭院里,只剩下两个人。

    穆里夕这才像过去那样,坐在角宿的身边,两人很久很久都没说话,角宿低下头,看着她脚上刺绣繁复的镶金鞋履。

    “小白上个月也回来了,”还是穆里夕先开的口:“它用了很大的力气才飞过那堵墙,它太老了,或许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才拼了命回来看我。”

    说着,穆里夕抬起手,朝庭院中一指:“我将它葬在那里了。”

    角宿看着桑榆树下那个小小的坟墓,他忽然觉得埋葬在那里的,不止那个小小的尸体。

    “……我在外面听到了那首歌。”角宿咬着嘴唇,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那首你总是唱的歌。”

    说着,角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有些破旧的卡带机。

    这是那个苗女送给他的,此刻她应该已经在去找情郎的路上了。角宿想告诉穆里夕,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个要放在耳朵里才能听。”角宿拿起耳机,习惯性地递到穆里夕耳边,却被她轻轻地躲开了。
    | | 431楼 | | | | |
    作者:foxfoxbee 时间:2020-02-17 20:02
    微风吹起她冠冕上的珠帘,只见那张原本洁白无瑕的脸上,此刻却刺满粗粝的纹饰。

    刺符,为历代风族继任者行成人礼时必要的仪式,刀片蘸着瑶草的汁液,一刀一刀将风纹刻在双颊和眼皮之上。

    瑶草有毒,却毒不致死,只为让刻下的纹饰溃烂,久久无法痊愈,以致痂落后的青蓝色符文泽能历久弥新,直至死亡也无法褪色。

    刺符的过程不使用任何麻药,每位神女必须在清醒的状态下忍受这种钻心的痛苦,只为记住风俗如噬骨之蛆般的仇恨,以危机曾经浴血的祖先。

    只有这种痛苦,才能召唤出远古的力量,并封印在身体当中。

    留给下一代。

    “很丑吗?”

    穆里夕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问角宿。

    可眼里却有某种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角宿摇摇头,在他心里,无论她的模样如何改变,她还是十年前那个在冰天雪地里盈盈一笑的女孩。

    卡带机还在播着《甜蜜蜜》,夹杂着细微噪音的歌声从耳机里传出来。

    苗族少女只教会了角宿怎么播放,却没告诉他怎么关停。

    那首歌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地循环,直到卡带机里仅剩的电量耗尽,音乐逐渐模糊消逝,谁都没有再说话。

    “阿角哥哥。”穆里夕低下头:“我就要嫁人了。”

    角宿心中一动,他早该想到的。
    | | 432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foxfoxbee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76天】
    • 开贴:2019-12-13 00:23
    • 更新:2020-02-27 22:04
    • 阅读:494918 回复:1559 楼主:196
    • 字数:约152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