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仙城夜话》|一个70岁老人来聊聊自己遇到黄皮子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1:00
    我家这个地方叫扎兰屯,坐落在大兴安岭的东麓,归呼伦贝尔市管辖。
    这里虽然叫个屯,可绝不是大家印象里的普通屯落,就像石家庄绝对不是个小村庄一样。
    吹着点说,咱这儿应该算是祖国第一大屯了,全名叫做内蒙古扎兰屯市,当然只是个县级市。
    县级市,虽然级别小点,gj赏给咱的名头可不小,现在是咱内蒙古唯一的gj级风景旅游城市。
    小城虽然地处北疆,却是个战略要塞,清政府早早就在这里设了衙门,叫做布特哈旗。溥仪的伪满洲国在这里设了省,叫兴安东省。俄国人在这里修了中东铁路,这里是工程第七段,并且在这里驻了毛子兵。日本人就更不用说了,把这里当成了他准备进攻苏联的后方基地。中苏关系紧张的时候,这里曾是大兴安岭战略指挥部。
    这里曾经还是呼伦贝尔地区的文化和经济中心。
    这里是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除了汉,蒙,达,鄂伦春,鄂温克等民族外,还有俄罗斯族,朝鲜族,日本族等。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1:16
    故事先从我父亲身上讲起吧。
    我父亲叫王力行,1949年生,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我们原籍是山东人,自1958年起,天灾人祸降临神州。山东这个人口大省,首当其冲地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只有十一岁的王力行,为了自己和亲人能够活命,便偷偷地瞒着当时已经陷入极度困苦的父母,独自一个人跨越了五六个省,从步行开始到扒火车北上,历经三千里路云和月。九死一生,终于来到扎兰屯投亲。
    来到扎兰屯后,这位倔强的小山东子,在亲友的帮助下,一边念书,一边辛勤的劳动,不但挣出了自己的学费,还经常往山东老家寄钱,帮助父母度过灾荒。
    趁文革大乱的时候,他的父母和弟弟妹妹都来到了这北方小城,不但一家人团聚,还不用饿肚子了。 | | 1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6:49
    1966年夏天,他初中毕业,要考高中的时候,一场叫做文化大革命的红色大运动开始了,他和当时千千万万的学生一样,全都失学。

    他那时已经十六七岁,没书念了,他的同学们都在忙着搞文化大革命,整天扛个红缨枪满大街游行,揪走资派,批斗老师。紧接着就是武斗,已经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了,还在挣扎着高喊口号,要誓死保卫红色江山,誓死捍卫无产阶级政权。
    紧接着又紧锣密鼓地上山下乡,让他们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当时我们家里人口多,我爷爷的工资又低,生活非常困难。
    王力行可没兴致去操心那么多gj大事,解决好全家人的温饱,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他一门心思去找工作,多挣钱,和我爷爷一起,挑起养家糊口的担子。让家里人日子过的好一些。 | | 4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7:42
    一 有了工作如鱼得水 半夜车间女怪作妖

    1
    小王力行那时候赚钱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靠山吃山。
    大兴安岭东麓,遍山是宝,山上什么东西都能卖钱。
    他冬天上山捡柴卖柴,夏天刨草药卖药材,秋天什么榛子,蘑菇,木耳...,总之寒暑两个假期和星期天,他从来没闲着过。
    他经常去一个叫苏家店的大车店里卖山货。
    大车店的主任姓白,是个蒙古族人,待人非常和善。王力行从小就勤快,卖完了东西,就帮大车店干活,扫院子,起马粪,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白主任和大车店里的员工都非常喜欢他。

    一天,白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问:“哎,力行,反正学也没的上了,想不想到大车店来上班啊?工资一个月三十一块五,咋样?”
    “上班当然好了,可才赚那点工资啊?太少了。”王力行有些犹豫。
    “咱这里活轻巧啊,扫院子是最累的活。”
    “累点怕啥。工资高点才好。”他嘟嘟囔囔地低声说。
    “要不我给你找个工资高的,陶瓷厂咋样?国营企业,一个月四十八块五,干好了,还有机会转为正式工。”白叔问他。
    “真的?”这回高兴了,“白叔,我去。” | | 5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9:23
    2
    有一个岁数挺大的服务员,偷偷把他拽到了一边,对他说:“力行啊,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
    王力行一愣,就问他咋了。
    那人说:“你以为陶瓷厂真那么好哇,你也不扒拉脑瓜子想想,那地方工资那么高,还是国企,有这待遇,想去那儿当工人的人肯定海了去了,这好事哪还能落在你一个毛头小子身上啊?”
    王力行一寻思也对,赶忙问那人:“大爷,那是咋回事啊,难道陶瓷厂不好?”
    那人摇摇头,说:“好不好我也说不准,反正那地方不太吉利,那厂子建在一片坟地上,那片坟地叫毛子坟,埋的都是当年修铁路和打小日本的时候死的俄国人,传说那里可不干净。”
    王力行眨巴眨巴眼睛,问他:“坟地咋啦?就不让人去工厂干活吗?”
    那人瞪了他一眼,说:“你这傻了吧唧的小山东棒子,就知道干活挣钱,你说说,那些老毛子都是客死他乡的,人家不想魂归老家啊,能安安分分的在下面呆着吗?再说,你们整天呼呼隆隆的在人家坟上面干活,他们在底下能消停吗?” | | 6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29 19:27
    王力行天生胆子就大,从来就不信邪。他天天上山捡柴的路边,就有一片坟地,有时走的累了,还去人家的坟包子上坐着歇歇脚,困了还仰在坟包上眯啦一觉。
    这时候王力行才明白过来,那人转弯抹角说了半天,原来就是说那厂子闹gui啊。
    听完他哈哈一笑,说:“这有啥啊,大爷,我都快成饿死gui了,还能怕它们那些老毛子gui啊!我还得赚点钱留着娶媳妇呢,再说陶瓷厂又不是就我一个工人,说是闹gui,不是也有不少人在那干活吗,谢谢你,大爷。没事,我不怕!”
    那人叹口气,说:“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没辙,不过我已经提醒你了,去了你就小心点吧。”
    “行,大爷,我记住您的话了,等我开工资了,给您买烟抽。”王力行敷衍说。

    那人说的话,王力行半信半疑,高高兴兴的就去陶瓷厂上班了,哪知道这一去不要紧,还真的遇上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差点没把他的小命给吓丢了。 | | 7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04

    3
    在白主任的介绍下,王力行去了陶瓷厂,当了一名年龄最小的临时工。
    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会,空有一身蛮力气,车间主任就让他去车间倒大缸坯子(就是司马光砸的那种大缸,相信现在农村人家还有这种大缸,蓄水、腌咸菜、做酱菜都用得到)。
    倒大缸就是把做好还没入窑烧的泥缸,也叫缸坯子,运到车间摆好,然后修整,上釉,干透后送到窑里烧成成品。近一米高的大缸坯子,足足有二百斤重,一个人是弄不起来的,只能在地上把缸身略微倾斜,抓着缸口轱辘着走。
    王力行虽然年龄小,但是个子很高,还有力气,干这活绰绰有余。
    陶瓷厂有一道工序,引起了他的兴趣,那就是工艺车间。 | | 12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06
    所谓工艺车间,也就是给大缸坯子上上釉、然后再写上字、画点简单的宣传画。
    那会还是文革初期,大缸上都要求画上革命图案和宣传标语。他对这些工艺美术特别爱好。
    进厂没几天,他就和这个车间的人混熟了,没事他就来到这个车间,拿着刷子或者画笔随便练上两手。做出来的效果跟那些老师傅画的没啥两样。
    厂子离家很远,他又没有自行车,反正厂里有简易的宿舍,其实也就是个大工棚子,还有个小食堂,他就在厂里住下来。 | | 13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08
    3
    年轻人精力过剩,那时候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除了做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剩下的时间他就泡在工艺车间里。
    正好车间为齐齐哈尔火车站加工一批特大号的花盆,他的字写得好,那花盆上的“齐客”两个大字和铁路路徽就是他一个个塑上去的。因此还受到了厂领导和工人师傅的赞扬。
    有一天晚上,已经半夜,所有人都下班了,躺在大铺上睡不着,闲不住的他又来了画画的瘾,悄悄起了床,跑回了车间,拿着彩釉就在缸面上画了起来。
    画了一阵,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了他一声。
    那声音喊的又急又快,他乍一听没听出来是谁,迷迷糊糊地走出车间,往四周看了看,也没看见人,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也没在意,就又回到了车间。
    再回车间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瘆的慌,这感觉还是平生第一次产生。 | | 14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10
    他忽然想起,刚才喊他的那声音,好像是个女的。
    当时陶瓷厂是个重体力工作,车间里一色全是男工,半夜里咋会有女声喊他哪?
    又画了一会,心里乱糟糟的,恐惧感也越来越强,他忽然想起大车店那位老员工嘱咐他的话,心想不好,今晚可能真的遇见gui了,他赶紧扔下画具,要离开车间。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真得是脚步声,这次听得清清楚楚,吓的他头发稍都立了起来。 | | 15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11
    他赶紧灭了灯,胆战心惊地往四周看了看,没见到人影,更不敢站起来往外走,便悄悄地藏在了一口大缸的后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等了一会,脚步声渐渐地走近了,他这时候已经吓的浑身是汗。因为那脚步声,居然直直的就冲着他来了。
    周围黑灯瞎火的,车间里还全是大缸,那人咋看见自己的?他心里打鼓,就想伸头去看看。
    陶制大缸上粗下细,他趴在地上,脸贴着地面,从大缸的缝隙里巴望着。
    车间里黑漆漆一片,借着洒进车间里的一点月光,他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双脚。 | | 16楼 | | | |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时间:2020-01-30 08:13
    那双脚很小,穿的是一双不知什么颜色的布鞋,鞋上有一条板带,渐渐看清楚了,这是女人的脚。
    那双鞋笔直地踩在他的对面,俩人之间只隔着几口大缸。
    半夜三更,一个女人来到这黑暗的车间,不是女gui会是什么?他吓得心跳过速,紧张地快要窒息了。
    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盯着那双鞋。
    而那鞋的主人,也一动不动的就站在对面,好像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趴在地上的这个小伙子。
    俩人谁都不做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只觉得那个女gui弯腰朝他脸上吹了几口冷气,他不知不觉地产生了困意,头一低,居然趴在地上睡着了。 | | 17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幸福老王194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9天 / 跨度198天】
    • 开贴:2020-01-29 11:00
    • 更新:2020-08-15 10:54
    • 阅读:41010 回复:2288 楼主:1871
    • 字数:约55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