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郑在军旅,记述自己参军入伍到退伍的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郑在军路 时间:2020-01-02 10:41
    2003年12月入伍,2019年12月退伍,十六年的军旅生涯,十六年的青春岁月,太多的感慨,太多的历练。为纪念我的青春岁月,也为了铭记军旅生涯,结合当兵以来所写的日记和一些随笔、空间日志等,补充其中,丰富素材,本着回忆美好时光,从中吸取经验教训的原则,更好走好未来的人生路,开创美好新生活,把入伍以来的经历,心得体会,记录下来,以志纪念!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郑在军路 时间:2020-01-03 11:11
    作者:郑在军路 时间:2020-01-03 11:21
    我们团成立一个新兵营,下辖五个新兵连,按建制顺序坦克一营是新兵一连,我们二营则是新兵二连,辖三个新兵排,分别对应二营的四五六连。二排则属于老兵连的五连,一开始我分到三班,跟随班长来到宿舍内,匆忙收拾一番。看到宿舍内睡了几个人,以为是想象中的老兵,后来才知道他们也是刚入伍,只不过比我们早来几天而已。在诺大的餐厅中,我们十几个人吃了军营第一餐——面条。俗话讲:引来的面条,送走的饺子,在几位新兵班长的品头论足中,我们吃完了面条。回到宿舍已经十二点了,班长张罗着赶快睡下,我在上铺最靠窗位置,铺了褥子,打开被子却没有枕头,只能将棉衣折一下当枕头。其实部队直到两年后才配发的枕头。
    三、入伍第二天也正式开始适应期。四班班长马海洋,山东滕州人,九八年兵,在私下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让我去他们班,也就跟着去了,排长刘德文为了摸清底数,挨个问每个人有没有关系,问我时,我说没有,后来不知谁说我是政委的关系,这才重视起来。其实我并不认识政委,几经打问,我才说出二姑父是副团长的事来。来到四班依旧是住上铺,靠东侧墙靠窗的位置,巧的是对头睡的战友是邢台老乡贾超超,隆尧人,一块从大名入伍。他老姨夫时任我们装甲一师副政治委员。在远离家乡的军营,我们相聚在一起,真是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到12月15号,最后一批秦皇岛抚宁、昌黎等地的新兵报到后,整个新兵连也到齐了。即将开训,每个新兵班一共有十个战士,一个班长。下面我介绍一下我们班的成员,班长马海洋前面已说过,按队列大小个的顺序,排头孟宪东,内蒙古莫旗人,第二是我同乡贾超超,第三是管昊毅,河南正阳人,第四是武斌,山西太原人,第五杨振,内蒙古牙克石人,第六赵鹏飞,秦皇岛昌黎人,第七杨森,北京密云人,第八赵政,吉林梨树人,第九周冬冬,河南正阳人,第十就是我了,年龄和个头均是最小。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将一起摸爬滚打,在军营中历练成长。 来自 | | 2楼 | | | | |
    作者:郑在军路 时间:2020-01-03 11:22
    我们十个人与班长形成了管理关系。班长教给我们很多东西,在印象里新兵训练会很苦很累,挨打受气,班长脾气暴躁,打人是家常便饭。其实我们班长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脾气秉性很温和,也很实诚。对我们纵然严要求、严管理,但也不失大哥般的关怀与帮助。从没有无缘无故去暴练某个人。相比其他班,我们是幸运的,也是知足的。
    到军营主要的一件事是学好礼节礼貌。因为部队是担负打仗任务的集体,必须有严格的等级制度,那样才能做到命令畅通,令行禁止。体现在点滴生活中,见到老兵要喊班长好,在楼道靠右侧行走,去别的房间要敲门打报告,还有诸如给他人掀门帘,其他班长来了,要起立等等。这些将贯穿整个军旅生涯。也在骨子里打上深刻烙印! 来自 | | 3楼 | | | | |
    作者:郑在军路 时间:2020-01-04 13:19
    学会的第一个技能是缠背包绳。因为大家都是背着背包来到这里的,铺完床后要缠好背包绳,并放在床头褥子下成"八一"字样,也利于战备。之后是学叠被子,众所周知,军营是直线加方块的方阵,那我们的内务也必是直线加方块,叠出来的被子号称"豆腐块",这"豆腐块"可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是经过千百次的锤压与抠捏才呈现的效果。班长给我们找来训练用的炮弹(教练弹),把被子三折之后用炮弹来回碾压,还有战友把宿舍内的桌子反压在被子上,用脚在踩在桌子上,增加重量,还有用哑铃、马扎等物品压的。实在不行,整个人趴在被子上,也可以。待压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把被子打开,在棉花上放一块帆布就好叠得多了。
    我们的毕竟是新被子,没有老兵们的好叠,而且我们要赶在早操前叠完,每天四点钟,那个地熟悉又让人讨厌的闹钟,准时响起"懒虫起床,懒虫起床"的叫声。于是我们不得不迅速起床,抢占"地盘",室内地板上只能叠那么几个人,其余人还得去楼道叠,不断的压抠捏,有时叠起来感觉不好,又打开重叠、反复操作。经过两个小时奋战,终于成型,小心翼翼将它抱到床铺上。再进行一番反复修正,下床到门口位置远观,再进行修改。如此几个回合起床哨响起,迅速穿好外套,扎起腰带准备出操。
    四、六点二十准时在操场集合完毕(冬季作息时间),开始跑操。绕院儿内的小圈(大概三百米)跑,第一次跑操就跑了五圈,停下后我就有些吃不消。在连长讲评时,我就有些头晕,旁边的三班长,让我蹲下才缓解好了一些。回到宿舍后就是打扫卫生,每个人都自觉,我则拿扫把扫地,又收拾内务,整理铺面忙活一阵,也来不及洗漱就开饭了。
    整齐列队喊口号,唱军歌,进入餐厅,在座位旁站好,班长下命令坐下,才可以坐下开
    饭,也必须迅速吃完,班长一放筷子,大家也纷纷放下,有时会在兜里装上几个馒头,训练时充饥。早饭饭后带回宿舍,收拾一番就开始训练。刚去时当然是练军姿了。不过当时也出于人性化管理,前两个小时在室内练,站军姿就在宿舍内。十个人分列两侧。班长讲了动作要领后,让大家站出汗后才可休息,在每人手指尖处和两膝间,放上扑克牌。对于出汗,有的人使劲不一会儿就会出汗,有人再怎么使劲他也不出汗,干着急也是没辙。我则属于前者站上大概半小时就会额头微微冒汗。一开始训练军姿,也就是站半个小时结束。到后来逐渐加码,最长时间占了两个小时。班长一说稍息,大家腿都迈不动了。上午在室外训练,主要是是入伍共同科目,队列、战术基础动作、手榴弹投掷、卫生救护等科目内容,在班排长下达科目最后提要求时,总少不了那一句"克服天气带来的不良影响"。终于结束了上午的训练,午饭后,老兵们都午休了,我们则要继续整理内务,压被子。新兵连后期我们也可以午休一会儿,但不让上床睡,多数战友是坐在马扎上背靠床架,小憩一会儿。
    我与来自吉林的战友赵政,找到一个"好去处",就是下铺的下铺——床底下。通常我们俩找本书当枕头直接和衣躺在水泥地板上睡一觉,也是感觉美美的。起床后,来不及拍打身上的尘土,就列队集合进行下午的训练。下午四点半以后,就是部队的体能训练时间。每次脱去厚厚的棉衣裤只穿少量的衣服去跑圈,起初一般是十圈三公里左右。之后我们就出去跑越野了,绕着山路背着背包,跑五公里、七公里路程。随着锻炼增加,我也能承受了,已逐渐适应了,并努力奔跑着、前进着。
    晚饭后六点半读报,由于我在南京打工,也说习惯了普通话,所以感觉普通话说的还可以,也积极去读报。七点看新闻,之后是政治教育,由指导员组织"革命人生观"之类的教育,并学习一些军营歌曲。在不断的学习中,也逐渐增强了对军营的认识。晚上九点钟是一日生活制度的点名,由连队首长组织,清查人员、总结一天工作、安排部署明天的工作。点名过后匆匆洗一下漱,(当然是纯凉水)然后再打扫收拾室内卫生就熄灯了,熄灯后可不是说就可以睡觉了,而是要进行体能训练,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和蹲下起立,做到冒汗时才可以。
    有一天我们白天训练了单腿伸蹲,六个为及格,晚上体能训练时,班长说,有人能做五六十个,武斌(有些胖,做不了六个)说没人可以做那么多。正好我站在边上练蹲起,班长手一指我说:你做六十个单腿伸蹲给他看看,我心里也没底,只好硬着头皮去做,幸好可以换着腿做,到最后汗水流满了脸颊,顺着脸庞流到嘴里,我舔了一下是那样的苦涩,终于做完,口干舌燥之际,暖壶中已没有了一滴水,只好跑到厕所从大水缸(用来冲厕所的水)舀了一瓢,喝了一些才缓解了干燥,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但是有些高兴过早,因为夜里还有科目,那就是战备基础训练——紧急集合,急促的哨音,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朦胧间听到有人说"紧急集合了,快"。这才反应过来,慌里慌张手忙脚乱中打起背包,来到楼道集合。班长卡表登记成绩,并检查携带装具是否到位。成绩不行解散回去睡觉,大家心里都明白,还要再拉一动,有的为省时间,就不脱衣服,不过班长挨个铺检查,起初我们也乖乖听命,后来学会了,班长来检查我们只脱一条腿上的裤子,露给他看,也就蒙混过关了。太累了,终于可以睡上一觉了,四点钟又要开始崭新的一天。
    来自 | | 4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郑在军路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44天 / 跨度46天】
    • 开贴:2020-01-02 10:41
    • 更新:2020-02-18 10:00
    • 阅读:7261 回复:441 楼主:114
    • 字数:约115千字
    • 图片:4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