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再话广州非典时

  • 首页
  • 上一页
  • 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1 07:44
    方舱医院里跳广场舞,出发点是好的,做法不敢认同。
    呼吸道传染病患者,不宜剧烈运动。剧烈运动时呼吸量大增,会加重交叉感染及病情。大家都戴着口罩的话,口罩会影响呼吸功能,更不妥。 来自 | | | 91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1 09:54
    官方终于不以核酸检测作为确诊新冠肺炎的唯一标准,一个不小的进步。
    不少患者,其症状和CT图像基本可以确诊的情况下,仅仅因为核酸检测阴性而不予确诊,最可恶之处是很多患者因为没有确诊而脱离监管成为移动传染源。
    没有一种检测手段百分百准确,都会存在假阳性和假阴性的问题,在传染病的预防上,假阴性比假阳性的危害大很多。把正常人误诊为患者,耽误的可能只是被误诊者的时间和金钱。把患者误诊为正常人,可能会把所有的防控努力毁于一旦。 来自 | | | 92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2 00:48
    转载业内人士比较专业的看法。

    一、吉利德的瑞德西韦目前看应该是最有希望的药,因为要求的浓度低活性好,而李院士的那2个药没用,因为浓度要求太高,患者大剂量用了后会非常危险。但瑞德西韦估计难帮上大忙,因为揭盲要4月27号。现在所有传言有效的都是100%的谣言,没有人知道,至于同情用药,不可能大规模用,即之前3号的270例同情用药应该是没有的。除非一种可能性,就是未来几天出现极端情况,即大面积死亡危险,或者大面积明显好转,那为了患者的利益必须中止测试提前揭盲。

    二、这个病传染性比非典略强,但致死率并不恐怖,湖北省内高死亡率纯粹是因为医疗挤兑造成的,现在分级隔离收治后,情况已经好转,不过接下来死亡人数还会大幅上升,因为现在转到定点医院的都是拖得比较久的危重病人,这种人治疗时间错过了黄金时期,难逆转。而省外的情况明显就致死很少。

    三、现在危重症只能用生命支持的方法,等病人自己的免疫系统恢复,让病毒死掉,没有好的药。他提到有一个和瑞德西韦类似的老药,我没记住名字,说国家还没列入,有专家在讨论。中药的作用他说自己不懂,不评论。总体而言他认为这个病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的话,并不恐怖。

    四、绝大部分人是轻症患者,自己慢慢就好了,比如有点发烧,之后退烧了就一路好转,啥事也没有。重症是免疫力差或基因特点的,就算是普通肺炎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医疗挤兑,也一样危险。危重很多是有并发症的。 来自 | | | 93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3 12:17
    截至2020年2月12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4820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意味着被一直视为新冠肺炎确诊金标准的核酸检测漏诊率接近28%,也就是说有接近28%的患者以前因为不能确诊而没有被有效隔离,游走于社会进而把病毒传递给了更多人。 来自 | | | 94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3 12:30
    有朋友说武汉每一家医院的损失都挺大,尤以协和为甚。
    过去这段时间,在防护物资匮乏的情况下,协和在付出惨重代价的同时,依然竭力维持着医院的正常运转。就这样,前些天还有些人明著暗着酸协和“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协和流的不是泪,流的是血。 来自 | | | 95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3 12:41
    庚子年 (地母经原文)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频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後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倘真如此,希望能把2020直接翻页过去,不能翻页的话,那就快进吧。

    来自 | | | 96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4 13:03
    今天看了两篇短文,有点感触。
    一篇是网易上的《武汉夫妻生死劫:丈夫蹭妻子病房幸存 6位朋友去世》,大意是一位70后女士,参加了一个60余人的业余合唱团,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并传染给了年纪相仿的丈夫。
    60多人的合唱团感染者超过十人,已有4人罹难。
    夫妻二人正值壮年,感染后算得上是走了一回鬼门关,差点罹难。住院治疗期间,多个病友罹难。
    他们的朋友中已有6人罹难。
    虽然个例没有统计学价值,但多少能说明这次病毒的传染性强、毒力强、致死率高。
    另一篇是在朋友圈里传阅的武汉女作家方方所写的短文《感谢长江日报,给人们提供了一次畅快叫骂的机会》,摘取其中一段。
    今天有个消息,让我很难过:画家刘寿祥清晨去世。早就知道他被冠性肺炎击中,但不曾料到,他没挺过这一关。我的左邻右舍都是画家,所以,我也认识他。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
    我想说说手机,虽然手机上会有病毒,但不会残留太久,没有必要因为人的故去而毁掉手机。殡葬馆应该妥善保管这些手机,可以将手机跟骨灰盒保存在一起,以便家属日后认领。如今每个人的手机如同自己在虚拟世界的化身,罹难者的手机对家属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寄托。

    来自 | | | 97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5 09:27
    多谢关注,不是每天都会有更新,有时是因为时间,有时是因为无话可说。
    一直在关注武汉,尽可能通过各种渠道。有朋友在医院、医学院和疾控部门,他们都一切安好,没有多少恐慌,不知道是因为身处台风眼、反倒风平浪静,还是因为无奈而故作坚强,或是因为见多不怪? 来自 | | | 99楼 | | | | |
    作者:独行者yyc 时间:2020-02-15 10:29
    新闻里说,上海已成功劝返8000多名来沪人员。
    我不知道劝返的标准,也不知道如何处置来沪人员才是万全之计,只知道从传染病防控的角度看,没有比劝返更坏的方法。
    现在出门找工的,明知道工作不好找,依然冒着被传染甚至送命的风险背井离乡,应该承受着不小的经济压力。他们一旦被劝返,应该绝大多数不会安心回乡,毕竟赔了车票钱,又搭上时间,经济状况没有改善,变得更差。他们可能会潜伏在上海周边等待机会,或者去长三角其它城市寻找机会,甚至于告别长三角、转战珠三角。他们其中只要有人是病毒携带者,辗转的地方越多,把病毒传染给别人的机会越大。
    上海劝返他们,上海安全了,其它地方更危险了,最后上海也就不安全了。从传染病的防控,更能体会到什么叫休戚与共、什么叫全国一盘棋、什么叫地球村。
    如同新冠肺炎流行初期,很多人去医院求诊,各大医院因为病床有限,不能把所有病人收治住院。不能住院的病人就只能辗转各大医院,期盼能找到一张属于自己的病床。他们的辗转之路就是病毒的传播之路、星火燎原之路,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作为疾控部门,在知道医院病人人满为患、一床难求的时候,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应该有所动作。在疾控方面花的每一块钱,都能在其他方面省下十块、百块或更多。 来自 | | | 10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独行者yyc
    • 来自:天涯-生活那点事 前往来源
    • 【活跃35天 / 跨度37天】
    • 开贴:2020-01-19 09:18
    • 更新:2020-02-25 13:07
    • 阅读:15391 回复:279 楼主:99
    • 字数:约34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