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成精记》:界门纲目科属种,怪力乱神人鬼妖 。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7-30 21:24
    谢谢顶贴 | | 5875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7-30 21:25
    @樱木花D 2020-07-30 18:57:47
    顶顶顶顶
    -----------------------------
    非常感谢樱木 | | 5876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7-31 21:39
    范圣杰一脚油门,桑塔纳87推背驰骋,江雾犹如魔鬼围着这艘出事船不放。我们追赶不及,再一次,一艘高水位大船在我们眼前倾翻,同样,一团雾气由四周弥散过来围住出事地点。我替落水成员祷告水面救援队赶紧来,范圣杰这时调转车头往回开,他要报警,结果车子开到半路,警车拉着警报呼啸而来,范圣杰赶紧把车逼到一边,让出路,后面跟着消防救援的都来了。
    范圣杰调转车头跟在救援车队屁股,被警察用喇叭警告,不得不停下车,和他们保持距离。游五说张长青已经离远,梦云舒问范圣杰有没有其他路可以绕过救援队,范圣杰闷不做声,猛打方向盘,调头带我们抄一条泥巴路,再次绕到长江临道。路上,我们看见几个光着膀子的壮汉,脖子上缠着白色毛巾,范圣杰说这几人是附近的捞尸人。
    我们追着张长青来到一处三叉支流处,长江主道在这里分出两条小支流,边上就是两座防汛塔,塔之间连有栈桥,横跨在一条支流河上,同样,两座防汛塔被废弃无用。游五说张长青就在水下面,我们留游五在车里,其余人全部下车。我和梦云舒带头走在前面,来到防汛塔下,这时,我们来的路上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车上下来三人,气度非凡,个个板着脸看着我们。
    离在江边远处,我看水里没有异样,却不敢再靠近。防汛塔的门上着生锈的锁,我几脚踹开门,爬上二楼,白金突然现身,它终于酒醒了,白金伸着懒腰,憨态可掬。
    “才醒酒?”
    “哎呀!酒太烈了!”
    “太烈啥呀?你看人家张教授,喝那么多,早上照样爬得起来!”
    “酒量是喝出来的,我都几百年没这么醉过了,哪能拼得过他呀!”
    “早上关键时候你不在,让僵尸跑了!喝酒耽误事吧!”
    白金慢悠悠跟在我后面,又和梦云舒搭话道:“食色性也,人间最美妙的事物不过如此啊!是吧?”头一次看见白金的刘宝童,愣住挡着张小美范圣杰的路,他俩同时拍向刘宝童,说:“被吓一跳吧?”
    刘宝童指着白金,不敢大声,问:“那胖子哪里冒出来的啊?”
    这话被白金听到,它立马反驳道:“诶!后面那小姑娘,怎么说话呢?在你们人种的语言中,这话可是贬义的!”白金天生不是高冷型,说的话总是带着喜感。
    张小美推一把刘宝童,说:“那是易经纬的保家仙,泰山白金大仙!不要怕它,它是个老顽童!”
    我们上到三楼,白金立马严肃地说:“都小心点,水下有东西!”
    我说:“知道,有一具飞僵在水里。”我看见那三个人也朝防汛塔走来,我在想三人不会是江警或者长江上管事的吧,但是他们这副打扮不像公家机关办事的。我在栈桥上没敢走两步,怕不结实。我问白金:“你能下水把僵尸钩出来吗?”白金摇头道:“我不行,我怕水。”
    “想起来了,你是鸡。”
    “哎!你这小子,怎么这话听得别扭呢?”
    “别误会,我徒弟意思,说你确实是只鸡,鸡嘛,鸡怕水!”
    张小美在塔屋里没忍住“噗嗤”笑出来。我们仨同时看向张小美,她立马收住笑脸。
    我抓着栈桥栏杆,头伸着看到下面江水浑浊,不知一二,正想着用何计策引张长青上岸,就见水面忽然起大浪,我误以为是水流湍急所致,结果从水下蹿出一只庞然大物,原来是一条数丈长的大黑鱼,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栈桥,我大叫一声,慌忙间撞到梦云舒鼻子,他捂着鼻子被我带倒在地,白金知道不妙,一把将我拽进防汛塔屋内,身后的连接栈桥被黑鱼一口咬断,拖到水里,刚才我反应要是慢一点点,就连人带桥一起下去!
    范圣杰没有感受到刚才不寒而栗的惊悚,反而好奇不断地问刚才是什么怪物。我推着他下到二楼,通过窗户看见岸边的三人只剩一人,而且这人还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我下到一楼,看见江面四道运动的水花,一大三小,渐行渐远,梦云舒说刚才这三人有可能是摘灵人。游五向我们挥手,喊着张长青跑了!
    事情太多,我一时脑子全是浆糊,没搞明白。
    梦云舒问我刚才的大鱼是什么颜色,我说黑色的,黢黑黢黑。我明白他意思了,“不可能是金鱼吧?长江这么大,几条这种大大号鱼也很正常。”梦云舒点头。白金却说:“你俩一看没经验呀!那哪是你说的大大号,刚才那鱼有道行,用你们的话说,是灵物!”
    我和梦云舒耳朵一翘,同时望向它,梦云舒问:“是不是活金?”
    白金反问:“活金?哦!你说金子是吧?”
    “是!活金子!”梦云舒说。
    “这个我无法判断,活金,啧!很少见,你不说我都忘了有这号人物。”
    游五这个行走的“北斗定位装置”说张长青就在支流河道中,后面追着三个人,问我们要不要追。可能梦云舒也被搞疲了,他说追吧!范圣杰还未打响发动机,郭道长和罗小道正好赶趟,他俩真有本事,靠着追尸符,步行追凶,我在想你长春观没有自行车,你俩好歹借一个骑呀! | | 5917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7-31 21:40
    周末愉快 | | 5918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8-01 09:53
    建军节致敬中国军人! 来自 | | | 5942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8-01 22:21
    车挤一挤载五个人还可以,这下多两个,可带不下了,范圣杰这么说,郭道长笑笑转身走了。我叫住郭道长,说:“道长!你等下。”我对范圣杰说:“范哥你就别去了,交给我们就行!”范圣杰反问我:“你会开车吗?”
    “我不会,但是我张姐会,张姐你开!”我说。
    张小美立马下车换到驾驶位,范圣杰下车,她简单和范圣杰问了问车况,随时可以启动车子。郭道长跟车,就不需要游五导航了,留下游五和范圣杰独处,范圣杰表面镇定,内心慌作一团,从后视镜里,我看见他刻意和游五保持一段距离,游五独自打着伞,望着江面。
    在郭道长追尸符的指引下,我们通过一座老石头桥,来着一处泥滩地边,车不能再往前了,否则会陷入烂泥中。左前方是一座水文台,建的有十几米高。郭道长说根据追尸符,张长青就在水文台下的水域里,这才一会功夫,张长青竟然游了这么远,我说:“张长青和刚才的大黑鱼是不是一伙的?”
    郭道长问我:“什么大黑鱼?”
    我把在防汛塔上发生的事说给郭道长听,他点头道:“极有可能,早上张长青跳进江里,那他怎么和黑鱼搅到一块的?”
    这个问题我们谁也不知为何。这个水文台还在使用,只是工作人员没来上班。这处是支流的终点,一大片面积的水湾,水文台是用来检测这一带的水位涨落情况。奇怪的是,泥滩上都有成群结队的白黄色牛背鹭在啄食,这片水湾上竟然异常平静,不落一鸟一虫。我问郭道长,他打算怎么把张长青从水里引上来。他说他要起坛请土地神将张长青缉拿上岸。
    我看他和罗小道浑身上下的家当不过桃木剑,镇魂铃,符咒等,怎么起坛?
    郭道长走到水文台前,用剑指一抹桃木剑,这是开光刀锋,随他一剑斩下,门锁应声被破开,我和梦云舒他们对眼,暗自佩服郭道长的道法。他让我们留在下面,带着罗小道爬到水文台最高点,他要以水文台为法坛,借为宝地,步罡踏斗,请神到此。我看着他换上黄道袍,以剑指东西上下,走着奇怪的步伐,又不断注视着水面,罗小道站在他后面,笔挺挺的。在他的黄符纸灰烬飘向天空后,水下忽然蹿出那条黑鱼,仰天张口吐出一个人,重重地掼回水里。
    “那是张长青吧?”我大喊。
    郭道长挥着剑对我们说:“快快!张长青!”
    我们全部围到水边,我看见这条黑鱼潜伏在水下,还没有走,好大的一个黑影子,在水湾里,看得我深海恐惧症犯了,惊悚感立起,我是不敢靠近。“当当当”,郭道长快速从水文台奔下来。黑鱼露出背,头对着的方向水下冷不丁地冒出三个人头,是刚才的三个人。“同行!”梦云舒脱口说道。
    三人将黑鱼退路拦住,向我们挥手,示意我们离开岸边。我双手交叉挥动,朝他们喊道:“同行!我们是同行,摘灵的!”三人没什么反应,只顾忙着自己手上的活。其中一人掏出他的杀手锏,一张细网,抛撒开罩在水面,还有一人举起一把连弩,五支利箭瞄向黑鱼,最后一人就厉害了,双脚踩着水露出半截身子,朝着黑鱼张开嘴巴,我以为他要施展狮吼功这样的本领,结果不是,我没听到任何声音,但是我身后泥潭上的水鸟们集体拍膀子起飞,齐刷刷地冲上天空。河道里的水一分为二,中间出现一条分水岭,我知道这人发出的肯定是超声波或者次声波,只是人耳接收不到这种频率的声音。白金和白仓受不了这人的声波,齐齐现身,白金捂着耳朵脸部肌肉紧缩,白仓一出来,除了我们几个老油条,其余所有人全部被震慑住。
    白仓怒发冲冠道:“哪个兔崽子在此造次啊!”它一低头,喷得浪花滚滚。黑鱼奸笑一声:“雕虫小技!小白蛟,先行谢过!”黑鱼不知是借着机会还是本来就有这本事跑掉,它就这样凭空消失在所有人眼前。水下三位同行收起吃饭家伙,捶着水抱怨道:“唉!又让它跑了!”
    一人指着我们道:“你们谁的保家仙啊!真是坏事!”
    白仓一跃跳入水中,先潜个水,再露出一半的头出水面,吹着水泡泡,“咕噜咕噜”,说:“你们仨谁发出的动静?我耳朵快被你们震聋了!”
    郭道长默默地收起他的法器和桃木剑,小声地说:“和你们比起来,我真是班门弄斧。”
    “哎!张长青呢?!”我突然想起来。
    郭道长一拍脑袋,边往水边跑,边说:“光顾着看热闹了!”
    此时张长青已经下落不明,郭道长焦急地喊我们帮忙找。梦云舒指使白蛟顺便捞一下水里的张长青,白蛟便潜下水,不一会,它抓着张长青浮出水面。白蛟向梦云舒讨个事后报酬,梦云舒说:“哎!白仓你搞清楚!不是我叫你出来的,也不是我让你帮的忙,是这位道长请的你举手之劳,你问他要去!”
    白仓笑笑,道:“看你说得这么严肃,我岂是那种沾到就甩不掉的无赖?没说非要讨你这口。”白仓说完,变回小白蛇掉在地上。郭道长看着长着犄角的白仓,说:“原来真有龙啊!”我笑了,说:“郭道长,那是白蛟!” | | 5958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8-01 22:22
    谢谢顶贴。 | | 595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0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椒陵笑笑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91天 / 跨度193天】
    • 开贴:2020-02-01 17:08
    • 更新:2020-08-12 21:58
    • 阅读:575473 回复:26562 楼主:883
    • 字数:约501千字
    • 图片:8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