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成精记》:界门纲目科属种,怪力乱神人鬼妖 。

  • 首页
  • 上一页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4 20:12
    “行了行了,我们都不要在这文乎文乎的了,说正事吧!”
    梦云舒把事说了遍,付红一口答应,说:“我欠你的,老梦,正好出去活动活动筋骨。”
    那日,我们在交欢庙留宿了一晚。傍晚时候,夕阳西下,小雪纷飞,山头云气腾飞,这是东部地区不可能看见的景象。木廊尽头临水踏冰,我们凿出窟窿,抓了河鱼,就在河边搭起石堆,生火烤鱼,记忆中,鱼味很香,付红还搬出自酿的梅花酒,拿起大碗就着腌制的鹿肉,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天擦黑时,付红的看家狼下山回来了,竟然叼回一只肥野鸡。她的狼于黑暗处目如火炬,双瞳“灼耀”亮黄色光芒,天生异禀,看见我和梦云舒立马丢下野鸡,扑上来,吓得我拔腿就躲,付红一伸手掌,她的狼就停住,站在原地不动。
    我摸摸胸口,说:“吓死我了,还以为它要吃了我。”
    付红说:“这是我养的狼,卡门。”
    卡门走近付红,屁股蹲坐在地上,抬着高傲的头颅看着我和梦云舒。柴火温暖着我们身体,火光映得周围一片明亮。我们在火堆旁烤到八点多,不再加火,柴火烧得只剩一堆白灰火星,就都进庙休息。
    西殿是付红的杂货铺,东殿也只有一张床,梦云舒依然一人一旁打坐,我和付红一人一床被子,睡一张床。夜间,我迷迷糊糊竟然听见有女人的喘息声,下意识联想到是不是付红和梦云舒在做什么坏事,但是借着桌台上的油灯,我看见付红和梦云舒各自“相安无事”。
    喘息声断断续续地响,我被吵得头昏脑胀,就披衣服起床,却被付红拉住,还吓我一惊,她小声地说:“嘘,这庙里没人,声音从地下来。”
    梦云舒忽然说话:“我误会你了,还当你在欺负我徒弟。”
    付红一丢枕头,骂梦云舒:“孬孙,老娘岂会吃嫩草!”
    梦云舒一直闭着眼睛,泯着嘴微笑。
    我尴尬地又躺回刚才的位置,趁着一点余热裹紧被子。那一夜,我像进了动物园,听到了很多奇怪的动物叫声,还有猫叫春的怪音,连付红也说不出地下藏着什么东西,自她来到这里第一天,她就听到了这些怪声,但是她把交欢庙翻个底朝天也没发现什么。 | | 232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4 20:15

    | | 233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5 19:45
    第二天我们启程离开交欢庙,由于付红带着卡门,所以我们不能坐绿皮车回安徽,只能扒火车。那是我第一次扒火车,记忆深刻,在拉煤的露天空车厢里,遇到了两个四川的耍猴人,牵着一群大大小小的野猴子,脏兮兮地蜷缩在一起取暖。这些野猴子毛发稀疏,发黄,互相捉虱子放嘴里咬,想想家里的小墨迹,待遇还真算好的了。
    耍猴人的脸和煤渣一般黑,被猴挠留下的老疤如沟壑纵横,他俩龇着盐白色的板牙、露着暗红色的牙龈,给我表演节目,一路上倒也不觉得着急,只是火车到了河南,耍猴人就下车了。
    等我们转车回到全椒,第一件事,就是部署了古河镇捉虾蟆精计划。
    在这里要说下付红的本事,用她的狂言说就是:我祖宗龙都抓得住,何况一只癞蛤蟆!实际上,付红祖上是逮蛟人,梦云舒说逮蛟行当早已落寞,付红也只是学得皮毛,在摘灵一行里,算是冷门专业。付红有一把蛟锁,长柄双钳,钳内有机关,套住蛟的身体,可以牢牢锁死。在我眼里,付红和梦云舒都属于武功高强、腿脚轻快、走路带风的一类人。 | | 249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5 19:46
    古河镇地处全椒肥东交界处,交通方便,地理位置优越。“老太”住在古河镇最西边,独自圈地盖了一座万灵寺,占地一万多平方米,比千年三塔寺还大,每日求签人来不绝,香火不断,鞭炮齐鸣,火炉里的柱香通宵地烧。付红勉强读出寺门镶的一副对子:有求必应无上如来佛佑国佑民佑乾坤,不祈还愿小鬼敬老太保家保身保平安。拗口无比,付红往柱子上呸去一口痰。正好落在敬老太三个字上,我解释说:“这里面给人看病去灾的神婆,我们这里都叫她老太,她自己姓敬,要是你不还愿,看病是白看。”
    梦云舒说:“里面的祝由婆也是被虾蟆精所害,迷失了心智。按照我们制定的计划行事,不要伤到无关的人,不然派出所来人就不好解释了。”
    付红两拳攥得嘎吱吱地响,说:“半小时结束战斗!”
    那天刮北风,风从寺庙后门穿过整个寺庙,吹得风铃叮当响,院子里的积雪被清扫在一边堆积如山,红色的炮仗屑和烂泥搅和在一块,被众人鞋底带的到处都是。走近大雄宝殿,我独自走到侧门靠着,握着从派出所借的大对讲机,随时呼叫二舅到场(二舅时任小集乡派出所所长)。
    老太一如既往地笑迎来求签的香客,梦云舒和付红装作是外地来的小两口,因为生孩子事情来求签,老太的助手们手忙脚乱地拿本子登记信息,他俩领了条子,坐在板凳上等候。排队的人很多,都是苦着脸愁眉不展的,经过老太一看事,马上看到希望一般,绽放灿烂的笑容,因为这种迷信的传承和影响力,农村人生病宁愿花钱来看老太,都不去医院。 | | 250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5 19:46
    轮到他俩时,付红吊儿郎当地拿把锉子在打磨指甲盖,梦云舒端坐在老太面前。老太拿着梦云舒递上去的纸条,笑笑,说:“你俩的病我看不了。”
    梦云舒问:“为什么?”
    老太说:“因为你俩不是来看病的。”
    付红一愣,放下锉子,恶狠狠地看着老太。
    梦云舒说:“我俩是来看病的。听人说,老太有神通,不问来人,就知来者家住何处门口何树何屋?是有此事?”
    老太神态安然,说:“我只知有疾苦,来寻我看病的人,你俩,不知。”
    付红突然嚷嚷道:“会看,就会看,不会看,你就不会看,少在这装神弄鬼。”
    梦云舒说:“老婆,你控制下情绪。”他接着说,“老太你说的对,我俩不是来看病的,你也看不了我的病,我的病要去医院看。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件事。”
    老太一样的姿态,问梦云舒:“什么事情?”
    梦云舒头抻出去一截,同时,打了一个“OK”的手势,说:“我逮到你,你是想被我打了,还是想被我卖了?”梦云舒后来告诉我,他看见骑在老太头上的虾蟆精,身体从灰色瞬间变成了赤红色,它害怕了。
    二舅那边也收到了我的请求:二舅快来。 | | 251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5 19:54
    老太旁边的助手们察觉到梦云舒和付红要闹事,围过来,要撵他们出去。付红对着指着她的两人,各是一拳,打的两人措手不及,后背贴地四脚朝天,其他三人见状扑上前来,付红忽然站起来,一脚踢飞地上的小板凳,直接砸断一人鼻梁,吓得旁边几位盘坐在地上的老奶奶连滚带爬逃到门外。
    付红有一门绝技,“口吐飞针”,杀人于无形。这门绝技并非她一人会得,李咬也会。李咬当年是白山上的土匪头子,方圆几十里的山头大王都敬畏他,新中国成立后,全椒县政府响应中央号召,铲除土匪草贼,又怕北山和滁县(即现在的滁州)琅琊山的诸多大王们抗拒不降,便安排了李咬前去招安,条件是可以放他一马。 | | 252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2-15 19:55
    李咬前去琅琊山招安土匪头子李强,李强用烤野猪肉招待他,一根根铁签串的肉串摆满桌子。李咬每吃一串肉,都会仰头吹铁签,待肉吃完,满房梁都钉着铁签,走时告诉李强,他功夫再好,都敌不过政府一杆枪,趁早归顺政府。
    付红嘴里含的是普通绣鞋针,针穿过其他两人耳垂,带着血丝钉在柱子上。
    梦云舒迟迟没有动手,虾蟆精也没有逃走,和梦云舒面面相觑。虾兵蟹将们被收拾干净,后院藏的打手们握着钢管砍刀冲进来。大殿里“人走穴空”,只有我半只脚还踏在门内,看见打手们,也慌忙跑掉,和门外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群众躲在一起,垫脚抻头看。 | | 253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椒陵笑笑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16天】
    • 开贴:2020-02-01 17:08
    • 更新:2020-02-17 20:07
    • 阅读:15981 回复:789 楼主:104
    • 字数:约67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