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成精记》:界门纲目科属种,怪力乱神人鬼妖 。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5 17:32

    | | 1731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6 20:35
    宫里佛抿嘴一笑。
    梦云舒又说:“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下次有时间再见。”
    宫里佛说:“好的,我也不留你们,赶紧回去和那个同事一起把药服了。对了,这些东西你们带走吧,太客气了!”他说着就要把我们带来的茶叶香烟等礼品拎给我们,我们仨赶紧跑出门外,说:“一点心意,再会了,道长!”
    宫里佛追出来,把我们送出天师府,我看着雄伟的天师府邸上匾额的五个大字“嗣汉天师府”和左右两联“麒麟殿上神仙客,龙虎山中宰相家”,依旧感觉一道灵气从空注入我的身体,我踏着太极图,张开双臂拥抱着道教祖庭。
    我们坐上女司机张小美的车后,心情较来时大为愉悦。我们心心念念的寄生虫终于要被除掉,真是虚惊一场。张小美嗔怪我和梦云舒道:“看吧,我就说了要向J哥山人坦白实情,你们一开始还犹豫不决,想用手段去套他们的话,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你俩就完了奥!”
    我一把握住张小美的胳膊,故作哀求道:“张姐姐,你可千万不要打小报告啊!”
    张小美扭头瞥了我一眼,说:“那可就要看你们的表现喽!”她档一挂离合器一送油门一加,小轿车推着背往前蹿。我坐在副驾驶,故意摇下玻璃,手搭在窗框上,把自己曝光在路上的目光下,真是倍感风光无限,得意忘形。我早些时候就爱坐车,只是坐车机会一直很少。大学时候,从家里到合肥坐小客车一坐坐三四个小时,我就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
    我看着俊秀的山川在我们车外连绵不断地向各处蜿蜒,心情无比得放松。江西和安徽是老表省份,一样拥有秀丽的山脉,一样拥有最美房屋徽派建筑,也一样贫穷。好在近些年,中部崛起计划使得安徽江西等地正在飞速发展,今日的上饶南昌景德镇鹰潭已不再是当年那番落魄样,高铁如巨龙穿行在隧道中,大大拉近了安徽和江西的距离,可能受婺源、三清山和天师府对我的视觉影响,我对江西一直都有偏爱。
    车上,我问梦云舒:“你不是说我是百无禁忌体格吗,怎么这寄生虫也能在我身上作祟?”
    梦云舒说:“百无禁忌是可以抵御邪气阴物之类的,这吸髓虫是虫子,你如何能抵避?”
    我继续问道:“那我这体格是不是也没什么特别的,没什么作用?”
    张小美挂挡的手又摸了摸屁股和腰,说道:“怎么没用啊,百无禁忌可是个好东西,脏东西不敢上你身的。”
    梦云舒说:“张姐说得很对,百邪不侵,不然去年的黑狗精怎么缠不到你,你看你姐姐和你那个姨夫就......”
    我轻声“唉”了下,说:“那我二姐之前还说半夜看到有黑狗精从我身上跳下床,我当时被她说得一怔。”
    梦云舒说:“那是你二姐也被黑狗精吓到了,眼里有狗精影子,这些妖物得了点气候就会蛊惑人心,我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张小美一个急转弯,带我们小小体验了把飙车的感觉,她觉得梦云舒说得很对,说:“这个词到位,这些成精的妖魔鬼怪啊,就不安好心,就想着把人搞死,哪能让他们得逞?要我说,我们粘杆处绝对算是慈善机构,没有我们,妖物不就横行天下,到处吃人害人了,这全国人民都得感谢我们,我们在替天行道!”
    梦云舒哈哈笑道,说:“张姐你太自夸了吧,哈哈,还替天行道。”他笑着间,我又想起了师祖梦三阎,只身一人背着长剑,站于山岗之上,电闪雷鸣之际,雷厉风行般地挥剑斩掉妖龙,他是孤独的行者,当然这一切都是我想象的。
    我突然想到一事,问梦云舒道:“对了,你第二次来我家时身上背的五色伞怎么一直没见到了,背在身上跟背把宝剑似的,有点气势。”
    梦云舒说道:“我现在嫌它带在身上比较怪异,坐车别人都看我,怪不好意思的。”
    张小美咂咂嘴,说:“咦,都多大的人了,还不好意思,脸皮真厚。”
    我们都开怀大笑,我说:“诶!张姐,别这么说我们的梦大师,人家平时很严肃的!”
    张小美十分滑稽地连点头,说:“对对对,跟老教授一样,一本正经,你看那样子,啊哈哈!”张小美指着后视镜。我看到梦云舒握着门把,坐姿挺拔。
    梦云舒不理睬我俩的冷笑话,说:“我师父那会的旧社会,跑江湖的出门都背着一把长刀长剑,那才叫威风,新社会了,带把小匕首,被发现都要没收掉。”
    我说:“以前那样也不行,动不动仗剑走天涯,多吓人,你想想,你走在路上,突然一个大汉举个大砍刀给你一下,该管还是要管,不然乱套了,这以后国家会越管越严。”那时候车站不像当今社会这样,有安检仪,专职的安检人员和特勤人员,那时候没有这么严格,偷偷带管制刀具上车是常有的事,所以那时候拦路抢劫的多。
    张小美心思不在我们的谈话上面,她在开了两小时车后,终于忍不住说要停车休息,她屁股附近的骨头被血牛撞了后,一直都疼,只是她忍着没说,怕不好意思。我一边说我的骨头还好,一边到那边把她车门打开扶下来活动活动。 | | 1786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6 20:35

    | | 1787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6 20:37
    谢谢大家的顶贴,相忘于江湖不如相忘于这里。
    | | 1788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6 20:49
    合肥今天阴晴不定,温度却很舒服,雨后起了凉风,我嗅着风的味道,想到清明节即将来到,要回老家给外公上坟了。风过无痕,人过留名,我的故事会越来越精彩。 | | 1789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7 16:36
    冒个泡,看看有哪些人在。 来自 | | | 1845楼 | | | | |
    作者:椒陵笑笑生 时间:2020-03-27 19:48
    我好心好意地问她:“张姐,要不要给你按摩按摩?”
    张小美坏笑道:“不怀好意的家伙。”
    我慌忙解释:“没有没有,你误会我了。”
    张小美屁股一歪,说:“来吧,帮你姐捏捏屁股!”
    我被她这么一讲,脸红到脖子。她边享受边说:“年轻是好啊,骨头都比我们结实些!”
    我说:“别再说我小了,我也不小了,眼看着就要三十了,一眨眼的事,快得很
    !”
    张小美调侃我道:“那是不小喽,家里还不着急?”
    我问她:“着急什么?”
    “着急给你介绍对象啊!”张小美翻了翻白眼,她文的眼线衬托她的眼睛很是妩媚。
    我笑道:“这个啊,嗐,着什么急,现在计划生育提倡晚婚晚育,我这不响应国家政策的号召吗,做个好人民,是吧?”
    张小美憋着嘴故意发出那种不屑一顾的语调,说:“计划生育还提倡人少生呢,照这样,中国人,人人都做独生子了?老大不小了,该找姑娘家了。”
    我故意掐重,说:“张姐,你倒是给我介绍啊!”
    张小美回过头,说:“我给你介绍?我把我介绍给你,你要不要?”
    “不按了,我张姐太搞人了!”我假装不给她按摩了。
    张小美对梦云舒说:“梦云舒,你看看,我人老珠黄奥,送人都送不掉奥!”
    梦云舒在一旁吸烟,说:“这小子是臭菜坛子盖盖子——闷坏,经纬,你张姐这么漂亮,还不把握机会!”
    我被他俩你一句我一句搞得面红耳赤。如今很多年轻人难以理解我们那一辈人为什么那么传统保守,比如亲吻拥抱这些在现在人看起来很正常的行为,在那时候都要搞得鬼鬼祟祟。我举个例子,1979年,电影杂志《大众电影》第五期在封底刊发根据灰姑娘故事改编的《水晶鞋和玫瑰花》剧照,是一张灰姑娘和王子的亲吻照,当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风波,一个陈旧思想的卫道士以“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为题发表长文批评该杂志编辑。
    休息结束后,我们继续赶路。摇上车窗,我看着西边的日落陷入沉思。我冒出一个想法,对这些未知领域的灵物做一个汇总编辑,归归类,从科学的角度做物种学分析,揭露隐藏在中华大地上的古老生物。我在想这些灵物是如何能够成精的,成精的理论依据又是什么,梦云舒他们说得都太过玄乎和笼统,因为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当然这些思考的内容只短暂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实际行动上,我并没有。我当时想得更多的是“搞钱”,中国有那么多人下海捞钱,很多人在沿海城市找到了机遇,抓住了机遇,获得成功。我虽然没下海,但是靠着祖上积的德,也摸到了发财门路,结识了这帮绿林好汉。
    张小美开着车突然说:“那血牛身上是真香,忘了搞点牛毛,还能当香囊用。”
    我凑近她动了动鼻子,说:“再香也没有张姐身上香。”
    张小美挥着拳头就给我一下,说:“嘿,刚才还说你闷坏,看来是的奥!”
    从鹰潭地区回往合肥,开车需要一天时间,所以当晚我们在景德镇歇了脚。倒霉的是粘杆处给开的证明被我们弄丢了,没了介绍信证明,这附近的公家旅馆又不接待,只能去找私人家开的小宾馆。
    进了景德镇界,我对他们说:“这是我第二次来景德镇了,去年家里失火,和我爸一起来买木材和陶瓷的,唉,想想去年家里真是倒霉。”
    张小美说:“人生就是这样子,有福有祸的,哪能讲一帆风顺呢?”
    我说:“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家也太倒霉了,接二连三出事,都是那老猫精害的,还拿它没办法!”
    梦云舒说:“老猫精你暂时别想打它主意了,毕竟有后台。日后路还长着,会遇到很多事,要沉住气。”
    我们正说着话,车忽然猛地颠了下,张小美摸着屁股直叫疼。其实血牛那一下的冲击力还是非常大的,我屁股头附近也受了内伤,只是后面几天才慢慢发作。张小美已经算是骨骼比较结实的了,要是搁在正常人身上,估计早卧床不起了。
    我们住的地方在昌江区,旁边是昌江和鲇鱼山火车站,西边是鲇鱼山,我不得不佩服江西,走哪都有山脉,难怪它是天下风水大成之地。小宾馆是夫妻俩开的,客流量不多,见到我们倒是很热情,互相聊了后才知道,这夫妻俩还挺能干,不光知道与时俱进开宾馆,老本行竟然还是牙医,搞了条船在昌江上面,白天就在船上给人看牙,这其中门道我不便多说了。
    附近有很多烧窑烧瓷的,有的土窑历史都能追溯到大几百年前。手艺人红黑色的香点到烧制好的半成品上,就是一幅幅随心而动的画作,那时候已经有老外在景德镇买陶瓷,听人说,有不良店家以高出成本几百倍的价格坑老外,老外还高兴得很,以为淘到啥宝贝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从事了摘灵一行,满脑子想得都是些诡谲之事,从而对旁人口中鬼话连篇的内容有敏感性,一听到只言片语立马会支棱起耳朵细听。
    起初围在宾馆门口白炽灯下的这群人也只是日常指点江山,讨论国家大事,商榷民族兴衰。谈着谈着,有两人就争执起来,我和梦云舒的房间在二楼,窗户打开,下面就是话事地。 | | 186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椒陵笑笑生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2天 / 跨度62天】
    • 开贴:2020-02-01 17:08
    • 更新:2020-04-03 20:19
    • 阅读:285141 回复:12544 楼主:467
    • 字数:约213千字
    • 图片:5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