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的爷爷年轻时居然是个骗子,说说他年轻时行骗的那些事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宴小九 时间:2020-03-26 23:32
    @ty_瞎折腾615 2020-03-26 22:18:23
    楼主,更,等的急
    -----------------------------
    兄弟 急就加群 有福利 | 693楼 | | | | |
    作者:宴小九 时间:2020-03-27 20:48
    这时,那囚车也整好开到我的身边;囚车的门还开着,赛桃花一把抓住我的胳臂把我拉上车,然后迅速关门,趁着火势渐起的空档催大油门冲了出去。

    只一瞬间,我们便离开了刑场。

    我回首看去,刑场通往外界唯一的旱路上,由我亲手点燃的大火正熊熊燃烧着,已蹿起有三丈来高,形成一道火墙。

    有人想要去发动刑场外围的几台汽车来抓我们,却发现那些车的轮胎全被人扎破了——当然,凶手便是我,之前我趁着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刑场内,悄悄干了这些琐碎事儿。

    现在那刑场里能动的车,唯有尹富贵他们开去那辆假囚车。

    不过,我想不会有人傻到要开一台装满炸药的车往火场里冲的。

    特别是,我点燃的那把火已经越烧越旺……这刑场可是在木材市场里,燃料什么的,缺是不可能缺的。

    所以被困在刑场里的人,现在只能干瞪着眼,看我们扬长而去。

    计划,又成功了一些。

    ……

    狭窄的囚车里,挤得人真不少。

    洪门那哥们儿开着车在道路上穿梭,很快就甩掉了最后几个漏网追兵——根据我的要求,罗五哥派来了车技最好的兄弟,现在看来这哥们车技着实了得。

    小青和赛桃花两人穿着一般的囚服,小青伏在赛桃花腿上,两人都是笑中带泪。

    “花姨,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小青喃喃地说。

    “乖囡,没事儿了、没事了……”赛桃花抚摸着小青的头发,不住安慰她道。

    说起来,其实她两人的年龄差距不过十岁左右,也没有血缘关系,甚至连交往也只得三年,但不知为何,两人的感情却远不止“师徒”那么表面,简直就和“母女”没有二至。

    这估计与小青幼年丧母,赛桃花无法生育有很大关系。

    两人互相弥补了对方灵魂的缺失。

    尹富贵用枪抵住犬养彰的太阳穴,两人并排坐在一起,也都一般的面无表情。

    我坐在车底板上,强忍着左脚的疼痛,大口喘着粗气,但心情却是兴奋的。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担任起做局中的大脑角色,整个局完成到这里,比我预想中还要成功许多。

    这局里所有的时间都需要精心计算,严格卡点儿,但凡出现一点纰漏,便会造成截然不同的后果;但好在,赛桃花与尹富贵都是和三爷合作惯的顶级骗行高手,他们默契的配合撑起了整个局。

    兴奋归兴奋,但我的紧张感却没有消失——所以我和尹富贵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因为我们知道,这个阶段,不过是逃亡路上的第一步而已。只要我们还在杭州……不,还在汪伪政府的控制范围,我们就远远谈不上脱险。

    下一步,我们会在一个旁人绝想不到的地方弃车换船,利用杭州复杂的水系摆脱追捕的人。

    然后逃出生天。

    与此同时,我还准备在犬养彰身上问出三爷的信息。

    洪门哥们儿催足油门,囚车朝着既定目的地狂奔而去。

    一路通畅。

    “从方向上看,你们是奔西溪去的吧?原来如此,你们是想在那里换成小船?靠密集的河网逃避追捕?嗯,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前提是你们到得了西溪。”一片寂静中,被手枪指着的犬养彰却突然出声道。

    他的猜测不无道理——西溪河网密布,现代交通工具根本进不去,那里每家每户也都备有自家的小舟,出行全靠小船。

    那里就是水中迷宫,一旦要人扎进去,要想找出来可就难于登天了。

    这的确也在我的备选方案中。

    但我闻言后,却只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师弟,我必须承认,我先前低估了你,我完全没想到破我那个阳谋还有这种解法……”犬养彰就像没有看到我的白眼一眼,依旧喋喋不休地对我说道。

    我依旧没有理会他。

    对这个我该叫师兄的日本人,我有一种出于本能的排斥,而且这种排斥还和种族、立场等没有关系。

    我曾暗中分析过自己这种心理,我觉得这和三爷与他的师徒名分有关,类似于赛桃花与小青,我曾经以为,能将三爷称为师父的只有我一人,可他,却凭空出现把我那份独有的情感强行分去了一块。

    这让我对他极度不爽。

    但让我奇怪的是,被我们俘虏的犬养彰,言语中却没有丝毫慌乱。

    “不过,你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赢了吗?”他突然看着我的眼睛,用一如既往的平缓语气问我。

    说话时,他嘴角还带着一丝讪笑。

    “啪!”

    回应他的,是尹富贵的一记枪托,手枪的把手狠狠砸在犬养彰脸上,将他打得身子一偏,连头也侧了过去。

    “你信不信老子撕烂你嘴?”尹富贵阴沉着脸,对他沉声道。

    从尹富贵的表情看,我觉得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若不是我对他说过我留犬养彰还有用,尹富贵早就崩了他。

    “嘿嘿嘿……”被打脸的犬养彰缓缓回过头来,脸色依旧不怒不恼,他甚至连看都不看尹富贵一眼,还是把目光缓缓移回到了我脸上。

    我看他脸颊已破皮青肿起来,但他却毫不在意,只随口唾了口唾沫,将嘴里被打碎的一颗牙和着血水一起吐在了地板上。

    “在布局时,要考虑所有的可能,并针对每一个可能作出相应的对策,即使这种可能发生的几率只万中有一——师弟,这点师父没对你讲过吗?”犬养彰看着我的眼睛,对我笑道。

    看着他满是笑容却一边肿成馒头般的脸,不知为何,我感到了一丝寒意。

    “所以呢,虽不知道你具体会用什么手法来破局,但从一开始,你们成功劫法场并绑架我这件事,就在我的考虑之内——你有没有想过,你们通过美国政府来施压,迫使帝国军的势力不出现在刑场……可这个施压的范围,你们也只能控制在刑场呢。”犬养彰不紧不慢地说。

    我冷冷地看着犬养彰,甚至伸手拦住了又想去揍他的尹富贵,虽然已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我还是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在美国政府的施压范围外,你们逃亡的所有可能路线上,我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所以不管你们选哪条路,都是死路——你们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和我兑子……”犬养彰看着我的眼睛说。

    “但兑子于你们又有什么意义?五换一?怎么想都是我赚吧?”犬养彰说着话,瞟了一眼小青。

    “如果我是你,会选择和我好好谈谈,也许,我们能做一些交易,一些对大家都好的交易。”犬养彰说到最后,突然微笑起来,然后蔑视地瞟着尹富贵,仿佛他已成为了局势的掌控者。

    可我在听他说完后,却也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他说。

    “和你,没有交易。”

    “哦,说得那么笃定?莫非你还有别的脱身之法?”被我强硬反驳,犬养彰却也不恼,反而眼睛一亮,扶颚自言自语道。

    “不应该啊?你们可能选择的路,说来也只有那么几条呢?”

    我没有再理他,而是扭头看向了车前,看向了我们即将踏上的路。

    在我的计划里,的确有一条路。

    一条他绝对不会设防的路。 | 69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6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宴小九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92天 / 跨度127天】
    • 开贴:2019-12-04 19:08
    • 更新:2020-04-09 21:07
    • 阅读:247115 回复:983 楼主:328
    • 字数:约362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