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最后的江湖(长篇小说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五十沧桑云和月 时间:2020-01-31 10:22
    第0001章:行将外出
    当陆顺锁门的那一刻,瞥了一眼墙上的挂历,1993年4月27日。今天他要出门了,要离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弥陀岭,要去沿海城市珠州打工。
    村子里没有直通县城的汽车,要走上十多里山路到镇上搭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车去珠州。开往珠州的长途汽车是上午九点半出发,所以陆顺昨天就整理好了行囊,今天起了个大早。
    这是陆顺第一次出远门,之前到过最远的是县城,而且记忆中也就只有三次。本来他很享受弥陀岭平静且平淡的生活,但架不住祥叔的一番鼓骚,有些心动了,决定出去闯一闯。
    祥叔的话言犹在耳:”你一个吃饱,全家不饿,不趁年轻的时候出去闯一闯,难道真的要象我们这一代人苦守在这穷山沟一辈子?”
    祥叔说这话是真的为陆顺着想的。
    陆顺十岁那年春,连续几天强降雨,家里土坯房半夜轰然倒塌,将熟睡的父母瞬即埋在瓦砾当中。待第二天人们发现,挖出双亲时,早已没了声息。出事的头几天陆顺去了十里外的外婆家,由于这场雨一直下得没个停歇,让回不了家的陆顺堪堪幸免于难。不过他也因此成了孤儿。
    村里为了照顾陆顺有个住处,特地把生产队里的仓库划了一间给他作为栖身之地。因此严格来讲,陆顺在弥陀岭除了名下有八分的水田加旱地,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祥叔是本家的堂叔,在陆顺成了孤儿后,一直都极力地照顾着他,加之祥叔的儿子陆波是与他一起穿破裆裤长大的,所以陆顺也特别亲近祥叔一家。
    四年前陆波只身去了珠州。前年过年回来时,西装革履的,口袋钞票一扎一扎的,一副衣锦还乡的样子,让村子里的后生辈好生羡慕,都嚷嚷着要跟陆波出去打工。祥叔也感觉儿子出去确实有了变化,才对陆顺说了这些话。
    陆顺之所以没有在去年跟着陆波出去是因为割舍不下卧床的师傅。师傅姓曾,法号鸿光,是弥陀寺的和尚。在陆顺成了孤儿后,师傅领养了他,供他上学,教他习武,学习推拿,十多年下来已情同父子。那时候,面对已古稀之年卧病在床的师傅,他怎么忍心弃师傅而去?就是再大的诱惑也动摇不了陆顺侍奉师傅的信念和决心。
    而今师傅在去年底撒手西寰了。在为师傅守过七个七四十九个孝后,陆顺才开始为自己的未来算计。
    说实话,在弥陀岭生活的很安逸,甚至有些死寂。
    庄稼地里一年到头没有多少收成,还要上交人头费、农业费、抗旱费等等一箩筐。平摊下来一亩面积差不多三百多块,一年忙到晚也就是勉强填饱个肚皮。想完全靠积攒来砌个房、娶个媳妇就很难了,只能是靠借钱先把门面撑起来,然后再花个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慢慢偿还。如果家里能腾出一、两个劳力出去做工,哪景况就要好很多了。看看村子里那些已经盖起了两层楼的人家,哪一家不是有了外来的资金支援?所以走出去,似乎成了唯一的出路。
    象陆顺这样已经二十三岁的年纪,在弥陀岭很多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而他还只能光棍一条,主要还是一个“穷”字困扰。这两年也有人给他作媒,结果人家一看他连个属于自己的住处都没有,一切就免谈了。要是一直待在弥陀岭,说不定真的只能孤家寡人终老一生,这也是祥叔所帮他操心的。
    生活中的陆顺是个生性憨厚、热心的人,谁家有个什么急,他都会主动帮一把。有时候是帮助贫老残弱人家白干几天农活;有时候用自己口袋里为数不多的钱财支撑别人一把;有时候是借师傅传授的推拿免费帮人治疗。好事做多了,在有些人眼里,陆顺就成了个不要钱的妥子(“妥子”,傻子的意思)。久而久之,陆顺没人知道,陆妥倒闻名弥陀岭。
    陆顺并不在意别人叫他陆妥。他感觉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心里也是快乐的。而且自己年少的时候,得到过乡邻不少资助,现在自己有点能力可以帮人一把,也算是回馈,同时也是遵循师傅“做一个有施于的人”的教诲。
    师傅是位乐施好善的人。他收徒弟要莫就不收,只要看对眼的,都是免费的。帮人做个推拿的,也从来不收钱财。在弥陀岭口碑很好,在大家眼里是位得道的高僧。在他圆寂的时候,四乡八邻的都过来送葬祭奠。
    陆顺的行囊是用两个空下来的化肥袋子装的,一袋是自己的,装些换洗的衣物、生活用品、师傅传给他拳谱及推拿方面的书籍。另一袋祥叔捎给陆波的,都是一些家乡特产,林林总总加起来七、八十斤,陆顺找了根扁担一肩挑,就踏上了征途。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五十沧桑云和月 时间:2020-01-31 10:23
    第0002章:行在路上(1)
    转过赤马峰,就要出村了。
    此时东边的日头还没有升出地平线,天地还在一片混沌之间。
    村前的仙人湖好似还没睡醒,安静得一动不动,浑然就是一面不规则的镜子镶嵌在群山落底之处。
    村子里已是人声鼎沸了,牵牛出户的,鸡鸣狗叫的.....,宣示着庄户人家新的一天劳作开始了。
    这场景陆顺太熟悉了,平时都没太在意,今天一朝要离去,却又有千分的不舍与依恋。
    生活总是这么现实与无奈。在弥陀岭陆顺是个有点傻得冒气的好人,但好人似乎抵不得饭吃,相不了对象,娶不了媳妇,这次远行对他来说,是无奈的逃离,还是勇敢的跳出旧有的生活模式呢?
    昨天晚上祥叔把他拉到家里吃饭,既是给他送行,也是临行前的一番叮嘱。祥叔不止一次劝他,帮人要量力而行。外面人心叵测,事事要留着一点、防着一点,也要为个人的事多想想,该要的钱一定得要。末了要他转告陆波,不管在外面好不好,每年都要回家过个年,爹娘盼得的是孩子平平安安出去,健健康康地回来。
    祥叔的话很现实,一个人有爱心愿意帮助别人,但起码先要解决自己的生活、家庭、工作问题,不能逞英雄、出风头,自己却落得个一贫如洗。这些话祥叔以前也说,陆顺听过后也总是点头说晓得,但遇到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他总控制不了出手帮人的冲动。

    县城开往珠州的汽车每天只有一班,说是九点半出发,但真正驶离县城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中间司机晃荡着这里接几个人、那里接几个人,定制坐47个人的长途汽车硬是塞进了60几个人。原本一个人一个铺位的,一下了多出十几个人,不少卧铺位变成了坐铺位或两个人挤拥在一起。有些旅客表示不满,一身横肉的司机一瞪眼一怒斥,也就不敢吱声了。
    不是在车站上车的人,陆顺发现司机自个收钱时,不只是没有给票据,比在车站里买票也少了20块钱一个人。陆顺把他的疑惑问向相邻铺位的一位三十几岁矮胖的中年人。中年人打量了一眼陆顺,象看到土冒似的,白了他一眼,自管自的佯睡去了,把陆顺搁在那里。
    快到五月的天气开始有些燥热,加上一路行驶的都是省道或国道路况不是很好,汽车行没多远,车内不时传出呕吐的声音,想是不少人晕车了。陆顺躺的是临窗的铺位,把玻璃拉开,看看渐行渐远的家乡,心中不免骤升失落。他瞟了一眼临位的矮胖中年人,想想那彪横的司机,这一车子的人都是一个县的,为什么就没有弥陀岭乡亲们那份亲热劲呢?
    汽车颠行了三个多小时后,随着司机的一脚急刹车,车子停在了靠近山边的一家名曰“昌隆饭店”门口。随着彪横司机扯开了大嗓门“下车,下车,全部下车吃饭!”哪声音不容置疑,也不容拒绝。
    有些刚刚一路颠簸摇睡着了,有的自己路上带有干粮舍不得掏买饭吃,就不想下车。
    “不行,所有的人都要下车,车上的东西要是丢了,你是不是负责赔?”彪横司机的漂亮说词依然掩不住其强横和霸道,顺着过道一个个铺位清理,强行要人下车。没办法,陆顺也只好跟着人流下得车来。
    大家下车后才发现车子是停在一处有围墙的院落里,门口不但有两个光着膀子、绣着纹身、手拿棒棍的年青人守着,旁边还栓了只龇牙咧嘴的狼狗,好似随时扑向猎物。院子里还有几辆长途汽车,不无例外的都是车门关闭,旅客都被驱赶到饭店里排队买饭。
    排队过程也是有人监控的,即便是有人要上厕所,饭店也安排人跟哨,大有一个不落的要把旅客吃饭侍候好。而彪横司机把大家赶下车后车门一锁,则大摇大摆走向了饭店的内堂。
    陆顺也不想花钱买吃,行囊里带有很多祥婶准备的馒头、花生等熟食,刚才在车上就吃了一些,现在也还不饿。去了趟厕所出来后,就没有去排队买饭。不过他的异举马上就被饭店的人发现了,一个瘦高个走了过来。先是一通责怪,继而动手推搡。陆顺自然不会就范,稍稍顺着瘦高个手臂用了个“卸”字诀,对方就向前扑了个趔趄。
    瘦高个一看竟然有人在自家地盘不服管教,立马嚷嚷开来,把矛盾立时升级起来了。不一会,四、五个手持棒棍的年青人围了过来,看似要收拾陆顺这种异类。陆顺本能的提高了警惕,跟师傅习武十多年来,在弥陀岭很少跟人发生过冲突,没想这头一遭出门,就要被逼跟人家干上了。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先来的几辆长途汽车上的、已经排队吃过饭的在等司机出来的旅客也都远远地围观起来。他们都为陆顺捏了把汗,希望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支持一把。但现实残酷的,虽然饭店只有十几号人,乘车的旅客有两、三百人,但没有人敢站在陆顺这边,即便是跟陆顺同车的一个县的人。
    挥舞着棒棍、嘴目狰狞的几个打手步步向陆顺逼近了……
    空气似乎凝滞了,只有不时从饭店向外涌,看热闹的人群是流动的,还有打手们紧紧逼近的脚步。
    两个彪横司机也出来了,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感觉是该教训教训一些不听话不上道的土包子。
    | 1楼 | | | | |
    作者:五十沧桑云和月 时间:2020-01-31 10:24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五十沧桑云和月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05天 / 跨度160天】
    • 开贴:2020-01-31 10:22
    • 更新:2020-07-10 07:29
    • 阅读:21112 回复:2636 楼主:2255
    • 字数:约1054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小说《岁月无痕》 张东明2010 2012-06-14 10:58 595/233 87/651
    情感纯属虚构,只是小说。12图 馨馨会小心 2016-05-08 16:10 5723/597 26/72
    舞文京味小说《李掰掰从戎记》真实北漂生活1图 梁戈lyer 2015-10-19 19:46 146/337 147/1299
    舞文[长篇]赤裸人间 啸清风09 2009-11-07 19:39 105/244 206/249
    舞文[长篇]本性纲目 上部:性本善 邓勉之2 2008-11-23 12:08 4942/410 127/254
    舞文[长篇]《23路》——在后青春的站台等你一起出发 霸帝 2009-08-16 23:03 399/178 27/41
    舞文传奇老兵和他的女人们10图 李士彦 2019-01-13 19:49 14124/1871 285/1838
    舞文初恋传说 武汉老柯 2013-08-18 21:17 60/280 160/195
    舞文帕果帕果之欢 臧小凡3 2008-06-27 13:53 731/487 227/688
    舞文都市那个故事10图 捧红我 2014-02-28 17:24 2378/216 84/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