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建造师

  • 首页
  • 上一页
  • 20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1
    有一阵子,屡屡碰壁的胡峰甚至对自己和安卉都产生了无可奈何的仇恨,他恨自己无用,也恨安卉太美太贤惠,假如安卉很丑很野蛮,他应该不会有如此巨大的压力和负罪感。
    就在胡峰考虑重操旧业,去寻一家售楼部上班时,苏克打来电话,直截了当的对他说:“慕州有个公司招施工员,你去不去。”
    慕州在吴北省最西边,被崇山峻岭包围着,不通火车,仅有的一条入慕公路和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有得一拼。 来自 | | 6083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1
    “行,我去。”胡峰立刻答应下来,这是个雪中送炭的电话,如果他拒绝,就只能继续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他突然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不禁在酷热的七月打了了好几个冷战。
    听说胡峰要去千山鸟飞绝的慕州,安卉流了一夜的泪,最终在黎明到来时分做了个决定,她也要去慕州,她要和胡峰在一起,富也罢,穷也罢,一家三口必须要在一起。 来自 | | 6084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2
    “你是公司管人事的,今天,你得帮我拿个主意,有个叫马勇的,我看上了。”柯容建设集团的老板柯海南扔了一支烟给柯海潮,柯海潮既是柯海南的亲弟弟,也是柯容建筑集团的副总。
    “这家伙名校毕业,既有建造师证,又有监理师证,既干过施工,又当过监理,既在国企猫过,又在私企浪过,学历,证书,经验,全部完美,大哥要是决定了,我马上打电话把他叫来,估计对这小子感兴趣的不只我们一家,得先下手为强。"柯海潮心里纳闷,大哥让我拿主意,拿什么主意,招个人要啥主意,人家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拉倒,难不成拎个砍刀去把他抓过来。 来自 | | 6085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2
    “咱们只是家二级企业,还是三年前才升上来的二级企业,公司里到处是高谈阔论,花拳绣腿的人,我身边太缺乏实干型人才了,所以,看过马勇的资料后,我很欣赏他,据我了解,东辰、横岗的老总也看上了他,你说怎么办,说不出来你也是花拳绣腿。”
    “哥,你这就难为我了,人家是一级企业,咱拿什么和人家竞争啊,一个是宝马,一个是夏利,要是我,我也愿意坐宝马,至少说出去好听。”
    柯海南不接话,开始拿白眼翻柯海潮,翻得柯海潮头皮发麻,只好硬着头皮道:“我突然想到怎么对付他了,我有了个很漂亮的计划。” 来自 | | 6086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3
    “有多漂亮,说来听听。”柯海南终于不再翻白眼了。
    “向刘邦学习,封台拜将,既然大哥把姓马的看作是韩信,就拿出诚意来,拜他为综合训练馆项目的主帅,给他不打一点折扣的权力去施展他的抱负,我想,他只要是个聪明人,定会弃楚投汉。”
    其实,这是柯海潮被逼无奈情急之下使的小伎俩,也是不露痕迹的将了柯海南一军,综合训练馆项目有八千多万,柯海南接到手后视若珍宝,他是准备拿这个工程去创“大雁杯”的,“大雁杯”昰吴北省建设行业安全文明施工的最高荣誉奖项,堪称这个行业的“诺贝尔奖”。柯海潮心想,你不是让我出主意么,我就看你舍不舍得孩子去套狼。 来自 | | 6087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3
    在没有摸清马勇底细前,柯海潮认为大哥一定舍不得用这么好的亲儿子去套狼,他应该会动用那个七百来万的装饰工程,相比较而言,这个小工程顶多算个干女儿,丢出去招狼不可惜。
    “就这么办,封台拜将,只要他肯来,综合训练馆工程的项目经理大印就是他的,而且我也不搞垂帘听政那一套。”柯海南拍案而起,下了最后的决心。 来自 | | 6088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4
    柯海潮傻眼了,他没想到大哥爱才竟爱到了鬼迷心窍和丧心病狂的地步,除了出乎意料,他更不能原谅自己提了如此大义灭亲的建议,因为训练馆工程项目经理原定的人选是刘扬或程守成,刘扬是他老婆的兄长,程守成是他老婆的姐夫,无论谁当选,小他十四岁的老婆一定会喊他至少三个月的“小亲亲”。
    不出柯海南所料,马勇毅然选择了柯容建设,面对青花瓷盘里的酱黄瓜,还有粗瓷碗里的红烧肉,只要不是意志坚定的素食主义者,他的选择一定是红烧肉。 来自 | | 6089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4
    更令马勇兴奋的是,盛夏已至,步行街上的热裤和短裙多了起来,和林娅楠一模一样的大腿也多了起来,这些袒露在阳光下的大腿强有力的冲击着马勇的视觉,然后扩散到他全身,让他体会到一波又一波神奇的快乐,这种神奇的快乐抚平了他因旧有的照片久久不能更新而产生的焦虑,他再次变得平静如水并温情脉脉。 来自 | | 6090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5
    无论马勇变成了什么样子,林娅楠都漠不关心,她现在有了新的爱好,就是驾着车满城游荡,而她不知不觉中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松西湖。
    终于,她在松西湖三秀路遇上了周序,远远的看见他,她减慢了车速,靠着边,假装找停车的位置。
    也许,在别的女人眼里,这个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目光忧郁,个子瘦高的男人别有一种深邃而沧桑的味道。
    来自 | | 6091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6
    但在林娅楠的眼里,周序不过是一具行走的骷髅,她能作出这样的判断,基于她见过出类拔萃近于完美的周序,并且和这样的周序有过一段相当快乐的时光。
    事情似乎并不像林娅楠想的那样简单,在如愿以偿目睹了被命运凶狠惩罚过的周序之后,她并没有体会到幸灾乐祸的愉悦,她也完成不了一劳永逸的在思想里把这个男人剔除出去的任务。
    谁说历经磨难的人不会再有温柔,谁说历经背叛的人不会再有怜悯,没有在周序落魄的生活里扮演任何角色的林娅楠,伏在方向盘上哭了,她觉得她的生活中充满了自相矛盾的缪论,她感到负担更加沉重了。 来自 | | 6092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6
    林娅楠把车停好,在犹豫中下了车,她戴上黑色的口罩,跟在周序后面,心怦怦直跳,她这样做了,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更不知道她接下来要怎么办,她的行为更像是出于本能。
    在松西湖一小门口,周序停了下来,林娅楠也停了下来,很显然,周序是来接他的女儿的,也是戴瑶的女儿。 来自 | | 6093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7
    林娅楠突然很想看看这个女孩,小小年龄就失去了母亲应该是痛苦里最残忍的痛苦,她在努力思考能为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做点什么,比如说寄最漂亮的衣服,或是最好吃的糖果给她,当然要匿名,那么,她就得知道周序住在哪个小区,哪一栋,哪一楼层,林娅楠终于为跟踪周序的行为找到了最合时宜的解释,她非常满意这解释,于是,她开始心安理得的观察起周序的一举一动。
    林娅楠想像着周序的女儿在收到礼物后快乐的表情,她的心情也明亮起来,以致于她完全忘记了她是因一段被伤害的爱情而来到这里,她那深入骨髓的善良不仅不允许她进行报复,相反,她正准备煞费苦心的为另一个被伤害的幼小生灵献出爱心。 来自 | | 6094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2 06:47
    接近放学的时候,林娅楠的计划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戛然而止,那是个三十来岁,比戴瑶稍矮但一样高挑的女人,她没有戴瑶漂亮但也非常耐看,这个女人走到周序身边,俩人挨得很近,面对面的交谈着,女人眼中的光热烈而崇拜,周序的脸上又有了鲜活的气息。
    林娅楠转过身,慢慢往回走,当坐在座椅上时,她已改变了想法,并且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滑稽可笑,然后,她就摘下口罩大笑起来,只不过,她在头上的后视镜里看见了一具骷髅,她想,原来自己才是骷髅。 来自 | | 6095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3 06:24
    第一百七十章接班
    平日里接送汐汐和妞妞的是孙依莲,如果工地没有事,周序提前回家时也会去学校门口等孩子放学,林娅楠那天看到的,就是周序和孙依莲同时来接孩子的场景,这个场景应该是老天爷刻意安排给林娅楠看的,这说明他老人家暂时还不想改变自己的决定,因为改变通常意味着软弱,软弱又怎么能够主宰天下苍生呢。
    但老天爷允许个人在某些无关紧要的事上有些微调,比如说考建造师这件事,老天爷在齐晶劝说周序的时候就采取了不干涉的态度。 来自 | | 6129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3 06:25
    “周序,听孔勤说你不想考建造师,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何种考虑做了这样草率的决定,我倒觉得你应该去试一试,你还年轻得很,前途一片光明。据说2005年的建造师考试也推迟了,大概是明年四月份考,从现在起开始努力,绝对还来得及。”
    周序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只将手上那薄薄的十几页资料哗啦啦翻来翻去。 来自 | | 6130楼 | | | | |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8-03 06:25
    齐晶总是像个知心大姐一样关心着周序,相比齐工这个四平八稳的称呼,她更喜欢周序开玩笑似的喊她晶晶姐,然而,最近这几个月,她察觉到了周序的变化,在周序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垂死之人才会散发的腐臭味道,一个还算年轻的生命竟然会有这样的味道,真是令人难以想象,齐晶不免忧心忡忡,但每当她想和周序认真谈一谈时,周序却总会惊慌失措的找个借口匆匆逃离。
    “周序,我不知道你这些日子里遭遇了什么,反正你看上去颓丧得一塌糊涂,我只能偏执的假设你在生活中遇上了生死大事,如果不是,我会很高兴的向你道歉,如果是,你保持沉默就行。” 来自 | | 613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0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楼已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72天 / 跨度172天】
    • 开贴:2020-02-16 20:25
    • 更新:2020-08-07 02:36
    • 阅读:60152 回复:11461 楼主:3339
    • 字数:约906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