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落枫观:奠基》——陈景元生平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蓝渐层 时间:2020-03-26 23:34
    62、
    曲阳听了叶攸安的话,笑而不语。一旁的曲游拓却是按耐不住,破口大骂:“姓叶的,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前者,我爹爹中了你们的奸计,在望舒县衙大牢一蹲就是大半年,这笔帐还没有找你们清算,时至今日,你们城隍庙的人反而倒打一耙,上门挑衅,未免太过分了吧。我们曲氏父子,愿意呆在胭脂林,便呆在那里,愿意来望舒县城,便来这里,腿长在我们爷们的脚下,你管不着!”
    “呦,小狐狸崽子,几日不见,长本事了。”叶攸安坐直了身子,放下二郎腿,一脸不屑地说道:“你爹爹蹲大牢的时候,是谁跑到我爹爹的面前,又是流泪,又是磕头,求他老人家出手相助,救你爹爹出狱,这才过了多久,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好不要脸。”曲游拓的脸涨得通红。
    叶攸安将目光转向曲阳,开口说道:“曲先生,不要以为,你换了一副模样,就可以从新做人,没有用的。若是让望舒县的百姓知道你就是从前那个骗钱害人的‘巴豆神医’,你自己说说看,你的店,会不会被人一把火烧了,你这个人,会不会被老百姓活活打死?”
    曲阳笑眯眯的,一言不发,直到叶攸安把话全部说完,这才开口说道:“大侄女,最近你爹爹身体可好?”
    “还行。多谢你的挂念。”叶攸安微微笑道。
    “我在城隍庙的那一段岁月,谁的好,我也不念,但是,我却实实在在地念你的爹爹的好。”曲阳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总寻思着找机会,再去城隍庙,拜见你的爹爹。可是,上了城隍庙的黑名单,进不去了。我这里准备了一些上好的丹参片,一会你走的时候,帮我带给你爹爹,表达我的一份心意。”
    “这个……”叶攸安愣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大侄女,你瞧瞧我这间店铺,与城隍庙的马厩相比,如何?”曲阳手指着破旧的店铺屋顶,笑吟吟问道。
    叶攸安轻蔑地笑了笑,开口说道:“你这里比起城隍庙的马厩,也就是多几扇门窗而已,就是不知道,下雨阴天,漏不漏雨。”
    “大侄女,你再瞧瞧,我这店铺雇得伙计,与城隍庙中的打杂人员相比,如何?”曲阳用手指着身边的赵半衣,笑吟吟问道。
    赵半衣擤了擤鼻涕,在衣服上摸了摸手,冲着叶攸安憨厚的一笑,露出一嘴的黄牙,嘴里说道:“大小姐,你喝茶吗?我给你泡杯茶如何?”
    “算了吧,算了吧。”叶攸安急忙摆手道:“看到你,莫说喝茶,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曲先生,你从哪里捡来这么邋遢的一个乞丐,放在店里,不怕吓跑看病的患者吗?”
    曲阳摆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开口说道:“没办法,我也想找个年轻能干的活计放在店里,可是,现在雇个像样的活计,太贵了。你别瞧这个糟老头子,看上去不怎么中用,可是有一条,他不要工钱的,只要管他一日三餐就可以了,他无家可归,晚上,睡在店铺里,省去了雇守夜人的开销。一举两得。”
    “哎呀,曲先生,你现在怎么混成了这般模样!”叶攸安一脸鄙夷地说道。
    “哎……”曲阳一声长叹,感慨道:“我的前半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超越平庸,可是,人到中年,发现生活中,最大的无奈,明明厌恶平庸,却束手无策。你瞧瞧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都快成年了,连个媳妇都讨不到。若不是因为他,我怎会再一次来到望舒县城。呆着胭脂林何等的逍遥自在,最重要的是省钱,呆在胭脂林,吃饭、睡觉、都不用花钱,来到望舒县城,什么都要花钱,租店需要花钱,买米买柴需要花钱,就连请人清理茅厕也需要花钱,若不是为了赚些银钱,给我这个小崽子娶媳妇,打死我,我也不愿来县城开店。”
    叶攸安脸上的鄙夷之情渐渐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同情和悲悯之色,她望着曲阳,缓缓说道:“说实话,你也够惨的,我爹爹私下曾经说过,你这一辈子,算是完了,被我三叔算计了一次,永远都翻不过身来。”
    “大侄女,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曲阳小心翼翼地问道。
    “其实,也不是为了什么!”叶攸安此时已经放弃了警惕之心,对曲阳说道:“昨日,我三叔找到我爹爹,对他说,胭脂林的眼线向他报告,说你离开了那里,来到望舒县城,开了一间什么静安堂。三叔不放心,怕你算计他,找我爹爹商量,我爹爹说,你不能把人家赶尽杀绝,要给人家条活路才行。后来,我就自告奋勇,来你的店铺,探探你的深浅。一间年久失修的老店,一个邋里邋遢的伙计,一个到了婚娶年纪还讨不到老婆的儿子,所有这些,能有什么可担心的?”
    “就是嘛。”曲阳双手一摊,开口说道:“我们现在,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吃饭。好几日,都不开张了。这样下去,这个店铺能不能支持到下个月,都是个问题。”
    “太可怜了。”叶攸安寻思了一阵,一伸手,从怀中,摸出二两银子,送到曲阳的面前,开口说道:“曲先生,我出来的匆忙,没带多少钱,这里有二两银子,你拿去应急。”
    “这……这……怎么好意思。”曲阳急忙推辞道。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废什么话。”叶攸安登时翻脸,大声怒道。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曲阳伸出双手,接过银子,揣入怀中,他扭头对曲游拓说道:“儿子,你去后宅,将我早就准备好的那包丹参片,给我拿来。”
    “遵命!”曲游拓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去后院。
    “不必了。”叶攸安一摆手,站起身,开口说道:“我爹爹想吃丹参片,让他自己去买,你们这里,都快维持不下去了,拿你家东西,怎么伸得出手。走了。”说罢,背着手,带着两个小道士,昂首挺胸地离开了静安堂。
    待叶攸安走远,赵半衣用屁股撞了一下曲阳,含情脉脉地说道:“师兄,其实,我不单单能够守夜,还能给你暖被窝呢?”
    “滚滚滚,离我远点。”曲阳厌恶地挥挥手,他望着叶攸安远去的背影,忧心忡忡地说道:“小姑娘好骗,背后的大人就没那么好糊弄了。杜秋泽那个狗贼,终究还是不肯放过我。”
    赵半衣笑吟吟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必慌张。”
    “说得也是。”曲阳从怀中摸出那二两银子,笑道:“师弟晚上想吃什么?师兄请客。”
    “不必师兄花钱。”赵半衣摆了摆手,叉着腰说道:“晚上师弟露一手,做一道宫廷御宴——珍珠翡翠白玉汤。让师兄见识一下我的手艺。”
    “自从上一次,我吃了你做得叫花鸡,现在看到鸡肉就恶心。这个珍珠翡翠白玉汤又是什么?”曲阳一脸戒备地问道:“不会又是一个坑吧?”
    “你是我的亲师兄,我这个做师弟的,怎么会害你呢?”赵半衣一脸坏笑地说道。
    “好吧,再相信你一次。”曲阳说道。
    三更半夜,曲阳捂着肚子,往院中的茅厕跑,一边跑,一边嘴里骂道:“什么狗屁珍珠翡翠白玉汤,明明就是白菜豆腐汤,做饭的时候,一定没有洗手,一晚上跑了四回茅厕,拉死我算了。”
    曲阳蹲在茅厕之中,一阵畅快淋漓之后,提着裤子,走出了茅厕,长出了一口气,刚要回屋,侧耳倾听,院墙之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之声。
    曲阳登时惊觉起来,轻手轻脚走到院墙下,双手结印,念个穿墙咒,脑袋穿过院墙,探到了院外。只见两个蒙面的黑衣人凑在一起,一阵交头接耳,最后好似达成了共识,各自从怀中摸出一个瓷坛,坛口塞着布条,用火折子点着,顺着院墙,丢进了静安堂的后院之中。
    曲阳闻到一股刺鼻的煤油味,眨眼间,院里燃起了熊熊大火。
    | | 33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2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蓝渐层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5天 / 跨度70天】
    • 开贴:2020-01-26 08:02
    • 更新:2020-04-05 23:15
    • 阅读:22920 回复:1022 楼主:75
    • 字数:约17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时尚找到一种适合的减肥方式就坚持了吧3图 奔三的胖纸 2014-09-02 18:04 146/237 132/477
    创业[创业故事]屡败屡战——经营卤菜外卖连锁店的历程20图 久等必有佳音 2011-02-10 23:22 354/84 43/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