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出轨,就一定是过错?

  • 首页
  • 上一页
  • 1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6 21:11
    “行!…”
    我答应下来,换锅烧水,开始煮龙虾,又见她忙得很,就提议,“…Candy,忙不过来的话,留着鲍鱼晚上吃吧。”
    “不用了,我很快的!…把小黄鱼留到了晚上吃吧,中午的海鲜都是蒸菜,两个锅开蒸,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切完最后一个,上官夕放下菜刀,对我嫣然一笑,面色轻松起来,随口问我,“…老大,牛肉腌制了?”
    “早就腌制了的,应该差不多了。”
    我回应着,一边儿把腌制的牛肉再搅拌了一下,“…龙虾煮好后,就可以煎牛排了。”
    “那行,你安心煎牛排去,我负责蒸锅!”
    | 296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6 21:13
    又过了半小时,我们才开始吃饭。
    很难得地做一次饭,今天就多做了点,摆到餐桌上一看,竟然有八个菜:
    清蒸龙虾、黑椒牛排、清蒸小鲍鱼、辣椒酱制五香条、清蒸红鲟、蒜蓉粉丝蒸扇贝、清炒莴笋丝、葱花蛋汤。
    “看来是吃不完的了,那就留着晚餐吃吧。”
    上官夕看了我一眼,咧嘴笑起来。
    “好咧!…”
    被她这句话,说的我也兴趣高涨,笑了起来。
    | 297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6 21:14
    大概是真的饿了,大家一坐下,就闷声不响的忙着吃了。
    我肠胃不好,受不得海鲜的刺激,要先吃点米饭垫底,所以,就帮儿子切牛排,等会儿开始吃。
    儿子喜欢吃虾,两个姑娘惯他,轮流着把虾肉夹到他碗里,我看着有些担心,一则怕儿子吃的过量,坏了肠胃,二则也担心儿子养成独食的习惯。
    这两个方面都不好,我却又不好明言,只得暗暗地对两个姑娘使眼色。
    | 298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6 21:15
    可等到两个姑娘明白过来的时候,龙虾都已经吃完了。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拿过一干净的碟子,夹了一只红鲟、两粒鲍鱼肉、两个扇贝放里面,递到了夏若云的面前。
    上官夕虽然只是我的助理,但这姑娘的个性洒脱大方,平时与我很亲近,相处之时,也从未曾见她对我虚套客气过,所以,我倒不用去刻意照顾她。
    而夏若云呢,虽然喊我哥哥,我也一直拿她当妹妹,可若有若无的,这姑娘对我总有种很客气的疏远。
    | 299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6 21:15

    各位,今晚就更新到这儿吧,咱们明天见! | 300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09
    题外话:

    请留言的读者好好看看文章内容之后再发评论吧,观点不同,大家可以求同存异,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百花齐放、万紫千红才美丽的,不要为了留言而留言。
    请记得:你的任何片言只语,都是在体现着你的教养和品行! | 302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17

    刚刚打发了一个无聊之人,我们继续更新故事吧! | 303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18
    我不清楚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但猜测着应该是与高秋寒有些关联。
    夏若云来厦门的时候,正是我与高秋寒之间剑张弩拔之时。许是来厦门以后,姑娘感受到了我与高秋寒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她来厦门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么和谐与亲密,一时之间,自然是有些难以适应了。
    但每次看到她在我面前怯生生的模样,我都会忍不住地自省三分,看看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 304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18
    看到我递过去的碟子,夏若云抬头瞄了我一眼。
    大大的杏眼圆睁着,直直地看着我,大概是不明所以,但稍许,又大概是明白了,嘴唇动了两下,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然后,低眉顺眼的,把碟子扒拉到自己的面前,夹了一个扇贝,咬一口,樱桃小嘴一合,慢慢地咀嚼,脸上却没来由的绯红片片。
    我莫名其妙,却也明白姑娘这是害羞了,觉得有点好笑,思绪却飞到了过去那些不可思议的日子里。
    | 305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1
    ........
    1999年春节的前几天,在离开家乡整整一年后,我从深圳回到了故乡。
    当我站在安山面前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哭了,然后就是熊抱,自然,我也泪流满面。
    在后来的日子里,这一幕常常被柳无韵拿出来,作为取笑我和安山的剧本。
    | 306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2
    “高秋寒呢?怎么不见秋寒?!…长河,你不是去找她了么?…她怎么不回来?”
    我和安山的情绪刚刚平静下来,柳无韵就逮住我一个劲地问,原来,所有的人都在以为,我离开家乡是为了去寻找高秋寒的。
    我只好把自己寻找高秋寒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也说了我不愿意再回老家的原因,接着说了我已经在深圳找到工作,上班的情况也略略地说了,唯独省去了我到海南,去天涯海角的那一幕。
    | 307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3
    他们听后,唏嘘了很久,却也茫然无措。
    过了一会儿,柳无韵眼睛红红地看着我,轻声说道:
    “去看看老师吧,你离开以后,高老师每次见到我俩,总是要哭!…”
    | 310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4
    柳无韵言语里的高老师,也就是高秋寒的母亲。
    老师两夫妇当年结婚后就约定,女儿随母姓,儿子随父姓。
    我们读书的那会儿,高秋寒的父亲汤老师,是工厂子弟学校的教导主任,后来也成了我们高三年级的语文老师,而她母亲高老师,则一直在学校的图书室里,是唯一的图书管理员。
    | 311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7
    “嗯,好的!”
    我嘴上答应着,但仍有些心悸,又想着人多可以壮胆,遇上向他们提出要求,“…你们也陪我一起去吧,这样不至于太难受。”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慌乱,他们欣然同意了,然后陪着我一起去挑了几份礼物。
    考虑到春节来临,我多买了几样,又因为天寒地冻的,再特意给老师们各选了一条围巾。
    | 312楼 | | | | |
    作者:艺品设计师 时间:2020-03-27 11:29
    学校自然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一眼看过去,我竟然感受到了衰败的痕迹。
    我把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柳无韵先看了看安山,才轻声地告诉我:
    “目前市政府正在运作工厂的股份制化,后期预计是要上市的,目前也正按照企业上市的规则要求,对工厂原有的第三产业进行完全的剥离。…我们这个子弟学校,自然也在其列。”
    | 313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1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艺品设计师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16天】
    • 开贴:2020-03-13 09:53
    • 更新:2020-03-29 21:39
    • 阅读:8380 回复:459 楼主:318
    • 字数:约86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