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何新论亚历山大图书馆不存在,事实呢?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铁马冰河陆川客 时间:2020-05-21 19:09
    所谓“东方建筑西源论”这个名词很多年以前就在学校图书馆看到过了。

    一八九六年,英国建筑家弗莱彻(BanisterFletcher)主编的《比较建筑史》,后来几十种版本的《世界建筑史》(AHistoryofArchitecture),其末章非历史的样式,其中包括回教、印度、中国各系之建筑。
    一百多年前,在西方建筑学者的眼里,中国及日本建筑不过是早期文明的一个次要的分支而已。在十九世纪初至二十世纪初的欧洲人心目中,世界的中心和科技历史的“主流”在欧洲,自然视世界建筑的中心和历史的主流也是西方建筑。因此在西方人撰写的建筑史中,称西方建筑为“历史传统的”正宗,把东方建筑称为“非历史传统的”,这说明当时欧洲人对东方建筑科学文化艺术的无知。
    对于这种“无知”,从本世纪二十年代的梁思成到日本的伊东忠太等东方建筑史学者均有驳斥和纠正。其实无知并不可怕,科学本身便是从“无知”变“有知”的过程,问题的严重在于“无知的偏见”传播很广,甚至不少东方人(包括中国人)也毫不怀疑地接受这种“无知”的看法,成为中国民族建筑科学文化的虚无主义者。因此重提“建筑之树”也就有了极大的意义。
    “建筑之树”梳理了当时欧洲人对世界建筑科学文化的认识程度与观念形态。大概由于中日等国建筑学者的异议,这幅“建筑之树”插图被《比较世界建筑史》的后继编者撤掉了。
    近版的《比较建筑史》虽然拿掉了这幅图,但现在的欧洲或西方人对于中国建筑的看法有多大改进,仍然很值得思考。从这本《比较建筑史》中和许多西方建筑学的评论中仍可以看到,轻视和低估中国古建筑的观念和行为并不少见。这甚至影响了中国许多年轻的建筑工作者。他们对于古代言必称希腊、罗马,对于现代言必称欧洲、美国,热衷于照抄照搬西方建筑理论、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的理论和方法,使我们的城市与建筑不仅丧失特色,出现“特色危机”,而且失去了优秀的传统,为舶来的“二流货”“三流货”甚至让不入流的货色所充斥我们的建筑界。
    “建筑之树”的另一价值在于,它明确表达了建筑之树要想顺利成长和结出丰硕的果实,必须深深植根于“地理、地质、天气、宗教、社会、历史”的土壤之中。这无疑是正确的。然而,到说明建筑之树的果实时,这幅图的绘制者又回到把建筑只当作“艺术”对待,仍然用美术风格史的简单化、标签化的方法研究对待建筑,只强调建筑形式的风格特征,从而表现了编著者的历史局限性。他们在这一点上,不仅仅是对中国、日本如此,对于自己的成果也是如此。在这里,地理、地质、气候、宗教、社会、历史等这些人文、科学因素的影响和作用全看不清楚了,似乎是建筑师作为艺术家决定着建筑发展的方向,这是极大的误导。

    --(点评)白皮在考古和历史的伪造过程中只是关注艺术风格,却忘记了物质基础的本质。所以我们才可以如此简便地质疑这些水平低劣的伪造。 | 320楼 | | | | |
    作者:铁马冰河陆川客 时间:2020-05-25 21:01
    所谓“东方建筑西源论”这个名词很多年以前就在学校图书馆看到过了。

    一八九六年,英国建筑家弗莱彻(Banister Fletcher)主编的《比较建筑史》,后来几十种版本的《世界建筑史》(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其末章非历史的样式,其中包括回教、印度、中国各系之建筑。
    一百多年前,在西方建筑学者的眼里,中国及日本建筑不过是早期文明的一个次要的分支而已。在十九世纪初至二十世纪初的欧洲人心目中,世界的中心和科技历史的“主流”在欧洲,自然视世界建筑的中心和历史的主流也是西方建筑。因此在西方人撰写的建筑史中,称西方建筑为“历史传统的”正宗,把东方建筑称为“非历史传统的”,这说明当时欧洲人对东方建筑科学文化艺术的无知。
    对于这种“无知”,从本世纪二十年代的梁思成到日本的伊东忠太等东方建筑史学者均有驳斥和纠正。其实无知并不可怕,科学本身便是从“无知”变“有知”的过程,问题的严重在于“无知的偏见”传播很广,甚至不少东方人(包括中国人)也毫不怀疑地接受这种“无知”的看法,成为中国民族建筑科学文化的虚无主义者。因此重提“建筑之树”也就有了极大的意义。
    “建筑之树”梳理了当时欧洲人对世界建筑科学文化的认识程度与观念形态。大概由于中日等国建筑学者的异议,这幅“建筑之树”插图被《比较世界建筑史》的后继编者撤掉了。
    近版的《比较建筑史》虽然拿掉了这幅图,但现在的欧洲或西方人对于中国建筑的看法有多大改进,仍然很值得思考。从这本《比较建筑史》中和许多西方建筑学的评论中仍可以看到,轻视和低估中国古建筑的观念和行为并不少见。这甚至影响了中国许多年轻的建筑工作者。他们对于古代言必称希腊、罗马,对于现代言必称欧洲、美国,热衷于照抄照搬西方建筑理论、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的理论和方法,使我们的城市与建筑不仅丧失特色,出现“特色危机”,而且失去了优秀的传统,为舶来的“二流货”“三流货”甚至让不入流的货色所充斥我们的建筑界。
    “建筑之树”的另一价值在于,它明确表达了建筑之树要想顺利成长和结出丰硕的果实,必须深深植根于“地理、地质、天气、宗教、社会、历史”的土壤之中。这无疑是正确的。然而,到说明建筑之树的果实时,这幅图的绘制者又回到把建筑只当作“艺术”对待,仍然用美术风格史的简单化、标签化的方法研究对待建筑,只强调建筑形式的风格特征,从而表现了编著者的历史局限性。他们在这一点上,不仅仅是对中国、日本如此,对于自己的成果也是如此。在这里,地理、地质、气候、宗教、社会、历史等这些人文、科学因素的影响和作用全看不清楚了,似乎是建筑师作为艺术家决定着建筑发展的方向,这是极大的误导。

    --(点评)白皮在考古和历史的伪造过程中只是关注艺术风格,却忘记了物质基础的本质。所以我们才可以如此简便地质疑这些水平低劣的伪造。
    | 32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铁马冰河陆川客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06天 / 跨度1946天】
    • 开贴:2015-01-30 16:14
    • 更新:2020-05-30 16:03
    • 阅读:20345 回复:809 楼主:152
    • 字数:约237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