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小说】讲讲我和那两个女孩的故事《杜鹃与海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1:15
    序章
    杜鹃素丽,海棠俏丽。她们都很美,美到想让人将其据为己有。
    但,我没有摘花的习惯。
    这倒不是因为我信佛而不杀生,而是因为我明白像杜鹃与海棠这样漂亮的花应该配更美好的东西,如果折在我手里实在太可惜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女孩子也是如此。
    不知道是巴尔扎克还是王尔德,反正某个名人曾说过:第一个用花儿形容少女的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
    我承认我是蠢材。
    那个素丽如杜鹃的女孩,和那个俏丽如海棠的女孩。
    我时常会想起他们。但每每一想起她们,我就悲哀得难以自禁。
    因为鲜花绽放在曾经,所以我现在的生活才更显灰暗。 人打赏 1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1:15
    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趴在电脑前,把耳机的声音调到最大——这个快要寿终正寝的耳机已经很难再隔绝噪音:有两个舍友在背政治经济学;一个在看电视剧;还有一个在同女友打电话。外面的阳光如白昼的流星,在冬天的贵阳十分罕见。我决定出去散个步,晾晒一下自己——再怎么说,不能在寝室里呆到身子溃烂。
    走在偌大的校园里,阳光强烈得我有些睁不开眼;我尽量捡人迹稀少而又阴凉的路走。偶尔摸出手机,解锁之前黑屏的反光让我看到自己的一脸痘;不过之前几天一直呆在寝室里没有出门,期间饮食就靠外卖打发,得到这么一张坑坑洼洼的脸也不奇怪。
    当时李佳音是如何评价我这张脸的来着? | 1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1:44
    “杨客,我说你平时颜值也还过得去,可你鼻子上这颗痘实在是毁了所有。”
    “无所谓,又不是不会消。”我有些不太高兴。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对我品头论足,更是因为她在晚自习前仅有的十几分钟我散步的时间里擅自来与我交谈,这种牺牲独处时间的社交是我很讨厌的。更讨厌的是我不得不虚伪的来应对。
    “最近都很少有人像你这样晚自习前出来散步了,大家都是一吃完饭就去教室学习。”
    “可我不是大家。”
    “你为什么要出来散步呢?”
    “只是想出来走走。”
    “哎,你太冷漠了。”
    我没有讲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她也没有再讲,于是两个人就在操场上走了两圈。一看表,已快到六点十五。
    “回去了。”我说。
    “嗯,好。”她答道。
    | 2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1:44
    就这样两个人又并排走回了教室。快到教室的时候,我问:“跟我走在一起,你不怕别人误会我们是情侣吗?”其实我并不怕她被误会,我怕我被误会。
    “你不怕吗?”她反问。
    “不怕。”我撒谎道。
    “那我还有啥怕的。”
    这段对话至今记忆犹新,大概是李佳音不礼貌的开场白的缘故。明明当时只是同班而说话次数不超过三次的同学而已,我跟她最大的联系不过是之前借了一本书给她。除此之外,两人的关系基本就如陌生人一般。后来有一次我问起她当时为何那么说?她道:“因为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好老实人的样子,我猜想你不会生气的。”好老实人就该被恶语相向吗?虽然她当时说的也并非恶语。但大部分人同陌生人说话都不会这般开场吧,我想。在我贫瘠的二十年的人生里,她这样说话方式的人是唯一一个。
    上次同李佳音说话还是高考前。在那之后,她删除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我的电话号码好像也被她加入了黑名单,拨打过去永远是正在通话中。
    | 3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2:22
    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每天固定的散步路线刚走过一半,左脚就疼了起来。我不禁叹了口气——之前的旧伤又开始发作了。我们学校的宿舍是上床下桌,这伤是我某一天早上起床时不小心从床上掉下去造成的。虽然从外表上看没什么大碍,但这却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内丧失了运动能力。好不容易痊愈后,依旧会时不时地疼痛。借用一句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如果把疼痛分为从一到十的十个级别,那么这伤的疼痛级别则相当于圆周率,3.1415926535…。那痛感不算太疼,但也没办法让人视而不见,而且这种疼痛和圆周率一样,会无限地持续下去。
    | 4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2:22
    我停了下来从近路折回寝室,在背政治经济学的舍友依旧在背;看电视的和跟女友打电话的也加入了他们。
    我脱下鞋子爬到床上,反正已经是一头死猪,那么开水也就烫不到我。自大学开学以来,我清醒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看着自己堕落。每天所做的事,不过是看电影、打游戏、看小说以及必要的日常。课是不敢翘的,但在课上看小说的胆子还是有;考试第一个交卷,就是为了快点回寝室继续打游戏。身边也无可以交心的朋友。表面上与舍友们说说笑笑,但那不过是貌合神离罢了。此外在学校里认识的人也不超过两手之数。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既有天才,也有庸人。但无论是天才还是庸人,有一点却是共同的:他们都走在属于他们自己的道路上,通向自由,亦或是通向成功。
    | 5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2:48
    而我很不幸地介于天才与庸人之间。我没有踏上属于我自己的道路,只是不停地在原地来回走动。
    “有人去吃饭吗?”一个舍友问。
    “我去。”
    “我也去。”
    在得到应和后,其他几个人一起出去了。刚才还很热闹的寝室马上安静了下来。我掏出手机解锁,已快到六点十五,点了个外卖之后翻身下床,从凌乱的书桌上刨出一支笔和才写了几页的一个本子。从刚才起,我内心中想要写李佳音的愿望愈加强烈,可我写不出来——就如同渡边彻写直子的第一句也写不出来一样。可只要写了一句,往下就会文思泉涌,再也由不得我自己了。同李佳音分别不过半年的事,可同她相处的大部分细节我都已经忘却了;残留下来的记忆却是愈发清晰。那些记忆就如一块三角形,最稳定的结构,不会有任何其他片段来破坏它;可每当我想起这些记忆时,这个三角形就开始在我心中旋转,每一个角都刺得我生疼。
    | 6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2:49
    序章结束了,下面就是第一章 | 7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5 23:18
    第一章 始
    2017年的2月底,寒假结束,学生们都开始返校。我自然也不例外。只是这次要去的是另一个班了,在上学期结束时的文理分科中,我选了文科,之前我所在的班是理科班,因此分班后我到了另一间教室。新教室与老教室除了墙上的标语、字画和在这间教室上课的人以外,大抵上相同。因为是刚分班,同学间相互不认识,我也没有聊天的欲望,便找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打量着周围的新同学、新环境,等着上晚自习。 来自 | | 8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07:38
    我的左前方坐着的是一对情侣,正不顾场合地大肆谈情说爱,女方甚至坐到了男方腿上;前面坐着两个女生正在谈论文理科孰优孰劣;右边两个男生正大谈游戏,由于那款游戏我不玩,自然也没办法加入他们的谈话;左边一个女生正在埋头看书;后边的座位仍是空位。
    我从书包里拿出小说——因为知道第一天晚自习肯定没有事做,也无作业,那么看小说自然就是最佳的消遣。 来自 | | 9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08:41
    刚翻开书不到几页,同桌的空位就有人坐下了,伴着一句不知是幸福还是哀忧的感叹:“文科班的女生是真他妈的多啊。”
    我抬起头,见是马振明,上学期跟我在同一个班的同学;可他不是学理科去了么?
    “你不是要选理科吗?”我问。
    “本来想选理的,我女朋友选了文,她让我也选文。想想文科也可以,我就来文科了。”
    “哦,”觉得一个字回话太冷淡,我又接了一句,“反正我是不可能选理科。”
    | 10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09:33
    “我爹妈也跟我说理科好。可我听我女朋友说,文科比理科简单,只用背就完了;到时候出去工作也肯定是文科生管理科生,理科生被文科生管;仔细一想还挺有道理,我就死心塌地地学文科了。”
    “说是理科生被文科生管,可是社会进步还是要靠理科生。”
    “那文科拿来干嘛?”
    “嗯——”我卡住了,但我记得以前读过一句类似的话,“如果把社会比喻为一辆车子,那么理科是就推动车子前行的动力;而文科就是用来避免这辆车开的太快最后车毁人亡的。文史哲的作用可比想象中大很多。”我剽窃了这句记不清是谁说的话,大意似乎是这样。
    | 11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10:17
    马振明陷入沉思没有答话,前面的一个女生却转过头来了:“说得还挺好的嘛,你自己想到的?”
    “不是,我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了,反正不是我自己说的。”
    那女生转过头去,又转了回来,问我:“你在看什么书?”
    我把书举起来给她看书壳:《大唐李白》。
    “感觉很少有男生会看这种类型的书哎,你看完之后能借我看看吗?”
    “这是第二部,如果你想看的话,我明天把第一部带过来借给你。”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叫李佳音。人圭佳,知音的音。”
    | 12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12:28
    “杨客。客人的客。”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她有些好奇,把头往前伸了一伸,于是那双眼睛离我更近,为了避免造成尴尬的对视,我很快把目光移开,只记得她的眼睛是单眼皮。

    “我爸给我取的名字。他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于是便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客字。” 来自 | | 13楼 | | | | |
    作者:五蠹人 时间:2020-03-26 13:19
    “挺有意思的,一般也没有家长会给自己的孩子名字取一个客字吧?”
    “我觉得还好。反正我们又做不了天地间的主人,做客也无伤大雅。”
    “嗯,还挺有道理。”李佳音转过头去,继续同她的女伴说话。
    “喂,”马振明戳了戳我,压低声音说,“这个李什么还蛮好看的嘛。”
    听罢他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打量李佳音:她留着齐耳的短发,个子在女生中算是比较高的。随后我收回视线。
    | 14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五蠹人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2天 / 跨度68天】
    • 开贴:2020-03-25 21:15
    • 更新:2020-06-02 07:41
    • 阅读:59112 回复:920 楼主:439
    • 字数:约14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