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封神榜:无法挣扎的阴谋和不得不跳入的阳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yc雨花石 时间:2019-09-21 20:55
    封神榜:无法挣扎的阴谋和不得不跳入的阳谋
    前言
    本帖较长,大体结构分成三篇。
    第一篇大体包括七个部分: 一、写这个帖子的缘起与读中国古代小说的一个方法;二、《荷马史诗》的战争缘起对我们理解《封神演义》的启迪;三、《封神演义》有哪些“时空”体系?四、神仙是怎样炼成的?五、怎样理解“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 六、仙圣佛神是否有名额限制?七、“封神”的故事应该从第15回的“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和“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称臣”开始解读。
    第二篇大体按照《封神演义》的文本从前向后以释疑的模式解读《封神演义》。
    第三篇是对前面解读的总结。
    《封神演义》文本的一个特点是比较有趣,我在解读时也想发扬这种“趣味性”,但,因为解读性文字难免要牵扯到理论探讨和中西对比,第一篇趣味性相对较差,喜欢具体释疑的朋友们敬请耐心。
    第一篇
    第一、写这个帖子的缘起与读中国古代小说的一个方法。
    第1节
    阅读文学作品,最重要的功能是休闲的打发寂寞的岁月寻找心灵的撞击,所以,金庸的武侠和琼瑶的情恋拥有最多的读者群,至于文学底蕴较高的读者,往往并不太关注故事情节而着意文字运用,所以有人喜爱深奥的朦胧诗。
    雨花石在1982年囫囵吞枣的浏览了《封神演义》,那一年12岁,小学四年级。坦白说,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哪吒和杨戬的故事,喜欢的是三仙姑计摆黄河阵以及殷郊岐山受犁锄等热闹文章,朦朦胧胧的也喜欢土行孙戏弄邓婵玉。
    及至壮岁,我细细把玩不辍的是《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公认的经典。
    我有一个多年坚持的习惯,中午闲读午睡。偶然的机遇,在同事桌面捡起《封神演义》解闷。
    当然从“哪吒出世”看起。陡然间,电闪般一个惊疑出现,这《封神演义》的故事结构有矛盾:
    “话说陈塘关有一总兵官,姓李,名靖,自幼访道修真,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成五行遁术。因仙道难成,故遣下山辅佐纣王,官居总兵,享受人间之富贵。”(12回)
    原来李靖是一个“仙道难成”的仅仅“学成五行遁术”的术士而已,考虑到他精通戟马并且可以指挥部队打仗,他应该是一个懂法术的将军。
    残酷的封神大战之后,李靖没有“将军难免阵前亡”,所以封神榜上无姓名。
    可是,在姜子牙归国封神之后、武王分封列国之前,只见李靖、杨戩等出班奏曰:“臣等原系山谷野人;奉师法旨下山,克襄劫运,戡定祸乱。今已太平,臣等理宜归山,以得师命。凡红尘富贵、功名、爵禄,亦非臣等所甘心者也。今日特陛辞皇上。望陛下敕臣等归山,真莫大之洪恩也。”
    洒泪而别武王、姜子牙之后的“李靖、金吒、木吒、哪吒、杨戩、韦护、雷震子,此七人俱是肉身成圣”。
    作者赋诗一首:
    别驾归山避世嚣,
    闲将丹灶自焚烧。
    修成羽翼超三界,
    炼就阴阳越九霄。
    两耳怕闻金紫贵,
    一身离却是非朝。
    逍遥不问人间事,
    任尔沧桑化海潮。
    李靖竟然成了仙道,而且是父子四人都成了仙道,这个第100回为什么和第12回有这样巨大的矛盾?
    循着这一寻找矛盾的思路读下去,我顿悟,这《封神演义》确乎不长于文笔,讲故事也比不过《西游记》,究其本质而言,他是借神魔小说的外壳演绎厚黑政治,告诉我们人心的卑劣和险恶。
    雨花石本性也鲁钝,险恶江湖曾中过冷枪和暗箭,我愿意不揣愚陋扯开封神榜故事里厚厚的黑幕。
    今人,阅读古代小说,要特别注意作者的“设譬取喻的言外之义”,也就是说,古人小说创造的真实目的是深藏的,只有长久的阅读和思考,甚至于必须有相当的心境,才能够感悟。偏偏,感悟的体会,那是,手挥五弦目接飞鸿、是似而非朦朦胧胧。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为什么如此呢?这与古代中国对小说的价值取向有关。
    “小说”一词最早见于《庄子?外物》:“夫揭竿累,趣灌渎,守鲵鲋,其于得大鱼难矣;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
    “县”乃古“悬”字,高也;“令”,美也,“干”,追求。
    这段话是说:举着细小的钓竿钓绳,奔走于灌溉用的沟渠之间,只能钓到泥鳅之类的小鱼,而想获得大鱼可就难了。靠修饰琐屑的言论以求高名美誉,那和玄妙的大道相比,可就差得远了。
    春秋战国时,学派林立,百家争鸣,许多学人策士为说服王侯接受其思想学说,往往设譬取喻,征引史事,巧借神话,多用寓言,以便修饰言说以增强文章效果。
    “饰小说以干县令”,就是庄子对于知识分子自我矮化投机专营获得权益的鄙薄批判。
    庄子那里,“小说”,即“琐屑之言,非道术所在”,“浅识小道”,也就是琐屑浅薄的言论与小道理之意,正是小说之为小说的本来含义。
    在庄子看来,只有像老子、庄子那样不为了富贵压抑自己的人性而创造的“文章”才是真正的思想。
    这个区别,大约就是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与地摊文学的距离。
    庄子所谓的“小说”,与后来小说观念相差甚远。不过,庄子对小说的“饰”的特点定性,抓住了小说的根本特点。
    “饰”,大约是“修饰”、大约是“虚构”,大约是设譬取喻,大约是为了目的在文字上“声东击西”。
    《史记》的《滑稽列传》记载了许多“饰小说以干县令”的故事。
    “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长不满七尺,滑稽多辩,数使诸侯,未尝屈辱。齐威王之时喜隐,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沉湎不治,委政卿大夫。百官荒乱,诸侯并侵,国且危亡,在于旦暮,左右莫敢谏。淳于髡说之以隐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飞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于是乃朝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诛一人,奋兵而出。诸侯振惊,皆还齐侵地。威行三十六年。”
    “齐威王之时喜隐”而且“好为淫乐长夜之饮”,国务管理弄的乱七八糟,于是,淳于髡用“隐”劝谏他:在大王的宫廷里有一只大鸟,优哉游哉的三年不干活,“不飞又不鸣”。
    喜欢“隐”的齐威王明白淳于髡对自己的劝谏,就用隐语应答:“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隐,在这里,就是设譬取喻的谜语,也许接近语言“急转弯”。
    为什么用“隐语”呢?
    因为古代帝王有绝对的权力,臣子直言劝谏,万一遇上一个“商纣王”,就活不成了。
    晋武帝司马炎有一个对待劝谏的故事。
    “帝尝南郊,礼毕,喟然问毅曰:‘卿以朕方汉何帝也?’对曰:‘可方桓、灵。’帝曰:‘吾虽德不及古人,犹克己为政。又平吴会,混一天下。方之桓、灵,其已甚乎!’对曰:‘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之,殆不如也。’帝大笑曰:‘桓灵之世,不闻此言。今有直臣,故不同也。’”
    晋武帝司马炎到京城南郊搞祭祀,对自己的功业有些骄傲,就“喟然问”自己非常欣赏的司隶校尉刘毅:“卿以朕方汉何帝也?”
    我这么牛的功业,能和汉朝的哪一个皇帝相比?
    晋武帝司马炎,想获得一点掌声,然而,刘毅不配合:“可方桓、灵”。
    你和汉桓帝、汉灵帝差不多!
    汉桓帝、汉灵帝有什么功业呢?汉桓帝的孙子、汉灵帝的儿子非常出名:汉献帝。
    因为汉桓帝、汉灵帝非常的混蛋,给汉献帝留下一个烂的无可收拾的烂摊子。
    《出师表》里,诸葛亮说:“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刘毅对他的皇帝老板说,你的事业非常类似刘备“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的“可方桓、灵”。
    晋武帝说:“吾虽德不及古人,犹克己为政。又平吴会,混一天下。方之桓、灵,其已甚乎!”
    我“克己为政”,我“又平吴会,混一天下”,无论如何比汉桓帝、汉灵帝好一点吧?
    你这比喻,也太欺负人了。
    刘毅回答:“桓、灵卖官,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入私门。以此言之,殆不如也。”
    人家汉桓帝、汉灵帝卖官收入入国库,你卖官收入自己开支,这一点就比不过汉桓帝、汉灵帝。
    晋武帝司马炎非常的大度,“桓灵之世,不闻此言。今有直臣,故不同也。”
    你敢这样和我说话,说明我的功业远远超过了汉桓帝和汉灵帝。 人打赏 1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yc雨花石 时间:2019-09-22 19:17
    我不惹那个头疼了,我只管发完我的封神,然后再扯犊子,否则,都成了半拉子,太尴尬。 | 6楼 | | | | |
    作者:yc雨花石 时间:2019-09-22 19:20
    封神榜:无法挣扎的阴谋和不得不跳入的阳谋
    第一篇
    第一、写这个帖子的缘起与读中国古代小说的一个方法。
    第2节
    司马炎的这个讲话非常的有道理,所有的人都有喜誉逢恶驳谏的天性,所有人都有维护尊严的心理需要,而且,地位越崇高维护尊严的心理需要越强烈,因此,提建议是需要技巧和分寸的。
    《水浒传》的第四回,杀人逃犯鲁达要在五台山出家,庙里的首座与众僧禀长老说道:“却才这个要出家的人,形容丑恶,貌相凶顽,不可剃度他,恐久后累及山门。”智真长老道:“只顾剃度他。此人上应天星,心地刚直。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正果非凡,汝等皆不及他。可记吾言,勿得推阻。”首座道:“长老只是护短,我等只得从他。不谏不是,谏他不从,便了。”
    从一般人的角度看,佛门清修之地收留杀人犯的确容易有大麻烦,但,在智真长老拥有绝对权威的大前提下,首座等人只有建议权而没有掣肘权,正确的处理办法还真是“不谏不是,谏他不从,便了。”
    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原则死掐呢?
    《三国演义》的第60回,刘璋要去迎接刘备。
    “次日,上马出榆桥门。人报从事王累,自用绳索倒吊于城门之上,一手执谏章,一手仗剑,口称如谏不从,自割断其绳索,撞死于此地。刘璋教取所执谏章观之。”
    刘璋观毕,大怒曰:“吾与仁人相会,如亲芝兰,汝何数侮于吾耶!”
    因为刘璋不肯接受自己的建议,王累大叫一声,自割断其索,撞死于地。
    历史证明了王累对刘备的评价,那么,王累的选择是否就正确呢?
    《红楼梦》里贾宝玉有一番引论:“宝玉谈至浓快时,见他不说了,便笑道:‘人谁不死,只要死的好。那些个须眉浊物,只知道文死谏,武死战,这二死是大丈夫死名死节。竟何如不死的好。必定有昏君,他方谏;他只顾邀名,猛拼一死,将来弃君于何地!必定有刀兵,他方战;猛拼一死,他只顾图汗马之名,将来弃国于何地!所以这皆非正死。’袭人道:‘忠臣良将,出于不得已他才死。’宝玉道:‘那武将不过仗血气之勇,疏谋少略,他自己无能,送了性命,这难道也是不得已!那文官更不比武官了,他念两句书窝在心里,若朝廷少有疵瑕,他就胡谈乱劝,只顾他邀忠烈之名,浊气一涌,即时拼死,这难道也是不得已!还要知道那朝廷是受命于天,他不圣不仁,那天地断不把这万几重任与他了。可知那些死的都是沽名,并不知大义。’”
    曹雪芹通过贾宝玉提出一个观点:提意见要讲究方式方法。
    我为什么要长篇大论的讨论提意见的方法呢?因为《封神演义》的反派主角纣王最大的错误就是迷恋酒色和拒谏。
    巨大多数人读书后都会批评纣王太不明智,好像自己多么伟光正似的。
    其实,现实生活里有太多的朋友好色不要命甚至于走上犯法的道路,有多少官员是倒在石榴裙下呢?
    而且,现实生活里又有多少人倔强不化拒绝建议拒绝批评呢?
    像纣王那样犯错误丢失江山性命的人不多,但像纣王那样犯错误倒了霉的人就实在太多了。
    不过,我们读书如果仅仅批评纣王也太狭隘了,我们还要思考那些给纣王提意见被杀害的人的方式方法。
    《封神演义》里给纣王提意见的人有两大类:1、闻仲;2、商容等大臣。
    为什么把闻仲单列呢?因为闻仲在商政府地位极端特殊,是首席元老,拥有对纣王的压倒性权威,除了不能轻易废立国王,拥有绝对人事权和国策权。
    对于闻仲,纣王是一丁点办法也没有,除了纳谏就是软磨。
    只要闻仲不在朝歌,纣王就拥有对所有文官武将的予杀予夺的绝对权威。
    对于商容等人而言,抱着“文死谏”的决心提意见,除了舍弃性命获得一个正面的评价,毫无现实意义。
    现实生活里,如果我们遇到一个固执的领导,尤其是遇到一个固执的民营企业的老板,你是否提意见是需要谨慎的,因为企业是个人的,人家就是愿意败光你是没有办法的。如果你决定提意见,也需要讲究方式方法,否则,倒霉的首先是自己。
    有些朋友可能说,历史证明商容是正确的而纣王是错误的,而且纣王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
    可是,用贾宝玉的话讲,“他只顾邀名,猛拼一死,将来弃君于何地!”
    贾宝玉的意思是说,君王也有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一旦山穷水尽君王认识到错误而需要文臣武将的时候,都一个个“文死谏”了,如何挽狂澜于即倒。
    一句话,留有用之身于将来.
    按照这个道理,我们评价“倒挂城门捧谏章”的王累就非常的不理智。刘璋欢迎刘备入川是“独坐穷山引虎自寇”,王累的认识比刘璋高明,而且,王累也绝对忠诚于刘璋,然而,与壮烈撞死相比,留在刘璋身边尽最大可能保护刘璋大约是更好的选择。
    近代之前,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的推选,除了王朝更替,大多是“家天下”的内部推选。在这种体制下,帝王的是否能够承担起管理天下的职责,是一个撞大运的侥幸。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一个相对固定的历史阶段,优秀的文臣武将也是大体固定的数量。如果国运非常的欠佳,撞上一个非常不着调的帝王,除非有伊尹、霍光、诸葛亮那种权威和忠诚,忠正良臣最恰当的选择就是柔性周旋尽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尽最大限度不要发生内讧,等待历史可能给于的机遇。
    有些朋友可能说,新君可能更混蛋怎么办?比如崇祯死了,南明的弘光就更差劲。
    我说,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尽人事安天命了。
    诸葛亮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汉武故事》曰:上至郎署舍,见一老郎,须眉皓白,问何时为之,对曰:“臣姓颜名驷,文帝时为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朝不遇也。”上感其言,擢为会稽都尉。
    汉文帝、汉景帝时代,不但政局不稳,而且国家急需休养生息,他们需要稳重持重埋头搞实业的人,不喜欢年轻的鹰派干部,颜驷不得重用。到了汉武帝,承平已久财富山积,皇帝年轻一心一意要搞大规模的对外扩张,当然喜欢年轻的鹰派将领。然而,颜驷已老,那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
    我们读《封神演义》,纣王国破家亡的历史就是一部拒绝纳谏且杀害谏官的历史,不要说刘毅那样只攻一点不留情面的批评不能接受,就是淳于髡的“隐语”方式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古代社会,上级对于下级、父兄对于子弟,拥有无限的权威,弱势方要想活命且讲话,隐语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
    东汉桓谭在《新论》在说:“小说家合残丛小语,近取譬喻,以作短书,治身理家,有可观之辞。”
    小说,虽然是“残丛小语”,但,其“近取譬喻”的处世之道是客观的需要。
    如果说,桓谭指明“残丛小语”得以存在的社会基础,班固就强调小说的创造特点:“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
    古代中国,有巨多的人以文采而获得权益,两汉的赋、唐朝的诗,写的好都可以获得富贵,最起码获得名声。
    然而,小说不可,这种适合“街谈巷语”以“道听途说”模式流布的民间文学的创造者不但不能被上层社会赞誉,乃至于给家族蒙羞。
    这种社会文化的巨大压力,对明清经典名著的研究带来一个巨大的麻烦:作者不能确论。
    产生巨大影响的《三国演义》、《水浒传》、《金瓶梅》、《西游记》、《封神演义》、《红楼梦》这几部大书的作者或者不能确定、或者材料极其短缺,为什么呢?
    根本原因就是古代中国上层社会鄙薄通俗小说的创造,创造这个东西,即使获得巨大的读者群,也不能给自己、给家族什么荣耀和利益。
    比如,蒲松龄是《聊斋志异》确定无疑的作者,在其生前是否因为小说的创造获得收益? | 7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yc雨花石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10天 / 跨度291天】
    • 开贴:2019-09-21 20:55
    • 更新:2020-07-08 20:59
    • 阅读:37618 回复:343 楼主:144
    • 字数:约44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