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是一名小道士,为您讲述那些年我经历过的灵异故事!

  • 首页
  • 上一页
  • 83
  • 页码:
  • 作者:梁小道 时间:2020-05-16 12:11
    活埋(一)
    曾几何时,我也一度是个愤青,痛恨所有的日本兵,觉得他们都该死,每每在抗日剧里面看到有日本兵被一枪撂倒或者一炮炸飞的时候,心里就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爽劲儿,好像自动过滤掉那只是电视剧一般.我们从小耳濡目染了无数日本兵对我国人民作出的那些畜生行径.一大半都转化成了仇日的愤青,我也不例外.但是我只痛恨日本的军国主义者,那些战争的发动者和执行者,他们没有人性,在利益的驱使下可以作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曾经有一段时间,年少轻狂的时候,我甚至想如果我出生在那个抗日的年代多好,可以为我们伟大的革命事业流血流汗流泪.青春热血怒撒战场,岂不快哉?可这只是个想法,不切实际的想法.

    没想到的是,时隔几十年,一次机缘巧合下,因为处理一件鬼事,我居然也接触到了一个日本兵.只是这日本兵已经变成了一具累累白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徘徊的灵魂.而那个灵魂,守着这具白骨终日不得散.显得凄凉无比.

    故事要从二师父说起,二师父是个看阴宅阳风水和主持丧葬仪式的.专业知识丰富且扎实,他点的穴都是在指定的范围内可用之穴最好的一个.基本上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2008年,他帮一户人家点了一个阴穴.这户人家是个农户,死者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家.按理说,寿命长的人福报一般都不会差.如果没有一些行运福报,怎么能活的如此高寿呢?

    那个去世老人家在当地算是比较有名望的一个老人了,据说在他年轻的时候还亲手杀过一个日本兵.所以在村里一直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这人一去世之后,更加的让人缅怀,村里的山啊,田啊,地啊什么的都是分包的.只要在村里有户口,都能分点山头.所以村里的村民纷纷让出自己所分的山来给他们家选择,大家都表态,只要被风水师父看中了,无论是葬在谁的山上,都会无条件的让出一小块地方给这老人做坟山.他们也希望这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能够葬在自己的山上来给家里添添运气.

    二师父为了这个事情也很上心,他在村子周围的山上跑了整整两天,终于找到一个最好的穴.等阴宅地址选好之后,大家就张罗着缅怀老人,哭丧吊唁,科仪法事更是日夜不停的做着.西乐队,表演队更是天天报道,这场丧事做的好不热闹.

    人死灯灭,农村里面比较讲究排场,不管生前是好是坏.去世之后后代总会尽自己的能力去给他们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让去世的人能够走的安心,能保佑自己和家里人.这也是一件比较可悲的事情,我见过很多老人,生前日子过得勤俭的很,炒个菜都舍不得多放几粒盐.家里的晚辈也都徒有孝心,只是每年意思一下给长辈几担谷子,到了过年的时候给个几百块钱就算完事.所以在我小时候,那些老人都过的凄凄凉凉的.一连到头来吃不上一顿好肉,喝不上一碗好酒.可是一旦他们去世,宴席什么的都办的风风光光,后辈们也不计成本的操办丧事,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把操办丧事那些成本花在老人生前的时候.过上几年好日子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很多人不懂的珍惜,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只有生前把老人伺候的好好的,让他们去世的时候走的安心,这样才没有那么多的执念,说到保佑后代,也会尽心尽力.死后再花心思就等同于亡羊补牢,晚矣.所以孝敬老人要趁现在.

    这老人姓徐,尽管很长寿,但是子女很少陪伴,后半辈子也过的凄凄凉凉,村里的青壮年都在外面打工,有的为了多赚些钱,连过年都不回家.所以尽管这老人家家里子孙满堂,连曾孙都有两位数了,可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还是很冷清,一大家子人总是聚不齐,每年过年都有好几家不回家.有的晚辈甚至几年十几年的不回家.这次老人去世,家里平时不回家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老人走的突然,大多数晚辈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这也应了老人家生前常说的一句话:要等到我死了,家里人才会聚齐.可是那个时候,我还能不能看到呢?

    这老人下葬之后,除了一些八字不合的人之外,家族里面所有的晚辈都去送葬了.我们那边有个习惯,所有直系亲属都需要披麻戴孝,下葬的那一天,家里人加上村里送葬的人浩浩荡荡好几百人.排成一条长龙抬着棺木就朝着二师父点的那个穴走了过去.那个穴是在半山腰上.风水绝佳.只是路途有点难走,还远.送葬队伍凌晨四点就开始出发,到了六点才堪堪感到那墓穴位置.太棺木的八个汉子各个累的直喘气.也不知道是体力透支的太多了还是怎么回事.当他们抬着棺木即将到达下葬地点的时候.前面右边的那两个人肩上的横木突然咔擦一声就断了.

    抬棺木断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抬棺木的横木用的不是扁担,也不是木板,而是用的大碗口粗的新砍下来的松树.松树本来就很能承重,村里面盖房子冻楼顶都是用哪个来做支撑立柱的.而且还是新砍下来的,那可不是轻易能被压断的.不过好在那些抬棺木的汉子都是些力大无比的庄稼汉,反应很迅速.在棺材倾斜的时候大家齐声一吼,身边立刻有人上来撑住那棺材的一角.据说当时上去顶棺材角的人有七八个,大家扶的扶,抗的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棺材稳住.那棺材其实不重,这么多人的花了这么大力气才能勉强的抗住那棺材,这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很玄乎.

    二师父也在送葬队伍里面,他从事这个行业的,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见过,但是他当时却找不出原因.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还好棺木没有中途落地,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送葬队伍这一趟就白走了,当天也不再适合下葬了,又得把棺材重新抬回去,另择吉日下葬.

    一路上除了这件事情,其他倒也算顺利,赶在择好的吉时之前,顺利的把棺木抬进了先前挖好的坑位里.老人下葬是先不往上面堆土的,大家只是先把花圈灵旗什么的盖在棺材上面,等到头七过了之后才会由死者的儿子来亲自堆土立碑.听说这样是为了方便死者认门和进出.

    棺木入地,儿子女儿哭完丧,亲朋好友跪拜完,大家都纷纷离去赶回事主家里吃豆腐.只有二师父留在了原地久久没有离去,他在思考刚才出现的那个问题,为什么这抬棺木会断,他又仔细看了几篇那墓穴的风水,罗盘都下了十多次.最后还是喃喃的说道:“没错啊,是个好穴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而且他点这个穴之前反复查看和下过盘,这个位置方圆十米之内,根本没有其他墓穴啊.他想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放弃了,既然已经入土了.要再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 506楼 | | | | |
    作者:梁小道 时间:2020-05-16 12:11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是在下葬的当天晚上,徐老大爷家里好几个晚辈就开始做着同一个梦,在梦里,徐老大爷一个劲的在忏悔,在认错,还一直说自己去不了阴间,走不上轮回路.叫他们帮帮它.第二天白天,他们就纷纷议论起来这件事情.接到托梦不奇怪,很多人接到同一个托梦,那这就不是用巧合来形容的了.大家都很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几个上了年纪的晚辈还在梦中问了老大爷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无奈老大爷根本就不做正面回答,只是一个劲儿的说自己错了,然后还一直泪流满面的.

    这件事情触动了那些晚辈的内心,大家都以为是那个穴位点的不好,所以又把二师父找了过去,把梦里的内容告诉了他.二师父一听完这叙述,立刻就判断了这件事情应该是鬼事,已经不是单纯的阴宅风水问题了.因为他看了这么多年的阴宅风水,对自己点的穴位是信心满满,这方面肯定不会出错.所以他当机立断,也没有去做一些无谓的补救,而是第一时间上山找师父,让师父帮忙看看这件事情.

    那个时候我刚好是大三的寒假.我也在师父的家里学习.二师父一进门就看到我在堂屋里面的那张八仙桌上面练画符,那个时候我刚回家没两天,在家里住了一天之后就上山找师父了,还没有来得及去拜访二师父.二师父一到我在画符,走过来就一个跃跳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为什么要跃跳?因为二师父矮呗,他才一米五多.

    “小兔崽子,回来了也不去看看二师父,就窝在这里画符,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把老骨头.“二师父一脸怒色的盯着我,那眼神就像要喷出火来一般.不过这一切,都是装的.他并不是真的生气.其中也有惊喜吧.

    我摸了摸发烫的后脑勺,赶紧掏出香烟给二师父点上,边道歉边讨好的说道:“二师父,赎罪啊,冤枉啊,我前天才回家,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去拜访你的,没想到你主动来看我了.这让徒弟受宠若惊啊.“

    “宠个屁啊,你师父呢?我找他有事,等事情完了我再找你算账.你个小兔崽子.“二师父边说边朝屋内张望着,一边喊着:“老x,老x,在不在家啊?“

    “别喊了二师父,师父去城里走亲戚了,说是要后天才回来,怎么了啊,您酒瘾又犯了?没事,我带了酒回来,我陪您不醉不归.“我一边讨好的说道,一边进了师父的卧室,准备从里面顺点酒出来.

    二师父一挥手拦住我说道:“谁有你这闲功夫,我找你师父有事,好像碰到鬼事了.既然他不在,你和我走一趟,你学了这么久,改给我汇报汇报学习成绩了.我教你的阴宅风水你学起来倒是得心应手,看看处理鬼事怎样.“二师父说完就伸手拉着我往外走.

    一听到有鬼事,我心里还是比较激动的,学道几年,碰到的鬼事还真不多,自己独立处理的也就那么堪堪几件.对于这种事情,我总是怀着一种期待的心情.这次恰好师父又不在,算是天赐良机,即使这样,我还是淡定的问到:“二师父,到底是咋回事,我不知道事情不敢轻易接啊,我现在半吊子,别到时候去了事情解决不了,这不给您老丢人么?“

    二师父脸一沉:“别废话了,去拿包,赶紧走.保证你死不了就是了,我们现在过去,还能在徐家蹭一顿下午饭,对了,把你带回来的酒带上给我尝尝.“

    “好嘞,老爷“我应了一声,飞快的冲进了平时我住的偏房,从里面拿出我的布包和两瓶瓶武汉带的酒,记得好像是黄鹤楼的窖酒.当时我还是学生,没什么经济收入,那酒一瓶就要小几百.一连到头回家过年,买上几瓶酒给爷爷,老爸和两位师父,立马又是一条穷光蛋.唉,往事不堪回首,说起来都是泪.

    直奔徐家,二师父在路上给我讲了所有的事情的经过,然后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一件鬼事了,不知道你怎么看?“我嘿嘿一傻笑,说道:“我也觉得是鬼事.“

    二师父一脚踢在我腿肚子上面说道:“这还要你说,我要你分析分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二师父人虽矮,可是力气可不小,而且还有包里倾向,在他面前完全不敢随便调皮,这让活泼的我不得不拘谨一些.我收起了天真的笑容说道:“首先,这件事情肯定是鬼事无疑了.您的穴点的高明,没有任何瑕疵.其次呢,关于那几个晚辈被托梦,那徐老大爷一个劲儿的认错,我觉得吧,那肯定是徐老大爷觉得自己真的错了.至于错在哪儿,需要我们再去调查.再次呢,二师父,求您以后不要再对我动手动脚了,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打坏了可怎么办.“

    二师父仔细想了一想.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讲的有点道理,是需要调查调查.快点走,等下赶不上徐家的饭了“说完之后又一脚踢在我另外一条腿的腿肚子上.

    心中的怒气无法光明正大的发泄,我深吸了一口气,拔腿就跑,你这么喜欢踢我,那你来追啊.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来到徐家,家里的客人已经上桌了,即使老人已经下葬,但是有些从外地赶回来了的晚辈还是住在徐老大爷家里,要等头七过后才能走.所以家里还是热热闹闹的.

    院子里面开了四桌,算下来也有三十多个人,我和二师父落坐之后,发现这桌人都是些六十岁以上的老大爷,这可是长辈桌啊,我刚想站起来换桌,二师父一把拉住我说:“不用走,你是来帮徐老大爷忙的,坐在这里倒也不会失了礼节.“

    桌子是方方正正的八仙桌,我和二师父坐在一个凳子上,二师父旁边的那根长条凳子上面坐着一个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大爷.等我们坐下之后,他面带笑容的说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x师父叫出来的徒弟,应该不会差.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小兄弟.“说完端起碗中的酒.

    村里的人实在,不会用异样的眼神来观察人,而且二师父是有威望的,他带过去的人,应该信得过,所以那次吃饭,我被待为上宾.

    我赶紧站起身来说:“不敢不敢,我才疏学浅,只是我师父不在家,我过来看看能不能尽些绵薄之力.如果未能帮上什么忙,还请大爷多多担待才是.“说完之后一口喝掉了碗中的米酒.那米酒很柔,喝起来很爽口.这二师父也是,这里有这么好的米酒,还要我带酒过来喝.

    二师父也喝了一口酒,不禁称赞道:“这酒不错.谁酿的,“然后又凑过来小声的和我说:“你那酒就别拿出来了,晚上给我带走.“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吃完下午饭,已然日落黄昏.金黄色的阳光洒下大地,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阳留恋的抚摸着远方的山顶,即使留恋,它也不得不给黑暗让位,这是天文规则,是不可逆转的.就像那去世的老大爷,即使他已经离世,也不得不为了某些事情而忏悔和认错,很多事情,该还的迟早要还的,很多事情,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虽然我不知道这老大爷在为什么事情而忏悔.但是人已逝,还懂得忏悔,就这份感悟也足以获得原谅.

    放下碗筷,二师父问我:“这个事情你一个人能行吗?要么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晒了东西,得回去收一下.“我说:“行,二师父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来办,如果搞不定,我再找师父.“

    花白头发老大爷也凑了过来说:“那就麻烦小刘师傅了.“我点了点头,送二师父离开的时候顺手把两瓶酒塞到他手里,二师父微笑着点了点头,接过酒就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回到徐大爷家的院子里面,白头发老大爷迎面走过来和我说:“刘师父需要什么帮忙的尽管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想了一下说到,不着急,等到十点吧.先喊魂问问情况.就在你们堂屋的遗照边.到时候帮忙疏散一下家里人,不要呆在堂屋里面.最好一个不留.我来问问老爷子到底是啥个意思.“

    “那我们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白头发老大爷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我说:“不用啦,我都准备好了.老大爷你先忙吧,不用管我,我先自己到处转转.“说完之后就朝着堂屋走去,堂屋里面不不时的有人在走动,看着徐老大爷面露慈祥的遗照,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触.

    拿出罗盘在屋子里面四处找了找,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丝丝的灵异反应,我想这个徐老大爷应该是在屋子里面的某一个地方,正在看着家里人进进出出,只是它没法现身,也没法和家里人进行什么交流.它是新魂,不但没有什么怨念反而还满怀歉疚.这样的灵神很脆弱,脆弱的像一团空气.

    收起罗盘,我找跟凳子坐了下来,就在遗照的旁边,时不时经过的徐家人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偶尔有一两个人停下来和我聊几句,或者抽根烟.或者和我聊他们家徐老大爷生前的事情.我听的很认真.因为我想从中间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但是事与愿违,在我所有了解到的事情中,并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这徐老大爷去忏悔的事情.

    时间在悄然流逝,我也不知道那三四个小时是怎么过的.那个时候的我很嫩,根本不知道想其他的办法,也不会去做其他的准备,就在那里傻傻的等.好在十点到十一点的时候,白头发老大爷一直在和我聊天,什么都聊.他是一个猪贩子,养了一头公猪.专门给母猪配种,如果不是我拦着他,他都要和我说母猪的配种技术与技巧了.

    好不容易挨到十一点,我赶紧起身,对着白发老大爷说:“时辰到了,我要做事了,麻烦您帮忙锁一下门,别让任何人进来.谢谢“

    老大爷点了点头,把堂屋四周的门都敲了一遍,和里面的人打了招呼,然后自己出了门去,并且把堂屋的门给带上.我见一切都妥当之后,就开始布置喊魂阵准备喊魂.我本来就知道他在这堂屋里面,喊起来很简单,不一会儿,一个干瘦的佝偻老人家就出现在我面前.他已经瘦的不像样子了.配上惨白的脸色,看上去很是别扭和恐怖.更加关键的是,他双眼挂着泪水,那泪水一个劲儿的往下流.和遗照上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 | | 507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3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梁小道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7天 / 跨度32天】
    • 开贴:2020-04-13 15:29
    • 更新:2020-05-16 12:11
    • 阅读:582279 回复:1968 楼主:157
    • 字数:约50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纵论中西全史(第二部)帝国兴衰32图 史书一册 2009-11-09 12:59 28962/1093 188/266
    鬼话[全文完]『阁楼玄谈』我思故你在1图 老家阁楼7 2008-10-16 20:53 872/142 44/1898
    鬼话游园惊魂2图 慈燹3 2014-07-11 17:32 2440/641 382/2573
    鬼话鬼哭 24路站牌 2010-11-25 08:18 753/219 45/106
    鬼话气象与做人(转载)15图 星星小雨雨 2012-11-03 19:12 69/283 23/242
    舞文神秘失踪的校花和肉摊上出现的断掌,警方破案纪实1图 s农 2017-11-29 21:28 871/395 31/170
    八卦《霹雳布袋戏》剧情贴图——接《刀戟戡魔录2》380图 醉明珠 2017-08-13 11:16 39/362 12/946
    鬼话夜葬 全2图 庄秦FROMCQ 2005-02-27 21:25 1432/81 19/191
    八卦越美的命越好,有没有同感804图 我是谁呀小马甲呀 2017-12-18 21:46 740/460 10/271
    鬼话元城妖事——心魂不止10图 果果儿啊 2007-04-24 12:14 463/243 66/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