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不念豆蔻年华,打工奇遇,血泪交织,爱恨情仇,负的只有韶华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0:31
    一转眼,楼主40岁即将来临,回顾自己的大半生,情感的交织和岁月交融,写成一部农村娃真实的成长史,我比不了纵橫几千年的江山统治者,更无法与之比较成功的创业者。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社会底层的打工仔,亲身经历了珠三角,长三角具有历史意义的变迁,亲身经历着自己和他人的故事,一部真实的运命交响曲 ,有血,有泪,有汗水,有痛苦,也有迷茫,百般滋味,涌在心头啊。




    时间像强盗,掠走了我生命最重要的全部,看着自己步入中年,还有自己的风烛残年。

    曾经,苟延残喘,焚膏继晷,现在,老骥伏枥,坚持向未来的世界冲刺。 人打赏 2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0:41
    十八年的社会阅历,我即将用文字记录下来。。。。。。




    | 1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0:54
    2002年7月,楼主从学校毕业,决定投靠远在广东工作的学长。



    | 2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0:59
    他在来信中写道:“我已升职经理位置,月薪3000 元。”读到这里,楼主挺敬佩他的,牛X,刚大学毕业一年拿3000元/月,羡慕。






    楼主蠢蠢欲动的心像漂浮在大海上。他领导学生会 ,我也领导学生会 ,而且我俩同一专业。

    楼主当时的想法单纯。 | 3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1:05
    学长,高我一届,在学生会的时候 ,楼主成为他的副手,学生会副 ,分管文艺部,劳卫部,学习部。十八年快过去了,记不住了。

    喝酒,唱歌,打球,臭味相投,兄弟情深。我欣赏学长的才华,唱歌跳舞,一群花蝴蝶围在身旁,不用涮碗,不用打水,还不用洗衣服,他笑称男人活着需风流倜傥,没什么不好,学生会 还是有一些待遇的,据他说家里条件也不错,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出手阔绰大方,自然女友不少,不是后宫,胜似后宫,夜夜翻牌,性福无比。





    每次组织开会,他必然哈欠不止,萎靡不振的样子像一头大象瘫坐在那边。

    他毕业了,学生会的工作,楼主接班了。 | 4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1:11
    楼主接到来信,当着全学生会的同学读上一遍,底下一片痴男迷妹,师弟说“你的工作有着落了,记得捎上我们。”




    楼主违心的回答“放心,放心啊,一定会的。”我暗自欣喜,要发大财一样。

    一群跟班,压力山大。混好了,楼主在同学面前有脸面,混不好,如何交待?

    文艺部的小师妹也凑上前来,附和着他们嚷起来:“师兄,我,我,我来找你。

    看架势还得整个拖油瓶。楼主听后头都大了,咋整?
    | 5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1:22
    拿了毕业证,身无分文,回到家里,找我五叔借400元,直奔梅县。

    第二天早上安全抵达,学长早早的等候在汽车站门外。下了车,楼主环视汽车站的四周,只有一群听不懂的当地老乡,紧张,急切,万一找不着,楼主成了流浪哥,想想都后怕,学长,俺的“亲人”啊。我努力搜寻那肥大的身影在哪?那个时候没有手机也没Baby机。




    刚一抬头,看见人群中熟悉的身影。

    “师兄,师兄。”我扯开嗓门叫喊着他。

    师兄笑眯眯的说“LXX,安全就好,安全就好!”他的手接过我的背包。“来了这里就当自己家里。有咱们学校的同学,还有老乡也有。”楼主听完,全TM是我的“亲人”啊,好好。。。。。。

    一路寒喧,聊学校,聊学生会,聊他的现状,楼主紧跟着学长后面屁颠屁颠到了驻地。

    一进门,一地的人头,全是地铺。 | 6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1:55
    第二天清晨约4:00的样子,师兄叫醒我,说是要带楼主去见老总,楼主的心跳到嗓子眼,楼主心里一直嘀咕,刚到公司,马上能见首长,这师兄混得有多好?

    下楼,步行走了30钟,再上楼,又是毛坯房,敲开门,握手,50-60人的人群,寒喧的方式像我党抗战时期的地下同事一样的,相互介绍,来自哪里?毕业哪所学校?曾经干过什么?TMD,我又见了一堆的亲人!

    哈哈。。。。。。





    在台上有一个人开口了“朋友们,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师兄转过身对我说,先听课,进公司前的培训。课程安排,从5:00-11:00,第一节课《奖金分配》,第二节课《心态》,第三节课《产品》,3-4个讲师在毛坯房里很卖力,激情四射,高潮迭起,,热血沸腾,雄雄大火般的燃烧。

    在课程高潮部分,讲师拉开了嗓门:“在座的每一位,你们做好了干事业的准备吗?做好了要成功的准备吗?你们思考过凭自己的能力三个月坐上我们公司高级经理的宝座?三个月可以实现100W的财富?一位只上了小学二年级的农村妇女她做到了。。。。。。你们想不想?”

    底下100号人,一屁股坐在毛坯房的地上,打了鸡血一样震耳发聩的回答,“做好了!做好了!做好了”“想!想!想!”

    “下面,请允许我教大家咱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口号和手势,请伸出你们的右手,拿出你们的左手“。只是台上的另一位讲师,两根手指头在左手上敲打,边敲边喊,”你棒我更棒,你拽我更拽。“
    ”请记住我们这个手势,一个巴掌两根“油条”。一起来,来三遍。”

    楼主终于见了世面,时不时地看了一下周围,有年纪上60 ,70岁的大爷,还有一群和楼主一样在脸上刻着学生模样的,他们中有亲兄弟,有亲妹妹,有妯娌,有姑嫂,有亲家。

    三节课程的内容滑稽,幽默风趣,高潮不断,手心都拍痛了,一位老大爷的假牙一不小心喷了出来,刚好喷邻坐的男孩头顶上,又从他背脊上滑落下来。周围的几个男孩笑得直不起腰来。

    楼主既陌生又欣喜,想想公司的氛围真的好。又到了新人分享阶段,每个新人又上”台“做一次自我介绍,楼主也一样。
    讲师引导式的介绍,每逢说到来自某某地,下面人的回答“好地方。”毕业哪所学校?下面回答的是“好学校。”

    他们大都像楼主一样,来自农村。有大叔,大妈,还有城里做生意的大哥大姐,老牛倌,渔夫,屠夫,水泥工,木匠,簚匠。。。。。。

    师兄在来的路上再三嘱咐楼主,干事业必须吃苦,“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孙中山先生的名言也用上了,一上午的课程,我全然忘了腹中抗议,用东北话说挺顶囊的,人生爱拼才会赢,这是《心态》课程上的主题。
    | 7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2:10
    (更正一下,楼主打字粗心,见谅。)

    “下面,请允许我教大家咱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口号和手势,请伸出你们的右手,拿出你们的左手“。只见台上的另一位讲师,两根手指头在左手上敲打,边敲边喊,”你棒我更棒,你拽我更拽。“

    三节课程的内容滑稽,幽默风趣,高潮不断,手心都拍痛了,一位老大爷的假牙一不小心喷了出来,刚好喷在邻坐的男孩头顶上,又从男孩的背脊上滑落下来。周围的几个男孩笑得直不起腰来。





    (交待一下,楼主这个帖子要慢慢写,18年的事情,真的要花很长时间写,楼主去年写过这个帖子,使终不满意,申请删了,再次写,情感枯萎,工作不忙,公司订单少,裁员,心里七上八下,裁员,裁谁都不合适,公司发文,如果执行不力,裁掉部门的头,楼主一包油,中年的下属裁不得,一裁男子汉热泪盈眶,更别说有家有口的女同事,索性一边忽悠,一边找部门长商议,讨论。白天写帖不能用局域网,用手机热点,网盘刻录就找不着了。妈的,这场役情不知何时能消退。)
    | 8楼 | | | | |
    作者:半夜窗边雨 时间:2020-04-10 22:49
    一到下午,师兄带着我们拜访同行,不同群体,工作性质仍然像地下党的同志见面一样,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15天,楼主差不多也感觉出来了,不像公司。

    培训一直进行。再听下去,要入会员,购买3200元的套餐。套餐是5大袋子,一大袋有中袋,一中袋有小袋包装,全颗粒状。据师兄介绍说,它极其贵重,养生,对任何疾病有治疗功效,我好奇心强,多次找师兄要偿下这种神药,他像孔乙己式的回答,好贵的,真的贵,我数来数去20颗,用舌头舔几颗,我生怕一次全舔了,甜甜的,没见过,好神奇。现在回想起这些细节,类似于”板蓝根“的味道。

    师兄也不是总经理,而是一个区域的总,至于什么总,楼主现在也说不出来,加盟成为了会员,迅速发展下线,他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还有他爹妈,亲妹妹,他老家的邻居,全部拉过来,平日里,他手里拿着一部二手的砖头------“大哥大”,有天线,打电话时还要拧上天线,他的裤腰带上挂了一部BB机,那神气的姿态,楼主当时挺羡慕的。

    楼主没钱也就没有交一分钱,往后我疑问丛丛,问号不断,问师兄,他从不回答,楼主一天天的猜测,一天天的猜测,从问老乡来了多长时间,问他的收入,回答只有支出,楼主猛然醒悟,这是传销。培训课上,他们还设置了直销和传销区别讲座,另一个支部的领导授课。

    骗子们是不会说自己是骗子。

    事实的证明这是一只传销队伍。

    突然有一天,我们接到通知转站河源龙川县,三辆大巴的人全部轻装上车,为逃避检查,据说是工商部门接到举报,我们的日常举动扰民,成天团团伙伙呆一间房,出没也是一群群,无所事事,叽叽喳喳,逃,到了龙川,老套路,下午拜访,人人讲课,内容一样,受教育程度不同,有的人语言组织好,有的人语言组织能力极差,免费的讲台,口号提升口才能力。

    在梅县让楼主吃上了第一碗腌面,在龙川第一次吃上了肠粉。广东味道,确实不错。

    我们的驻地离火车站不远,如遇乌云密布,随之倾盆大雨,有好几次下午拜访途中,楼主望着天空撒腿就跑,仍就成了落汤鸡,这是我对龙川唯一的收获。

    楼主下定决心要逃离了,一大清早楼主找师兄,告知想去外面转一下,下午回来。我一骨碌坐上摩的去了火车站,购上票直奔深圳,找我三叔。 | 9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半夜窗边雨
    • 来自:天涯-情感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17天 / 跨度24天】
    • 开贴:2020-04-10 20:31
    • 更新:2020-05-04 21:58
    • 阅读:3181 回复:329 楼主:189
    • 字数:约65千字
    • 图片:4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