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新娘160岁》 长篇小说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易水霜1911 时间:2020-03-11 14:02
    一个旷古未闻、错综复杂而又真挚热烈的爱情故事,牵出一段坎坷曲折、回肠荡气而又匪夷所思的历史传奇……


    上部

    第一章

    古人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意思是人间事物,就是一个福祸相生,互相依存、互为短长的过程,福可能是祸,祸也许就是福。于秋田对于这个理论更深刻的理解,是在认识了夏之蕙以后。
    那天他出门遭遇了车祸,乘坐的中巴车翻到了路边的河里。虽然侥幸没摔伤,但是却差点被上游来水给淹死。不过他没死,他还幸运地结识了同遭此祸的夏之蕙。被摔的七荤八素还在冷水里泡了半天是那个“祸”,遇见夏之蕙就是那个“福”,因为夏之蕙是个很特殊的大美女。
    于秋田今年45岁,在乐丘市市政管理局总务科当科长。总务科长官不大可是事儿不少,整天忙忙碌碌,还很难看出工作成绩来。这天好容易有了点空闲,又赶上是周五,他跟顶头上司何局长请了假,说是要去北岛市办点私事。
    北岛离乐丘有130多公里,公、铁交通都很方便。于秋田的总务科管油料,因此他跟局办要个车很容易。他以前去北岛都是坐小车,偶尔也坐火车。但是这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为党员干部,应该时时、事事讲“廉政”,不能占公家的便宜,于是便步出局机关大院,西行五分钟去了联运公司的汽车发车点。那儿去北岛的客车很多,发车间隔只有二十分钟,票价也不过二十来元。单纯从经济的角度上对比,用局里的车或者借个车,单是招待司机吃饭也要远远超过这个数。
    于秋田上的是一辆21座的中巴,上面稀稀拉拉坐了十来个人。于秋田坐下不到五分钟,司机就吆喝着说要开车。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就走,因为随即又上来一位女士。
    看来司机认识她,因为她上来冲司机笑了笑,司机也冲她笑了笑。两人还嘀咕了两句,然后那女士就往后面走来。
    司机很体贴,直到那女士找到位子坐下,他才让车子起步。
    于秋田正在翻看当天的《乐丘晚报》。不知什么原因,名为“晚报”,实际上这份报纸总是早上发行。他翻到社会版上,发现了一条“八卦”类的新闻,讲的却是“旧事”。说本省越安山区前些年发现了一个女寿星,她生于清朝光绪三年,也就是公元1877年,到发现她的2001年,应该是124岁。这个岁数完全能够申报吉尼斯记录,因为当时的世界记录是116岁。可惜,越安山的老百姓不知道有个“吉尼斯”,等知道的人知道了这事儿,赶去“求证”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在2002年秋天无疾而终了。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易水霜1911 时间:2020-03-11 14:12
    于秋田有点不大相信。深山里的老太太,必定没文化;上了年纪脑子肯定糊涂。所以,实情是这老太自个儿也记不准到底生在哪一年,别人也就“以讹传讹”。于是于秋田就朝着报纸摇了摇头。可能是他的这个胡乱摇头的奇怪动作,引起了从前面走来的那个女士的注意,于是女士就在他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于秋田瞟了她一眼,就想继续看报纸,但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因为这个女士长得特漂亮。
    之所以只能称“女士”,是因为于秋田实在说不清她到底有多大年纪。她的身材看上去十分匀称。皮肤很白,肤质细腻,长圆型的脸,尖下颌,两只黑亮的眸子在又细又长的眉毛下幽幽闪亮,别有一种摄人魂魄的风韵。如果不是她眼角边细密的皱纹和已显花白的鬓发,于秋田会认为她只有二十多岁。可是要单看她的头发,她就起码在四十以外了。
    她穿一件鹅黄色的短风衣,风衣没系扣子,露出了里面嫩绿色的羊绒衫。于秋田发现她的前胸十分饱满,而且形态极美。意会到此,他顿觉脸颊一阵发热,赶紧收回目光,同时在心里乱语以自我掩饰:唉,可惜这女的不会打扮,哪怕稍稍把头发一染,就能年轻十岁,要是能处理了皱纹更好,说她不到二十都会有人信。
    那女士不知道于秋田在想什么,她此时正侧目看那报纸上的“旧闻”。于秋田赶紧把报纸递给了她,趁机又扫了她一眼,没话找话地问:“你好。你也去北岛?”
    女士接过报纸笑了一下:“是啊。去看个朋友。你呢?”
    于秋田心里一哆嗦,暗叹道:“我的妈呀,古人说的一笑倾城,大约就是这种笑吧。”他赶紧回答:“我也是,我也有个朋友在那儿。天不大好。”说完他把头转向窗外,有点不大敢看那个女士了。
    外面的天空开始聚集起乌云,本来挺温暖的秋风也变凉了。
    “没事吧,这个季节下不了大雨。”那女士说着捅了于秋田一下,将报纸还给他,还问他:“哎你信吗这事儿?”她指的是那条“124岁”的旧闻。
    于秋田于是便名正言顺地把头转了回来,说:“反正史无前例。我记着咱们省长寿的最高记录是109,这个高出了15岁,有点玄乎。你说呢?”
    “我也觉得可信度不高。最关键的是,那老太太没有后代,所以传说的成分太大……”
    从聊老太太开始,于秋田很自然地将话题转到了他感兴趣的地方。于是他得知,这位女士叫夏之蕙,是个医生,不过不是大医院的,是本市牧园小区社区卫生室的医生。
    于秋田知道牧园小区,因为那地方离他家很近。牧园小区和它周围的几个小区,大都是市级或区级的机关宿舍区。
    能打听出这些,是由于于秋田先给人家交了自己的底儿。不过夏医生很够意思,当于秋田主动报出了姓名年龄住址单位职务经历等等几乎全部的个人信息之后,她也同样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了于秋田。
    让于秋田惊喜的是,他没想到夏之蕙跟他一样是军旅出身,也跟他一样是十年前转业。转业前,夏之蕙是位于省城的964医院的军医。于秋田大概算了一下,假如她考入军医大时十七岁,那么她今年最少也有42岁了。
    嗯,这岁数正好。于秋田心里想。
    “正好”是什么意思,于秋田此刻自己也没搞明白。 | 1楼 | | | | |
    作者:易水霜1911 时间:2020-03-11 14:18
    不管“正好”是啥意思,反正眼前是“太好”了。本来他还愁这两个小时的路程枯坐无聊呢,能遇上这么一个极性感、极高雅,极有风度,有着极相似的年龄,极相同的经历,还极能聊得来的大美女作伴,这简直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于是他一边跟夏之蕙幸福地聊天,一边暗自祈祷:老天爷啊菩萨上帝,你让这车子慢点跑啊,最好再出个事故半路抛锚,那我就能和美女多呆一会儿了……
    于秋田万没想到他的祈祷那么灵验。车倒是停下了,但绝对不是如同他想象的那样停下的。车停的原因是遭遇了车祸。车也不是正儿八经停下的,而是一个筋斗翻到路边的河里才停了下来。
    车祸是在北岛远郊区的清旺河边发生的。
    后来听人说,车祸的原因是对面一辆轿车强行占道超车,而于秋田乘坐的中巴避让时刹车不及,加上路面湿滑,导致了侧翻。
    事发突然,于秋田还没反应过来,那汽车就一下子歪倒了。他的脑袋重重地碰在了车的顶棚上,顿时眼前金花直冒,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一阵刺骨的寒冷让于秋田很快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发现汽车已经整个翻倒在河水中。浑浊的泥水迅速从破碎的车窗外涌入,已经深及腰部。车里的乘客正在呼朋唤友从车窗和摔断的车门处往外爬。这时于秋田想起了夏之蕙。他记得很清楚,就在汽车翻腾的一瞬间,他一把抱住了她的头部,他俩的身体是同时被甩到顶棚上去的。 | 2楼 | | | | |
    作者:易水霜1911 时间:2020-03-11 17:05
    于秋田忍着脑袋一阵一阵的跳疼,在泥水中四下摸索。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惊叫,一个瘦高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探进脑袋,大声叫着于秋田:“哎那个哥们,上面下来大洪水了,赶紧跑啊!”叫完他就连滚带爬地朝岸上冲去。
    于秋田从撞碎玻璃的后车窗望去,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远处的一股逐浪,像一道移动的矮墙,正疾速朝这边奔涌而下。
    于秋田咬咬牙,回身继续摸索,终于找到了匍匐在一排座椅下的夏之蕙。于秋田把她抱起来,也没顾上看她是否还活着,就连拖带拽,将她弄出窗户,然后抱着她便往河岸上跑。
    幸好,河里的水现在只漫到小腿,而且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还勇敢地再次下水接了他一下。他们刚爬上岸不过十几秒钟,上游来的大水蜂拥而至,土黄色的水流很快把汽车整个给淹没了。
    那不是洪水,应该是上游的水库在放水。于秋田惊叹,这水放的,太不是时候,也太是时候了。要是这水早放二十分钟,客车再翻进河里,车里的乘客可能会被淹死很多。
    当岸上的人们后怕的时候,于秋田正忙着照顾夏之蕙。她已经醒来了,好像被脏水呛的,捂着嘴不住地咳嗽。于秋田跟别人要了些纸巾,帮助她擦拭满头满脸的泥水。擦着擦着,于秋田的手忽然不动了。
    擦净泥水后的夏之蕙,竟然象变了一个人一般。她的脸颊光洁无比,皮肤细嫩异常,眼角的皱纹一点也看不到了。她象是突然间年轻了二十岁。于秋田实在搞不清楚,难道女人的皱纹经水一泡就会自然消失?
    一个警察走过来,在呆愣着的于秋田肩上拍了一掌,问道:“哎,怎么样,你们两口子没事吧?没事你过来一下。”
    于秋田刚想说我跟她不是两口子,但是他看到夏之蕙忙着咳嗽,并不去更正,便也没吭声。他将手里的纸巾递给夏之蕙,说,你把头发擦一下,净是些泥,我过去看看马上回来。
    于秋田站起来,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开来了两辆汽车,一辆是交通事故处理车,另外一辆是救护车。几个交警正在调查事故原因,查点中巴上的乘客。 | 3楼 | | | | |
    作者:易水霜1911 时间:2020-03-11 20:36
    接下来的就是例行公事了。首先是人员救助。落水中巴上一共有十二名乘客。好在汽车翻下来的路段坡度不大,当时的河水也不深,十二名乘客全都获救。内中有三名乘客受伤,其中司机的伤情最严重,很快都被救护车拉走了。于秋田问夏之蕙要不要也去医院检查一下,夏之蕙说她没事,执意不去。警察找于秋田,是给他和其他乘客分发毛巾和军大衣。随后,警察联系的一辆大巴车赶到,把裹上军大衣的这些倒霉乘客送进了市里。
    让于秋田百思不解的事情是在上车以后发生的。夏之蕙一上车就远远躲开了于秋田。本来车的前面就有座位,可是两人坐下后,夏之蕙突然站起来说要坐到后面,见于秋田也要跟起来,她伸手压住他的肩膀,脸扭在一边,很坚决地说:“不用,我没事。我就想一个人静一下。”
    于秋田不知道她为啥一下变的这么冷漠。因为他自己的脑袋也不舒服,他也就没再坚持,随她一个人到车后面去了。车到站时他还在晕晕乎乎,下车时他找遍全车,也没有发现夏之蕙的身影。
    一段“艳遇”,就此结束?于秋田不知怎么感到有些失落。

    第二章

    下车后,于秋田“打的”去了北洋路上的“东远海运代理有限公司”。
    这个东远公司是于秋田和他的铁哥们许远一起搞的。严格地说起来于秋田还算是“老大”,因为他在名义上是公司的“执行董事”。
    五年前,在乐丘市物价局工作的许远留职停薪,去北岛的朋友办的海运代理公司帮忙。半年后他便自立门户,并且要拉着于秋田一块儿“下海”,原因是于秋田有几个转业的战友在北岛,发展的都不错,遇事能帮上忙。那时于秋田正被家务所累,没时间也没心情。被许远逼的急了,只好答应“非正常”入伙。也就是说,这个叫“东远”的公司(“东”是于秋田,他小名叫“东东”,本来特俗,但加上徐远的“远”就好听多了)由两人合资,于秋田挂名“执行董事”,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都是许远。公司一般事务于秋田不过问,遇到难事了许远再找他。这次就是许远声称正在扩建的仓库遭遇“地痞流氓”捣乱,情况危急,他才“御驾亲征”的。
    东远公司现在有七十多人,一多半人在北海路的金融大厦里面,总经理许远带着少部分人留在公司开业时租的一个小院子里。许远本质上属于“土财主”一类,喜欢院子,不喜欢住高楼。
    其实那小院子的环境还真不错。从蜿蜒曲折的月山路拐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爬满藤萝的山墙。墙里一座原汁原味的德式小洋楼,设施不算豪华,住起来却非常舒适。 | 4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易水霜1911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76天】
    • 开贴:2020-03-11 14:02
    • 更新:2020-05-26 14:26
    • 阅读:3568 回复:401 楼主:333
    • 字数:约28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