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地两万米》——洞穴深处的冒险故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3 10:22
    楔子:

    一个风雪交加的午夜,新疆石河子监狱的一间特别的接待室内灯光昏暗,我和对面的老头相对而坐,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两杯冒着热气腾腾的热茶。面前的老头看样子六七十岁,干瘦干瘦的,脸上只剩下一张蜡黄的皮,戴着一副厚厚的老花镜,花白的头发根根竖立,拷着的双手抱着一本书,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那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三天之前,一个电话打进了我的手机,对方自称是石河子监狱的狱警,而这个电话的目的也很明确,有一个得了癌症晚期的重刑犯想要见一见我。

    这件事让我一头雾水,首先那个重刑犯我根本不认识,更不会有任何交集。其次,一个人在临终之前要见的人不应该是他的亲人,或者是最牵挂的人吗,他为什么要见我?

    所以,瞬间我就断定这应该是个诈骗电话,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全新的套路。

    可没想到第二天,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同样的号码,同样的说辞,这一次我甚至没有耐心听他说完便粗鲁的挂断了电话,并且将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不过不知为什么,虽然那号码躺在黑名单里,我心中却有些惴惴。

    于是我找了警察局的朋友帮忙核实一下那个电话号码。朋友的效率很高,很快便证实,那个号码的确是石河子监狱的电话,而且狱警的身份也同样得到了证实。

    这让我更加惶惑了,我足足犹豫了一下午,最后终于拨通了那个号码。接电话的依旧是那个狱警,他对我能够回拨电话感到很意外,当然也很欣慰,于是又将前面的话说了一遍。

    我听完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为什么要见他?这可是几千公里啊,给我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这时候那狱警沉默了,电话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猜测应该是遮住了话筒,足足两分钟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1932年的那道白光!”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3 10:27
    1.白光

    历史上的一九三二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那一年曹禺创作了《雷雨》,那一年世界局势动荡不安,那一年四川叠溪发生了7.5级大地震死伤无数,与这些大事相比,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似乎微乎其微,可是却极其诡异。那一年,一名德国飞行员驾驶飞机飞跃中国边境的时候,忽然眼前闪过一道白光。

    这道白光呈锥形自下而上,虽然是在白天,那白光依旧是灼灼生辉,而且随着飞行角度的不同,白光显现出了很多不同的颜色。就在飞行员不知所措的时候,飞机的仪表开始报警,好在飞行员驾驶技术了得最后迫降在了中国的边境。

    机师立刻对飞机进行检修,可是当他们打开飞机的内部结构的时候全都傻眼了,飞机内部的线路板全部被击穿,就像是遭遇了重大雷击一样,可飞行员极其确定那天万里无云,随后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几天之后,整个机身忽然脆的像是一层纸一样,轻轻一碰整个机翼就全都折损了。

    德国军方觉得事情过于蹊跷,于是秘密将那架飞机和飞行员运回了本土。可是半个月之后,飞行员忽然身体溃烂,离奇死亡,紧接着那些曾经检查过飞机的机师也接连死亡。这架飞机就像携带者某种致命的瘟疫一般,将死亡传递给所有与之有过接触的人。

    一直到1945年,第一颗原子弹在日本爆炸,才有人将原子弹和一九三三年那道离奇的白光联系起来,白光或许是因为核爆炸产生的辐射与空气产生摩擦产生的,因此可以变幻出五颜六色的颜色。可是问题出现了,是什么人能够在一九三三年就制造出原子弹?

    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我曾经听人聊起过关于这道白光的事情,原本想要深入调查一下,却发现历史上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事件的相关记载,或许只是某些人杜撰出来吸引人眼球的东西,直到一份德国官方解密的二战文献的出现,上面的确记录着这样一次事件,但是官方文献上关于此事的描写却只有寥寥几句,1933年一架梅赛施密特战斗机在中国边境遭遇不明袭击,飞行员受伤不治身亡。

    多年的记者生涯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越是简短的话里藏着的故事越是惊人,于是这简单的官方报告再次燃起了我的热情。难道那个飞行员遭遇的是外星人的袭击吗?可是深入调查,依旧遇见了以前的那个问题,无据可查。

    所以你可以想象当那个苍老的声音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对于我来说是何等的震撼,难道一个被关在监狱里的重刑犯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虽然不知道究竟能从那个重刑犯身上得到什么,但是这个诱惑足以说服我。因此几乎没有做半分钟的停留,我立刻订了第二天一早的飞机,我想见一见那个人,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很好奇,这个人在临死之前有什么善言要和我说。

    | | 1楼 | | | | |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3 11:17
    我回过神来,眼前依旧是这间特别的接待室,我面前放着一页纸,上面是关于眼前这位老人的简单介绍,他叫沈浩,1957年出生,河北人,1977年曾经当过兵,至于其他的信息全部都是空白。

    放下手上的那页纸,我清了清喉咙,想要缓解一下眼前的尴尬:“咳咳……”

    老人用眼角轻轻瞥了我一下,指了指我面前的杯子道:“喝水!”

    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被动,机械的拿起面前的水杯,呷了一口,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眼前的老头,一肚子的疑问此刻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足足有一分钟。老人忽然放下手中的书,嘴角微微一敛,干瘪的脸上露出的笑容一点也不好看说道:“不渴就别喝了,水都洒出来了!”

    这时我才发现可能因为注意力太集中的缘故, 水已经顺着下巴淌了下来,我抹了一下下巴上的水,尴尬一笑,正想借此打开话题。谁知老人再次将目光移向了手上的书,我略略有些失望。

    “兴奋,困惑,毫无头绪!”老人盯着手上的书自言自语地说道。

    “什么?”我好奇地盯着老人问。

    老人抬起头,脸上依旧挂着一丝病态的笑容,“我说你现在的心境,你困惑为什么你我素不相识我会在临死之前提出要见你,你兴奋是因为我说出了你这么多年一直想要弄清楚,却无从下手的问题。至于毫无头绪,我想大概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和我这个将死之人说话,是应该劝慰我一番,慢慢找到话题的切入点,还是应该单刀直入,开门见山!”

    老人的话让我心头猛然一惊,这老人那双浑浊的眼睛像是早已经将我看透了一般,我登时有些语塞,竟然不知该如何对答。

    这时候老人终于合上了手上的书,小心的放在一旁,双肘拄着桌子,伸长脖子向我凑了凑说道:“你吃过人肉吗?”

    老人的声音很低,却很清楚的传进了我的耳朵,我登时觉得头皮发麻,身上的鸡皮疙瘩暴出,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这时候老人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坐正了身子,说道:“人肉其实一点都不好吃,腥腥涩涩的,尤其是被冻了几个月的人肉,嚼起来就像是嚼树皮一样。”

    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他敏锐捕捉到了这个细节,眯着浑浊的眼睛问道:“怎么?这就害怕了?看来我找错人了,如果你连吃人肉都怕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调查关于1932年的那道白光的事情了。”
    | | 2楼 | | | | |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3 19:38
    “这……这和白光有关?”我愈发好奇了。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我的眼睛,那眼神似乎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四目相对了足足一分钟,我终于败下阵来,避开了老人的眼神,这种逃避让我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毫无疑问,自从我进入这间特别的接待室之后我始终十分被动,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身为记者必须要足够强势,至少要保持同一高度,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想到这里,我豁地站起身来。

    老人愣了一下,沉吟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静静地望着我收拾笔记本,关掉录音笔,然后径直走向门口,就在我打开门的瞬间,老人忽然开口说道:“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地心文明吗?”

    我瞬间僵在了原地,内心在挣扎,是应该现在离开,还是留下,而我的脚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般一动不动。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老人自言自语地说道,“1965年在中央二号首长的授权之下,从749部门抽调精英成立了一个秘密的部门,而这个部门就叫潜龙,至于这个名字正是来自于刚刚我说的那句话!”

    听到“潜龙”两个字我彻底放弃了最后的挣扎,坐回到了老人对面的椅子上,重新打开笔记本和录音笔。

    “怎么,有兴趣继续听下去了?”老人像是挑衅一般地望着我,我低着头摆弄着录音笔,半晌儿抬起头,盯着老人问道:“你为什么要找我?”

    老人释怀地笑了笑说道:“你终于找到了一种正确的交流方式,其实我找你的原因很简单,虽然你我素不相识,但是我几乎看了你的所有报道,还有出过的书,用你们现在年轻人流行的词,我应该是你的粉丝,对,而且我了解你,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比我更了解我?”我讪笑着说道,“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自负的一句话!”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年轻人,先不要那么早的下结论,你的人生还很长,或许你听完我的故事之后,就不那么认为了!”

    “好啊!”我深吸了一口气,翘着二郎腿,放下手中的录音笔,点上一根烟,神态悠然地说道:“我倒是想听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离奇,惊悚,匪夷所思,甚至还有些血腥,最重要的这一切都是绝密,至少在当时是!”老人连珠炮似的好几个词,这每一个词都像是散发着某种魔力牢牢地抓住了我的那颗好奇的心。
    | | 5楼 | | | | |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3 21:06
    我故作镇定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您别和我卖关子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

    老人笑了笑,说道:“那你首先要回答我刚刚问你的那个问题!”

    “什么问题?”我皱着眉回忆着道。

    “你相信在地壳深处还存在这一个地心文明吗?”老人说话的时候神情凝重,眼睛里面波澜不惊。

    我思忖了片刻,说道:“或许吧,谁知道呢?”

    老人闻言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很诚实,其实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应该和你一样,不相信,也不否认。起初我和你一样不相信地心文明,但是有些东西却改变了我的想法!”

    “什么东西?”我眼前一亮,追问道。

    “还记得你此行的目的吗?”老头忽然抬起头,情绪略微有些激动,浑浊的眼神变得清澈了许多。

    “你是说1932年的那道白光?”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给我一支烟!”

    当老人享受地吸了最后一口烟之后,缓缓站起身子,伸出手,我以为他想要拿放在我一旁的烟,于是急忙又抽出一根递给了老人,谁知老人却微微摇了摇头,指了指烟盒旁边的录音笔。我犹豫了一下,将录音笔递给老人。老人看了一眼,关掉了开关,放在一旁说道:“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情,一旦你走出房间,我绝不会承认,而你最好也权当是一个故事。”

    | | 6楼 | | | | |
    作者:沈沈沈沈河 时间:2020-04-14 11:10
    我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老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神情的变化,自顾自地笑了笑说道:“还是言归正传吧,你只知道1932年德国飞行员发现了一道白光,但是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区吗?”

    这个问题立刻触碰到了我脑子里那根敏感的神经,实际上这个问题我确实不曾想过,或者想当然的认为是德国飞行员的一种无意识的行为,可仔细想想,军用飞机的航线一定是经过上峰批准的,而且除了训练之外应该是在执行某项任务。

    “超低频信号!”老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超低频信号?”我满腹狐疑地望着老人,只见老人悠然地点了点头,说道:“二战德国战败之后,俄国和美国两个国家破译了当年很多机密档案,其中一份档案引起了俄国人的注意,那份档案中详细记录着此次事件。德国战机之所以会飞往中国边境地带是因为收到了一个极其怪异的信号,那个信号是从荒无人烟的中国边境发来的,信号的强度极高,已经完全超越了当时的技术水平,德国人唯恐是潜在的敌人,于是派战机携带者精密的接收仪器前往调查。”

    “那个奇怪的低频信号是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道。
    | | 10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沈沈沈沈河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天 / 跨度16天】
    • 开贴:2020-04-13 10:22
    • 更新:2020-04-29 21:35
    • 阅读:3363 回复:534 楼主:72
    • 字数:约56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