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上古神话小说 《山海传说?洪荒之劫》

  • 首页
  • 上一页
  • 6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2 13:21
    那犀渠显然也感到这一刀非同寻常,慌忙地向旁边一侧身,像一座倾倒的山丘一样,压折了旁边的数棵棕树。
    那刀锋没有伤到犀渠,却因为力量太过强横,祁昆一时控制不住,直直插到了地面之下一大截,一阵电光火石间的碰撞声,震荡着整个山林。
    祁昆连忙集中心智,收敛金光于体内,整个“焓灵刃”凭空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了一条巨大的裂口。
    犀渠从地上翻身起来,一团团蓝火夹杂着黑烟从口鼻中冒出来,说道:“没想到,还有两下子!”
    “哇啊……哇啊……”随着一声声稚嫩的吼叫,幼兽好像担心母亲的安危,径直朝着母兽奔来。
    谯晗口念咒语,背后的“流雯剑”拔鞘而出,像一道长虹一般朝着奔跑的幼兽袭去。
    那犀渠见情势危机,哪里还顾得自身安危,急转头朝着幼兽而去,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奔来的幼兽。
    流雯剑气势如虹、流云环绕,这一剑正朝着妖兽的心脏位置,如果刺中则犀渠必死无疑。
    犀渠自知性命难保,朝着天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 | 441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2 21:15
    @不惑DW 2020-05-22 20:48:40

    -----------------------------
    谢谢!
    | | 443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2 21:18
    可就在这时,一条红光从旁边蜿蜒而至,把流雯剑挡了一下,两道光芒相撞,使流雯剑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擦着犀渠的后腿飞驰而过,剑气所到之处顿时血光崩现,犀渠坚实的后腿向下一屈、瘫倒在地。
    流雯剑在空中转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再次朝着犀渠袭来。
    谁知一个五彩光罩陡然而起,瞬间罩住了孤立无援的犀渠母子。
    谯晗急念咒言,收了流雯剑,气愤地责问道:“宝儿,你这是何意?”
    宝儿也收了自己的五彩琉璃罩,说道:“谯晗,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纵有手段,退敌便是,为何一定要夺其性命!”
    “哼,凶兽就是凶兽,今日我不杀它,明日它必害人!”谯晗说道。
    “可我看到的是慈母护子的天性,并没有看到其任何害人的行径!”宝儿辩解道。
    “没有看到就不是事实吗?从这里往东八百五十里的厘山,就是犀渠的巢穴,在那里便可看见它的累累恶行!”谯晗不服气地说道。
    犀渠在一旁喘着粗气反驳道:“我类食人,人也食其他生物,都是果腹而已,有什么区别?况且你们人类专擅勾心斗角,因为自相残杀而死的人,恐怕比死在我嘴下的要多得多吧!”
    | | 444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2 21:20
    “人类乃先天之灵长,岂能与尔等兽类相提并论!”谯晗怒道。
    “天下万物都是大神所创,哪有什么高低贵贱,是你们人类妄自尊大而已!”犀渠也不示弱。
    “依你刚才之言,也是参加了围袭我太一宫之战的,我数千战死的弟子,可与你有冤有仇?”谯晗怒斥道。
    “你太一正教自立教以来,素行猎杀我类、提升修为之能事,我类又有多少死在你们手下,恐怕数也数不清吧!幸而近些年来有恩人教导,我们才逐渐有能力相抗,现在恩人召集,我辈自当全力以赴!”犀渠答道。
    “你说的恩人,是谁?”宝儿不失时机地问道。
    “这位姑娘,救命大恩只有待来日再报,有关恩人的信息,我却不能透露半点儿!”犀渠一边说着,一边一口叼住幼兽,朝着山谷深处夺路而逃了。
    | | 445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3 12:57
    @不惑DW 2020-05-22 22:08:54

    -----------------------------
    谢谢 | | 447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3 12:58
    第八十六章 弃婴

    谯晗见犀渠突然逃走,十分气愤,连朝着怪兽潜逃的方向发出数道掌心雷,直劈焦了好几棵棕树。
    祁昆埋怨道:“宝儿,你这次真得是有点儿滥发爱心了!这犀渠在太一宫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谯晗和它可以说有血海深仇,纵是为恶有情可原,谯晗杀它报仇也不为过啊!”
    宝儿自言自语道:“‘其母虽可诛,其子何其辜!’我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但我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我对自己所做的决定,却是有些后悔!”谯晗气愤地抛下一句话,便要拂袖而去。
    祁昆见状急忙追过去,一把扯住谯晗的袖子,说道:“哎!谯晗,等等,你要去哪里?”
    “自古巫仙不同路,道不同不相与谋!”谯晗回道。
    “什么话呀!咱们这才刚下山,你们就急着拆伙啦!是不是?”祁昆一边说,一边紧紧抓着谯晗的衣袖不放。
    “松手!”谯晗冷冷地说道。
    “任你怎么说,我是不会放的!”祁昆坚决地回道。
    “你……”面对祁昆的死缠烂打,谯晗竟无言以对。
    祁昆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谯晗,我不懂巫师和修士各自固守的‘大道’是什么,在我看来你和宝儿都没有错,甚至犀渠说的也没有错,但这些分歧不可以先放一放吗?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呀!”
    “朋友?”谯晗不住地重复着这两个字,面色和缓了不少。
    是呀!何为“正道”自古便是众说纷纭,各种争论不一而足。
    可这些日子里悄悄在内心深处生根发芽的友谊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任何的争辩,甚至可以说三个人中如果有谁面临着危险,其他人随时都愿意以命相护。
    那些本就没有标准答案的天地至理又怎么能和这般生死与共的深情厚谊相比呢?
    “祁昆,谢谢你!”谯晗不知为何冒出这样一句话,说着伸手把祁昆紧抓自己的手拨开,径自回宿营地去了。
    | | 448楼 | | | |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时间:2020-05-24 14:00
    @不惑DW 2020-05-23 22:32:16

    -----------------------------
    谢谢 | | 450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沧海泛波2020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6天 / 跨度108天】
    • 开贴:2020-02-11 16:55
    • 更新:2020-05-30 12:14
    • 阅读:6297 回复:511 楼主:421
    • 字数:约35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