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 记一段母系氏族社会的历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09 21:42
    如题,看能不能发出来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0 11:13
    昨天分别在杂谈和舞文发了两个帖子,都要审核。审的时间太长,让我几乎都没有了耐性。今天一看,舞文过了,杂谈还是不过。得吧,那就舞文吧。 | 1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0 11:17
    写一篇故事,这个故事往大了说,是母系氏族落幕的序幕,是父系氏族肇使的引子。

    主要就是这么个故事,欢迎大家捧场 | 2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0 16:53
    原本是申请了一个新账号,可是那个账号可能是犯了天涯的哪点忌讳,不论怎么发帖,都浮不上来,不得不把这个老账号又找了出来。 | 3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0 17:02
    因为那个账号两篇帖子,等于我把故事的开头贴了两遍,到这个帖子实在是不想再重复了,就大概把开头简略说一说,做个背景了解 | 4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0 17:19
    伏牛山下,有一小族名为尼能。尼能世代狩猎为生,然而狩猎太过,伏牛山中野兽渐渐绝迹。尼能人不得不开始学习耕种。

    伏牛山中还有一族,名为婼支。尼能婼支两族世代通婚。这一年,年满十六岁的尼能族长系的大儿子季,和三个族内同伴一起,随他们族叔历一起前往婼支,看能否带回婼支女子。

    四个尼能少年通过了狩猎考验,获得了婼支女子的青睐。谁想季牛左性发,将前来表示好感的女子拒绝,招致族叔历的一番责骂。

    季虽未能带回女子。但是婼支族长欣赏季的人才,有意使季与其小女芸成婚。芸当年只有十四岁,两族约定,季等候两年,两年后既迎娶芸回尼能。

    第二年初夏,季奉父母之命,前往婼支看望婼支族长一家。谁曾想半路遇大雨,使得季在这段走熟了的路上迷了路,流落伏牛山中,兜兜转转不得出山。

    在山中流落数日之后,季偶遇一同样迷路的外族少女,羽昆。两人同为天涯沦落人,便约定一起赶路。

    这一日,羽昆因山中屡屡大雨,身上衣物发潮,遇一水潭,便想清洗一番。谁知季偶然窥见,又叫羽昆知晓。羽昆大怒,一番怒骂自不待说。

    以上,即为前言背景。接下来故事便从这里接着开始。 | 5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4:39
    之后整整三日,羽昆没有和季说过一句话。季也自知过错,不敢多说,只是每日勤快生火做饭,下水捞鱼。羽昆脸色不虞,袖手旁观,季不敢有丝毫怨言。又过了几日,羽昆才渐渐气消。

    又一日。他们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刚满身大汗的钻出来,便看到面前出现两条溪流。一条是他们循着走的那条,另一条便是旁边山谷里蜿蜒流出的一条小溪。两条汇聚成一股,便是他们一直上溯的这条溪流。他们两人走到溪水汇聚处,停下来喝水休息。

    羽昆看着那山谷,山谷里面森林茂密,草木丰美。成片的宽叶长杆野草随风低伏,配合着树梢发出隆隆声。羽昆有些喜欢这番景象,便提议走进去看看。季无有不可。两人歇息过一阵,便将行礼放在大石上,轻身走了进去。
    | 6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4:44
    季走在前面,以长矛四下梭巡击打,以吓退蛇蚁毒虫。羽昆跟在后面四下张望,连声赞叹。山谷左面是一个缓坡,坡上树木森森,竟不见一丝阳光透入。羽昆提议走到坡上去瞭望一番,然后便往回走。两人于是朝坡上爬。

    行至不到半坡,季忽然感觉后脖颈一凉,汗毛直立。他心中一凛,立即拉着羽昆停下,并伏低身体。羽昆不明所以,正要问原因,季回望她一眼,一看到他的眼神,羽昆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随之将身体伏得更低,紧紧闭上了嘴巴,并放缓了呼吸。
    | 7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4:52
    季双目如电,梭巡着林中动静。林中依旧黑黢黢一片,树梢顶端依旧如波浪一般起伏摇摆。季一咬牙,摆手示意羽昆先退走。羽昆忍不住凑到他耳旁,低声问道:“我走了,那你呢?”

    季一顿,随即也以极低的声音道:“你先走,我断后。别再多说了,快走!”

    此时羽昆心中满是后悔,后悔不该多事要进这山谷。但此时后悔也没用,她咬咬牙,轻轻地往后退,退开一定距离,旋即转身敏捷地往山下奔去。耳边都是风,她来不及回头看,只顾着往山谷外跑。速度太快,胸腔里心脏只觉快要爆裂。她大步跑到山谷外放东西的石头旁,飞快将她的弓箭拿在手上,又脚步不停,当即转身往山谷跑去。刚进山谷,便见季风一般矫健地从坡上跑下来。及至她的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两人一起往山谷外跑去。

    两人提着东西踩过溪流脚步不停逃命。跑了几里后,他们的速度慢下来,却不敢有丝毫放松,一路跑跑走走,直奔到十里开外才渐渐停下来。羽昆倚靠在树上,喉咙如撕裂一般,吸口气都痛苦不堪。季略比她好一些,也是呼呼直喘气。罐里的水早已啷当干净。季重新打了一罐水来,倒了一碗给羽昆,羽昆摇摇手。季便自己喝过,然后张罗着生火煮饭。

    羽昆瘫坐在树根下。季忙活着,眼看锅里翻起了水花,他拿着长矛要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野物,羽昆犹自不放心,朝他直摆手,让他不要去。
    | 8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5:05
    二人便吃了一顿光饭。一顿饭吃完,羽昆才算恢复了点力气。季收拾好了,也在羽昆旁边坐下。虽吃过了饭,那刚才那番惊吓奔跑让人耗尽气力,不觉将头靠在了树上。

    “早知道还会遇到猛兽,我就不走这条路了。”羽昆喃喃自语道。

    季听得不太清楚,转头看了羽昆一眼:“吓倒了?”

    羽昆“嗯”了一声:“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抱头鼠窜。”

    季有些听不懂,但不妨碍他和羽昆一起笑起来。

    “那林子里到底是什么?”羽昆问。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一只猛兽。”

    “你怎么感觉到的?”

    季脸上有些不可抑制地神气:“就这么感觉到的。我们打猎就是靠这种感觉来分辨危险。”说完他忍不住又道:“其实上次,我是好几天没吃饭,又淋了雨,才会让你偷袭得手。”

    羽昆原本听得挺认真,心里还在琢磨那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听到季后面的话。她笑了一声。忽然,飞快地,她翻身而起,一手兜住季的脑袋,另一只手上已抵近了季的太阳穴。

    尖锐的,冰凉的,熟悉的触感。

    “现在呢?你还那么认为吗?”羽昆在季的耳边如此问道。

    季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看了她一眼:她此刻箍住他的手如此虚浮无力,他若真要反抗,羽昆不一定能占到上风。
    | 9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5:15
    羽昆也明白这一点,她哼了一声,收了家伙,继续靠回树上,闭上了眼睛。

    也许老天也体恤他们今天担惊受怕又长途奔劳,难得地没有招风聚雨。树荫下,两人醒过来时,正是漫天红霞。一场长梦乍醒,人懒懒不想动,两人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天空红云流转。忽然羽昆手指着天上一处,道:“你看那里,像不像一处高台?台上没准有人正看着我们。”

    季顺着她的手去看,却什么也没看到。羽昆指了一时放下了手。季还问是哪里吗?羽昆没好气地道:“不用看了,都让风吹跑了!”

    季不知道她为何就生气,只好不作声。过了一时,羽昆见他沉默的样子,也有些心软,起身道:“准备生火吧。”季便也起来,两人各自捡柴准备生火。

    | 10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5:23
    吃过饭,天空已尽黑。山里的夜色较之山外更加纯粹,要不是眼前这火堆,只怕面对面都要看不见对面的人。下午睡了一觉,加上白日受惊,此时便有些睡不着。两人坐在火堆边上,抬头看天上的星星。

    今天是朔日,繁星满天。星星密密匝匝,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一颗来;又仿佛自己蹦一蹦,就可以跳到星星里面去。季看着星空,忽然道:“我妹妹也很爱看星星。有次她问我,星星背后是什么……”

    “什么意思?”

    “她看到一颗星星忽然从天空中划过,又忽然消失,觉得那颗星星是从天空的背后出来,又回到背后去了,所以才问星星的背面有什么。”

    没有人知道星星的秘密。星星,月亮,太阳,这些每日可以见到的习以为常的景象,其实于人最陌生。人熟悉什么?熟悉自己脚下的土地,熟悉身边的人,熟悉每日都要做的事。人只熟悉这么些东西。再远一点,再高一点,人甚至没有抬头的欲望。
    | 11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5:32
    许久,羽昆道:“我记得刚进山时,有一个晚上也是这样一个没有月亮的日子。”

    他们在山里走了至少一个月了。

    “我们要是一直走不出去怎么办?”季问。下午羽昆问了他一次,现在,他又来问羽昆。

    羽昆原本望着繁星出神,听到季这么问,她想了想,道:“如果真走不出去,我们两个就选个地方,造个房子,住下来不走了。然后生娃娃,生一堆娃娃,等娃娃们长大了代替我们走出去。”

    这话不知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
    | 12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4-11 15:43
    不知为何,季的耳根有些红。他忽然笑道:“你和我一个族叔很像,说话很像。”

    “怎么像?”

    “他也经常和我们说,让我们多生娃娃……”

    羽昆深为赞同:“你族叔说得对,要多生娃娃,不然人太少,地方占不住。”

    “原来你们那里和我们族里也一样。”季道。

    “都是人,能有什么不一样?”

    季想了想,笑道:“这么说,还真是一样。”

    “本来就一样。”说着羽昆伸了个懒腰,“今天算累死我了,早知道会迷路,这山里还有猛兽,当初哪怕让我阿姆打断我的腿,我也不出来。”

    羽昆和季说过她要去姜寨一个名叫凤凰台的地方学习的事。

    “你母亲难道和野兽一样凶猛?”季打趣道。

    “原本以为我母亲猛于野兽,现在看来,野兽猛于我阿姆多矣!”

    季哈哈笑起来:“你也太怕你母亲了。你要真不去,难道她真会打断你的腿?我不相信天底下有哪个母亲会这么狠心。”

    夜色与火光混杂的暗淡光线中,羽昆微微一笑,轻声道:“我阿姆她很凶……我也是不想让她为难….”
    | 13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桔子与柚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0天 / 跨度57天】
    • 开贴:2020-04-09 21:42
    • 更新:2020-06-05 21:52
    • 阅读:2417 回复:726 楼主:585
    • 字数:约25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