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 记一段母系氏族社会的历史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2 21:29
    一时舟已到岸。季和序二人下来,站在岸边看着舟人撑过去再渡易叔他们。一时易叔他们也到了,四人站在岸边向舟公道谢。易叔口中仍与这舟公闲聊,问舟公家住哪里,舟公往对岸一指,却并没有指太清楚。季问身后这大山该如何翻过去,舟公向上指,道前面有道豁口,可从那里翻山,说完彼此告辞,舟公便又撑着篙子,慢慢向对岸过去。季一行人便提出继续向上走去。

    他们身旁这山,十分高大。仰望之,竟有覆面之感。此时日头已过中天,慢慢向西滑去。大山洒下浓重的阴影,将季四人笼罩其中,久行其中竟有阴凉之意。四人一路上行,直到日色将暮,才走到那舟人所说豁口之处。那豁口处是两山峰之间一个错开的缺口,下有曲折小路蜿蜒而上。

    如今他们走到这里,便仿佛与族人们更进了一步。这条小路,这道豁口,若族人真在这大山之后,想必当日必也经过此地。想到此,四人竟也不觉累,一鼓作气径直沿山路而上。
    | 493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2 21:40
    爬上山顶时,落日晚霞已全部消散,天空中仅残存一丝朦朦光亮,待这一丝光亮散去,天便真正黑下来了,四人只得停下来,找一个平坦处,生火,吃饭,休息一晚明早再继续赶路。

    吃完饭,夜空中早已繁星闪烁。熊熊火光在旁,却更突显四周的黑暗。运忽然指着对岸下方一处道:“你们看,那处有点火光,想必是那舟人的家吧。”季他们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对岸半山腰中,黑暗中有一点小小火光。

    “估计不是在煮食,就是在闲聊呢。”运道。

    听了这话,三人都没有说话。易叔拍拍运的肩膀,道:“你是想家了吧?”运没有说话。三人也没有说话,一时耳旁只有山风和鸣虫叫声。
    | 494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2 21:46
    当夜一夜无话。第二日,当朝阳露出第一丝光线,尼能四人便都醒了。四人不约而同地走到山顶最高处,山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吹散了他们身上的宿气。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眼前这一幕:一大片群山如蓝色大海,其中起伏的山峰为浪头,一浪接一浪,连绵不断,前望不到头,左右也望不到头。回身望,对岸也是高地起伏的群山,大河如一条蜿蜒游龙,在两岸山脉之间游走。

    前后皆大山,运疑惑道:“这里都是山,姜寨人为何要将我们族人掳到这里来?”没有人知道答案,唯有继续朝下走,才能探得原因。四人收拾收拾,越过豁口,沿着山路继续往下。行不多久,他们便进入山中,幸而脚下山路一直清晰。进入山中后又一连走了十来日。

    这一片山上多出巨石,甚至整座山体都由大石构成,山上植被因此并不茂盛。一路上易叔都在将这大山与伏牛山作比,比来比去,总是伏牛山最好最美,树最多,水最甜,连伏牛山里的各种昆虫野兽也最好看。序有时故意指出某样伏牛山中没有的来逗易叔,易叔吹胡子瞪眼,两人逗来嚷去,倒略解了一路上的艰难辛苦。

    他们在山中蒙头走了这么多天,终于有一天,在攀上一处山坡时,远望竟出现一大片平坦谷地,其中水草蒙蒙。这个发现让四人精神为之一振,看来他们终于要走出这大山了,更或者,那片谷地里,是不是就有他们族人?这个猜想激励了四人,四人不顾脚下疲乏,下了山坡朝那谷地而去。
    | 495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2 21:46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 | 496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3 18:22
    眼前,山路终于到了尽头,可是这尽头不是那片谷地,而是一座建在山隘口的城池关口。看着这城池样式,遥望那上面值守甲士模样,一眼便知这是姜寨所建。季四人大为讶异,姜寨的手脚为何会在此等深山之中出现?

    他们原本以为姜寨只在大河南岸繁衍,可眼前这座关口显然建成非一年两年。以历叔往来阳地所打探消息来看,阳地人可从未提到过其族已涉足大河北岸。季去找宁,申二人,二人也从未提过这大山之中竟还有这处关口。

    四人藏在密林中,望着这一处关隘陷入了两难。过关要有符契,可他们手上并没有。没有符契而闯关,若关守发难,则必被抓住问责。可难道就此转回吗?当然也不可能转回。那该怎么办?四人悄悄后退,决意四处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小道。

    四人花了两天功夫,将关口上下都摸索了一遍,发现凡是能通行处,皆有甲士把守,姜寨将这一片竟守得如此严实。四人这两天上下奔波,各种小心谨慎,比之之前在山路中跋涉更加累人。不仅疲累,更在于毫无进展和头绪。四人如同困兽,上下不得突围。
    | 499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3 18:32
    这一夜,四人藏在远离关口的密林中,有了之前在大桐山的经历,这几日,不论白天还是夜晚,他们都没敢生火。经过两天摸索,从小道进入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如今看来只有从关口进入一个办法。可是他们该怎么说?

    “就直接说我们是尼能人,”序道,“按阳地说的,姜寨人不会伤族人性命,那必然也不会害我们的性命。如果这关口甲士不知道我族名号,那说明我们族人也没从这关口进去。我们便离开好了。”

    “万一他们既不知道尼能,也不放我们离开,你待要怎么办?”易叔不同意,问道。

    “确实没有办法。可是不这样,我们就无法更进一步。若担心无法离开,不如现在就直接转头回去。这样就没有什么担心了。”序强硬道。

    易叔不服气。他何尝是胆小呢?他担忧的只是怕己方这仅有的四个人,不明不白的折在这里。

    三人都看着季,季道:“既然找不到小路,就只能从这关里过。我们分成两批,明日一早我一人入关,如果让我进,你们就也进关。如果不让进,也不放我离开,我必闹出动静,你们看着动静就远远的离开,再找其他办法。”

    这个办法可行,可是让季独自一人去冒险探路,却是三人无法同意的。两边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易叔道:“明早还是我去。季娃你也不用再说,你还要带着我们找到族人,而不是来冒这种险的。四人中我年纪最大,就听我的。”
    | 500楼 | | | | |
    作者:桔子与柚子 时间:2020-05-23 18:50
    第二日早上,阳光从林间投射而下,露气蒸腾。一蓬发褐衣中年人慢慢走至关前,未到城门口,就有黑衣甲士喝问道:“何人?何处来?”

    这中年人便停住脚步,恭敬道:“我是从阳地来的尼能人。”

    两位甲士从关门口走过来,中年人也往前走了两步。“你从哪里来?”其中一名甲士又问。这名中年人便是易叔,重新道:“我是从阳地过来的,我是尼能人。”

    “为何到此?”

    “来寻找我的族人。前几月,我族人被贵族带至大河北岸,阳地人指引我让我来此地寻找,说我族人就在这关内。”

    “可有阳地符契?”

    “并无。他们只让我过来,说我只要过来,你们就会让我过关,去找我族人。”

    两名甲士上上下下看着易叔。远处树丛里,季三人远远望着,心下皆紧张。

    “你既说你是尼能人,可有什么凭据?”甲士又问。

    易叔原本心底就打鼓,甲士这一连番发问,将易叔问得结舌,只得道:“我身上没有可做凭据的。数月前我进山打猎,等回去时发现整个村子都空了,没留下什么凭据给我。后来我找到阳地,阳地人说是你们带走了,让我到这边来找。我匆匆忙忙,也没想着找阳地要个什么凭据。”他忽然想起身上还有几块宁给的白石,忙掏出来递了过去。“这是阳地给的,让我过河时付渡河费用的。”
    | 501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桔子与柚子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50天 / 跨度57天】
    • 开贴:2020-04-09 21:42
    • 更新:2020-06-05 21:52
    • 阅读:2417 回复:726 楼主:585
    • 字数:约25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