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完美现场》,死亡不过是开始,罪恶终将无所遁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3-26 12:01
    第一章 你知罪吗
    女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四肢被钉在公寓的床架上,她能看到血从手心和脚踝渗出,但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做梦么?女人试图挣扎,但她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虚弱得犹如瘫痪的病人。她张开嘴,拼命地喊叫,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恐怕也只她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才能听见吧。
    女人只能睁大眼睛,目光里恐惧伴随着绝望。在女人的头顶,有一幅猩红的画,血迹未干,触目惊心。画上有一位戴着皇冠的男子高坐在宝座之上,凌驾众人,他的身下是抽象的人影。女人并不知道这幅画是什么,但她熟悉自己的家,在昨晚入睡前,墙顶上绝对没有这样一幅恐怖的画作。
    女人闭上了眼睛,祈求这只是一场梦。
    但是一个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却出现在她的耳边:
    “你知罪吗?”
    女人睁开眼睛,她看不清来人的样子,但她却能清晰地看到那人头上戴着的金色皇冠,耀眼夺目……

    罗子豪喜欢有规律的生活,比如每天七点半起床,八点吃早餐,九点准时到单位上班,十二点半吃中餐,五点下班……如果有一天不被意外打乱,那么对他而言实在是完美的一天。然而偏巧,他做的是最没有规律和计划的工作——警察,不但是警察,还在最忙的重案组。他一直计划着辞职,找份清闲有规律的工作,但显然,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
    下午四点五十九,罗子豪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还差一分钟,他就可以下班了,而这一天离完美还差一分钟。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
    果然,又有案件发生了。罗子豪一直很纳闷,这个世界怎么就不能消停一下,哪怕一天,就一天,他也知足了。可这还不是让他最郁闷的,更让他揪心的是这次要去的案发地点得经过城区最堵的二环线,而现在是下班的高峰期。
    罗子豪拿上外套,取下挂在墙上的车钥匙,喝了一大口咖啡,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
    不过他的举动,很快引起了新来的实习警员李兴雯的关注。如果是下班,罗子豪不会开警车,而现在他拿了警车的钥匙,显然就是要去办案。
    “罗科,可以带上我吗?”李兴雯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罗子豪对于这种没事找累的人,一直深表同情,但他能够理解年轻人的上进心。
    “嗯,可能有点血腥,能行吗?”
    “没问题!”李兴雯很肯定地点点头。

    果然如罗子豪所料,原本十五分钟的路程,足足用了一个小时。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
    整栋公寓楼都已经被警方封锁,楼下停着三四辆警车,闪着警灯,引人侧目。周围还聚集着一些看热闹的人,伸长着脖子,指指点点,还有些年轻人甚至拿着手机拍照摄像,兴奋地把图片影像传上社交媒体。
    罗子豪摇摇头,对于这些无聊的看客,他是没办法喜欢的。
    负责封锁的警员,认得罗子豪,连忙为他拉开封锁线。
    罗子豪带着李兴雯走进公寓楼。这是一栋老式公寓,出入口只有一个,没有电梯,也没有物业和保安,临近街头。楼道里有些昏暗,应该是照明灯很久没有更换,有的楼层灯甚至根本不亮了。
    两个人上到七楼,案发的房间大门敞开着,几个警员正忙碌,面色沉重,看来情况很不乐观。
    罗子豪和李兴雯从一个警员手上拿过手套和鞋套,熟练的戴上。
    负责现场的警官叫莫凯,看到罗子豪进来,连忙迎上。
    “罗科,很久没遇到这种案件了,没办法只能请您跑一趟了。”莫凯脸色有些发白。
    罗子豪微微点头,没说话,径直朝卧室走。
    李兴雯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不敢出声,跟在罗子豪后面。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面积大约六十个平方左右。无论从装饰还是家具上看,房间里都充满了女性的味道。
    卧室的门开着,罗子豪走进去,愣住了。
    李兴雯紧随其后,从罗子豪的背后挤出半个头,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切,立刻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肠胃不受控制地翻腾起来。
    “对……对不起……”李兴雯转身就冲出房间,抓过一个袋子,一阵呕吐。
    莫凯看了眼李兴雯,摇摇头,走到了罗子豪身边,开始简单介绍案情。
    “死者叫杨颖颖,女性,27岁,职业是秘书。尸体是在今天下午十五点十分左右被发现,报警的人是负责打扫屋子的清洁工人,第一批警员是在十五点三十分到达,并立刻对现场进行了保护,法医初步推断死亡时间是在凌晨四点左右,其他线索还在搜集,详细的情况恐怕要等到明天早上。”
    罗子豪没说话,他经历过不少凶杀案,但像这样的“大手笔”还是头一次。一个聪明的犯罪者不会这样大动干戈,你做的事越多,留下的线索也就越多。而这个凶手似乎完全不在乎,卧室里的家具全部被凶手移动过,床被立了起来,女死者被钉在床板上。更夸张的是,凶手在天花板上画了一幅画。虽然罗子豪并不是很懂绘画,但就这幅画本身来说,绝对好过某些三流艺术馆里的藏品,虽然凶手只用了一种颜色——红色。
    罗子豪小心地跨过血迹,往前又走了几步,他开始近距离观察死者。
    死者全裸,腹部以下,大腿以上,几乎血肉模糊,很难看出原来的样子。双手和双脚被略显夸张的大头钉穿透,牢牢钉死在床板上。身体上其他部分则完好无损,精致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不难看出死者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死者遭受如此酷刑,竟然看不出有太大反抗和挣扎的痕迹,由此可见,凶手要么对死者用了药物,要么是在死者死后才摆弄这些复杂的东西。虽然尸检报告还没出来,但罗子豪更倾向于前者。
    “现在还没有找到凶器,但已经可以确定死者的伤口是由刀刃反复抽插造成的……真是变态!”即使是莫凯这样见多识广的警官,想起凶手疯狂的行径,也不由一阵反胃。
    “不仅仅是变态,你看看整个罪案现场,充满了仪式感。凶手一定对某种东西相当的狂热!”罗子豪表示同意,但又补充道:“这幅画有什么线索?”
    “暂时还没有头绪。”莫凯摇摇头。
    “所罗门……很像《所罗门的判决》……”李兴雯捂着嘴,尽量不去看尸体。
    “什么《所有门的判决》?”罗子豪感兴趣地问道。
    “不是所有门,是所罗门,油画,普桑的作品,绘于1649年……”李兴雯说着又跑了出去。
    罗子豪刚当警察的时候,也有过这种经历,所以他并没有嘲笑李兴雯。
    “没事,以后吐着吐着,就会习惯了。”罗子豪并不是很善于安慰人。
    李兴雯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擦干了嘴,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慢慢缓过神来。
    “你对油画还懂得不少啊?”
    “大学选修过美术……”
    “这个《所罗门的判决》究竟什么来历,详细说说,或许对破案有帮助。”罗子豪摸出一盒烟,“不介意吧?”
    李兴雯摆摆手,不过她还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站的位置,然后才把有关《所罗门的判决》这幅油画作品的详细情况向罗子豪做了说明。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3-26 14:10
    《所罗门的判决》油画作品,法国画家普桑于1649年创作,作品描绘了大卫王和拔示巴之子所罗门在统治以色列时期,智慧公正地审理两名妇女争夺婴儿的故事。两个女人来找以聪慧著称的所罗门国王。她们两人住在一起,各有一个婴儿。其中一个孩子在晚上死掉了,两人都声称那个活着的婴儿是自己的孩子。为了找出真相,所罗门拿剑威胁说,要把孩子割成两半,好让两人各得一半。孩子的亲生母亲立刻出于天生的母性宁可放弃,而那位冒充的母亲却愿意看着孩子死于非命。
    “普桑成功地运用了最为简洁的手法深刻地表现了一幕人间戏剧。他刻画了最为撕裂人心的强烈情感——这在17世纪被称为‘灵魂激情’。同时,他用完美的理性与之对照,所罗门国王象征着绝对理性。所罗门明辨是非,于纷杂混乱中洞察善恶……”李兴雯仿佛背书一般,把曾经学到的有关这幅画的评论脱口而出。
    “这么说,凶手是自诩为正义的化身了?”罗子豪把烟头掐掉。
    “他留下这幅画作,应该是想表达这么个意思。”李兴雯捏了捏鼻子。
    “这年头,怎么会有这么无聊变态的家伙!”罗子豪叹口气,看来今晚又要加班了。

    李兴雯从案发现场回到家的时候差不多九点,她一进家门就看见妈妈正陪着姑妈掉眼泪,父亲则坐在一旁叹气。
    她立刻想起来,今天是表姐的忌日。
    “妈,姑妈,别伤心了,都过去那么久了。”李兴雯坐下来,搂住姑妈的肩膀。
    “雯雯乖,姑妈知道的,只是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她那么年轻……要是还活着,肯定也像你这样有出息……”姑妈摸着她的脸蛋。
    “雯雯啊,你现在是警察,你可要帮你姑妈做主,她一家子全被那个什么叫周瞳的坏蛋给拆散了,你就不能把他给抓了……”李兴雯的妈妈义愤填膺。
    “淑云,你就别给瞎添乱了,说什么呢!”李兴雯的爸爸这个时候坐不住了。
    “李莹……李莹是个好女孩啊,你知道你表姐的,她可是大好人啊,为什么啊,为什么老天那么狠,连我唯一的女儿也不留给我?我恨死那个男人了,恨死他了!”姑妈这时候从啼哭已经变成嚎啕大哭。
    李兴雯想起表姐李莹也不禁黯然神伤,她比李莹小三岁,小时候常跟着这个仗义的表姐屁股后面混。她被人欺负,是李莹帮她出头,教训恶霸;她受委屈,是李莹安慰她;她第一次喜欢男孩子,也是偷偷告诉这个表姐……李莹不仅仅只是她的表姐,更是她的偶像、闺蜜和玩伴,然而表姐那么年轻……那么年轻就……走了。至今她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难以接受。

    “周瞳,你到底是什么人?”李兴雯每当说到这个名字,情绪远比她自己想象中更复杂。她非常清楚这个表姐李莹有多么爱他,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找他,最后的结果却也真的……而关于周瞳的各种传闻,或者说是传奇,在她进入警校的第一天,都或多或少的从身边的同学和教官那里听到些,尽管她已经尽力回避。更让她想象不到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再不接受任何委托,只是安心地去做一个历史老师?
    李兴雯感觉到浓浓的困意,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



    | | 1楼 | | | | |
    作者:云海上人 时间:2020-03-26 14:19
    罗子豪本以为这个“所罗门”的案件会异常的复杂,然而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凶手实在留下了太多的线索,而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刘揆,他就是杨颖颖的老板,也是她的情人。警方在杨颖颖的房间里提取到他的指纹,当然,这个并不稀奇,但是在墙顶也采集到他的指纹,就不能不说惹人怀疑了。
    而就在命案发生的前晚,刘揆和杨颖颖在餐厅共进晚餐。据服务员讲,刘揆和杨颖颖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是杨颖颖逼刘揆离婚。这样杀人动机就有了。
    刘揆也没有不在场证明,他说他回家后一个人在书房看书到深夜,然后在书房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八点多才醒过来,所以没有人能证明他当晚究竟在哪里。
    刘揆是美术系毕业的高材生,在他画室搜查到的画笔纹路与死者墙上的绘画一致。
    最重要的证据则是警方在刘揆的家里搜到了凶器,一把锋利的水果刀,警方在刀上发现了属于杨颖颖的血迹。
    警方批捕了刘揆,并进行审讯,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杀了杨颖颖。
    “凶器在你的书房里发现了,你怎么解释?”
    “那把水果刀我从来没见过,而且如果真是凶器,我怎么不扔掉,还放在家里?”刘揆据理力争。
    “我们在凶案现场发现一副画,经鉴定画这幅画所用的画笔,正是你书房里的那支画笔。我劝你最好坦白从宽,我们已经掌握确实的证据。”审讯人员继续“威逼利诱”。
    “我都不懂你说什么,杀个人还画画?”刘揆简直被审讯人员弄晕了。
    “你还狡辩……我问你,杨颖颖是不是在逼你离婚,还让你付一大笔青春损失费?”
    “我是和她有矛盾,也大吵过几次,但即使这样,我也用不着杀人吧?警官,你相信我,一定是有人陷害我……我真的没杀人啊!”
    | | 2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海上人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8天 / 跨度68天】
    • 开贴:2020-03-26 12:01
    • 更新:2020-06-02 14:56
    • 阅读:6669 回复:412 楼主:416
    • 字数:约104千字
    • 图片:2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