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长篇小说《伶俐的心灯》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2-12 18:47
    前言
    我们的世界不缺乏阳光的温暖和人性的关爱。如果你生活在阳光底下,那恭喜你,你很幸运也很幸福,生活中有偶尔的不愉快,也只是浮在表层,没有往深处渗透,慢慢的,大把的好时光会让你很快遗忘,很多的好东西等着你:璀璨的星空、连绵的群山、蔚蓝的大海、……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各种的美食、各种的靓装、雨后清新的草地、花朵等各种的好东西缠着你,由不得你不幸福。
    但是阳光总是有阴影的,在它照不到的地方便会长青苔,或者霉斑。总会有人生活在阴影中,总会有人的日子长满了青苔和霉斑,他抖不净、甩不掉、厄运缠身,他的活着,几乎拼了命……
    他们是被遗忘的一群人,他们不优质,不但不优质,而且很糟。
    有个时代,生存冲满了凶险和艰难。填饱肚子成了人们唯一要做的事。庄户人家的思想不会拐弯,也许是生活所迫,他们生养好多孩子。除了夭折的,半路丢了的,娘胎里呆不住半路回去的,能活下来的实属不易。
    我见证着他们。
    小时候不懂,随着我渐渐长大,我看到了人性的阴暗和残酷。有的人不爱自己的孩子,却总想着剥夺孩子生命的权力,教孩子去死。他们的身体很顽强,但他们的大脑扛不住了……
    如果说,有些人是天生的,那作为后天的我们没有丝毫办法。可惜的是,有部分人是后天形成的。我周围有几个活生生的例子,生生被父亲折磨虐待致残。我想着那个女孩子,十五岁退学,各方面正常,除了老实,她一点都不傻。我记得她跟我一起踢沙袋,一起下河捞小鱼。但是慢慢的她变得不正常了。我们作为邻居,隔着几条街就能听见她家院子里棍棒挥舞的声音和被强迫压制的哭喊,小小的我感觉到了空气中凝聚的杀气,我不寒而栗。
    另外一个是男的,如今也六十多岁,跟那女孩一样的命运。
    我很难理解有些人的坏脾气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后来,很不幸,我进入了一个坏脾气凝聚的家庭,连我自己都惶惶然,也许是被表面所迷惑,我失去了辩查的能力。我匆匆忙忙,像被什么追赶着,急急地进去了。
    我用了整整二十年,抵抗着四周的肃杀的气氛。冷气聚焦,每个人的脸上,不是那种温和安详,而是戾气,就连八九十岁的老人,也没有安详,而是杀气腾腾,仿佛与这个世界不共戴天。
    本以为过不下去可以离开。但是我没有,随着孩子的到来,我走不了了。孩子被医院诊断出难以言状的疾病,需要很长的时间陪伴和治疗,那个庞大的、横行霸道的家族里的人唯一做的事,就是让我扔掉这个孩子。他们强硬地干涉着我的生活,很可笑,他们竟然要我必须服从他们的安排。我没有自己的生活,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权利保护。我强迫自己强大起来。为了孩子,性格懦弱的我变得坚强,我强硬的回击,不!我要我的孩子好好活着……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2-12 21:33
    随之而来的是四面八方的暴风骤雨般的挤压,我背上驮着强大的压力带孩子去医院,去康复中心,我花钱如流水。
    我狠狠的触怒着他们,好勇斗狠的他们暴怒了。家族的恶劣、烦躁、怨恨、不高兴像细菌一样滋长,我和孩子难获安宁。我苦苦的撑着,护着他幼小脆弱的心灵。我随时等待着他们的爆发,我在他们的爆发中熬时辰,那个家族的气场和氛围吃人不吐骨头……
    我的二十年,残破而荒芜……我在破败中寻找养分,给与孩子最好的爱……和阳光……
    我很努力……
    “你可以把你和你儿子的故事写下来。”孩子的心理咨询师苏春莹说“我只是提个建议,毕竟那是你自己的事,我无权干涉。但是,你的故事太离奇,太特殊了……”
    我说我不敢回忆,那是一把刀子,等于在我心口再扎一次,等于把过往的路重新再走一遍,它太痛苦、太恶劣!我没有面对的勇气,也许有一天,我会写下来,但不是现在……

    下面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我见证了他的故事,也许我的生活轨迹就是与这种生命状态有着不可分割的缘分,我把他写了下来。
    小说里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人生陷入了绝地。他们总在崩溃的边缘挣扎呼救。有好多次他都不知道该怎样往下活。各种的变故,终于让他的精神受了刺激,他被标上了神经病的记号。
    我见证了他成为精神病患者的过程和他所经历的磨难。

    八十年代前后,我还在老家,我上小学,他是我的同班同学。记忆中的他不大爱说话,很沉默,但是他很好,很善良很乐于帮助别人,一点也看不出病态。那时的他真的没病。
    他家的草房子就在我家的瓦房前边,与众不同的老屋,在四周都是红砖新瓦的大房子里面畏缩着,像排列整齐的鲜面包中间放的一块破抹布。他每天从抹布里钻出来,除了上学,就是牵着一头老驴去河边放牧,驴吃草,他逮知了龟玩。
    他父亲死的时候我还小,记忆不是很深,只想着他穿得破破烂烂但是每天笑呵呵的样子。她母亲我记得,就是小说中描写的样子。他父亲死后,我父亲经常打发我去他家送东西,有时候是煎饼、白面饼、馒头之类的,偶尔还有面粉和蔬菜。
    很多人见证了他从发病到被捕的过程,到他自己申请入狱的过程。他急切的渴望着把自己送进监狱,许多好心的人想为他翻案,他不允许,他总觉得进了监狱才是他最好的归宿,他在忽而明白忽而糊涂的状态下,很明白的进了监狱。
    我没见过我们村那个一号大坏蛋的死相,父亲见过,说他的死仿佛遭到了惩罚,难以置信的死法,其状甚是残酷,仿佛上天先让他在人间被折磨、抽筋剥皮、剔骨剜心,然后再打入十八层地狱……


    | 1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2-13 09:49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2-13 14:56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81天 / 跨度182天】
    • 开贴:2020-02-12 18:47
    • 更新:2020-08-13 13:09
    • 阅读:3439 回复:835 楼主:466
    • 字数:约474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