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长篇小说《伶俐的心灯》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6-30 18:16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怕伶俐吃了我

    何庆武脸红到耳根,他满足地打着酒隔:“你说你都猜到人家家里人那里了,还不明白是谁,行了,我也不逗你了,我问你,那个伶俐,伶俐他媳妇儿你见过没?”
    “你说她呀!”金富听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她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招惹,那个伶俐会吃了我,我……我不敢去。”
    “你还怕他?一个时不时犯神经病的人有什么能耐?值得你怕成这样?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你这样的就活该穷死,活该穷一辈子,行还是不行你自己惦量惦量,弄到手后咱俩一起玩儿,玩个刺激的。”
    金富一想也是,伶俐还真不能把他怎么着,只会满村子胡窜嗷嗷乱叫,再就是在自个儿天井里把个脸盆踢的叮当响,还有就是见了他只会用仇恨的眼光盯着他,别的伶俐也没招啊!再想想伶俐那媳妇儿也确实漂亮,漂亮到让人看上一眼就再也忘不了,金富也就是在伶俐婚礼那天见过一次,就看了一眼便被伶俐那恶狠狠的眼神吓跑了,但那小媳妇儿的俏模样却深深的印在他脑子里了,他清清楚楚地记得伶俐媳妇儿的美丽,那小娘们儿长的确实是太俊了。
    想到这金富开始心痒难耐:“就是,伶俐不就是个动不动就犯神经病的傻子嘛!有必要怕他吗?就是他那个兄弟志勇,也是个成不了大事的窝囊废。哎呀!伶俐那个小媳妇儿呀!可真是馋人啊!”
    何庆武说服了金富后,两个人就穿开了一条裤子,不再为那二亩地纠缠,而是商量着寻找机会,把小新弄到瓜田小屋两个人玩个痛快。
    时令快入秋了,夏日里的燥热早已过去,从北边的旷野里吹过来一阵又一阵清凉的风,吹走了人们身体上粘乎乎的汗,身子感觉清爽起来。田野里各样的农作物也向着成熟欢快地前进,唯有西瓜,不再被人们宠爱,它过时了,剩余不多的瓜也要全部摘下来处理掉。
    何庆武每天和金富两个人从伶俐家门前过,然后再经过学校门口去瓜田摘瓜,为了寻找机会,两人不开何庆武那辆突突乱响的拖拉机,而是慢悠悠地拉着地排子,两个人两双色眼咕噜噜地瞅着伶俐家的院子,看伶俐除了跟媳妇儿在院子里踢上会儿脸盆,再就是骑驴戴花的玩耍,两个人几乎不出门,还惹的学校里的学生整天围着看热闹。 | 446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6-30 18:16
    两个人来来回回拉着地排子(很矮的小型马车,因为矮,离地面近,所以叫地排子)走了无数趟,却总也等不来小新独自出门的机会,俩人急得呀,就像圈里的公猪到了发情期而主人却没拉它出去配种,在圈里咣当咣当拼了命地晃圈门,俩人就差晃荡地排子了。
    何庆武有点沮丧,他灰心地跟金富说:“我看这事咱这么着吧,咱也不要特意去找机会下手了,咱慢慢等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伶俐总有放松的时候吧,他总不能一天到晚看着自己的媳妇儿。”
    两个人就那么摘瓜卖瓜,晚上也没停止忙活,看录像,看着看着就进来个女人,高矮胖瘦各有风骚的女人,然后金富就是被赶出去,听着屋子里哼哼唧唧,金富在外面水深火热,何庆武在屋里翻云覆雨。
    白天就是从伶俐家门口到学校门口,到瓜田,一趟趟地忙活,有时候学生们上学放学,他俩的地排车夹杂在学生们中间,学生们嘻嘻哈哈,前面有几个女孩子,其中有一个说的话顺着一阵微风传进了何庆武的耳朵:“瑞瑶呀,我说你长的像伶俐的媳妇儿你可别生我气哈,不信你自己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像她,哎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俩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怎么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瑞瑶,你俩是真的太像了。”
    旁边同学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着说:“是啊瑞瑶,是真的很像,你跟那个小媳妇儿真的很像啊”!
    何庆武看见了,不光他听见看见,金富也听见看见了,前面那堆女学生,中间有一个特别出挑的,穿的也好看,就是那种一看就是家庭条件特好,家里娇生惯养的,因为别的女孩子都穿着普通的衬衫裤子黑布鞋,唯有她,穿的是连衣裙,还穿一双雪白的球鞋,两根乌黑的麻花辫垂在肩上,单从后面看,那腰身就细的两手可握,身材无可挑剔。两个人暗中加了把劲儿,拉着地排车超越她们,地排车冲到前面,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看到的那张脸让两人大吃一惊:真的是伶俐媳妇儿的翻版,老天!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巧合的事?何庆武有点发晕,他闭上眼再睁开,跟同样目瞪口呆的金富面面相觑。
    两人呆愣着,直到学生们又超过他俩走远了俩人才回过神来。 | 447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01 11:56
    第一百三十八章,各怀鬼胎

    那个女学生叫瑞瑶,姓什么不知道,哪庄的不知道,只看到她跟伶俐的媳妇儿长的很像,很像,除了眼神,她的眼神更灵动,充满了智慧,而伶俐他媳妇儿的眼神是空洞的,是散乱的,就这唯一的区别,确切地说,她比伶俐媳妇儿更迷人。
    确认过眼神,瑞瑶的样子就在何庆武和金富的心里扎了根,两个人有个共同的体会,就是整个身心被瑞瑶或者小新填满,是瑞瑶还是小新谁都分不清,有时候就把两个并作一个,交叉重叠地在何庆武和董金富的脑子里晃动,尤其是在晚上看录像时,何庆武就会把身子底下的女人当作瑞瑶或者小新,最后渐渐的对那些三十多岁的女人失了兴致,却被躲在屋外的金富捡了便宜。女人们也不拒绝,她们看在何庆武的面子上,因为谁都不想失去何庆武那个财神爷。其实最主要的,是女人们被撩拨起来兴致,那股欲火泄不出来难受。女人扭动着身子,对闯进来的金富极力迎合着,金富乐坏了:他妈的贱女人,你给我用嘴,他妈的用嘴吸,快点……女人听话的张大了嘴……金富兴奋极了,大声嚎叫着:“何庆武你个王八蛋,你搞得这些女人……都他妈的太浪了,哎呀,”金富嘴里不停地说着,两手在女人胸前使劲揉搓,女人松开嘴巴大声尖叫,舒服的哼哼,然后两手摁着金富的脑袋,金富的嘴巴拱进了一片黑黢黢的草丛,……味道好迷人,金富忍不住伸出舌头,舌尖在草丛里寻觅……两个人玩的花样百出,金富算是尝到了各种风味的女人的滋味,后来他顾不上想小新或者瑞瑶,对金富来说,他现在的日子就像到了天堂,虽然……他在捡何庆武吃剩的饭菜,那又怎样?总比没有强吧?况且还不用花钱,何庆武请客嘛!
    何庆武却不一样,他就像中了邪,脑子里天天就是瑞瑶或者小新,他想着,哪怕她俩有一个能让他体验一次就好,哪怕就一次。
    所以两人各怀着鬼胎,每天每天,专门找学生们上学或放学时间从伶俐家门口还有学校门口经过,小新是天天跟伶俐骑驴踢盆戴花,每天早上表演一个多小时的节目,最多也就是出大门口抱一捆柴火回家做饭,瑞瑶是每天早上下了早自习跟一大帮同学一起涌出校园,走近伶俐家门口那就进去看一会,然后回家吃饭。
    两个人盯了一天又一天,却逮不到任何机会,日子像流水,转眼间便流进了中秋,流进了收获的季节。
    何庆武不再焦急,而是像守株待兔的猎人,耐心等待机会。
    董金富与何庆武这两个从小失了爹娘教育的孩子,在做人方面的确失了偏颇。老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知道他俩三尺头上的神明是不是在睡觉,亦或者失了职,才促使着这两人作恶的欲望愈来愈膨胀,俗话说:天理昭昭,不知道这昭昭的天理会为这两人的恶行做个怎样的评判?
    何庆武答应金富,秋收后把那二亩口粮田还给他,并且按照市价把三年的地钱一块儿结算,另外还有瓜地干活的工资统统给他,所以秋收时金富没事干,就去何庆武地里帮着收庄稼。
    何庆武家的土地实在是太多了,连机动地带口粮田差不多得两百亩,把个金富累的像条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边干边骂,有时候被吩咐去棉花田里拾棉花,金富腰上围个布包,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雪白的棉田,他站在地头上气的蹦着高:“这么一大片棉花啥时候拾完?何庆武你就让我一个人干?”刚骂完,便一个趔趄倒在地下——他踩到了农药瓶子,这才看清,棉花田的田间地头到处堆满了1605的农药的空瓶子,有的瓶子里还装着半瓶子没用完的农药,“他娘的何庆武你棉花田招了多少虫子这是?打了这么多药,打药的时候你怎么没把自个儿药死!你他娘的贪了何家庄老少爷们多少土地哇!何庆武你拿着老少爷们儿的血汗钱吃喝玩乐,你就该死!”
    金富一边咒骂一边拾棉花,他恶狠狠地抓起一朵朵棉花塞进前怀的布兜,拾了一段距离,布兜满了,他把棉花倒进地头的大袋子。一个下午,金富拾的棉花装满了两个大袋子,天黑时他抗着袋子往回走。这块地离村子太远了,他还没走到半路天就黑透了,夜空中升起一轮金黄的圆月,金富四下里看了看,黑黢黢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树木那黑乎乎的影子随着微风晃荡,还有不知谁家的玉米没掰完,玉米秸林立在庄稼地里,风吹的干玉米叶子沙沙响,借着明亮的月光看见路旁有一片花生地,不知谁家刨出来的花生没往家里拉,就那么散落在地里,花生果隐隐约约,金富看见那片花生便灵机一动,他抗着棉花急急忙忙赶回家,把两包棉花一扔,抓起一个空化肥袋子就往花生地里跑。
    金富装了一袋子花生,扛回家后他感到莫名的兴奋,好久没偷东西了,真他妈刺激。他把花生放好了,提起两袋棉花扛肩上就想往何庆武家走,刚走出大门他又回来了:“他妈的凭什么都给他抗回去?一下午我就说拾了一袋不行嘛!何庆武还能怎么着我?嘿嘿!我就黑下他一袋,到时候去棉站卖俩钱花。”想到这金富把那袋留下的棉花找了个角落用玉米秸盖起来。 | 448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7-01 11:57
    金富从他跟何庆武干活后,两个人曾找了个空把自家的房子修整过,修好后勉强还能遮个风挡个雨什么的,金富住在何庆武家,这房子便让何庆武堆了很多玉米秸,何庆武收完玉米后,玉米秸就不管了,他种那么多地,有的是柴火烧,何庆武还说过这玉米秸等金富搬回来住后就尽管烧,所以金富在院子里藏点东西再容易不过。
    何庆武把金富打发到离村子很远的棉花田去拾棉花,而他,却去了北坡,因为北坡那块地跟伶俐家的地是邻居,伶俐家豆地旁边便是何庆武家的棉花田,何庆武是看见伶俐领着他媳妇儿去了豆地割豆子,他就腰里缠个棉花包骑上自行车也去了自家的那块棉田。 | 449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78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40天 / 跨度141天】
    • 开贴:2020-02-12 18:47
    • 更新:2020-07-03 13:49
    • 阅读:2573 回复:558 楼主:365
    • 字数:约367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情感我跟老公的夫妻生活算是正常的吗? 就爱皎洁白月光 2019-08-21 15:20 815/665 62/1323
    舞文[长篇]我与中国女猿在太平洋岛国的韵事(连载) 红警苏红不懂爱2 2009-02-09 16:01 7126/374 286/470
    舞文中篇小说集《代理丈夫》连载 梅玫1897 2011-08-02 14:59 155/253 180/616
    情感[恋之心语]两人一世界,飞扬的鸣唱——像记事本一样记录我们的爱情12图 飞扬的鸣唱 2014-12-30 22:21 1011/578 52/1014
    舞文卫青2图 某某某某某网友2 2018-01-31 17:50 246/219 95/1709
    舞文[长篇]男人职场:《你以为你是谁啊》(寻出版) 白菜07232 2007-03-21 00:06 1664/231 99/652
    其它我的播音系女友(搞笑连载)(已出书)2图 非常刀3 2011-11-30 10:07 687/312 78/267
    舞文探求生存的意义《只是心动》30图 hanhanfa 2010-11-05 22:43 62/393 339/368
    舞文《大西南传奇》民国滇西赶马人感天泣地的故事6图 美丽的雪20094 2013-03-17 18:04 3821/788 115/296
    舞文《沉浮》上部:逝去的岁月(记录东北某市的黑道日记)47图 旭鑫的沉浮 2014-05-09 20:57 20856/1403 302/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