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长篇小说《伶俐的心灯》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9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2 13:59
    @爱人在北回归线 2020-08-02 09:24:29
    周末愉快
    -----------------------------
    谢谢文友,也祝你周末开心 | 570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2 14:01
    第一百七十章,做个军嫂么?

    瑞瑶看着清清爽爽,干净利落的谢小峰,正用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她听他说一晚上救了两场火。他开始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再也不能拿他不当回事儿了,按说他是个英雄啊!
    瑞瑶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一种对英雄的崇拜感油然而生,她无意识的娇羞,无意识地温柔起来,一丝少女的红晕爬上脸颊,宛若早上初升的太阳,她不再嘻嘻哈哈,而是仔细审视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比自己大七八岁的大男人,乌黑发亮的眸子在长长的睫毛下,像一汪清泉,她透视着他,想把他看穿,可他是简简单单,没有把自己深藏,看吧,就让你看看我是什么样子,我把自己全部交给你,我的身体,我的心,都是你的,你全部拿走,拿去吧,我这辈子都是你的。
    谢小峰停下擦头发的手,他看着瑞瑶紧盯着自己的眼神,他心里惊喜起来,你终于可以试着接受我了,他把毛巾往旁边一扔,两手捉住瑞瑶的双肩,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宠溺和无尽的爱恋,充满着无限的柔情,他双手捧起她的脸颊,在她白瓷般细腻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了一吻,然后马上放开,瑞瑶浑身颤栗,心里小鹿乱撞,小心脏突突突跳个不停,她慌乱的扭过头走出自己的小房间,穿过院子进了北屋的西厢房,把门关上后就趴在炕上的被窝里,把脑袋深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她有点不知所措。
    这是恋爱的滋味儿吗?
    她不知道,她懵懵懂懂,一切都那么新鲜,那个人,像父兄,像爱人,还像一把伞,有点感觉他像把伞,把自己罩在宽大的伞盖里边,父兄的感觉,从她记事起她就有体验,是那种千般宠万般爱,他们把他捧在手心里,要什么买什么,一撒娇就赶紧哄的女孩子,长这么大,她没受过一点委屈,那么那么,这撒娇的对象要换人了么?父兄要把她移交给谢小峰,要做一个庄严的交接,要给她换个人儿宠她溺她照顾她,是这样么?
    瑞瑶将脑袋从柔软的被窝里抬起来,然后一个翻身,她仰躺在被子上,眼睛盯着糊满报纸的天花板,她忍不住想起了谢小峰在她额头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她脸又红了,感觉两个腮帮子烧的热热的,她可从来没被男人碰过,原来,被人碰是如此的美妙,难道,从此后,自己就与纯洁的青春说再见了么?自己就要脱离少女的行列,去做一个青年少妇,每天上班带孩子做家务么?自己曾经是那么地高傲,曾经很是不屑那种生活,也总以为那种生活离自己遥远的很,一想到那种生活,瑞瑶就有点退缩,她什么家务都不会做,除了过年家里做饺子她帮着擀几个饺子皮之外,她曾经学着包饺子,可她包的饺子不但奇形怪状,奇形怪状不要紧,关键是她没捏紧皮,她捏饺子留着缝,她自己不知道她留有缝隙,所以只要是她包的饺子下到锅里,饺子皮就裂开,馅儿全露出来,后来妈妈说,你只要捏紧皮,两个皮捏严了,其它的,就是形状怪异点都没关系……实在是喝够她的面片汤了。
    难道这个男人,将来要喝她做的面片汤吗? | 571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2 14:03
    呵呵,想到这,瑞瑶浅浅地笑了,她摸着额头,享受着那份美妙,回忆着那份美妙,一阵又一阵心颤,她周身充进了一股电流,她为此激动不已,可是又一想,她会过早地成为她不屑成为的少妇,她的心又慢慢凉下来。
    她就那么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纠结,纠结,覆过去翻过来地纠结纠结,还是纠结。
    一直纠结到天亮她都没有睡意,一点儿也不困。
    家里养的公鸡一遍遍叫的她心烦,越烦她越睡不着,好歹熬到天亮,她从炕上爬起来,要去上早自习,一晚上没脱衣服,她感觉身上乏的很,就坐在炕沿上,闭着眼,却听堂屋里谢小峰的声音:“阿姨,瑶瑶起来了没?”
    瑞瑶跳下炕,照着镜子梳头发,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脸色有点发白,眼周一圈黑眼圈,她揉揉眼睛,扎好头发,便走出门,谢小峰站堂屋看着瑞瑶出来,满脸憔悴的样子,他心疼了,他揪着心看着瑞瑶,见瑞瑶不理他,他没敢出声,因为他明白,昨晚他冒犯她了,啊呀真不应该,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她还小啊,她没有思想准备,为什么就不能慢慢来呢?真是个急性子。
    瑞瑶在出门后才感觉今天早上有点凉,身上有种被凉风吹透了的感觉,她也没在意,心想着走一会身体产生热量就不冷了,她也就没有回去再添衣服,还是那身月白西服,里面套件薄毛衫,继续往学校走。一路上她心不在焉,还想着昨晚的事。
    冷风已经一阵又一阵向着她扫射,穿透她的身体,进入她的肺腑,在她血液内循环,冷风在循环,她因为初次有了少女的心事,根本就没有在意那极冷极寒的风已经在她体内穿梭了无数个来回。
    她穿的太少了。
    是,咱们的瑞瑶,也许人生真的要起变化,甚至是波澜,她可能要面对她人生的第一次考验,因为她如果真的跟谢小峰相爱,她会面对人生的第一次离别,对,是离别,因为她将会成为军人的妻子,军嫂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这预示着结婚后她必须要学回独立,她要自己面对生活中很多的风雨,她要独立处理许多复杂繁琐的事,她不能再像温室里的小花,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没有人再何护她,她必须自己成长,成长为一个不惧任何风雨、千锤百炼,柔软的血肉变成铁一般质地的女子,谢小峰以后的军功章上,无形的刻着张瑞瑶的名字,她同样为国家做着贡献。她看到了生命的波澜壮阔。
    虽然,她是县委书记的儿媳妇,但是以谢新安耿直的性子,她不会被特殊优待,她只能独立生活,也许她会有份临时的工作。
    其是这些,瑞瑶还真没想到,她毕竟年龄小,想不到情有可原,她想到的只是,如果过早地结婚,嫁为人妇,她最受不了的是她怀胎十月那挺着孕肚的狼狈,在她眼中,孕妇是难看的,是很丑的,她理解不了那些大腹便便的孕妈妈们为什么那么开心和喜悦,也许有一天她成为了孕妈,她也会欣喜和愉悦,但不是现在。
    她只想着这些她认为结婚带来的灾难,早上一个小时,大家都在背英语单词,她一个字母都没背,而且,她趴课桌上不停地打喷嚏。
    早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又被冷风吹,在加昨晚一夜没睡,她头疼的厉害,像要炸裂开,谢小峰一直在路口等着她,看她回来,因为有几个同学相伴,他没敢往前凑,还听见她同学说,说什么瑞瑶你不舒服,要不要我给你请个假,你今天就别去学校了。
    谢小峰在旁边看瑞瑶摇要晃晃的进了家门,他一个箭步跟了进去。 | 572楼 | | | |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时间:2020-08-02 14:05
    瑞瑶是发烧了。
    起初家里人没当回事,就让同学张爱莲帮她请了一天假,她就躺炕上等着村里的赤脚医生,医生还没来时,谢小峰就在她旁边陪着她,也不说话——他是不敢说,生怕哪里得罪了她,他干脆保持沉默,省的说多了哪句话不对了再惹她不高兴,她生病了,更不能让她不高兴,他得让她开心起来,他可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他会心疼死。所以,他在旁边一句话不多说,瑞瑶要喝水,他给端水。瑞瑶要做什么他听从吩咐,只是有一点很不乐观,就是瑞瑶越烧越迷糊,她根本顾不上去跟谢小峰计较什么,她已经烧昏了,脸儿红红的,苗锦绣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感觉像烧热了的烙饼的大铁鏊子,不好,她太烫了。
    赤脚医生背着药箱进家门的时候,看了看瑞瑶,他吓了一跳,他拿体温计量了量,温度很高啊,四十度,他说别在家耗着了,咱庄药品和设备都没有,先去韩石镇医院,把烧退了再说。
    谢小峰急了。
    他坚决地说,去县医院,去,马上去,林城县人民医院。他问瑞瑶爸爸说,叔叔,村子里有速度快一点的拖拉机吗?最好是功率大油门大跑得快的。
    瑞瑶被谢小峰抱上了村里那台大五零拖拉机,那拖拉机功率可大,机身很高,拖拉机手站在比他还高的前轮边,发动裸露的柴油机,很快,拖拉机上所有的大轮小轮都转动起来,驾驶员爬进简易驾驶室,脚踩油门,车子轰隆隆震天价响,一溜烟驶离了张家小庄,很快就上了细沙铺就的大路,车后飞扬起的尘土四散弥漫,谢小峰又闻到了干土的香味儿,他耸耸鼻子,贪婪地嗅着,深深地陶醉着。 | 573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野有蔓草蓁蓁生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75天 / 跨度176天】
    • 开贴:2020-02-12 18:47
    • 更新:2020-08-07 14:29
    • 阅读:3244 回复:779 楼主:448
    • 字数:约455千字
    • 图片: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