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那些年的我们(樊山往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1:47
    序:
    “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如果我们没有重逢,我会划着这只记忆的小船,重回那段青春的岁月,在一行行的文字中,我当能获得最大的快乐与慰藉”。
    谨以此文,献给那段青春的岁月。 人打赏 0 人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28
    考试预备铃刚刚响起,樊山县高三一班走进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怀里抱着一册厚厚的天蓝色笔记本,急匆匆走到一张课桌旁边,从桌肚里掏出一个半旧的书包跨在肩上,另一只手把笔记本放到课桌后端坐着的一个女生面前,低声说了一句:“写好了给我”,就在几十道眼光的笼罩下跑出了教室。
    女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瞪着一双丹凤眼诧异的望着男生的背影,一边躲避着周围同学探寻的目光,一边快速把笔记本收进了书包里。
    送笔记本的男生叫曾祥宇,收笔记本的女孩叫许茹,都是樊山县一中高九七级的学生。两人是同桌,曾祥宇从高一就喜欢许茹,但只是在心里暗恋,从不敢有所表白。
    现在到了高三,随着高考临近,空气中的离愁别绪越来越浓,很多同学都早早准备了毕业留言簿,让每个熟悉不熟悉的同学留下几句或酸或甜的话,以备日后拿出来慢慢品味。
    曾祥宇也买了一本漂亮的留言簿,已经让好多同学都写过了。可是他最想看的是许茹的留言。让他不解的是,和许茹说过好多次,她就是不写,搞得曾祥宇整天心慌意乱的,学习都不能集中精神。
    今天是期中考试前最后一次模拟考,他不想再等下去,终于鼓起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硬是把留言册塞给了许茹,想通过这种方式逼她就范。
    其实今天的这种行为对于曾祥宇来说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突破,性格温和的他从来没有强迫过别人做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做这样暧昧的举动,让他有一种很大的羞耻感。他的脸早就红了,只能把头压得低低的不让别人看见,心脏像过年时的社鼓一样越敲越快。
    幸好模拟考试为了避免抄袭,一个班要分成两组,同桌的两个人分坐到两个教室,刚好让他有了不给许茹拒绝的机会,同时也给了自己能快速逃离的借口。 | 1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29
    说许茹没写留言其实也不准确,早在曾翔宇买好留言簿的第一天,许茹就抢先在里面选了一页,写下了一句话,并且声明那一页是属于她的,让曾翔宇替她保留好了,任何人不许侵占。
    许茹写下的那句话是:“我心中的歌,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每天我都在乐器上调理索弦”。
    曾翔宇几乎天天都要把留言册拿出来,对着这句话回味很久。他不清楚许茹写这句话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想来想去,最后的结论归结为两种:第一种,许茹喜欢她,但是还没想到该怎么对他表达;第二种,许茹不喜欢他,但是还没想好该怎么拒绝他。调理索弦,可以理解为还拿不定注意,还在犹豫。
    两种意思好像都解释得通,但又好像都不是很确切。天生脑神经粗大的曾翔宇变得患得患失,竟然失眠了。
    两天的考试终于完了,第二天是周日,还可以休息一天。曾祥宇留在了学校不想回家,打算好好放松一下,具体要做什么还没想好。
    虽然许茹经常说羡慕他们这些在学校住宿的,平时一帮人在一起谈谈笑笑多热闹,不像她家就在学校旁边,每天都得回家被父母看着,真没劲。
    曾祥宇笑说咱们这情况就是围城,我还羡慕你能每天回家,好吃的随便吃,想学习也有自己的房间,静静的不用担心会被打扰。哪像学校,食堂的水煮炒菜少油没味,米饭粗糙不说还有沙子硌牙,馒头碱没使匀不白不黄的,天天就那几样还不换,吃得人想吐。宿舍里也是乱七八糟,熄灯铃响之前绝对没有一刻是安静的,想一个人看会书都不行。
    许茹就吃吃地笑。
    有一次曾祥宇说起吃饭时在菜里面发现一只已经泡的胀鼓鼓的青虫,许茹惊讶地合不拢嘴,问他接下来怎么办,有没有恶心到想吐。曾祥宇淡定地说:“把虫子拣出来,然后继续吃。”这下轮到许茹受不了了,捂着嘴冲出教室,在厕所干呕了半天,回来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曾祥宇,气呼呼地说:“以后你和我说话离远点,别把你那肮脏的嘴巴正对着我。”
    在曾祥宇看来,像许茹这种县城里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孩,怎么可能懂得他们这种农村出来的学生,浪费粮食的罪恶感是远大于食物不洁带给他们的不适感的。那份菜花了他五毛钱,如果倒掉的话,剩下的两个馒头吃起来太没滋没味还在其次,白白浪费五毛钱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从小到大的节俭生活,已经把不能乱花钱,不浪费东西的意识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 2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29
    考完最后一科化学,曾祥宇感觉不错,哼着小调出了教室往宿舍走去。好巧不巧,正碰上打算回家的许茹。他的心立刻猛跳一下,这是每次见许茹的必然反映。嘴上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考得咋样?许茹笑着说:“反正肯定不比你差。”曾祥宇哼了一声,说:“别得意的太早,分数出来了再说这话不迟。”
    他们俩都是班里的学习尖子,平时的考试你上我下,争得相当激烈。曾祥宇数学和物理很拔尖,许茹则是语文和英语非常好,化学两人不相上下。
    当然这种比较只是限于他们俩之间,和其他同学比起来,他们俩每门功课都非常突出,是属于那种全面发展,没有短板的。班主任高老师也特别看好他们两个能在今年的高考拿高分,为他挣足面子。
    不过仔细比较起来,似乎还是许茹占上风的时候更多一点。没办法,谁让人家学习条件好呢?曾祥宇总拿这点来安慰自己。不过他也从来没有因此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看着许茹马上要走出校门,曾祥宇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让他大吃一惊,感觉似乎不太可能。但是这个念头一旦存在,就像潮水一样占据了整个脑子,别的什么都不能思考了。拼一把。他下定决心,疾步赶到许茹身后,“哎”了一声。
    许茹听到他的声音,停下脚步转身望着他,问道:“有事?”曾祥宇蹭到许茹面前,期期艾艾地说:“你能不能。。。今晚。。。我想。。。”
    许茹听得着急,打断他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好啦,还男子汉呢,一点都不干脆。”
    被许茹一激,曾祥宇脑子清醒了好多,他心一横,豁出去了:“你今晚有空没,有个地方很好玩,你想去的话我们一起去。”
    许茹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地方,远吗?”
    曾祥宇赶紧说:“不远,就在学校旁边。”
    许茹咬了咬嘴唇,又问:“就我们俩两个人吗?”
    曾祥宇笑着说:“不是的,还有虎臣,立昕,宜晴他们几个。”
    许茹明显松了一口气,又问:“几点呢?”
    曾祥宇说:“七点,在学校门口集合。”
    许茹低下头在考虑,也就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对曾祥宇来说感觉比考一场试还难熬。终于她抬起头,说道:“好吧,七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曾祥宇的心立刻像一只刚出笼的小鸟一样快活地飞起来,赶紧笑着说:“肯定是我等你,不是你等我。”许茹轻笑了一声,留下两个字:“贫嘴。”转身走出了校门。
    看着许茹婀娜的背影,曾祥宇的心都快化了。 | 3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30
    模拟考试之前曾祥宇已经和他的几个死党计划好了,学校旁边的清水村是全县有名的菜区,尤其是当地出产的一种清水萝卜,皮薄肉香,营养丰富,最适合冬季进补。一到时间,各地的菜贩都要来这里成车成车地往外运。
    现在正是萝卜成熟的季节,一半绿一半白的萝卜个大皮薄,剥掉外面的一层,白生生的萝卜肉清甜爽脆,带着些微辛辣,简直比水果还好吃。
    前几天曾祥宇他们发现了一块地的萝卜长得特别好,位置又比较偏僻,约好等模拟考完了之后,晚上一起去地里偷萝卜吃。
    曾祥宇家境虽然一般,但是从小家教很严,他父母从来不允许他干任何小偷小摸的事情,他也是从小规规矩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可是自从遇见沈立昕之后,这小子胆大心黑,喜欢恶作剧,拉着曾祥宇做了几件他以前根本没胆子干的事。
    比如给赵欢桌肚里放癞蛤蟆,吓得她哇哇大叫,后来甚至有了心理阴影,每次到桌肚拿东西都要再三查看才敢伸手;还有把老师用的粉笔全都掰成小段,害得高老师捏着只有一厘米多长的小粉笔头费劲地写了半节课,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吩咐许茹去后勤处领新粉笔。后来许茹知道是他们干的之后,把沈立昕一顿好捶,但是却放过了帮凶的曾祥宇。
    他们干的最绝的一件事是晚上偷偷把食堂的烟囱用砖头堵了,结果早上师傅做饭时一开火,煤烟散不出去全都倒灌进来,把几位师傅熏得够呛。这件事学校还专门查过,据说校长大发脾气,发誓如果找到肇事者必定严惩不贷。
    曾祥宇本来不愿意干,但是沈立昕其实是为了他才做的,起因就是曾祥宇从菜里吃出了青虫,虽然因为心理素质好没浪费粮食,但也气得够呛,在宿舍大骂食堂的师傅连喂猪的都不如。
    沈立昕知道后就出了这个主意,曾祥宇一口恶气没出尽,虽然担心事情搞大了不好收场,但是想着师傅被烟呛得涕泪交流的样子,觉得既解气又有趣,最终还是答应了。
    好在他们做得机密,学校到最后也没查出来什么结果,让他俩逃过一劫。
    说也奇怪,曾祥宇和沈立昕两个人性格差别其实很大,一个学习好,守规矩,是所有人眼里的优等生。一个学习差,爱胡闹,谁见了都头疼。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偏偏好得如胶似漆,整天黏在一起,简直比亲兄弟还亲。
    而且曾祥宇并没有因为和沈立昕混在一起就荒废了学业,成绩依旧名列前茅,而沈立昕也似乎没能从曾祥宇那里吸取到一点学习的灵气,成绩还是一塌糊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仿佛在他们这里完全失效了,让老师和同学们都十分想不通。 | 4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31
    吃完晚饭,曾祥宇和沈立昕早早来到学校门口等待其他人。沈立昕中等个子,比曾祥宇要矮半个头,身材并不魁梧,但很结实,一双贼溜溜的眼睛里精光闪烁,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浑身机关一碰就动的主。他背着一个墨绿色的军用水壶,里面装的不是开水而是自来水,是准备用来洗刚拔出来的萝卜的。
    沈立昕用兴奋的语调对曾祥宇说:“你小子可以啊,能把许茹约出来,我看她肯定是对你有意思了。不然像她妈那个母老虎,平时管得那么严,许茹要是不愿意,才不会冒着被她妈骂的风险跑出来和我们偷萝卜呢!”
    曾祥宇虽然得到了许茹的承诺,但其实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许茹能不能说服她妈妈让她出来。虽然心里嘀咕,但嘴上还是硬挺:“才考完试,总要让人轻松一下吧,我也没和她说是去干嘛。再说宜晴也来的,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孩子,她妈应该不会有啥意见的。”
    沈立昕听了又是两眼放光,说:“她连去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敢答应你,看来感情真是不一般哪!说不定以后她妈要不同意你们俩的事,她都能跟你私奔了。”曾祥宇虚拍了一下沈立昕的肩膀,佯怒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她妈为啥不同意。。。”还没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只好又一个飞脚踢过去,沈立昕嘎嘎坏笑着躲开了。 | 5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19-11-04 22:31
    正闹着,远处路灯下并肩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正是曾祥宇念兹在兹的许茹。另外一个远远就喊:“祥子,我们来啦!”曾祥宇见到许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顾不得回答,赶紧迎上前去,对许茹说:“还担心你来不了呢。”
    许茹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笑盈盈地看着曾祥宇,说道:“既然答应你了,当然要守信用啦,怎么会不来?”曾祥宇赶紧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完了才转向旁边的李虎臣,问道:“怎么你们俩一起过来了,刚才我还想着你这小子咋还不露面,难道也是被你妈绊住了腿?”
    李虎臣虽然名字听上去很威猛,其实人长得非常秀气,再加上皮肤很白,比有些女孩子看上去还漂亮。不过他的性格倒是挺爽气的,做事从不扭扭捏捏拖泥带水,口才也是一流,因此很得班里那些女生的青睐。
    李虎臣人很聪明,也一直在学习上和曾祥宇别着劲在竞争,双方有输有赢,惺惺相惜之际反倒也成了好朋友,性格上也合得来,经常一起活动。 | 6楼 | | | | |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梦见令狐冲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4天 / 跨度210天】
    • 开贴:2019-11-04 21:47
    • 更新:2020-06-02 07:47
    • 阅读:3654 回复:380 楼主:373
    • 字数:约41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