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那些年的我们(樊山往事)

  • 首页
  • 上一页
  • 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20-05-23 13:45
    两个人默默地走过学校,走出北门,来到珠江边上。曾祥宇期待着方宜晴发出的赞叹并没有出现,他有些惊讶,这时他才反应上来方宜晴应该已经来过了。他突然为之前的大话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陪方宜晴来。
    方宜晴两手撑在江边的栏杆上,面向珠江,江风吹起她满头的秀发,几乎把她的整个脸庞都遮住了。曾祥宇从旁边望过去,只能隐约看到她闪光的眸子,突然间他觉得离方宜晴似乎好远好远。
    曾祥宇问道:“怎么突然决定要早走一天呢?不是说好还要去白云山的吗?”
    方宜晴看着江面,说:“早一天走或者晚一天走很重要吗?”
    曾祥宇说:“本来我还想着明天陪你去爬白云山呢。好不容易来一趟,好多好玩的地方都没去过呢,难道你想故意留下遗憾?”
    方宜晴说:“既然好玩的太多,反正这次肯定玩不完了,还不如给以后多留点念想。”
    曾祥宇说:“你以后还想再来?”
    方宜晴盯了他一眼,说:“难道你不想我再来?”
    曾祥宇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你再来的话我欢迎的。”
    他不由自主地又看向方宜晴手上的那道伤疤,想了半天,问道:“你后不后悔这次来广州?”
    方宜晴转头看着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后悔呢?”
    曾祥宇说:“你来这里没怎么好好玩,还在胳膊上留下这么一道难看的疤痕,也许一辈子都没办法再去掉了。难道这还些还不够让你后悔吗?”
    方宜晴笑了笑,说:“刚被割伤时我的确又痛又难过,心里特别后悔。但是后来我再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后悔的。人生总会有很多的缺陷和遗憾,但总不能因为害怕这些就驻足不前吧。”
    她在心里说:“这个疤是因为你才留下的,就和你刻在我心里的印记一样,永远也没办法去掉了。”
    曾祥宇见方宜晴还是不愿意点破受伤的由来,心里感动,不由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方宜晴也勇敢地面对着他的注视,仿佛想让他通过自己的双眸看到那内心深处对他的心意。曾祥宇本能地想要退缩,但是随即定住心神,继续与方宜晴对视着。
    两人就这样无声地看着对方,好久好久,最后还是曾祥宇坚持不住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江上的一艘轮船。
    方宜晴像打了胜仗一样得意,依然毫不放松地盯看着曾祥宇。虽然曾祥宇是侧面向着她,但是透过眼睛的余光还是能够感觉到方宜晴在注视着自己。他心里有点发窘,又一时想不起来该说什么来打破僵局,脸一下子涨红了起来。
    从两人走到江边开始,曾祥宇的心里时时浮起许茹的身影,他曾经和许茹在这里徜徉过无数次。他越是明白方宜晴的心意,许茹在他心里的影像就越清晰。直到现在,他相信自己的心里仍然是爱着许茹的,但是面对方宜晴的一往情深,他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此刻他的心情,就像那无尽的江水一样,随着波涛的起伏不断地荡漾着,荡漾着。 | 322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20-05-24 11:39
    第二天中午,曾祥宇和李卓陪着方宜晴来到广州火车站。买站台票的时候才知道一张火车票只能买一张站台票。曾祥宇还在踌躇,李卓对他说:“既然只能进去一个人,那就麻烦你送我大姐一程吧。”她调皮地一笑,对方宜晴说:“我相信这样最合大姐你的心意,对吗?”
    方宜晴爽朗的一笑,既不肯定也不否认。
    曾祥宇还有些不好意思,李卓和方宜晴拥抱了一下,说:“祝大姐一路顺风,下次我去北京找你玩。”方宜晴说:“一定要去哦,我请你吃东来顺涮羊肉。”
    李卓说:“一言为定。”又和曾祥宇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走了。
    曾祥宇提着行李箱和方宜晴一起走进站台,他帮方宜晴把东西在座位上的行李架上放好,两个人又走出火车来到站台上。
    方宜晴满心的不舍,但还是大度地挥挥手,说:“那我们下次再见喽。”她把一缕头发撩到耳朵后面,眼皮向上翻了一下,说:“再见的时候应该是在老家吧。”
    曾祥宇“嗯”了一声,似乎有些心思不属。
    方宜晴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从随身背着的小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袋子,说:“这次谢谢你的热情款待,一个小礼物,聊表谢意。”
    曾祥宇打开袋子口的绳结,看到里面的东西竟然是和李卓那个一模一样的银牌,只是这个银牌上面刻着一批奔腾的骏马。他翻到另一面,果然刻着一个“宇”字。
    他心里感动,没想到方宜晴终究还是又去那个礼品店重新给他买了这个银片,看来她是不想因为上次的意外给自己留下这个小小的遗憾。
    他笑着说了声:“谢谢。”等了一会,见方宜晴没有说话,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盒子递到方宜晴面前,说:“我也送你一个小礼物做纪念。”
    方宜晴感到一阵意外,她惊喜地打开盒子,嘴巴一下子张得好大。因为在那个盒子里,竟然是一个和自己给曾祥宇的一模一样的银片。只不过在这个银片上是一只小小的白羊。她翻过来一看,上面赫然有一个“晴”字。
    方宜晴张口结舌了半天,才缓缓问到:“李卓告诉你的?”
    她才不会相信两个人能心有灵犀到碰巧在同一家礼品店买到同一件礼物,稍作思考她就明白曾祥宇已经知道一切了。而这件事情除了她,只有李卓知道。
    曾祥宇微笑着点点头,说:“你瞒得好严实,直到现在还不打算告诉我真相吗?”
    方宜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人家不想你因为这个内疚嘛。”
    曾祥宇说:“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伤害,我这个可恶的当事人却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方宜晴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脸上飞起一抹红霞,显得娇羞无限。过了半天,她才笑着说:“我可不想拿这种事来打动你,我要让你自然而然地喜欢我。”
    曾祥宇心里一颤,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相对站着。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高考的最后一天,在一中的后山上,方宜晴勇敢地抱住了曾祥宇,还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的情景。只是现在,不光是曾祥宇不敢有任何进一步的表示,连方宜晴也没有以前那种不管不顾的勇气了。
    “呜”的一声长鸣,火车终于要出发了。两个人都从对视中惊醒过来,心里同时生出一丝淡淡的遗憾。方宜晴后退一步,说:“那我走了。”曾祥宇“嗯”了一声,眼里也满是不舍。但他终究没有迈出那一步。
    当方宜晴坐到座位上,隔着窗子向他说了几个字,同时右手手指在空中划了几下。虽然听不见,但曾祥宇还是一下子就从嘴型和手势领悟到她的意思:写信。他微笑着向她点点头,方宜晴立刻变得神采飞扬。
    直到火车带着方宜晴从他的视线中消失,曾祥宇呆呆地在原地愣了半天,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迈步往站外走去。 | 323楼 | | | | |
    作者:梦见令狐冲 时间:2020-05-24 11:39
    曾祥宇恍恍惚惚地回到学校,想着方宜晴的火车应该还没过韶关呢吧。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装着银片的袋子,看了半天,珍而重之地把它放到了那个上锁的小盒子里。
    他刚要关上抽屉,突然看到有几张折叠起来的纸,打开一看,原来是从刘思豫爸爸那里要回来的作废的票据。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打算过要编一个出货入货的管理程序的。这几天的心思一直在方宜晴身上,都把这事忘了。
    他突然想起来,已经好几天没见过许茹了,中间只打了几次电话,但是似乎自己不再像原先那样总是着急见到她了。
    这个念头让他一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难道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许茹身上了吗?他默默地审视了一下内心对许茹的感觉,似乎真的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记得在放假之前,他和许茹的关系还非常亲密,尤其那次他找她道歉之后,两个人的心似乎又拉近了一些。但是在方宜晴来的这五六天里,许茹对他的态度明显又变得冷淡,这几次电话好像都是自己打给她的,而她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之前自己还以为的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芥蒂,方宜晴和李卓已经不再是他们俩之间的障碍。现在看来,其实许茹的心里仍然没有完全释怀。
    其实何止许茹,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自己都发现对方宜晴的感觉明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至于有时候竟然会忽略许茹。相信凭许茹的敏感,一定也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因此才会对他也变得疏离起来。
    要去找许茹解释,重新让两人的关系恢复到从前吗?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没有了那股冲动和激情。这个发现让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思绪剪不断理还乱,曾祥宇干脆什么都不去想了,集中心思开始考虑新软件怎么开发。他打算一个月内开发出程序的第一个版本,然后去给刘锦宏看看,让他提提意见。
    不管最后能不能用,至少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很好地锻炼自己的编程能力,这也是他最主要的目标。

    一周后的周六下午,曾祥宇吃完晚饭,刚想去机房上机,电话响了,他拿起来“喂”了一声,那边竟然传来了许茹的声音:“祥宇,是你吗?”
    曾祥宇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许茹会这时候给他打电话。他连忙应了一声。许茹说:“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北门外的珠江边上,你能出来一趟吗?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曾祥宇说:“好的,我现在马上出去找你。”许茹“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曾祥宇心里惊疑,不知道许茹这时候突然找他会有什么事。许茹的语音很平静,从中听不出来她情绪的好坏,但正是这种不咸不淡的平静,让曾祥宇瞬间变得忐忑不安。
    当他出了学校大门走向江边时,远远地就能看到许茹一个人站在那里。此时华灯初上,因为时间不早不晚,江边的行人不是很多。许茹面向珠江,江风吹起她长长的秀发,配上那婀娜曼妙的身材,曾经是那么让曾祥宇心神俱醉,魂牵梦绕。
    可是现在曾祥宇却没有了一点驻足欣赏的心情。
    他走到许茹身后,叫了一声“许茹”。许茹回过头来冲他一笑,笑容是那么甜美动人。曾祥宇心里一震,走到许茹身边看着她,问到:“你怎么一个人到这来了,是有事路过这里吗?怎么也不提前给我说一声?”
    许茹说:“没什么别的事,专程来找你聊聊的。”语气很是轻松,曾祥宇暗暗舒了一口气。
    许茹依旧面向江面,看着江上往来的船只和对面的灯火,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曾祥宇从侧面看着她,心里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出声询问,静静地等着她开口。 | 324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62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梦见令狐冲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28天 / 跨度214天】
    • 开贴:2019-11-04 21:47
    • 更新:2020-06-06 09:01
    • 阅读:3745 回复:400 楼主:393
    • 字数:约43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